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六十八章 敌意与杀意
    两人聊完天后,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到村里规定的睡觉时间。

    段启也感觉困了,便道:“时间不早,该睡觉了。”

    时花铃微笑着点头,结交新的朋友令她非常开心。

    今晚一定能做个好梦吧!

    就这样,段启睡在床上,时花铃睡在床下。

    两人闭上眼睛,很快进入梦乡。

    另一方面。

    乐成医和齐天大的房间。

    他们同样是一人睡床一人打地铺。

    一开始齐天大主动提出要睡地铺,让出床的要价是两万块钱。乐成医没有同意,说自己可以无条件的睡地下。

    齐天大算了算自己好像赚了,自然没有反对,高高兴兴的睡在了床上。

    此时已经到了深夜,齐天大早已进入梦乡,张大嘴巴流着口水打着呼噜,看上去睡得非常死。

    躺在地铺上不动很久的乐成医却突然睁开眼,从褥子上爬了起来。

    看了眼一旁睡死的齐天大,他的眼睛眯起,露出凶狠光芒。

    从怀中掏出把小刀,他不再理会齐天大,朝门外走去。

    他这次的目的,并不是睡的跟死猪一样的齐天大。这人没有任何杀的价值,对他乐成医提不起任何欲望。

    他想杀的只有一人——

    段启!

    段启,这个令他憎恨到极点的男人,多次坏他的好事,而且行动不可预知。

    只要他一天还活着,自己就一天处于危险中。

    只要杀死他,这个小队的未来就是自己的天下。愚蠢正义的钟叶彤,还有那个看上去更蠢的弓百杨,这两人对他完全没有危险。其他人更是不足一提。

    只要段启一死,他一定会用各种方法,把小队里所有女人做成美丽的艺术品!

    脑海闪过一个美丽倩影,他露出痴迷表情。

    这次行动可不止能杀死段启,还有另一个目标,时花铃!

    如果这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偶像做成艺术品,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东西。

    就连缪斯女神一定也会为我的艺术品赞叹!

    乐成医的心中充满激情,手中握着匕首,脸上挂着兴奋而愉悦的笑容,打开房门。

    打开房门,一股凉意拂面而来,屋外有朦朦胧胧的黑灰色雾气弥漫。

    周围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

    但这点程度的黑暗对他而言什么也不算,他可是穿梭于黑暗的人体解剖师。

    就在他一脚即将踏出房门之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乐医生,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是齐天大的声音!

    他醒来了,正揉着眼睛坐起身,朦胧中看向乐成医。

    乐成医浑身的肌肉僵硬。

    “我……要去起夜。”

    “哦,这样啊……那你快去快回。”

    说着他便又一头栽在枕头上,继续睡觉。

    乐成医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往前走。

    他的牙齿死死咬在一起,愤怒的摩擦着,满脸扭曲,浑身都在发抖。

    这种时候,齐天大这白痴竟然坏他好事!

    按理来说,他应该先将齐天大杀死,然后再出门杀死段启,以绝后患。

    但他体内那股无可掩盖的躁动、那股欲望、彻头彻尾的兴奋令他无法转过身去处理齐天大。

    身体给他的指令只有一个,杀死段启,解剖时花铃美丽的肉体!

    他无法控制自己转身去处理其他事。

    他愤怒到极点,手中戒指红芒一闪,一罐药剂出现在他手中。

    猛地朝后一砸,正正砸在齐天大的床上。

    绿色雾气瞬间将其包裹,他浑身的肌肉全部放松下来,瘫在床上呼呼大睡,口水都沿着床板流了下来。

    这是乐成医从眼球那里兑换的麻痹药剂,本来准备解剖一户人家的时候使用,现在只能在此使用。

    他手上还有两罐,对付段启已经足够。

    浑身欲望令他无法停下。

    他的身躯在兴奋中颤抖,带着痴迷而疯狂笑容踏入黑暗,溶于其中。

    ……

    ……

    段启的意识在黑暗中漫步,这里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可以称为虚无。

    他早就适应这样的感觉,那样空洞而空虚,什么都不存在。

    但突然,他感应到了某种东西。

    那似乎是一个光亮,在黑暗的虚无中十分违和,但却令他十分熟悉。

    他朝光亮走去,一步一步,在朦胧的光点中,一个人影浮现出来。

    人影身着宽大长袍,脑袋上戴着兜帽,无法看清面容。

    段启的心中一阵悸动,忍不住朝人影伸出手。

    下一刻,光点骤然消失,无可阻挡的黑暗袭来,猛然裹住他的全身,将他朝虚无的黑洞拉去。

    “!”

    段启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

    此时的他浑身大汗,胸膛也在不断起伏。

    深呼吸了几口气,看向窗外,天空中朦朦有着一轮月亮,光芒黯淡。

    一旁的时花铃惊讶地问道:“段启,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突然醒来了?”

    段启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时花铃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们刚刚聊完天,你提议睡觉,我们就躺下了……有发生什么事吗。”

    听到她的答复,段启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毫无疑问,他死了。

    就在这天夜里,不知道多久后,他在睡梦中被杀死。

    其中最值得怀疑的自然就是床下这个女人。

    难道她在自己睡觉后谋杀了自己?

    段启摇摇头。

    不对。

    在他进入梦乡的时候,时花铃已经睡着了。

    虽然她侧着身子看不见脸,但那均匀的呼吸和身体起伏应该不是作假。

    即使有她装睡骗自己的嫌疑,但那实在说不通。

    和她好好交流过后,段启自认对她十分熟悉,她根本没有杀自己的理由。

    除非她真的被村子诅咒,成了黄泉归来之人。

    这可能性极低,她根本没做过任何违反村内规则的举动,谁被诅咒都轮不上她。

    既然如此,又会是谁杀了自己?

    时花铃见段启面色严肃,忍不住问道:“段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段启正色对她道:“晚上有人要来杀你。”

    “!?”

    时花铃大吃一惊,脸上的震惊掩盖不住。

    段启将她的表情看在眼中,实在不像装出来的。

    “有人要……杀我!?”她忍不住喃喃。

    段启点点头:“没错,你身上藏着一把匕首,把它给我。”

    时花铃完全没想到段启会知道这件事。

    这可是谁都不曾知晓的秘密,段启他怎么会知道。

    拿走自己的匕首又有何用意?

    她的心变得有些冰凉。

    虽然不愿怀疑,但还是无法抑制内心那股想法。

    毕竟这把匕首就是她的最后防线,若是将其交出去,意味着自己再无丝毫抵抗能力。

    她的脑海闪现出一个黑暗的场景。

    一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那张因欲望而扭曲的脸她仍旧历历在目。

    在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中,那是一种多么的无力、恐惧、痛苦而又绝望的感觉。

    若不是母亲及时出现救下了她,恐怕她早就被玷污,绝望的自杀了。

    她早就下定决心,再也不会让自己陷入那种无力的境地。

    即使这把匕首无法起到什么左右,但放在身上就是一层保护符,能够令她安心。

    而现在,段启的要求无疑是让她剥去一切,重新回归那极度无力的感觉。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段启,眼神再次变得冰冷。

    “……为什么要我交出匕首?”

    “当然是为了保护你。”

    段启脸不红心不跳,十分镇定。

    “我现在没有武器,无法从敌人手中保护你。”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场面冰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