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三十三章 能给我把匕首吗
    段启轻轻的眨动眼睛,甩下四张牌。

    “四个2报双。”

    对面的吕文和孙宏恺露出蛋疼的表情,脸上肌肉抽搐。

    “报双,该不会是……”

    段启微微一笑:“王炸。”手上最后两张鬼牌扔在桌面。

    孙宏恺愤愤地将手中的一把牌扔在桌面:“怪物啊!四个二加两张鬼牌,这牌怎么打?”

    门突然被推开,王明走了进来。

    “我刚才出门探查,没有那个巨人的踪迹。”

    段启伸展了一下身体:“好,那就开始行动吧,休息了这么多天,也该走动走动了。”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前几天占据的那个地下仓库。

    因为巨人丧尸在周围停留许多天的缘故,他们无法外出,就占据了原强盗们的地盘生活。扑克也是从这里搜出来的,百无聊赖时玩玩。

    巨人的咆哮和震动声已经消失了三天,是启程的日子了。

    王明瞪了眼躺在角落、无所事事舔着水果罐头的哈士奇。

    “喂,傻狗,该走了。”

    哈士奇朝王明吐了口口水,将水果罐头里最后一点糖汁卷进嘴里,站了起来。

    走在地下仓库,借助手电筒的光芒能依稀看到几具尸体。

    王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打扫战场时,他们在仓库里发现了不少陌生尸体,应该就是这群强盗杀的普通幸存者。

    走出幽暗通道来到久违的地表,此时正是傍晚。

    一阵夜风吹过,吹起段启的头发,清澈的空气令他浑身舒畅。

    抬头望天,漆黑的天空分散着几片乌云,乌云半遮的月亮散发黯淡的光芒。

    他满意的点头:“月黑风高,不错。”

    他们此次的目的地,并不是拉哥牧场,而是之前那个刀疤脸供出来的组织总部。

    就刀疤脸所说,总部不仅有他们梦寐以求的车辆,还有大量枪械武器。若是抢了他们,瞬间就能发家致富,也能更快完成任务。抢劫强盗,黑吃黑实在很刺激啊。

    夜晚有更多丧尸出没,为了不暴露,吕文和孙宏恺这两位近战选手担当起清理任务,将沿路的丧尸清理干净。

    总部位置不算远,但没有车的情况也走了一小时之久。

    远远就能看见,名为西伯顿大酒店的招牌闪着华丽的光。

    孙宏恺望了眼闪闪发光的大酒店,忍不住啐了一口:“有够骚包啊。”

    没错,这个西伯顿大酒店就是强盗总部的位置。据刀疤脸所言,首领是个十分风骚的人,夜晚一定要开着酒店外所有装饰灯,这样才炫酷。因为这群强盗人数众多武器精良,不怕丧尸,更不怕别人惦记。

    四人来到更近一点的地方,段启眯着眼观察,果然在酒店天台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处,有个影子悄然晃动起来。

    “那就是刀疤脸说的哨兵,藏得还怪隐蔽。”

    孙宏恺和吕文研究了一下刀疤脸画的地图,对段启道:“我们按计划先进去了,你们等听到枪响就冲进来。”

    “没问题。”

    孙宏恺和吕文消失在黑暗。

    刀疤脸说过,总部大概会驻扎五十人左右,和这么多人硬拼显然不现实,所以他们选择黑夜行动,在睡梦中先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将顶楼的头目除掉,然后再解决其他杂鱼。

    为了保持行动效率,王明这种没经验的就留了下来,段启陪他,组成了一个突击组,造成内外夹攻的效果。

    战前的等待令人紧张,王明的双手扭在一起,忧心忡忡的望着不远处的大酒店。

    段启则早就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坐下,悠哉悠哉的哼着小曲,抬眼看着他。

    “放松点,他们潜入到完成刺杀还有不少时间。”

    王明咽了口唾沫,深呼吸几口气,来到段启身边坐下,强制让自己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酒店没有传来一点声音,能够看见屋顶的哨兵走来又走去,甚至趴在栏杆上打哈欠。

    终于,足足过去了二十分钟之久,一声急促的枪响声猛然划破夜空

    ——战斗开始了!

