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三十五章 怒喝
    钟叶彤愣愣的看着段启,实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看向段启身后,吕文和王明也在丧尸群中搏杀。

    警花这才相信他们真的来了,她提着军锹想冲上去继续战斗。

    段启却跨了一步挡在她身前,把她挡在门里面。

    “放下武器去休息吧,既然我们都来了,就不必大小姐亲自动手。”一边说着,他一边将新的弹夹卡在枪上,又是一梭子子弹爆射而出,成片的丧尸倒在地上。

    丧尸虽然让人闻风丧胆,但其实也不过是疯狗般的普通人罢了,在现代武器的交叉射击下,根本就是一群炮灰,冲都冲不上来。

    原先大占上风、差点就将别墅攻下的丧尸们形式瞬间逆转,变成一边倒的屠杀。

    看着这压倒性的一幕,二楼的齐安浑身都软了下来,这场大战令他的体力燃烧殆尽,吉霏抱着他直哭,那是感动到不知如何是好的眼泪。

    丧尸虽然很多,但在不间断的扫射下很快歼灭的一干二净,十分钟不到,整个别墅周围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体,丧尸给杀了个干净。

    段启将SCAR往肩上一抗,吐出口气:“收工。”

    王明擦擦脸上溅的血液,伸展了一下四肢嘿嘿笑道:“舒服,偶尔下车活动活动还是很好的,总坐在车上感觉身体都变硬了。”

    吕文将车停到院子里,微笑着走过来道:“真是好久不见了,各位。”

    钟叶彤看着这三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男人,心中实在百感交集,鼻头都有些酸了。

    看着她一脸复杂的表情,段启摆摆手:“感激的话就不必说了,既然遇到就是缘分,可别哭出来,哭鼻子的有楼上那位就够了。”

    吉霏松开齐安的怀抱,擦擦脸上的泪痕,吐了吐舌头。

    钟叶彤紧绷的脸上露出笑容,如冰雪融化,她让出位置,伸手道:“进去再说吧。”

    跟随她来到客厅,这里不愧是别墅,内部空间很大,装饰也很精美,金黄的吊灯散发着温暖的光芒,显得特别有氛围。

    二楼的吉霏和齐安也跑了下来,两人看见段启,互相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尴尬。

    众人在客厅的大沙发前坐下。

    段启看了看周围:“环境不错呀,怎么会突然被那么多丧尸围攻?”

    齐安愤愤道:“我们也有点莫名其妙,可能是灯光的原因,本来我们选了这里的别墅准备休息几天,没想到周围的丧尸全都涌了过来。”

    他看了眼王明手中的枪械,艳羡道:“你们……是去哪里拿的武器?全是步枪,太厉害了!”

    王明得意地说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前几天我们端了一个盗贼总部,从里面的枪械库缴获了许多好枪,都在车里放着,车也是在那里缴获的。”

    齐安非常兴奋:“你们真是太厉害了,能打掉盗贼总部……那里有多少人啊。”

    “五十个左右吧,唉,小意思。”他牛皮哄哄的笑了两声,然后看了眼段启和吕文,干咳一声:“当然,大多数功劳都是段哥吕文和孙宏恺的。”

    钟叶彤巡视了一眼,疑惑道:“说起来,孙宏恺人呢?他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王明喉咙哽咽一下,眼神黯淡:“他……已经来不了了。”

    钟叶彤怔了下,目光有些悲伤,没再问下去。

    齐安舔舔嘴唇:“那个,如果有其他枪械的话,我们能一起战斗吗?我们的枪支稀少,也快没子弹了。”

    王明看了眼段启,没有说话。

    段启道:“如果大家以后一起行动,武器当然会平分出去。”

    齐安听出了话中的意思,尴尬地笑了笑。

    吉霏扯了扯齐安的袖子,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齐安点头,两人一齐向段启看来,同时说道:“段大哥,我们要向你道歉!”

    这声音很大,将段启都有些吓了一跳。

    “道什么歉?”

    齐安说道:“我们之前一直误会你了,以为你是个……”

    “什么?”

    他有些犹豫的说出了口:“是个杀人魔。”

    段启的表情十分惊讶,绰号他有不少,但像“杀人魔”这么暴躁的称呼实在没听说过。

    齐安忙解释:“事情是这样的,一切都要从萧域说起,他欺骗了我们,骗我们说你是个杀人魔,所以我们才在之后刻意远离你。这件事我们也是前几天和钟警官说起时才发觉被骗。”

    这实在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听到萧域的名字段启就了然了很多。

    “说起来萧域人呢?还有你们想要救的那个老头,怎么没见到他?”

    提到这个没有人出声,大家都沉默了。

    钟叶彤深深叹了口气:“我们没能救下魏尔德老先生,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的体力已经非常差了,做手术的时候没能撑过去……至于萧域,他受伤了,正在房间养病。”

    段启摸着下巴思考,连刚才那样的战斗都没参加,看来萧域的病很严重。

    “你们在说我?”萧域的声音突然传来。

    众人吓了一跳,扭头看去,萧域正站在那里。他穿着格子衬衫,几天不见,脸变得瘦削许多,脸色惨白惨白的,最可怕的是他的眼睛,不仅眼神昏黄,还有着沉沉的黑眼圈。

    这和上次分别时的萧域简直判若两人。

    萧域并未因为看见段启等人而吃惊,反而非常平和,憔悴中露出一个笑容:“好巧啊,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们。”

    他走了过来,踩了踩地板道:“这个别墅实在不错,看这地板,多光滑,房间里的大床也很柔软,我睡得很舒服。”

    一片寂静。

    他皱了皱眉:“你们怎么了,怎么都看着我?”

