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十二章 为所欲为
    K市最繁华的地带,百角街。

    这里坐落着K市最大的奢侈品商场,宏伟的高楼鳞栉,到处遍布着巨大的花哨广告牌。

    时间是早晨11点,对常人而言已是中午,但对段启来说,只是刚刚睡醒的清爽早晨。

    昨日前前后后算是折腾了一天,好久没如此出过力的段启身心疲惫,一觉直接睡到了大中午。

    一觉醒来只感觉疲惫尽去,神清气爽。

    并未像往日那般在家里消磨时光,他洗漱过后立刻出门,搭着计程车直奔百角街。

    昨天通过网银查到,在巨大眼球那里兑换的150万RMB已全数到帐。

    他来百角街只有一个目的,挥霍!

    在下次进入游戏前,要把一百五十万挥霍一空!

    “先生,请问您要吃些什么呢?”

    K市公认昂贵的西餐厅侍者站在一旁恭敬的询问。

    段启靠着造型考究的椅子,指着菜单说:“准备个单间,先来两份你们店里最贵的牛排。这个披萨看起来蛮不错,也来一份。”

    “先生,这个披萨是两人份的,您还点了两份牛排……”

    “就这么吃。”

    侍者的话只好咽进肚里,观察他一身朴素的休闲装,怎么看也不像是支付得起店里昂贵牛排的样子。要知道,这家店最便宜的一份牛排也在500RMB以上。对普通人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可不会让他说出失礼的话,记下方才点的食物,接着恭敬询问:“您要喝点什么?”

    段启将菜单上下翻了两遍:“全是红酒,没胃口。”

    “先生,如果您不喜欢喝红酒,我们还有白水、鸡尾酒……”

    “我要喝可乐。”

    “可乐?”侍者的笑容抽了抽:“不好意思,本店不供应可乐,有规矩规定,可乐等汽水不可以……”

    “没有就去买啊。”段启风轻云淡的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细薄,拍在侍者胸前。

    侍者低头看去,竟是一把红彤彤的钞票,估摸着至少也有一千左右!

    “明白了,这就去买!您放心,牛排和可乐很快就会呈上来!”侍者的态度突然转变,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先前的疑虑和轻视早抛到九霄云外,万分恭敬的退出隔间。

    随手拍出一千块小费的可不是普通人,相较而言,店里的规矩算屁啊!

    很快,牛排、披萨和可乐就端上了桌子,段启吃得不亦乐乎,不愧是全K市最奢侈的牛排店,味道好得确实没话说。五分熟的牛排入口轻柔,肉汁醇香,简直是口舌的交响曲。

    这一顿,他足足吃了四份牛排,两份披萨,两份冰淇淋才结束。

    结账时加上打折,付了足足三千五。

    一顿饭三千五,虽然昂贵到足以和他往日两个月生活费相当,但其美妙滋味无以言喻,一顿吃下来,浑身上下只有一个字,爽!爽的飞起!

    吃饱喝足,段启漫步在繁华的百角街,向下一个目的地走去。

    此时已是中午,虽属工作日,百角街却仍旧延续着往日的繁华,人来人往,露着雪白大腿、时尚漂亮的姑娘实在不少。

    段启除了欣赏的看几眼,并未有特别的想法,原因很简单,今晚的人选已经确定了。

    刚才吃牛排时,他向宁宁发了信息,约她晚上见面。

    宁宁,本名祝宁宁,段启的红颜之一。

    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身材一级棒,尤其是那对纤细而有力的腿,充满青春活力。

    因为时间很短,宁宁还未回复,不过善解人意,小猫般乖顺的姑娘不会拒绝邀约。

    他此时正为愉快的夜晚行动。

    百角街对他而言就像后花园一般熟悉,很快,他来到大型商场的一处店铺,这家店面积很大,却不像其他地方有着涌动的人流。

    这是一家高档男装店,昂贵的价格吓退了大批顾客,K市规模不小,但能够消费起这家店服装的人实在不多。

    走入店内,舒适的清香扑鼻而来,清澈而悠扬的音乐轻轻流动着,柜台打扮成熟的美女职员立刻对段启展开一个微笑。

    “欢迎光临。”

