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三十六章 残杀
    大厅一片死寂,众人直愣愣的望着不远处的的血迹不说话。

    段启将萧域击杀后,扛起他的尸体出门埋葬。看着他如往日平静的表情,众人实在没有胆量和他搭话,目送他离开。

    钟叶彤低着头沉思。

    “唐茗、唐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观察刚才段启的表现,这个女人在他的心中一定占了巨大比重,说不定能透过她来弄清段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准备回去就这个名字进行搜查。

    离别墅有段距离的公园,段启站在这里,夜风徐徐吹过,面前有一个简易坟墓,里面埋着萧域。

    他看着这个坟墓,沉默良久。

    高中时候,他对萧域的恋情一无所知,更没想过他竟然会嫉妒自己。毕业后就断了来往。而毕业后相遇,已经是唐茗去世两年后。那时他遭遇了太多,一颗火热的心早已冰冷,疲惫不堪,面对一帆风顺的萧域,也就什么事都没告诉他,渐渐的,演变成了这样。

    终于,他长长叹息一声。

    “傲慢的原来是我吗。”

    抬头望了眼天空,皎洁的月轮旁有乌云遮掩。他将自己的手枪扔在坟墓上,把萧域生前使用过的手枪插在腰间,转身离去。

    ……

    ……

    别墅内。

    段启离开没过多久,疲惫便席卷众人,没有多聊什么,他们各自散开,准备休息。

    别墅内有许多房间,新来的吕文和王明各选了一间。

    吉霏和齐安正躺在床上,出乎意料的,两人并未亲热,而是躺在大床上愣愣地望着天花板。

    “齐哥,你说段启会让我们和他们一起行动吗?如果不行的话,我怕……”

    齐安握住吉霏的手:“放心吧甜心,段启哥虽然看上去有些怪异,但应该不会为难我们。”

    吉霏点头:“嗯,希望明天也能平安无事。”

    门被敲响,两人坐了起来,齐安打开门,来者是乐成医。

    齐安有些惊讶:“乐医生,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乐成医表情严肃:“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谈谈,方便去我那坐坐吗?”

    “这……”齐安看了眼吉霏。

    吉霏摆摆手道:“去吧齐哥,乐医生一路上这么照顾我们,应该有重要的话和你说。”

    齐安点头:“好吧,乐医生,我们去你那里。”

    “多谢。”乐成医舔了舔嘴唇,带着齐安离开了。

    齐安走后,吉霏只感觉非常无聊。

    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想着齐安回来后聊些什么。

    但等了很久,足足有半个小时,都不见齐安回来。

    终于,门再次被敲响。

    吉霏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欢欢喜喜开了门。

    打开门,看见的不是那张熟悉的面孔,而是乐成医那张略微阴沉的脸。

    “齐哥!……乐医生,那个……齐安呢?”吉霏收住了声,有些疑惑的问道。

    “齐安啊,他还在我房间呢,我们正在聊有关接下来怎么完成任务的话题。齐安说有些决定需要你在场,如果你不忙的话,不如就去我的房间和齐安一起聊会吧。”

    吉霏恍然大悟,“哦,是这样啊,明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有小小的疑惑,为什么来叫她的人不是齐哥,而是乐成医。

    乐成医的房间也在别墅二层,和吉霏他们的房子相距不远。

    乐成医打开房门,吉霏走了进去,她发现这个房间并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唯有窗外的月光洒落而下。

    “怎么没开灯?”吉霏站在房门有些犹豫。

    “今晚月亮很圆,非常美丽,开灯岂不是坏了兴致,你看,齐安就坐在那里。”

    顺着乐成医的手指看去,窗前摆着一张椅子,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借着月色能够看清那人面庞,确实是齐安。

    吉霏笑出了声:“嗨~你们可真有雅兴,算啦,我就陪陪你们吧!”

    她乐呵呵的走了进去。

    乐成医笑眯眯的看着她,将门轻轻关上,不着痕迹的锁住。

    吉霏朝齐安走了过去:“你们在谈什么呀,让我来给你们参谋参谋。”

    然而齐安一动不动。

    吉霏皱着眉头推了下他:“齐哥,怎么不说话!”

    没想到一晃竟然让齐安的脑袋扬了起来,能够发现他的鼻子前都是血,双眼大睁,一动不动。

    吉霏倒吸一口冷气,在尖叫的前一秒,黑影忽然将她抱住,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嘴巴。

    “唔……唔!”

