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六十九章 匕首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最终时花铃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好的,我这就把匕首给你。”

    她决定相信这个新交的朋友。

    虽然心里还是非常害怕,但她觉得自己需要踏出第一步。

    就从相信他开始。

    段启心头微微一松,他这个要求当然是在测试时花铃,他还是无法完全信任这个女孩。

    既然愿意将匕首交给自己,那么应该就没有什么嫌疑。

    然而段启等了好一会儿时花铃都没有把匕首取出来,她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段启。

    “你在等什么?”

    她冷冰冰地看着段启:“你既然知道我有匕首,应该不会不知道我把匕首放在哪里吧。你认为我愿意把那种地方露给你看吗?”

    段启愕然看着她,发现她那张吹弹可破的白皙脸蛋竟然微微升起红晕。

    那种地方露给我看……

    段启的大脑一时有些混乱。

    这小妮子虽然看上去天真无邪一副清纯的样子,但怎么感觉说出的话到处都带妩媚呢。

    上一次回溯虽然自己是被她用匕首捅死,但当时段启在感受她的温润嘴唇,可没在意她到底是从哪里将匕首掏出来。

    难道是……

    段启忍不住浮想联翩,干咳一声,转过身去。

    “你取吧。”

    这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的计策,在自己转过身去之后从后方偷袭。

    不过对段启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不过死一次而已,小事。

    这回他可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如果时花铃发动攻击,那就代表着她对自己抱有杀意,今晚就是她下手杀死的自己。

    既然如此,在下一个轮回他不会再用嘴炮疏导时花铃,会毫不犹豫的结束掉她的生命。

    夜很寂静,段启坐在床上面对窗户,后方传来缓缓的、轻柔的衣料摩擦声,还带着松紧带发出的轻微声响。

    时间持续了一会儿。

    听着这令人躁动的声音,段启也忍不住开始好奇,她到底是在何处藏下匕首。

    她的声音终于响起:“给你。”

    段启转过身去,只见她虽然绷着脸,眼神淡漠,但面色的红晕却掩盖不住。

    她一只手捂着裙子,似乎方才做了十分羞人之事。另一只手上捧着匕首。

    那是一把十分袖珍的匕首,银光锃亮的刀身,流线型的刀柄,正是上一个轮回刺入他腹部的匕首。

    段启接过匕首,在其上竟然感觉到了温度,那温润的触感似乎正是少女的体温。

    既然有温度,自然是从她十分贴身的地方取出的。

    段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愕然看着匕首的握柄,其上竟然有着点点晶莹。握柄上残留着液体?是汗水吧……

    时花铃仰着小脸看着他,眯着眼睛,红唇微启:“你可不要想歪哦。”

    “咳咳咳咳咳……”连身经百战的段启被她的话语呛得干咳起来。

    时花铃看着窘迫的段启微微勾起嘴角。

    他将匕首藏在被子下,对她道:“你放心的睡觉吧,我会保护你,就这样。”

    说完他平躺下去,闭目养神。

    “想杀我的人什么时候会来?”

    段启道:“这就不清楚了,我只接到消息具体时间不知道。你不用硬撑,睡吧。有我保护,明天你起来的时候事情就已经解决了。”

    “那就劳烦你了。”

    时花铃还真躺了下来,盖上被子侧过身去睡起觉来。

    一时间,整个屋子变得寂静下来。

    段启自然不会睡觉,他闭着眼睛装睡,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他倒要看看,到底什么人会出现,将他杀死。

    很快,耳边的呼吸声就变得均匀起来,时花铃似乎睡着了。

    看来她很累,或者说对自己非常有安全感?

    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现在基本已经排除了她是凶手,杀死自己的是外来人。

    他就这么闭着眼睛平躺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耳边环绕着的是女孩均匀的呼吸声。

    夜里的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然而无论是屋外还是屋内,都并未有任何异动出现。

    现在已经是半夜三点左右的样子,凶手到底什么时候会来。

    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却恰恰不能睡觉的感觉有些不好。

    不过将凶手的狗头打爆的欲望令他保持清醒。

    忽然,死寂一片的屋内里传来一个声响。

    段启没有睁开眼睛,耳朵锁定声源处,竟然是时花铃那里传来的声音。

    然而噪音只出现了一刹,然后就消失了,均匀的呼吸声再次传来。

    段启微微睁开眼睛向那边瞥去,原来是她翻了个身。

    她原先背对段启,现在一翻身就变得正面对着段启了。

    她的睡相很安静,精致的五官即使素颜还能令人感慨,真不愧是美女。

    她已经睡的很熟了,凶手还未出现。

    就在段启躺下不知多久之后,已经是深夜中的深夜,屋外忽然传来了十分细微的异动。

    门缝忽然有雾气漏了进来。

    那雾气成黑灰色,一点点朝屋内扩散,很快这种雾气就将整个房间充满。

    在雾气飘荡了一会,门静悄悄地被推开了,一个漆黑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看了眼地下和床上的人,都在昏睡。

    他一步步朝床上熟睡的段启走去,跨过地上时花铃的被褥,站在段启床前。

    段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黑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露出狰狞残酷的笑容。

    他的手掌一动,化为一道锐利残影朝段启脑袋刺去!

    下一刻,黑影的脑袋被宽大的手掌猛然捏住了脸。

    段启睁开眼睛,脑袋一侧,黑影的手狠狠刺入了枕头,刺空了!

    黑影满脸都是无可置信的表情:“你……”

    他刚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就感受到一股无可阻挡的大力将他的头狠狠按了下去。

    段启将他的脑袋狠狠砸在木床上,用力之大,竟将木床直接砸坏,黑影的脑袋深深陷了下去,真可谓是“入木三分”。

    段启立刻抽出被子下的匕首,凌厉击出,一刀扎在黑影裸露的脖颈上。

    鲜血猛然喷出。

    旋即段启一脚踹中他的腹部,将他一下踹飞出去,撞击在门口的地板。

    段启并未再看黑影,而是皱紧眉头看着自己的床。

    “好恶心啊,血溅了这么多我还怎么睡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