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晋颜血 > 第三九四章 赖着不走
    “郎主,郎主,外面退兵了,并声称让我们最迟明早举族离开下邳!”

    蔡氏府邸被团团围困,战斗时断时继,时紧时密,蔡豹虽征战一生,却毕竟年纪大,精力不济,退回后院休息,这时听得仆役来报,腾的一下,站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那仆役一路跑来,气喘吁吁道:“是是杨府君,杨府君带兵来了,『逼』迫王邃那老匹夫放我族离开!”

    “杨府君?”

    这真是让蔡豹大为意外,怔了怔,才道:“难道难道杨府君破了石虎?”

    仆役抱拳道:“杨府君乃当时奇才,杀得石虎全军覆没,据传,仅石虎带着数百骑脱逃,余者非死即俘。“

    ”好!“

    蔡豹双手猛的一击:”经此一役,杨府君威名大震,淮北再无人可挫其锋锐,哎,老夫深恨,未能及早追随骥尾,见证这千古难遇盛事。“

    那名仆役也是心『潮』澎湃,吞吞吐吐道:”郎主,那我们“

    蔡豹猛一挥手:”赶紧传令,收拾行装,明日一早出城!“

    仆役欲言又止,又道:“那郎主,这家业难道就放弃了,再说王邃那狗贼会否于途中袭击我等?”

    蔡豹冷冷一笑:“离了下邳算什么,我蔡家本就是从陈留迁来,今次无非换个地方罢了,想那青兖广阔,何处不能栖身,至于王邃那狗贼我料他不敢,快去!”

    “诺!”

    仆役急步匆匆,外向走去。

    蔡豹也终于吁了口气,瘫在了榻上,不片刻,竟然靠着墙睡着了。

    “哈哈哈哈”

    候礼也在哈哈大笑:“王邃老贼,今日老子暂且避你一避,他日必回下邳,取你头颅!”

    “快,收拾行装,明日一早出城!”

    两家都在忙碌,把能带的一切都带上,战死的族人与部曲,就地焚化,骨灰将带去东海安葬。

    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亮了,两队车马驰出府邸,各有万人左右,拖老带幼,背着大包小包,还有人抹着眼泪,依依不舍,毕竟这是他们的家,也是生养他们的土地。

    “封门!”

    “封门!”

    仿佛心有灵犀,蔡豹和候礼不分先后的下达了封门的命令,于最后祭拜之后,各自领着车马队缓缓行去,沿途不时有郡府掾属与当地豪强探望,目中冷芒闪烁,却无人敢动手,只能目送着渐渐远离。

    城门洞开,两队车马于门前广场结合之后,蔡豹和候礼均是望向那高耸的门楼,心有感慨。

    想当初,两次欲闯城门而不得出,如今却仅凭着杨彦的一句话,王邃不得不大开城门,礼送自己出境,这正是大势初成啊。

    “走罢!”

    蔡豹大袖一挥,率先往外走,候礼伴在身边。

    出得门,不远处一列骑兵布阵相待,正前方,一员银盔将领,头顶红缨,望了过来。

    二人心中一热,连忙快步上前,深施一礼:“拜见杨府君,多谢杨府君搭救!”

    “蔡公与候将军和我肝胆相照,不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杨彦上前,一手扶住一个。

    候礼看着杨彦,眼里隐有激动之『色』,很久以前,他就看好杨彦,有举族相附的意思,而今日,杨彦终于展『露』出了峥嵘头角,他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蔡豹也是紧紧反抓住杨彦的手,唏嘘不己,想当年,杨彦去郯城奉回裴妃过路下邳,他本与杨彦萍水相逢,杨彦却告之了石虎南下的消息,他不信,结果大败而归,被王舒捕回建康,皇帝欲治他兵败之罪,又是杨彦仗义直言,救了他一命。

    后来被『逼』着征伐徐龛,本是必死之局,好在跟随杨彦,不仅未有折损,反而收获巨大,今次又是杨彦来救。

    杨彦也拍了拍蔡豹的手背,一切已尽在不言中。

    “哎”

    蔡豹重重叹了口气。

    杨彦笑道:“请蔡公和候将军速组织人手,先把老弱『妇』孺送往郯城。”

    “呃?”

    蔡豹候礼均是面现不满之『色』。

    杨彦向着远处那一望无际的麦田一指:“再有个十天半月便是麦收时节,如此之多的麦子不收岂不是暴敛天物?”

