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六十七章 木偶人生
    “我当然不会继续!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段启一生行事讲究的就是两个字,精致!”

    段启大义凛然地拍了拍胸膛:“既然前几天在电器商场能为了教育你以身试法,那么现在,我依然不会逃避这个责任。来吧少女,把内心烦恼全朝我倾诉出来。”

    看着段启那张严肃正直的脸,时花铃的表情从震撼,一点点如冰川融化。

    她捂着脸哭了起来,泪水透过她的手掌流了下来。

    那是感动的泪水。

    果然没错,这个人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面对女孩的哭泣,段启的内心叹息。

    看来,她承受了很多东西。

    方才所言并不是在骗她,而是段启真实所想。

    上一个轮回中她的自杀举动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令段启也惊愕不已。

    这使他也有兴趣去听听时花铃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个本应阳光灿烂的花季少女变成这幅模样。

    就在段启思考之时,时花铃突然停止了痛哭。

    她用袖子擦了下眼泪,面色归为平静,抬起头时已完全看不出刚才有哭过,目光平静的望向段启。

    段启愕然:“这是你的特殊技能吗?”

    “演员的基本素养。”

    段启叹为观止。

    “所以,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花铃的目光有些悠远。

    “我本来应该是个很普通的女孩,人生的转折点,是在我六岁那年。”

    在她平静的讲述下,段启了解了她的一生。

    时花铃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父亲在她一岁大的时候因病去世,母亲独自将她拉扯长大。

    在她六岁那年,有导演来学校试镜,她顺利入选。

    那部电影虽然很烂,但唯独她所扮演的角色大受好评。又参演了一位导演的电影后,她的演技和可爱获得广泛认可。随后各类电视剧、电影的邀请函接连不断,她就此出道。

    自此她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母亲作为经纪人为她打理一切,用大钱邀请各界的精英加入,无论是工作还是饮食,娱乐还是睡眠,所有一切都安排的好好的。

    至此,她的讲述就完毕了。

    没有任何阴暗的东西,没有任何污秽的东西,完美的人生,令人羡慕的人生。

    然而,段启注视着她的眼睛。

    “你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你很孤独,觉得自己只是母亲的提线木偶,你已经很久没有感觉过活着的滋味,是这个意思吗?”

    时花铃浑身一震,呆呆的看着他。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讲,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你刚才的言语里全部告诉我了。我说你没有亲人,是因为你谈到母亲时那股陌生感实在遮盖不住,已经不把你的母亲当作亲人了。”

    “同时因为你的优秀、美貌,根本不会有同龄的真心朋友。虽然你的人生一帆风顺,每天吃喝不愁,过着光彩照人的日子。但你对这些早已麻木了,因为你母亲管控你每天的生活,让你丝毫无法支配自己的时间,就像软禁。”

    时花铃木然道:“没错,我感觉每天活的就像机器人,礼仪、姿势、饮食、日程表、甚至连说出的话都由母亲的精英团队规定死,不能越出半步……”

    她看着自己的手心,冰冷的月光洒下。“我已经没有活着的实感了。”

    “所以你选择偷东西来作为刺激自己的方式?”

    在段启面前,时花铃感觉自己被完全看透,如同浑身光溜溜地站在他的面前,什么伪装都没有剩下。

    唯有真实的自己。

    这样的感觉,非常好。

    “没错,在一次演唱会结束,我在后台偷拿了母亲的钱包,把它藏了起来。看着焦急愤怒的母亲,以及手足无措的工作团队,虽然知道这是错误的行为,但我感觉自己早已失去知觉的心重新跳动起来,那是非常非常令我开心的感觉。我迷恋上了这样的感觉,之后就如你所见,开始穿梭于各大商场开始偷窃。”

    时花铃一边讲述着,一边感到心中有股温暖升起,这是很久没有过的感觉。

    像这样平等的,自由的倾诉出来,正是她所一直渴望的。

    这说来简单,但实际十分苛刻,唯有段启这样对她的身份毫不在意,对自己的姿色也视若无睹,并且本身就随心所欲的人,她才能放下一切伪装。

    因为她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个男人,是真实的。

    “其实每次偷东西时我都渴望有人能抓住我,知名偶像在商场盗窃,这样的新闻一旦报道出来,我的偶像生涯也会就此结束……那样我也能解脱了。”

    “所以当时在我偷计算器时你叫住我的时候,我其实十分期待……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无惨’我也专门上网查了。那可真是有趣的东西,上次是你抓住了我,被你无惨似乎也不错呢。”

    “咳咳咳咳咳……”

    段启一阵干咳,这小妮子怎么忽然开始撩拨自己了,这可不妙啊。

    还说无惨也不错?刚刚只是小小的亲了一口,他的腹部就开始大出血,要是真的无惨起来,岂不是要被五马分尸?

    对着有些尴尬的段启,她露出笑容。

    那笑容虽然有些冰冷,似乎却是由心而发。

    被这姑娘嘲笑,令段启有些不爽,他拍拍床,发出啪啪的声音。

    “肃静,时同学,你现在需要改变的就只有两样,一个就是和你的母亲对抗,告诉她你不是她的玩具,你要自由的度过人生,让她闪边去。你可别害怕,要勇于迈出第一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偷偷告诉你,像这样狗血的剧情,你们母女俩一定会发生争吵,最后你会发现她是爱你的,迎来可喜可贺的大圆满结局。”

    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段启的这番话可以说毫无说服力,连嘴炮都算不上。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十分开心,因为这是段启,一个理解她、没有丝毫目的的朋友所提出的建议。

    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她的心中十分温暖,点点头:“我会试着和母亲沟通。”

    段启对她复杂的心思毫不知情,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第二个问题就是要解决你的孤独,这个简单。”

    她眨眨眼睛,十分好奇:“怎么个简单法?”

    “找人打炮啊!”

    “打……打炮!?”她终于懵逼了,真真切切的懵逼了,完全没想到刚才那么正经的段启会说出这种话。

    段启洋洋得意道:“有句俗语说得好,‘干过一炮之后就会成为朋友’。如果你用真心去打炮,一定会交到好朋友!”

    “那句话应该是‘干过一架之后就会成为朋友’吧!你耍我啊!”

    时花铃一下发飙,忍不住朝段启咆哮起来。

    一片死寂,两人大眼瞪小眼。

    良久,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看着开心笑出来的时花铃,段启感慨颇深。

    拯救失足少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功德无量呐,既然做了,那么自己真正死后应该也能成佛吧。

    时花铃是真的开心。

    虽然段启这人在旁人看来十分奇怪,常常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但正因如此,她才会被紧紧吸引。

    这是十分奇妙的感觉,这就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友情吗。

    有段启这样的朋友在身边,未来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吧。

    既然作为朋友,方才段启向她开了一个下流的玩笑,一定要还回去才行。

    “对了段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时花铃说着,从褥子上站了起来,在段启身前站定。

    “啊?什么事?”

    她的身体忽然俯下,一阵花香铺面,长长的头发在视野里摇曳。

    她凑在段启的耳边,轻声道。

    “你知道吗,每次偷东西的时候,我都会因强烈兴奋而产生浑身酥麻的感觉。”

    段启目瞪口呆地咽了口唾沫。

    “浑身酥麻的……感觉?”

    这句话实在令他遐想联翩,借着她几乎贴上来的温暖,以及那股香气,令他的邪火有些被勾动。

    “我把这个告诉你,你感动吗?”

    段启猛地想到腹部插着的匕首,如一盆凉水猛然泼下,浇灭了他的所有欲望。

    “不敢动,不敢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