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二十五章 杀意的夜曲
    “萧域?他找我什么事?”

    钟叶彤满心迷惑。

    “如果有事我就先不打扰了,一会儿再来。”萧域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钟叶彤衣服已经穿戴整齐,打开门:“有什么事吗?”

    刚刚出浴的警花美丽动人,白皙的脸蛋点着淡淡红晕,整齐而柔顺的短发湿润柔软,沁人心脾的香气扩散,清澈的大眼睛中带着一抹疑惑。

    连在女人堆中摸爬滚打多年的萧域也微微失神,不过很快回过神来,面色严肃地朝周围张望,小声道:“我有重要的事说。”

    见他神色郑重,钟叶彤向后退了一步:“进来说吧。”

    “……”

    在王明和孙宏恺解释完后,孙宏恺哈哈大笑:“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没想到只是这样啊,是我想多了,我的错我的错。”

    段启算是彻底泡舒服了,和两人打了招呼,换上浴袍走出浴室,准备上楼休息。

    在楼梯上,恰巧撞见了新来的那个医生,乐成医。

    这家伙自从进入游戏后就没什么存在感,遇事不会惊慌,高兴时也没有那样高兴,提意见时见不到他,甚至连吃饭都默默无闻。长相很普通,浑身上下唯一的特点,应该就是脑袋比较小。

    段启才不管他是怎样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忽然想起温泉里的妙点子,跑完澡让医生给自己按个摩再睡觉,舒服!

    “医生,留步留步,不知你是否懂得中医的按摩疗法?我最近筋骨有些不舒服,给我按按如何?”段启微笑迎了上去。

    乐成医闻言身体震了一下,瞥了段启一眼,一瞬后目光缩了回去。

    他低着脑袋摇头:“我不会。”

    “不会也没事,给我按按后背就行。不是白让你服务,这样,我把手枪转让给你如何,多一份武器多一份保障嘛。”

    “我不会。”医生再次拒绝,连话语都没变,脚步加快,腾腾腾走上楼梯。

    看着他的背影段启有些奇怪,这医生怎么感觉很紧张,像是怕和自己说话一样……难道他被自己吓到了?

    他看不见的是,乐成医一边上楼,牙关一边咬紧。

    快步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乐成医的脸已经扭曲到极限,眼中满溢着杀意。

    黑暗的屋子静悄悄的,唯独回荡着他磨牙的声音,他突然掏出一把手术刀,猛然扎在枕头上。

    他疯狂用手术刀刺穿枕头,插得里面羽毛乱飞。“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声音从牙缝钻出,虽然声音不大,却带有极不寻常的怨恨和杀意。

    插了半天枕头,他才喘着粗气停下来,浑身仍旧愤怒的颤抖。

    一片黑暗与寂静的屋子内,突然传来声音。他愣了一下,屏息仔细辨认,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

    “啊……那里不行……咯咯咯……你好坏……”

    是女人的声音。

    他正因为想要听这种声音,才会专门挑选住在小情侣旁边的房间。露出一丝诡笑,舔舔嘴唇,取出一副听诊器,贴着墙听了起来。

    “嘿嘿嘿……在满是丧尸的世界做这种事,是不是很刺激!说啊!”

    说完,传来清脆的“啪”的一声。

    “啊啊啊……刺激……刺激死了!”

    奇怪的声音不断响起,最后竟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放肆。

    房间的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好,用听诊器听更是身临其境,乐成医的喉咙滚动着,呼吸也渐渐急促。

    良久……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是情侣房间传来的。

    不止两个小情侣一惊,连沉浸其中的乐成医都吓了一跳。

    一阵忙乱悉悉索索后,响起齐安稍显惊慌的声音。

    “谁……谁啊?”

    “是我,萧域。”

    偷听的乐成医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时候,萧域敲齐安的门干什么?

    响起开门的声音。

    齐安尴尬的声音传来:“萧哥,刚才我在给小霏掏耳朵,可能她的动静有些大。”

    萧域露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看得两人满脸通红。

    吉霏红着脸招呼萧域坐下:“萧哥,快请坐,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乐成医听得一阵疑惑:“萧哥?这两个小情侣什么时候和萧域好上了?”他回忆,似乎这三人确实总悄悄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正在他疑惑时,萧域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次来,我给你们带来一个建议。”

    齐安忙问:“什么建议?”

    “远离段启,不要和他产生任何关系!”

    听到这个名字,墙壁外的乐成医胸口一疼,淅沥沥的似乎有血液流淌出来,那是撕裂的痛感。

    吉霏茫然问道:“段启……为什么要远离他,虽然他有时做的事有点令人摸不着头脑,但我认为他应该不是坏人。”

    齐安拉了拉吉霏:“甜心,萧哥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就别插嘴了。”

    萧域冷笑:“没错,段启这个男人,可不想你们想的那样简单——他拥有双重人格,现在看起来比较好相处,但其实另一重人格下,是个嗜血的杀人魔!”

    “杀人魔!”

