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六十一章 第一个死者
    段启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上次轮回的死亡令他明白,如果不按照村里规矩离开房间,只会导致死亡,而且是在力竭中莫名其妙地死去。

    如果死掉不知道会回溯到哪里,他懒得再去重新经历一遍,所以晚上准备安心睡觉。

    门突然被敲响了,声音不算大,很有规律。

    段启挑挑眉,猜不透来人是谁。

    “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清秀的声音:“是我。”

    竟然是钟叶彤的声音!

    段启有些讶异,这妮子晚上来找他干什么。

    打开门后,露出外面那张清丽美丽的俏脸,钟叶彤看着他。

    “有什么事吗?”

    “我能进去说吗?”

    “请进吧。”

    段启看了她一眼,将她迎了进去。

    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饱满胸部和圆润大腿,段启坐在床上轻佻地吹了声口哨:“钟大警官您这次光临寒舍有什么指教?难不成太害怕了,想要我用灼热的胸膛来温暖你?”

    钟叶彤并未在意他的轻佻,坐在椅子上注视着他的眼睛。

    “段启,我看了六年前的案件,了解了你身上发生的事,你的妻子……唐茗她在家里被谋杀了。”

    段启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他用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眼神盯着钟叶彤,两人就这么互相对望。

    时间悄然流逝。

    段启沉默中起身,打开房门。

    “出去。”

    钟叶彤道:“段启,六年都没有破案是我们局里的失误,让你陷入如此不幸……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向你保证,我会用尽全力清查这起案件,找到真正的凶手!我会让他受到应有的制裁!”

    段启冷冷地看着她:“不要多管闲事,我不想再听你提这件事。你以为我就是因为你们没找到凶手而变成这样?别太自负了,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别让我说第三遍,出去。”

    钟叶彤走了出去,深深地看了眼段启:“段启,我会给你个交代。”

    段启毫不犹豫地关上房门。

    他沉默地看了房门许久,猛地一拳砸在墙上,砸出一个坑洞,手上擦破了皮,有血液流下。

    他坐回床上,点燃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注视着黑夜中的烟雾一点点上卷,脑中回想起了那血腥的一幕幕。

    极度昏暗的房子里,一个精瘦的男人被绑在椅子上,浑身都是伤口,旁边是数不尽的刀具器械,他眼中是极度恐惧,发出的惨叫凄厉可怖,犹如地狱厉鬼。

    “凶手吗?”

    段启狠狠按灭香烟,目光深沉。

    ……

    ……

    清晨,段启的房门被猛然敲响。

    “谁啊?”段启被吵醒,不耐烦地喊了一声。

    “是我,王明!段哥,出事了!出事了!”

    段启叹了口气,穿好衣服后走了出去。

    王明神色惊慌,脸上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看上去状态很不好。

    “你怎么变熊猫了?”

    王明眼神郁闷,摆摆手:“没什么,没睡好而已……段哥,快走吧,枯树那里出事了!”

    段启也不再多说,跟着王明赶到枯树处。

    这里已经围了很多人,一边是村民,一边是他们这些外来者。

    所有人抬头仰望高大的枯树。

    这颗枯树十分高大,若有叶子一定遮天蔽日,就在其很高的树干上,钉着一个人。

    一个理着莫西干发型的男人。

    叶傲天!

    他浑身都是血,状况比昨天打完架凄惨数倍,他浑身关节似乎都被折断,胳膊、腿、脚、脖子、腰,到处都以诡异的弧度扭曲着。

    他被数根钉子钉在树干上,旁边用他的鲜血涂抹着一个血红的大叉,唯有乌鸦盘旋着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死状实在太惨,一旁的齐天大实在忍不下去,转身呕吐了出来。

    望向钉在树上的莫西干头,众人面色凝重。

    他们都明白了一件事——

    这次的游戏,真正开始了。

    钟叶彤拳头握得发白,她如何都没想到,竟然第一天夜里就死了人!

    不止王明他们面色沉重,对面村里人也没好到哪去,一个个面色阴郁地窃窃私语。

    弓百杨第一个站了出来,仰视高空中钉在树上的男人道。

    “毫无疑问,这是一起谋杀案。凶手夜间作案,残忍变态,很可能有心里问题。能够将尸体运到这么高的树上,应该用了某种工具,甚至可能是团伙作案,这就是线索。”

    弓百杨看向对面村民:“我们和这个男人无怨无仇,完全没有作案动机。所以几乎不可能是我们杀的人。凶手有很大可能就在你们这些村民之中。”

    他将手指向有着飞机头的古傲天。

    “尤其是你,你是最大的犯罪嫌疑人!”

    飞机头一听就炸毛了,额头青筋爆出,朝弓百杨吼道:“放你娘的狗屁!树上这小子虽然傻*,我还不至于杀他,脏了我的手!”

    旁边村民中一位中年女子也愤怒地喊了出来:“你凭什么侮辱我们古家人!我看你们这些外来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是你们自己下手杀了他!”

    有村民应和起来:“没错,就是你们自己杀的人!你们这群恶魔,快滚出十谷村!”

    王明也怒了:“少扯淡!到底是不是你们村里人杀的人,你们难道不清楚吗?别告诉我你们都不知道诅咒,一定是被诅咒污染的村民杀死了他!”

    这声大喊令场面安静下来,村民们望着王明的眼神都变了,变得阴郁、秽气、甚至有些还带了杀气。

    “诅咒……”

    “他知道诅咒……”

    就在两边即将又吵起来的时候,一个严厉苍老的女声猛然大喝一声,响彻整个场面。

    “肃静!”

    场面立刻安静下来,一片死寂。

    昨天遇见的那个老婆婆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她瞪着眼睛看向王明,眉头紧蹙。

    “你们果然知道诅咒……不过早在一开始我就和那个黑帽人说清楚了,这个岛十分危险,稍不留神就会丧命,一旦死伤,我们概不负责。你们死了人,可不要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

    王明神色严肃地道:“诅咒到底是什么,能告诉我们吗?”

    老婆婆凌厉地扫了王明一眼,令他一阵心惊肉跳。

    她幽幽地道:“诅咒……即是神发怒了,需要活祭品。受到诅咒之人,就将化身为黄泉归来的使者,替神来寻找祭品,这位树上的贵客,就是神所选择的活祭品。”

    一个浑身肌肉的老头走了出来,是古家的首领古贵,他满脸煞气地瞪着众人:“秦云,你和他们说这些有什么用。对面的,我昨天已经警告过你们了,不要呆在岛上,哪来的给我滚回哪去。这才是保住你们小命的好办法。”

    王明道:“难道就没有解除诅咒的方法吗?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解除这里的诅咒!”

    古贵怒极反笑:“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干预岛上的事。给我小心点,如果让我发现你们的行为有半点不对,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们!我们走——!”

    在他的带领下,一部分村民离开,都是古姓村民。

    秦云深深地看了眼众人,对身边的秦小春说了句什么,随后她和身后的秦氏众人也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了秦小春一人,她走了过来,朝众人躬身。

    “各位贵客,实在抱歉,竟然发生了这种事……真不知该如何赎罪。”

    钟叶彤道:“小春姑娘你不用自责,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她摇摇头:“不,我们所有岛上的村民都有责任。诅咒就是如此,我们都可能是杀死那位贵客的凶手——祭典已经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