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 第001章 她必须要逃
    路漫无力的倒在地上,被灼人的火焰包围,看着她青梅竹马的男友贺正柏,将她的继妹路琪护在怀里。

    “贱.人!”路漫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狗.男女。

    “姐姐,反正你坐过牢,出来也没有了前途,你母亲也死了,这世上已经没有在乎你的人了,你活着也没意思了。”

    “你们陷害我入狱,还害死我母亲,现在还要我的命!”路漫浑身都使不出力气,双眼愤怒的赤红。

    “这都是你自找的。”贺正柏说道,“如果你不死,你一定会把这些都说出去。我不会让你毁了我们现在的一切。”

    “姐,你就放心的去吧。爸知道这件事情的,他已经给你买了一块风水很好的墓地,你为路家做的,他都记在心里,你死后也不会亏待你的。”路琪柔声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路漫双目赤红的大笑。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为了路琪,连自己的亲女儿也杀!

    这辈子两个最重要的男人,一个亲生父亲,一个青梅竹马。

    父亲眼里只认路琪这个女儿,青梅竹马也把路琪当宝,把她当草。

    现在两人都要她死!

    路漫看到手边的玻璃碎片,突然抬手按上去,掌心传来的剧痛让她清醒了不少。

    路漫咬牙,突然朝路琪扑过去。

    “啊!”路琪尖叫一声,被她扑倒。

    “路漫,你放开她!”贺正柏一边大叫,一边来救路琪。

    路漫用尽了力气,将路琪也拖进了火焰圈中,张嘴就咬住了路琪的耳朵。

    “啊!”路琪凄厉的尖叫。

    鲜血从路漫的牙齿间流了出来,“你们要我死,那就跟我一起死吧!”

    “不要!你放开我!贺大哥救我!”路琪惊恐的尖叫,然而火焰已经烧到了她跟路漫的身上。

    贺正柏扑过来,燃烧着火焰的衣橱突然朝他砸了过来。

    路漫看到贺正柏五官惊恐的扭曲,被压在衣橱底下。

    火光映红了路漫的脸,“你们都不得好死”

    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路琪压进了火里。

    ***

    路漫头痛欲裂的睁开眼,感觉自己仿佛刚刚从地狱里走过一圈。

    等她看清楚眼前的处境,整个人都懵了。

    在这个酒店套房中,四五步远的地毯上,正躺着一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这个场景,路漫太熟悉了。

    因为她经历过。

    只是,那是在不知多少年前,久的好像是上一世。

    上一世……

    路漫想了起来,她应该是葬身火海的,可是怎么会还活着?

    她抬起双手,却发现右手还握着一个带着血的台灯,吓得她赶紧扔掉。

    而手上,胳膊上,都完好无损,皮肤还是那么光华,白皙,没有一点儿疤痕。

    再次看向那个男人,看到他的脸,路漫终于确信,她又回来了,回到了她22岁的这一年。

    上一世的这时候,她已经是路琪的助理,而陆琪从16岁进入演艺圈,到20岁时,已经是当红小花。

    路漫的理想从来不是进什么娱乐圈,更别说是给人当助理,她想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

    可就因为比她小两岁的路琪想要当演员,路启元,路漫的亲生父亲,就亲自投资了一个影视公司,专门捧红路琪,又怕“单纯”的路琪在复杂的娱乐圈中吃亏,硬是让在读服装设计的亲生女儿路漫休学来给路琪当助理,甚至公司内所有的人,都只知道路琪是路家千金,却不知路漫也是。

    呵,明明她才是正牌的路家千金,路启元的亲生女儿,路琪只是随着继母一起入路家的继女,却占了她的位置。

    她一直不去计较,她还要为母亲治病,如果因为赌气而离开,母亲该怎么办?

    而躺在地毯上的这个男人,就是某着名导演,因路琪想要争取他电影的女主角,便与他来这里相谈。

    约在酒店客房里,能谈什么?

    路琪自己也清楚,只是这个导演,就连路启元也请不动。

    路家是有钱,可是在社会地位上,却差了许多。

    路琪叫路漫一起来,结果来说了没两句,导演就开始对路琪动手动脚,甚至还想要让路漫也参与进来,路琪便想让路漫留下来陪导演,自己离开。

    路漫当然不肯,与路琪推抓起来,为了摆脱她,路琪拿起桌上的台灯就砸到了路漫的头上,将她砸晕。

    却不小心在挥舞时,台灯顶端的金属尖锐却划到了那导演的脖子,瞬间血流如注。

    路漫算了算时间,只剩下大概两分钟,就会有人过来,将她抓获。

    而她一生的恶梦,也从这时候开始。

    她必须要逃!

    路漫正要从窗户爬出去,却突然看到了倒在她身边的台灯。

    上一世,路琪就是趁着她不省人事的时候,将台灯上属于路琪的指纹擦掉,换成了她的。

    上一世她醒来的没有这么早,等酒店的工作人员进来的时候,她还昏迷,手上的台灯就成了她伤人的证据。

    这次,路漫也将台灯上的指纹细细擦掉,又仔细检查了周围,确定连根她的头发都没有。

    在最后只剩一分钟不到的时候,她从窗户爬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