    对美女段启一向不吝啬笑容,朝她微微一笑,旋即走入服装店。

    面颊雪白,鹅蛋面孔的美女朝段启的背影眨了眨眼睛,她很久没有对一个男人产生如此好奇。

    他的衣着实在朴素至极,或者说,完全就是街摊的廉价货,从头到脚,甚至那双鞋子,都是彻头彻尾的劣质货。

    这和店内的高档服饰产生巨大反差,甚至可能店内一件大衣的一个扣子,都抵得上他浑身行头的价钱。

    如此打扮的男人她也不是没有接待过,往往都是乡下来的土包子,或是没有什么见识的学生,往往进来扫了眼价钱就灰溜溜的逃跑。

    但这个男人和其他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气质。

    他浑身飘逸着一种无以言喻的自信,却又隐隐有着一种独特的沧桑,这……实在很怪。

    她拦住上前陪同做介绍的姑娘:“小紫,这次我去吧。”

    “花姐,怎么了吗?”小紫有些讶异,一向不喜接客的花姐怎么突然这么积极。

    不过她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便明白了,嘻嘻笑道:“你不会是看上了刚才那个帅哥吧。他是长得帅,但太寒酸啦,嘻嘻,你是准备包养他吗?”

    “想什么呢,小妮子。”夏花掐了下小紫腰间的软肉,紧接轻飘飘的走上前去,来到了正挑选衣服的段启身边。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如果没有指定的衣物,我可以为您搭配。”

    段启只感觉香风扑鼻,侧头看去,发现是刚才柜台前的美女。

    “哦,那就请美女帮我选一件吧。”段启笑道。

    夏花在心中估量了一下,虽穿着廉价衣物,却也能看出他的身材很棒,身上肌肉结实,腹肌应该很好看。

    夏花打散心头的奇怪想法,上前找出了一条卡其色羊绒毛混织大衣。

    “先生,您看这件怎样呢?”

    段启看了眼昂贵的大衣,手伸去,却并未接过大衣,反而朝夏花伸去。

    见他的手越过衣物,直冲自己摸来,花姐并未有任何反应,仍旧保持甜美微笑。

    段启的手越过丰满娇躯,抓住她身后的一件衣服,取了出来,朝她晃了晃。

    “我更喜欢这件。”

    花姐虽然面部保持微笑,内心却波澜不已,方才他的手分明就是朝自己伸来,中途才转向……他是在试探自己?

    她注视着男人的表情,却无法从微笑中发现丝毫线索。

    收回心神,心不在焉的打量他取出的衣物,夏花眼睛一瞪,又吃了一惊。这件同样是卡其色的大衣,竟比自己选得还要得体。

    她对自己搭配的眼力非常骄傲,但没想到这人随手取了件就比自己挑的好看。

    段启披上大衣,对镜子照着,卡其色的羊绒大衣衬出笔挺身材,下巴整理过的胡子凸显魅力,显得成熟阳刚。

    他满意的点点头,将衣服脱下,准备继续挑选衣物。

    这时,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

    “呦,这不是段启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紧接着,有两人迎面走来。

    其中一位身着天蓝色西服,头发用头油涂抹锃亮,带着浓郁成功人士气息。另一人则是个娇小美女,黑色的波浪发型非常迷人,搀着男人的胳膊,两人看上去非常亲密。

    段启瞥了他一眼,讶异的问道:“你是谁?”