    吉霏惊呼出声。

    “你们知道,我是他的高中同学,也是他的朋友。说起来,当时他的精神就不是很稳定,间歇性的会在校内发生暴力冲突。当时我们还能及时制止他,但高中后我们的联系就完全断了,再次见面,已经是十几年后。”

    萧域目光沧桑,幽幽叹了口气:“他完全变了,变得冷酷无情,完全不是我当年认识的朋友。他没有工作,成天窝在房子里。你们觉得,一个没有工作的人呆在房子里能做什么?”

    两人一同摇头。

    “记得最近报纸上报道过的杀人案件吗?”

    吉霏的脸唰得一下变得惨白。

    “我知道,那是一个变态杀人魔做的无差别连环杀人案件!目标大多是女性,案发现场无一例外惨不忍睹,手段血腥残忍。虽然警方有意压下,不过消息还是流传开来,我的同事给我提起过。”

    想到恐怖的事,吉霏嘴唇失去了血色,不住颤抖。

    萧域断然道:“没错,段启的另一重人格,就是那个变态杀人魔!”

    这恐怖的事实一下把吉霏吓哭了。

    齐安更加理性,却也信了大半,面色苍白地问道:“萧哥……您……您是怎么知道他……”

    萧域打断他的话:“你知道,上次游戏发生了什么吗?”

    齐安咽了口唾沫,等待萧域解释。

    “上次游戏死了两个新人,他们全部丧身段启之手!”

    如此震撼的消息,令齐安面无血色,手指颤抖地说不出话。

    “这件事只要问钟警官就能知道,段启毫无人性的灭杀两名队友。至于原因,就是他杀人魔人格觉醒,大开杀戒!”

    齐安猛然挥拳,愤怒地喊道:“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会和这样的杀人魔一队!钟叶彤不是警官吗,她为什么不制裁段启那个疯子!”

    “嘘,小点声,若让段启听见,你还想不想活了!”

    齐安浑身一颤,不敢多说一个字。

    萧域低声解释:“段启虽然是杀人魔,不过因为他精神分裂,而且掩藏极深,外界根本无法定罪。这里是游戏世界,不属于法律管辖范围,杀了人也没有效用,所以钟警官管不到他。”

    吉霏缓过劲来,咬牙切齿:“这种人还管什么法律,在背后直接给一枪让他去死好了!”

    萧域摇摇头:“段启实力极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一旦没有杀死他,他一定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

    吉霏的小脸苍白,六神无主:“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齐安提议:“既然不能杀他,不如我们逃走。”

    萧域摇头:“不行,我们根本没有自保能力,无法闯过这个丧尸城市,最后还是一死。”

    “那……只要给其他人讲明白,他们一定会赞同我们的决定。”

    萧域却又摇了摇头:“不行,你们不能说出去。”

    吉霏急了:“为什么?如果那个杀人魔忽然人格觉醒,我们不就都完了?”

    “因为他在队伍里有同伙,利害关系一致,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一定会杀我们灭口。现阶段我知道的人,就是王明,他是帮凶!”

    齐安恍然大悟的点头:“仔细想想,他们确实是一伙的。王明今天的言语完全倾向段启。他经历过上次游戏,眼见段启杀死过同伴,却还能如此对待段启,只能用这个来解释。”

    萧域欣慰的点头:“完全正确。”

    “那、那我们该怎么做,我一刻也不想和那个杀人魔呆在一起!”吉霏痛苦地呻吟。

    “等待,只能等待,等到合适时机我们再做行动。你们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件事,就连钟警官也不行。”

    “连钟警官都……”

    “这是为你们好,你们防范意识不高,和钟叶彤讨论很有可能被别人听见。和钟警官联络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齐安感激的看着萧域:“谢谢您萧哥,一切都麻烦你了。如果没有你告诉我们,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就会落入杀人魔的魔爪。”

    “应该的。大家一起进入游戏就是缘分,我会竭尽全力保各位平安。”萧域站起身:“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谢谢你,萧哥。”

    两人将萧域送到门口,脸上充满真诚的感谢。

    萧域转身离开,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脸上露出阴森的冷笑。

    “哼,计划进行顺利……快了,段启,我一定会把你的所有东西都夺走,让你什么都不剩。你没有资格站在我的上面!”

    隔壁漆黑屋子里,乐成医跪在床上,浑身颤抖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段启啊段启,你也有今天!萧域,有意思,希望你能把段启打入万劫不复!”

    他猛然撕开胸口衣服,露出干瘦胸膛,其上有一道狰狞伤口,从胸口一直延伸到腹部,伤口很新,是近期造成的。

    “实在太有趣了,没想到他们竟然用我的名号来攻击你。杀人魔杀人魔……真是难听,我更喜欢‘人类解剖师’这个称呼!”

    若是段启看见他胸口的疤痕,以及眼中遍布的通红血丝,一定会想起这个乐成医的真实身份。

    他正是前几天和沈梦约会时,傍晚遇见的那个黑衣包裹,看不出面容的歹徒!

    他想要杀死沈梦未遂,而他胸前的伤口,正是当时段启用手术刀造成!

    在异世界看段启的第一眼,乐成医就认出他来。那天晚上借着月光,他将段启的脸看得非常清楚。

    “段启,等着吧,你对我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全还给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