    吉霏十分担忧地道:“萧域,你、你没事吧?”

    萧域低下头去,逐渐传出磨牙的声音,咬得咯咯直响,他猛地抬起头,指着吉霏大吼:“我能有什么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事了?”

    吉霏被吓得扑进齐安怀里,齐安皱紧眉头:“萧域,你过分了。”

    萧域猛地一脚踹在茶几上,将上面的茶水全部打翻。

    “我过分?我有什么过分的?我倒是觉得你们这对傻*情侣白痴至极!成天腻腻歪歪黏在一起像狗一样!什么作用都起不到,两个废物!”

    齐安被他的作法吓得有些懵。

    钟叶彤道:“萧域,你精神不好就去休息吧……”

    “我休息你&%&*!你这蠢货!成天就怀抱着你那可笑的责任感,天真的令人作呕。这个世界可不和你一样傻*,你这样愚蠢能救得了谁?——你谁都救不了!失败,你太失败了!”

    段启一言不发,但萧域的手指已经指到了他的脸上。

    “而你,段启,你就是个垃圾!你什么都不是!垃圾,废物,蛆虫,人渣!你快给我去死吧!”

    大声骂完,他气喘吁吁,整个屋子里的人都震惊了。都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发什么疯。

    萧域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浑身忽然一个痉挛,用手捂着右肩膀后退了一步,满面扭曲的痛苦,嘴唇苍白,毫无血色。

    段启上前,一把将他的手臂固住,将他的衣服扯下。

    衬衫上的两个扣子被扯掉,露出他的右肩和前胸。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萧域的右肩上有着一个并不算大的口子,但却已经腐烂,将周围的组织感染得一片漆黑,黑色的细线从伤口处蔓延出来,如蛛网纹路扩散到他整个身体。

    “萧域,你……”王明怔怔地道。

    “滚开!”萧域的力量突然变大,一下挣脱了段启,一把将他推开。

    萧域的身体颤了一会,慢慢看向段启,脸上肌肉抽搐:“你这垃圾是不是觉得我很失败,是不是觉得很高兴,觉得我罪有应得!?”

    段启沉默地看着他。

    萧域突然冲上前,猛然一拳砸向段启,周围人发出惊呼。

    段启一动不动,一拳正正砸在脸上,力道之大,一下将他砸到身后的墙壁,嘴角有鲜血流下。

    段启仍然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他。

    萧域握着拳头,浑身都在颤抖:“段启!我tm问你话呢,我变成这样,你是不是很幸灾乐祸,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tm不配做人?”

    段启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低沉,只有七个字。

    “萧域,你被感染了。”

    萧域气得手都在发抖,将已经被撕扯得有些破烂的衬衫一把拽烂,将整个上半身暴露出来。苍白的肉体攀爬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细纹,到处都出现了黑色的斑纹,犹如尸斑。

    “啊!是啊!我感染了!我被丧尸感染了!但是段启,只有你,只有你不配嘲笑我,你不配比我后死!”

    他突然从腰间拔出手枪,直直指着段启,眼中满是憎恨。

    “段启!我是西娱公司总经理!要地位有地位,要能力有能力,要女人有女人,你tm算个什么东西!你是垃圾!人渣!你是社会的蛆虫,人间的败类!你凭什么,凭什么能娶唐茗!——凭什么她愿意嫁给你,而不是我!!!”

    周围众人都懵了,这两个老同学一直不对付,原来还有这一层原因!

    他们两个是情敌啊!

    萧域嗓子都颤抖了:“唐茗她、她有眼无珠!没有认清你到底是个什么货色!高中时你确实很优秀,优秀到让人自惭形秽。但是只有我知道,你是个什么都干不成的废物!看看现在,我超过你了!我是西娱公司的总经理!你是个连工作都找不到的废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你有什么本事给她幸福?你根本不配做人!”

    在众人的注视中,段启闭上眼睛,喃喃自语。

    “唐茗啊……有点怀念,真是很久没听过的名字。”

    脑海中浮现一个美丽的倩影,白皙的脸庞,漂亮的眼睛,笑容是多么甜美……那印象犹如刻在灵魂,深邃又深沉。

    “哈哈哈,大头贴里你怎么靠的这么近,头看着很大,以后就叫你段大头好了!”

    “不要吧……”

    ……

    “段大头,今天就要见我爸爸了,你别紧张,他人很好的。”

    “我会让岳父大人同意我们的婚事。”

    ……

    “段大头,今天过后,我们就是夫妻了呢。”

    “嗯,以后你要乖乖叫我老公。”

    “嘻嘻,不要,我要叫你段大头!”

    ……

    “段大头,你又要出差啊……”

    “抱歉茗儿,我得为了我们的宝宝奋斗。”

    ……

    “段大头,我好想你。”

    “我爱你。”

    唐茗,他的妻子,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似乎那紫罗兰般的体香还飘荡在鼻尖,温润的身躯还在他的怀抱。

    “唐茗,已经死了。在七年前还是八年前,死了。”

    萧域因愤怒而扭曲的脸揉了起来,变为了呆滞的震撼,手中的枪丢失了握持的力气,掉落在地。

    他剧烈颤抖,脸部肌肉抽搐:“你……你说什么。”

    段启没有回答。

    眼泪顺着萧域的眼眶流了下来,他哽咽着低下头,浑身都在剧烈颤抖……

    他的嗓中逐渐发出喑哑的声音,猛然抬头,脑门暴起黑色血管,眼睛只剩下眼白,发出一声大吼,张大嘴巴朝段启猛然扑来。

    “他尸变了!尸变了!”旁人大吼。

    段启不知何时已经掏出腰间手枪,对准他的脑门,扣动扳机。

    “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