    候礼顿时眼前一亮。

    蔡豹却是带着些担忧道:“杨府君,这田里的麦子若是割走,满城民众吃什么?”

    杨彦眉心拧了拧,沉『吟』道:“蔡公言之有理,不知乡豪府中,若是一年绝收,存粮能支撑多少?”

    蔡豹计算了片刻,才道:“依老夫与候将军家的存粮为依据,普遍可支撑半年到一年,当然,不排除特别富裕或特别贫困者,究竟各家家底如何,皆为绝密,哪怕王邃那老匹夫也没法探究。“

    杨彦点点头道:“那就取一半,算是下邳乡豪围攻蔡公与候将军的补偿。”

    说着,回头又道:“来人,速回郯城,再调一万精骑与三万丁壮过来!“

    ”诺!“

    两骑飞身上马,疾驰远去。

    蔡候两家两万余人,直到正午才全部出了城,轰隆一声,大门关上,混在军卒中的王邃、羊鉴与诸葛颐三人既长吁了口气,又感到耻辱,毕竟蔡豹候礼两家是被『逼』着放走的。

    ”哼!“

    王邃气不过道:”老夫要向朝庭参他一本!“

    诸葛颐和羊鉴均是暗暗摇头,参杨彦有什么用呢,朝庭连他留在建康的八千兵马都奈何不了,又哪能节制得了他?可他们也无奈的很,不知该如何出气。

    “咦?”

    诸葛颐突然惊呼:“不对,蔡候二人只遣老弱『妇』孺上路,丁壮留了下来。”

    “不好!”

    羊鉴失声尖叫:“那杨彦之要割城外的麦子!”

    顿时,城头人人面『色』剧变。

    郯城二十万人口,麦收季节能收七百万石麦子,而下邳的人口有三十来万,产出约为千万石左右,这要是都被东海军割走,城里吃什么喝什么?

    王邃面『色』难看道:“定是那杨彦之被石虎围城,今年绝了收,把主意打到我下邳头上来了。”

    一名乡豪出身的将领急声道:“府君,若是麦子被割走,我等将难以为继啊!”

    “府君!”

    另几个乡豪出身的将领齐齐施礼,王邃顿觉压力奇大。

    尽管攻打蔡豹候礼未必没有下邳乡豪撺唆的原因,但命令是他下的,如果不对蔡候二族下手,杨彦未必见得会来下邳,毕竟行征伐之事要有个名份,杨彦总不能无缘无故的跑来抢粮。

    现在人来了,摆明车马割麦子,那些大族乡豪又把他推了出来,这让王邃都有了种把下邳乡豪诛尽的冲动,可这只能放心里想想,他没有杨彦那么强大的实力。

    “杨府君,人已交还给你,为何还不走?”

    王邃深吸了口气,喝道。

    “哈哈”

    杨彦哈哈一笑:“蔡公乃我尊敬的长辈,候将军我视之为友,虽说你把人放了,但你联结下邳乡豪无端攻打,此事怎能作罢,就如你欺负过人,仅仅收手怎能罢休,难道不需要付出相应的赔偿?“

    王邃气的要吐血,这刻,他心里有些后悔,要早知道放了人还会被杨彦勒索,那就不该放,大不了鱼死破。

    ”你待如何?“

    诸葛颐喝问道。

    杨彦淡淡道:”自然是以城外的麦子作为补偿。“

    果然!

    这家伙赖着不走,真为了割麦子。

    城上喧哗开来。

    有的将领义正严辞,请王邃重整兵马,出城与杨彦决战。

    还有人泣不成声,一把鼻涕一把泪,要求王邃为他们做主。

    王邃只觉头大无比。

    杨彦、蔡豹和候礼等人均是望着闹哄哄的城头,实际上杨彦敢于割下邳的麦子,根本原因在于当时的淮北没有平民百姓,城外所有田地,不是属于当地乡豪,就是驻军的军屯田,既便割光了,也不会有民愤民怨,反而因麦子被割,部曲佃农不会找杨彦讨要说法,只会找乡豪屯长要粮食,如果给不了粮食,只能逃亡。

    在当时,人口是一切的根本,没了人,啥都不是,因此乡豪只能把屯积的粮食拿出来救急,形同于割自家肉。

    7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