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十三章 坚石术的妙用
    夏花目送两人远去,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落在段启身上,只感觉有趣非常。

    难道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真如刚才那个萧域所说,是个穷酸的无业游民?

    让她失望的是,并不能在段启的脸上看出丝毫情感波动,他平静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继续挑选衣服。

    “这件,这件,这件……都给我包上。”

    段启将一件件衣裤挑出,夏花跟着他的脚步,将一件件价值不菲的衣物包起。

    “先生,这钱怎么办……”夏花忍不住说道,方才萧域塞给她的两千块还在她手中。

    “怎么办?”段启给她一个白眼:“算到账上啊,白送的钱,能不收吗?”

    紧接着,他指着脚下的鞋子:“我怎么没看见你们店里卖鞋子?”

    这家店里主卖衣服,鞋子比较少,在专门的柜台。

    带领段启来到专门的柜台,夏花道:“先生,我们店里只有这几款鞋子。”

    面前一堵墙上只摆放着九款鞋子,样式精致,价格同衣服一样吓人。

    “只有九款啊,不过模样不错,我都买了。”段启大方的挥挥手。

    在一番大肆采购,他终于心满意足,浑身的行头,从内裤到袜子,从鞋子到大衣,全部焕然一新。

    此时的段启身着黑色笔挺毛绒大衣,内衬一条浅灰色格点衬衣,修身的西装长裤,锃亮的黑色漆皮德比鞋,整个人看上去焕然一新,洋溢着名流的感觉。

    所谓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果然不假,很久没有这么精神过了。

    “这身衣服我直接穿走,剩下的全部送到我家。”段启从柜台上随手扯过一张纸,写下自己的住址。“我可能晚点才能回去,让送货的人在楼下等着。”

    “先生,一共三十四万六千元整。”柜台小妹看着账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好久没见过如此大手笔的人,还是穿着一身地摊货的人!

    柜台小妹半信半疑的将段启递来的卡在机器上一刷,显示转账成功。

    这家伙,竟真的这么有钱!

    看到这里,一旁夏花的嘴角感兴趣的勾了起来。

    方才那个萧域十分肯定段启是个连工作都找不到的穷光蛋,甚至用两千块羞辱他。

    谁知道这个一言不发的男人,竟轻轻松松拿出了三十多万!

    而那个自负的萧域浑身行头的价格,却连他刚刚买下的任何一套衣服都比不上。

    段启……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方才的采购在段启的计划中只是一部分,他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家具城。

    自家的家具有些旧,他早就想换一套。

    走进家具城,在销售员的陪同下将沙发、桌椅等东西全都买了个遍,乐得销售员眉开眼笑。

    结账时,前面排着一对男女,看上去夫妻模样,正在交钱。

    服务员整理好收据,对夫妻微笑:“您放心,最晚七天,配送师傅就会将床送到您家,请保持电话畅通。”

    男子皱皱眉头:“七天,你们的效率太低了吧。”

    服务员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有几个师傅休假了,人手有些不足,不过七天之内一定会配送完毕。”

    妻子拉了拉男人的袖子:“算了,大不了我们晚住进去几天就好。”

    男人这才碎碎念的走到一边,当他转身看到段启的时候,目光一滞。

    段启浑身的行头实在太过耀眼,被土豪的气场闪瞎了眼!

    段启将银行卡拍在柜台,说道:“七天我等不了,现在就叫人把家具拉到我家。”

    一旁的男人冷笑,穿得这么风骚有什么用,有点破钱还能打破规矩不成。

    果不其然,服务员摇摇头道:“不好意思先生……”

    段启毫不在意的把手一挥:“一万,给你们一万,把这件事给我办好。”

    服务员疑迟了一下,目光在他一身行头上扫了一遍,随后点点头:“明白了,这就派人将家具送到贵府上。”

    这句话听得旁边的男人七窍生烟,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们这办的什么事?凭什么先送他们的家具?有钱就能不按规则办事吗!”

    服务员也显得很无奈,当着其他顾客的面这么做,确实有些抹不开面子,不过她更不愿意得罪随手就能挥出一万块的人。

    “这位顾客,这样吧,如果你也拿出一万块,我们也能先送你家的家具。”

    一万块送个家具?除了这个傻*富二代,谁吃饱了撑得会这么做!在男人眼中,早就将段启定位为脑子缺根筋的富二代。

    “我要到消协告你们!”待段启离开时,还能听到男人愤怒的大吼。

    卖完衣服和家具,段启的钱包也就不是那么余裕,不知什么时候会再度进入游戏,但至少还有几天日子过。

    没有再花钱,他离开了百角街。

    谁又能想到,刚才在名牌服装店一掷千金,花重金搬运家具的段启,回家时竟坐出租车。

    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段启的脑海闪过一辆辆豪车。

    一百五十万还是太少了,对于他想买的车来说完全不够用。下次吧,等下次游戏结束,就买上一辆豪车,出门再不用坐出租了。

    回到家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小区内人来人往,段启家单元楼下停着三辆车,两辆箱式货车和一辆宝马。

    段启刚刚走进,就见宝马里伸出一条雪白的胳膊。

    “先生,您买的衣服给您送来了!”

