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七十九章 黑夜稻草人
    秦小秋鄙夷地看着他:“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可绝对不准碰我。你这人,有贼心还不敢承认。”

    段启俯视自己浑身上下,到处都很正常。

    “你从哪里看出我有贼心?”

    “我不管,反正说定了,我只做你的佣人,出格的事一概不做。”

    她朝段启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时间差不多,我要去帮姐姐做饭了。你好好想想今天我给你的信息,到底谁会是黄泉人,该怎么诈出他们的身份。”

    这么说完,小丫头像阵疾风离开了房间。

    屋内久违的安静起来,段启也乐得安静,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至于黄泉人的搜查工作,这可不是凭借思考就能确定的事。

    既然答应了她,段启也不至于什么都不做,明天去村里其他地方看看吧。

    凭借他杀过黄泉人的身份,稍微和村民交谈几句,应该能套出些信息。

    现在先好好休息吧。

    这个村子一进入黄昏,时间似乎就会加速流逝。

    转眼间太阳完全沉了下去,进入黑夜。

    今天钟叶彤等人的行动虽然不说没有收获,但还是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只是在村子拓宽了人脉,方便以后的行动。

    还有不久就是晚上开饭时间,众人在饭堂前碰了个头,之后解散。约定半小时后来这里吃饭,暂时休息一下。

    钟叶彤对时花铃道:“花铃妹妹,要不要去我房间休息?”

    时花铃摇摇头,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钟警官,我还有些事要做。”

    钟叶彤自然而然想到了段启,看时花铃早上那副幸福的样子,应该会去段启的屋子休息。

    她真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能掳获时花铃这样美女偶像的芳心。

    在和钟叶彤道别后,时花铃就离开了此地。

    她在黑暗中顺着村内小道离开。

    但并未走向段启的屋子,而是朝村外走去。

    她的手心攥着一张小纸条,借着月色打开又看了一眼。

    其上写着——

    “段启身上有重大隐情,他不会爱你。想改变他的心意,只有我才能告诉你方法。晚上搜查结束后,到村外叶傲天的坟墓处。”

    这行字的字体十分诡异,似乎每一笔都分割开来,凑成字后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通过字体根本无法辨明来信者的身份。

    时花铃虽然心中隐隐有种不妙感,对这个诡异的字条有非常浓郁的戒心,但她却还是忍不住好奇跟着纸条走了过来。

    这张纸条是下午搜查时,她无意间在口袋摸到的。

    她根本不记得什么时候放进过这张纸条,也不记得有人碰过她的口袋。

    虽然很可能是带有恶意之人放下的纸条,但也说不定是段启故意丢给她的纸条。

    为了考验她的爱是否坚决,会不会因为害怕自身安危而放弃对他的爱。

    仔细想想,其他人似乎也没有机会将纸条放在她的口袋,只有段启能趁她熟睡放下纸条。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甜蜜蜜的。

    段启装模作样的说出三场游戏,那只是障眼法,其实是想用这张纸条来测试自己的爱。

    如果通过测验,他一定就能接受自己了吧。

    若在平时,时花铃会毫不犹豫地认为这纸条是陷阱,无论发生什么都绝不会去。

    但现在不同。

    俗话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现在只要和段启扯上关系的事,她的头脑都会变得混乱。

    带着心中无限期待,她义无反顾的跟着纸条前去。

    在她的身后,浓浓的黑暗中,跟着一个黑衣人。

    他身披一条漆黑破布,破布极大,将他的面容、身材等等所有都掩盖起来,他就跟在时花铃身后不远处。

    他有一双血红的眼睛。

    死死盯着前方窈窕的背影,他的眼睛愈发血红,连舌头都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发出兴奋至极点的嘶哑声音。

    “猎物猎物……啊~如此美味的猎物,实在令人心痒难耐。真想赶快把她撕裂,做成最美丽的艺术品~”

    他的脑袋扬起,眯着眼睛望着漆黑的天空,浑身都在颤抖。

    借着月色,能够看清他的脸。

    乐成医!

    毫无疑问,能够说出这种话,露出如此变态表情的,只有乐成医一个!

    就是他趁时花铃不注意,在她的口袋放下那张纸条。

    以他常年解剖人体所炼出的手法,在时花铃不注意的情况下将纸条放入她的口袋,实在不算什么。

    这一切都是陷阱,只需要将时花铃骗到村外,他就能为所欲为。

    无论是解剖还是侵犯,都随着他的心情来!

    他舔舔嘴唇,对这样一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偶像,似乎直接解剖有点太浪费了,一定要更加享受她的身体才是。

    在各式各样的艺术方案中,他决定了——

    要先将其剥光,然后将她身体每一寸肌肤都舔舐一遍,仔细品位她身体的芬芳,然后再解剖,这样来的更加郑重一些。

    确定好这些后,乐成医浑身都忍不住狠狠抖了三下。

    然后带着疯狂的表情,一点点跟随前方时花铃的脚步而去。

    叶傲天的墓地不算远,时花铃很快出了村庄,来到了不远处的这里。

    坟墓还很新,简易的墓碑令她想到了不久前。

    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人,这才几天,就已经沉入坟墓中的烂泥。

    想到叶傲天死时的惨状,时花铃的内心就一阵动摇。

    如果是以前,她丝毫不怕死亡,在那样无趣的人生中,死亡又算得了什么。

    但现在不同,她找到了爱和未来,她想要活下去,和段启一起。

    沉默地望着坟墓,她思绪纷飞。

    就在这时,周围忽然有轻微的响声。

    是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她急忙回头,看见的是黑夜中身披黑袍的人影。

    虽然裹着黑袍,但也能看出他的身材不算壮实,个头也不高。

    她立刻明白,这个人,绝不会是段启。

    黑夜中,天空月光冷淡。

    寒风吹过,吹起他破烂长袍,烂布在风中飘扬的模样诡谲怪异。

    时花铃强压着心底的不妙,开口询问:“你就是在我口袋塞纸条的人吧。你想说什么,段启身上的重大隐情是什么,我又怎样才能改变他的心意?”

    不远处的男人并未发话,只是向前走来。

    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你是谁,别过来!”

    然而男人宛如沉默的稻草人,一言不发的朝她走来。

    黑袍下他的面孔,牙齿已经兴奋颤抖的紧紧咬起,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美人,喉咙滚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