    王明惊地一下站起,段启也将缴获的新步枪拿起,上膛。

    “我们现在该怎么冲进去?”王明握着枪有些六神无主。

    “先杀了能看见的哨兵,外围清理干净再进去。”段启说着,瞄准了酒店上层那个哨兵。

    “那个……这个人就让我来解决吧。”

    段启放下枪,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王明深吸一口气,提起枪对准远处慌乱的哨兵,嘴中默念:“他是强盗他是强盗。”最后牙关一咬,扣动扳机。

    “啪!”的一声,子弹并未击中哨兵,而是打到了他身侧的铁栏杆,火星飞溅。

    哨兵猛然一惊,缩头就准备找藏身地。

    段启开枪,一梭子弹突然朝他爆射,剧烈的火光和冲击力覆盖了周围一切。

    “枪法不好就用数量来弥补,不过,你做得不错了。”

    “明白!”王明再也无所顾忌,扣动扳机,双重火力覆盖哨兵所在位置,顷刻,那里就变成一片废墟,墙壁都惨不忍睹。

    确认哨兵倒下后,段启迅速移动:“走,跟我去其他位置。”

    两人丝毫不顾及子弹,疯了一般扫射酒店外围,将探头的哨兵全部击杀。

    这让内部惊醒的强盗大惊失色。

    “有攻击!有人把我们包围了!”

    在迷惑性极强的射击下,足足打光了十个弹夹。两人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这里的铁栅栏被破坏。

    这也是刀疤脸贡献出来的情报,此处的栅栏损坏,修理得非常粗糙,轻松就能掰开。按照计划,孙宏恺他们就是从这里进入。

    两人越过栏杆进入酒店,一进门就看见三个壮汉近乎赤身裸体,穿着内裤提着枪就向楼上冲去,正好背对段启。

    毫不犹豫就是一梭子,将三人射杀。

    “看来行动很成功,他们非常混乱。”

    一阵爆射突然从右侧楼道射来,两人立刻找到墙壁掩护,枪声不断轰击拐角墙面。

    王明已经镇定地多了:“我们被发现了。”

    “手雷!”

    段启毫不犹豫拔开两个手雷丢了过去,王明也掏出两个手雷。

    地下仓库物资虽不算多,但他们人少,每个人至少也能分有五六个手雷。

    四个手雷猛然爆炸,烈焰吞噬了一楼的众多房间,连惨叫都没传来,枪声就停息了。

    如此狭小的位置有四颗手雷爆炸,没人能活下来。

    看着熊熊燃烧的惨状,段启没再检查,径直向楼上搜去。

    将二楼的匪徒如法炮制,来到三楼时,这里的匪徒并没有时间理会段启,正和其他人战斗。

    不用猜测,吕文和孙宏恺就在三楼。

    两方夹攻,三楼的匪徒很快清理一空。

    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双方会面。

    看着全身都被血污掩盖的吕文和孙宏恺,段启道:“辛苦你们了。”

    经历了一番酣畅淋漓的战斗,孙宏恺浑身舒畅,哈哈大笑:“小事小事,最顶层的强盗头子在睡梦中被我们干掉了。嘿,那小子还真会享受,死的时候还光着屁股,旁边躺着三个美女。”

    段启的目光扫向他们身后,眉头不由抽了抽。

    “所以说,你把这些女的都捡回来了?”

    在孙宏恺和吕文的身后,站着数位姿色不错的女性,大都只用一席床单遮掩身体,满园春光有些藏不住,看得王明脸都红了。

    孙宏恺和吕文怔了一下,回头看去,见那十几位美女都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们。

    “呃,这些都是在各个强盗房间里的女性,从各地掳获来的……”

    吕文干咳了一声,转头道:“你们怎么又跟上来了,不是让你们先藏起来吗?”

