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花铃已经发现了事情不妙,连连后退,浑身都在颤抖。

    “你……你别过来!”

    她看上去十分害怕,牙齿咬着下唇,面色发白。

    然而她越害怕,乐成医就越兴奋,捕食惊慌的猎物可是他最喜欢做的事。

    他一步步走来,时花铃似乎浑身都害怕的失去了力气,虽然向后退了几步,但速度极慢,乐成医很快便站在她的面前。

    面对这样弱小的猎物,甚至连精心准备的麻痹药剂都无需使用,说不定只要用刀往她脖子一架就会乖乖就范。

    他将手伸向怀中,正想将小刀掏出。

    突然一阵香风迎面,他的身体猛地一抖。

    他低下头,愕然看向自己身体。

    在他的胸口,赫然插着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

    匕首插得极深,整个刀身都捅了进去。

    时花铃一刀刺入后迅速离开,站在不远处,警惕地望着黑衣人。

    没错,方才的一切害怕模样都是她演出来的。

    作为名声享誉整个华夏的女演员,这实在不是什么困难操作。

    为了防止不测发生,她专门带上匕首。在发现面前的人不怀好意后,立刻确定接下来的行动。

    直接逃跑大概率会被抓到,面前这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人实在太危险。

    唯有突袭,抢先对他造成伤害,才是活命的最好方法。

    然而,黑衣人眯起眼睛。

    黑袍下他的面孔竟然露出笑容,发出嘶哑如毒蛇般的声音。

    “没想到你竟是带刺的玫瑰。有味道,我非常喜欢,令人很有侵犯的欲望。”

    一边说着,他将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

    匕首上甚至没有一点血液!

    昨天夜晚在乐成医的身上,发生了令其他人绝对无法想象的事件。

    他本想着趁着夜色潜入段启的房间将其杀死,然后侵犯时花铃。

    但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竟然死在了黑夜的村子里。

    夜晚的村里弥漫着黑灰色的雾气,浓密得根本看不清东西,他借着记忆朝段启的房间摸去,在中途却觉得身体迅速变得虚弱,最后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时,他的身体已经发生变化,不再是原来那样的肉体。

    虽然外表看上去什么事都没有,他能够感觉到,体内已经是一坨烂肉。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体内响起的声音。

    那似乎源于他的灵魂深处。

    声音告诉他,他已经不再是人类,而被诅咒堕落为黄泉人。

    想要活下去,唯有夜里献祭活人,这才能延续他的生命。

    如若不然,就会迅速腐烂成一坨烂肉。

    乐成医能够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在体内维持生命,力量一旦撤去,他会立即死亡。

    与此同时,声音还告诉他,只要献祭十个人,他就能获得新生,成为比黄泉人更加强大的存在!

    甚至连脑海内那一行血红色的字都改变——

    “目标,击杀所有小队成员。时限:十天。身份,乘船游客。特注:此次游戏为对抗任务。”

    看着这一行字还有体内声音赋予自己的使命,乐成医不仅没有痛苦,反而兴奋异常。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杀死所有人!

    毫无疑问,杀死所有人他会获得极高的积分,然后叱咤统御整个游戏。

    在以后的游戏中,将所有的新人一个个杀死,成为最强者!

    那将是何等美妙的未来!

    为此,他要从时花铃动手,在暗中将所有人一个个蚕食殆尽!

    见黑衣人拔出匕首,甚至没有受到什么伤,时花铃心中大感不妙,转身就要逃跑。

    然而还没等她跑几步,一股大力立刻将她扯了回来,一把按在地上。

    时花铃眼睛大睁。

    一双极其有力的手猛然掐住她的脖子,力气一点点变大。

    她抓着黑衣人的胳膊想将他的手掰开,却无法将他的手掰开哪怕一分,男人的力气碾压性的恐怖。

    她瞪大眼睛想要看清黑衣人的面孔,但实在太黑了,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那兜帽之下彷如只有黑暗。

    时花铃的内心一阵悸动,一股无以言语的黑暗从心底升起。

    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的那个夜晚,被死死的压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

    无力、恐惧、痛苦。

    当时有母亲为她解围,这回,谁都不会有。

    她的大脑已经因为窒息而模糊,眼中有大滴大滴的泪水流下。

    她不想死,刚刚才找到所爱之人,找到自己的光明,为什么会这样死去。

    好想再见段启最后一面……

    乐成医瞪着血红的眼睛注视着这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白皙容颜,嘴巴大大咧开,兴奋无比。

    “啊啊,真是太棒了,猎物死前的表情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

    就在他极度兴奋之时,背后突然传来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力。

    他的身体凌空飞起,骤然摔倒在地。

    脖子上的压力瞬间解除,时花铃猛地吸了一口气,捂着脖子咳嗽。长时间的大脑缺氧使她头脑一片混乱,但还是在极度虚弱间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段启!

    长时间的窒息令她即将昏迷,在失去意识前,她露出虚弱却幸福的笑容。

    乐成医猛然爬了起来,借着月色看清不远处人的时候,他浑身毛发都颤栗起来,牙齿死死咬紧。

    段启!又是段启!这个杀千刀的混蛋!

    他现在恨不得将段启千刀万剐,以最残忍的方法杀死,但他也知晓段启的实力有多强。

    时间还长,等夜晚所有人熟睡时再出手,才是最稳妥的选择。

    段启看着不远处的黑袍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能发现这件事,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方才他在房间里无所事事的躺着,正合计什么时候去食堂吃饭,正巧看见窗外一个可疑的黑影朝村外跑去。

    要是之前,段启不一定会管这事。

    但既然接受了秦小秋的委托,他也就鼓起精神找黄泉人,朝可疑黑影跟了过去,然后就看见了这么一幕。

    段启手中红芒一闪,掏出了手枪,体内魔力朝手枪汇聚,枪身右侧的刻痕闪过一道蓝芒。

    见到这一幕,乐成医不再犹豫,拔腿就跑。

    子弹从他的身侧擦过。

    段启几枪开出,枪声响彻整个黑暗。但黑衣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一枪都没打中,他迅速隐于黑夜,消失在森林深处。

    段启抬起枪,遥遥眺望黑衣人逃走的方向,若有所思。

    虽然没能看见这个黑衣人的面孔,但是借着月色,他将其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了个清楚。

    段启摸摸下巴,这双红色眼睛,实在令他万分熟悉。

    略微思考,他摇了摇头,抱起地上已经昏迷的时花铃,朝村内走去。

    走到半路,村内迎面走来几个人。

    以钟叶彤为首,正是他们小队的成员。

    钟叶彤、弓百杨、乐成医、王明、吕文、哈士奇、齐天大。

    所有小队成员都到齐了,其中乐成医已经脱掉了身上的黑袍,装作担心的模样。

    他们刚才听到村外响起枪声,立刻赶了过来。

    看见段启,钟叶彤赶忙跑了过来,注视着他怀中的时花铃,她问道:“发生什么了?”

    段启将昏迷的时花铃让钟叶彤抱着,说道:“出了些小事,不必在意。”

    众人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

    但既然段启这么说了,他就不会再透露任何消息。也都没再问下去。

    钟叶彤发现时花铃的脖子上有通红的掐痕,但她还有呼吸,这才松了口气。

    “人没事就好了,剩下的回去再说。”

    众人转身准备返回村庄。

    乐成医偷偷瞥了眼段启,虽然自信没有暴露身份,但还是想观察一下段启的举动。

    只见段启手中的戒指红芒一闪,手枪凭空出现。

    就在乐成医震惊的目光中,段启将手枪直直指向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