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清未愣了一下,终于转头看过去。

    她前面几步远的位置,站着一个女人。

    穿着快要及地的灰色阔腿长裤,外面一件经典款的驼色羊绒大衣,腰间扎紧,利落又贵气。

    虽岁月更迭,相隔多年,彼此的脸上都添了皱纹,不像年轻时那么青春水嫩。

    可夏清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那个将她的生活彻底颠覆,让她与汪举怀白白蹉跎二十多年,错过彼此最美好岁月的女人。

    林锦书!

    与年轻时那一头波浪长发不同,现在的林锦书将头发剪短,与她现在的气质装扮一样,利落干练,带着这个年纪所特有的精明与锐利。

    夏清未浑身紧绷。

    这么多年过去,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林锦书这个人了。

    没有什么比她现在跟汪举怀在一起更重要的事情了,其余的人和事,她都可以不在意。

    但现在再次见到这个女人,二十多年前的记忆突然翻涌心头。

    眼前这个差点儿毁了她整个一生的女人,再次见到,夏清未发现,她还是恨,恨极了对方!

    夏清未很想问林锦书,她还有什么脸站在这里,面对她?

    “汪举怀回来找你了?”林锦书冷声问道。

    她当然是追着汪举怀过来的。

    汪举怀春节时回国,林锦书就担心汪举怀会重遇夏清未。

    不过这么多年,汪举怀都没有再找过夏清未,因此林锦书觉得,这一次,汪举怀一样不会去找夏清未。

    可是当春节过去很久,汪举怀都没有回去。

    她开始慌了。

    就在前不久,她才听说汪举怀辞退了在美国的佣人,管家魏忠则来这儿继续跟着汪举怀。

    那架势,好像不会再回去了一样。

    彼时,林锦书都还不知道汪举怀已经跟夏清未结婚了。

    直到前几天,她才听到这一传闻。

    当初汪举怀带夏清未去参加市政晚宴,就没打算隐瞒。

    既然有人知道了,就会有人往外传。

    哪怕汪举怀没有刻意公开公布过。

    但那些人在自己的人脉圈子里,我传你,你传他,逐渐就传到了华侨圈子,而后传到美国那边去。

    再加上汪举怀作为国际着名的音乐家,本就受关注。

    全球电影票房前十的电影里,有三部是汪举怀作的曲,这是什么概念?

    这样的人才突然要久居国内不回去了,好莱坞的那帮电影人也害怕啊!

    汪举怀要是回去给中国电影做贡献怎么办?

    不跟他们玩儿了?

    自然,也就密切关注汪举怀的事情。

    这么传着传着,林锦书当然也就知道了。

    但是她不信,她认为这是传谣。

    纵使如此,林锦书还是觉得心慌。

    正好这时候,汪芊蕴来找她,想让她帮忙,给她出出主意,怎么才能把韩卓厉和路漫分开。

    汪芊蕴辞职没有工作,打算来国内发展,也好能就近拆散韩卓厉和路漫。

    林锦书趁机便跟汪芊蕴一起过来了。

    一腔怒气,夏清未以为自己会爆炸,但出口时,却又异样的平静,“我跟举怀本就是在一起的,若是没有你,我们早就结婚生子。你跟举怀结婚的那几年,都是你偷来的日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