    有一位头发金灿灿,脸蛋娇媚,身材火辣的西方美女一下扑到吕文怀里。“我们害怕嘛,英雄,希望你能收留我们。”

    “白白白白白……”看着这个美女身上的床单滑落,王明鼻中突然有鲜血喷出。

    吕文镇定多了,轻巧一推便将美女送了回去:“抱歉,我们还有正事,不能收留你们。”

    被推开的美女眼中多了摸幽怨,另一位黑发美女捂着床单走了出来,恳求道:“希望你们能救救我的同伴,他们被锁在一楼,都是战斗的好手,只要救下他们,我们能自力更生,不会麻烦你们。”

    这倒是个甩掉包袱的好提议,段启点头道:“没问题,带路吧。”

    黑发美女感激的看了眼段启,但段启又开口了:“但在这之前,你要满足我一个愿望。”

    黑发美女浑身一僵,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天下男人果然一个货色,她轻咬红润的下唇,语气冷淡的多:“好的……你想做什么我都满足你,是现在来还是找个房间?”

    段启有些惊讶,上下打量了眼黑发美女,道:“当然是现在就开始了。”

    黑发美女毫不犹豫松开按住床单的手,没想到,一只大手突然按住脱落的床单。

    段启凑近黑发美女,将她的床单裹紧,轻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姑娘。”

    他朝身后众女道:“我需要你们帮个忙,希望你们能用最大的声音大喊——‘楼内幸存的强盗听好了,这栋楼已经被段爷占领,你们的头头已经被取下首级,还想活命,限三分钟时间滚蛋!’”

    在所有人极度愕然的表情下说出这句话,段启退后一步,笑得更开心:“可以完成吗,姑娘们?”

    黑发美女的脸蛋变得通红起来,有点对他方才的**咬牙切齿。不过还是和众女一起道:“好的。”

    “OK,那我开始倒数了,记得要大声一点,用最大的力气——三二一。”

    段启用手指堵住耳朵,十几位女士尖叫出来的声音震得整栋楼都能听见,堵住耳朵也无法阻挡那极具穿透力的音波。

    王明就没反应过来,被震得头脑有些发白。

    不过成效非常明显,很快就有强盗从门口跑出去。毕竟这声音出于十几个女人之口,加上他们亲自感受到楼内的强烈爆炸,对酒店沦陷深信不疑。

    “好了,接下来就去救你的同伙吧。”

    一个雀斑脸女性忽然站出来说道:“等等,我知道有个强盗因为生病在这一层楼休息,留着是个祸患,不如现在就除掉。”

    段启道:“带路。”

    雀斑脸女性带着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小房间,里面确实躺着一个男人,蜷缩在被窝,脸色异常涨红,嘴唇发白,看上去生了大病。

    男人早就被爆炸吵醒,不过他根本没有战斗的力气,只能瞪大眼睛在恐惧中等待。

    见开门的是个陌生男人他就知道大事不妙,再看见男人身后的那个女性,他更加恐慌。

    他朝段启颤抖着求饶:“求求你放过我,我……我都不是有意的,你们想要什么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闭嘴,人渣!”雀斑女怒吼。

    段启发觉她纤细的手已经攥成拳头,攥得发白。

    她大口吸了两口气,朝段启道:“能给我把匕首吗?”

    在男人恐惧的目光下,段启从腰间抽了把匕首丢在地上。

    女人捡起匕首,旋即如一头地狱附身的恶鬼,带着无法言语的黑暗,扑向床上的男人。

    到底是多么沉重的憎恨,能令她做出如此残酷之事。

    段启轻轻关上门,将所有血液关在里面。不过里面传来的惨叫,还是令门外的人不寒而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