    男人爽朗的面色瞬间阴郁下来,但还是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段启,你说笑了,我是你的老同学萧域啊。”

    段启露出恍然的表情:“哦,是你啊。”

    萧域咳嗽一声,目光在段启的廉价衣服上转了几圈,又瞧向他怀中昂贵的羊毛大衣,眼中露出玩味色彩。

    他朝身边的娇小美女介绍:“这是段启,我的高中同学。段启,这是我的女朋友,云儿。”

    他笑着拍了拍段启的肩膀:“小段啊,上次同学会后,我们也算是有三年没见了吧。我很担心你啊,当时你连工作都没有,同学里混得最惨的就属你啦!现在怎样,有找到工作吗?”

    见他沉默不语,萧域生出一股快意。

    “唉,看你的衣服都是十几元的地摊货,现在经济很拮据吧。”

    萧域装作痛心地摇摇头:“不是我说你,做人就该脚踏实地,你说你没钱,就不要到这种场所添乱,穿脏了衣服可是要赔大钱,你掏得起吗?”

    说着,他抖了抖身上笔挺的蓝色西装。

    “什么地位的人就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像我这件西服,贵了点,两万块钱,但符合我的身份。你呢,你连店里一条内裤都买不起!爱慕虚荣,堂堂一个大男人,不去工作,却在这里耍无赖,有意思吗?”

    一番话将段启损得体无完肤,在一旁观望的夏花眯起漂亮的眼睛。

    萧域怀中的美女娇声道:“域,不要说啦,既然你的同学这么落魄,就帮帮他吧。”

    方才一番训斥令萧域神清气爽,摆摆手笑道:“好啦,同学一场,我怎么会见死不救。段启,我现在是西娱公司的总经理,如果你想要份工作,就来我们公司吧。虽然大能耐没有,但你这种人当个保安,管管文件什么的还能做,不过可要改改你的毛病啊。”

    萧域见他没有回答,摇摇头:“算啦,既然你不愿如此,我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他转身向夏花说道:“这位姑娘,我的同学给你添麻烦了。但请通融一下,让我同学高兴的试穿衣服,不要赶他走。这里有两千块,就当是我替他的赔礼道歉了。”

    萧域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叠红钞票,塞入夏花手中。

    夏花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忍不住偷偷看了眼段启,期待他的回复。

    从刚才的言语,她扑捉到了很多信息,这个令她好奇的男人似乎没有工作,甚至还十分落魄?

    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段启懒得理他,萧域将这沉默理解为他的羞愧,乐呵呵的最后扫了眼段启,摇摇头,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再见了,老同学,脚踏实地做人吧!”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段启早就一巴掌糊脸上,不过这人是萧域,就实在懒得理会。

    萧域,他的高中同学,同属校篮球队,当时两人关系非常不错,段启是篮球队长,萧域非常尊敬他,天天段哥前段哥短,撵都撵不走。

    但毕业后的同学聚会,什么都变了,段启从公司辞职,落魄为无业游民,而萧域在职场中顺风顺水,成为西娱公司总经理。

    聚会上,萧域最为闪耀,众人纷纷找他聊天敬酒,其乐融融。而当年的班草,现今的却是无业游民段启一个人喝着酒。

    萧域忽然将话题转到段启身上,询问当年那个威风凛凛的篮球队长,现在混得怎样。

    至于段启到底混得怎样,同学们一眼就能看出,连车都没有一身地摊货,怎么可能混的好?

    几个精明人迎合着询问起来。在段启说自己没有工作时,场面直接炸了,当年的班草,学习体育样样精通的段启,现在竟连工作都找不到,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

    稍微有点出息的人都开始教训起段启,炫耀自己的成功经历,讽刺段启的境遇,一些原先暗恋他的女同学,对他的目光也多了些不屑。长得帅有什么用?

    面对众人的嘲笑,段启一笑了之,没必要去争辩什么。

    只是萧域的眼神令他感慨万千,那是一种混合着傲慢、不屑,居高临下的眼神。

    从前那个他自认为的哥们,现在已物是人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