    吉霏满眼惊恐,想要说着什么,但乐成医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根本无法张开嘴。

    “小宝贝~可不要乱动哦,嘻嘻,忍了这么久,终于能开始创作了。”乐成医在她的耳边细语,握持着一根针管猛然刺进她的大腿。

    她挣扎了几下,却感觉浑身力气在迅速消失,最后四肢都软绵绵的动不了。

    吉霏被一把扔到床上,乐成医将针管收起。

    吉霏只感觉麻痹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连嘴巴都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缓慢的蠕动。

    乐成医看着她的模样,舔舔嘴唇,呵呵笑了出来。

    “很享受吧,可要感谢我哦,这药可是我千辛万苦配出来的。啧啧,多亏前几天去了趟医院,找到了重要的原材料。”

    乐成医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床前,对吉霏继续说道:“别挣扎了,这药效少说有三个小时。”

    他露出愉快的笑容,眼睛变得有些通红:“真是张不错的人皮,要是平时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处理你,但现在我有更感兴趣的事。”

    他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一根针管,在月光的照射下,针管里装着红色的液体。

    “你猜猜这是什么——这是丧尸的血液!我刚才在屋外丧尸身上采集的。你再猜猜我要用它做什么?”

    乐成医的眼睛眯成一道细缝。

    “我要将它注射到你男朋友的体内,我实在想看看尸变病毒是怎样运作的。”

    吉霏眼睛恐惧地瞪大,嘴唇尽力蠕动:“不……不要。”她好不容易才从嗓子里挤出这点声音,却微弱得可怜。

    “不要?哈哈,别说笑了,你不会以为齐安跟你一样动不了吧。不是的哦,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说着,乐成医猛地抽了齐安两耳光,声音清脆响亮,齐安的脑袋没有丝毫阻力,被乐成医打得左右摇晃,低垂下来。

    “对这白痴我用的是即死药剂,他早就一命呜呼啦。”

    大量眼泪从吉霏眼中流了下来。

    “哭吧,哭吧,平时亲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啊?看你们一直很甜蜜的样子……真令人作呕啊!”乐成医眼睛变得血红,面容扭曲,忽然扑了上去,掐住了吉霏的脖颈,一点点攥紧。

    吉霏被掐得脸色铁青,差点断气,乐成医才喘着粗气放开了手,退到了后面,重新拿起针管。

    “哈……哈……还不是时候,等着吧,一会儿就让你们两个在阴间见面。”

    乐成医将齐安搬到角落,将针管对准他的锁骨往下,一针刺了下去,一管丧尸血液全部注射进去。

    他立刻退到床这头,和齐安保持一定距离,同时将不能动的吉霏抱在怀里,舔舔嘴唇。

    “说起来,这家伙能不能变丧尸我也不确定。虽然死了没多久,但成功与否就看这丧尸病毒的威力了。吉霏啊,你不必担心,如果他变不成,我还有你啊。哈哈,下一个实验体就是还活着的你!对照试验才有意思啊!”

    吉霏呆呆地望着不远处的齐安,眼泪止不住地流淌,她的眼神已经死去,已经没有任何活下去的信念。

    乐成医全神贯注地注视齐安,观察着他浑身上下的变化。

    过了约有五分钟,他忽然发现齐安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

    乐成医浑身肌肉都兴奋地紧绷起来,咧开嘴目不转睛地盯着齐安。

    齐安的胸膛忽地一下挺了起来,与此同时,手掌也十分不自然地扭曲,喉咙发出低吼。

    “活了!活了!”乐成医兴奋地拍起手掌。

    齐安的眼睛猛然睁开,眼中只剩下眼白和通红的血丝,他大大地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吼叫。这声音极大,震得整个楼都能听见。

    他一把扯烂自己的衣服,猛然起身,身后的椅子被大力一推,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齐安朝乐成医扑去!

    乐成医哈哈大笑,将泪流满面的吉霏一把推了过去。吉霏浑身无力,被推到齐安身上。

    化作丧尸的齐安只剩下了最原始的欲望。

    他张开大嘴,一口咬在了吉霏的脖颈上,鲜血喷涌。

    与此同时,乐成医推门而出,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了出来:“出事了出事了!齐安他尸变了!快来人啊——!”

    周围的房间一阵骚动,远处一扇门打开,穿着淡蓝色小兔子睡衣的钟叶彤提着手枪冲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

    乐成医一脸惊恐地指着房内:“齐安!是齐安他尸变了!”

    钟叶彤推门冲了进去,看见的正是齐安大口吞食吉霏的一幕,残忍无比。

    她毫不犹豫地开枪,一枪正中靶心,齐安脑袋爆裂,瘫倒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