    夏花从宝马走下来,车里竟只有她一个人。

    “哦,是你啊。”段启看着夏花身后的宝马,这种车型至少一百万起,送个货用这种档次的车,也算是不简单了。

    他朝夏花道:“麻烦你跑一趟,不过稍等,等我把家具搬完,再送衣服上去。”

    “好的。”夏花点点头,望着一旁的厢式货车十分好奇。

    这时,一旁的箱式大货车也走下一个年轻男人,身上的蓝色制服上写着小熊搬家。

    “您就是段启先生吧,家具都运来了,请问现在就可以搬上楼了吗?”

    这效率令段启十分满意,他掏出钥匙丢到年轻男人的手上,点点头:“搬吧。”

    年轻男人朝大货车挥手:“开工吧,九层左手边,快点搬上去。”

    只见另一个大货车内直接走出来了十几个同样制服的工人,开始在货车上卸货,不断向楼上搬去。

    搬几件家具直接来了十几个人,看样子两辆货车中,其中一辆就是专门用来拉人的,这不愧是花了一万的效率,家具城也算是很会办事了。

    不一会儿,楼上的工人打来电话,询问旧家具怎么处理。

    “帮我处理了。”

    “好嘞!”

    这规模完全称得上是搬家,许许多多旧家具搬下来放到车上,新家具搬上去。

    如此规模令路人纷纷侧目,正巧遇见楼下一个住户接小孩放学,路过时十分惊奇的看着搬家的工人,尤其望着段启的时间最长。

    段启和邻居的关系不算亲密,不过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便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啊……你好。”这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吓了一跳,有些手足无措,朝段启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你这是……要搬走吗?”

    “没有,只是更新一下家具,我还会住这里,毕竟几年都有感情了嘛。”

    妇女手中牵着的小孩大约五六岁年纪,此时好奇的看着段启,小声问道。

    “妈妈,这个贩毒的坏叔叔是要离开这里吗?他要搬去哪里?”

    这声音虽然小,但却清晰的传到了周围人的耳中。

    贩毒……夏花吓了一大跳,看向身边的男人,眼中满是震惊。难道他……

    段启朝小孩子干笑:“我没有贩毒,也不是坏叔叔,是谁这么告诉你的?”

    孩子弱弱道:“妈妈不让我和你说话,说会变坏的。”

    妇女用手将孩子完全藏在身后,不断鞠躬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随后胡说,请不要在意……再见!”

    母子俩逃一般的上了楼。

    直到逃回家,妇女还胆战心惊,脑中回想起搬家工人搬运的一件新椅子。

    记得上个月逛街时,曾在家具城见过这把椅子,坐着非常舒服,不过却被其昂贵的价格吓退了,没想到楼上那个男人竟能买得起。

    贩毒当然只是她随口胡说,为的是让小孩子不敢靠近游手好闲的段启,不过现在看他这么有钱,不会真是贩毒的吧……

    楼下的段启也有些无奈,不过自己行得正,不怕什么流言蜚语,懒得解释。

    夏花在吓了一跳后渐渐缓过神来,仔细思考就能发现刚才的话只是童言,当不得真。

    令她在意的是,从段启房里搬下来的旧家具看上去有些年头,而且都非常廉价,不只如此,这个小区的楼盘也是非常廉价的地方。

    一个随手就在高档服装店甩出三十多万的人,怎么会住这样的房子,有这样的家具?

    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工人几趟就将家具搬得差不多了,段启上楼,指点该怎么摆放家具。

    一番折腾,所有新家具全部摆放整齐,整个房间焕然一新,原先穷酸的小房子现在看上去金碧辉煌,他都快认不出这就是自己家了。

    段启在门口向夏花给的收据签了字。

    “没错,这下交易就完成了,祝您生活愉快。”

    离开段启的家,夏花坐在宝马上望了眼九层的房间,笑了笑,然后开车离开。

    送走所有工人,段启打开音响播放舒缓的音乐,从冰箱里取出果汁,靠在新沙发上舒服的休息下来。

    昂贵的沙发就是不一样,躺在里面就像靠着云朵,舒服至极。

    今天也算是累了一天,疲倦程度丝毫不比紧张战斗的昨天,就想这么舒舒服服的在新沙发上睡一觉。

    不过现在可不能睡下去,晚上可还有一番辛苦的耕耘等着自己。

    想到宁宁娇嫩雪白的胴体,忍不住呵呵笑出了声。

    将冰爽果汁一饮而尽,段启的思绪飘到昨天兑换的两个魔法上。

    一个名为坚石术,一个名为燃烧之枪。

    燃烧之枪昨天已经体验过,但坚石术至今还未使用。

    坚石术的介绍是:

    “令身体任何一处变得和磐石一般坚硬”,他一看到介绍就喜欢上了,并有了大胆的想法。

    任何一处,这不就是说……妙极!

    虽然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大家也都说好,不过在漫长的运动过程中,试试新的花样,也未尝不可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