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亡妻之谜
    “你放心照顾他吧,我执勤去了。”许燕站在大门外朝钟叶彤挥挥手。

    就在不久之前,她们两人来到钟叶彤家中,将段启放下。

    送走许燕后,钟叶彤将门关上,目光复杂地看向沙发上昏迷不醒的段启。

    仅仅一周时间没见,他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虽然在天台空间就发现他的心中痛苦不堪,但万万没想到他的执念竟会强烈到这种地步。

    段启在诅咒岛见到了自己亡故的妻子,他一定很想再见唐茗一面。

    钟叶彤已经对段启为何变成这样心中有数,一定是他认为唐茗会出现在K市,所以才不断在其中搜寻,不眠不休,耗尽了所有体力变成了这样。

    她忽然想到了方才许燕说的都市传说。

    一个男人为了寻找自己死去的女儿在城市里游荡,还穿着黑衣服,胡子拉碴……

    那描述的幽灵应该就是段启。

    这么说来,段启一定是从天台空间离开后,就直接开始在K市寻找,不眠不休,甚至有没有吃饭都不一定。

    钟叶彤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再过一段时间母亲就要回家了,怎么解释段启的出现是个问题。

    她本来想把段启送到酒店,但觉得那样做太不安全了。

    没有人看着他,谁知道他醒来又会做什么傻事。

    而且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一旦做出什么激烈举动可就是场大灾难,思考再三,她才决定把段启带回家亲自照顾。

    她叹了口气。

    既然已经把他带回家,那就不考虑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她把段启放到了自己床上,想给他盖上被子,忽然发现他浑身上下都是灰,估计自天台空间离开后他就一直没有清理过。

    在打了一盆热水后,她拿着毛巾来到了床前。

    她的手伸向段启衣服前的扣子,在解开前,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了出去,露出他赤裸的胸膛。

    将他浑身上下擦了个干净,又换了身父亲的衣服后,钟叶彤将被子给他盖上。

    看着段启躺在床上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她长出口气。

    ……

    ……

    段启在虚无中徘徊,这里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头脑朦朦胧胧,但还是知道自己需要寻找某样东西。

    只是到底要寻找什么,他记不清了。

    只记得那是个温暖的,极为美好的东西,自己深爱着,还带着深深的愧疚。

    他在这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中探索,迷茫的游荡着。

    不知何时,天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眼睛。

    这只眼睛仿佛早早就存在那里,又仿佛刚刚才出现。

    他抬头看着巨大眼睛,巨大眼睛也看着他。

    一道红光突然从巨大眼睛的瞳孔射出,照在段启身上。

    一股无可抵挡的力道令他的身体开始分解,他抵抗,但毫无作用。

    “!”

    段启猛然惊醒,从床上弹坐而起。

    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他缓缓移动自己的手掌,凝视着其上的纹路。

    随后他迷茫的望了眼周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哪里?”

    他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水,似乎刚刚做了某种噩梦。

    这里是一处简单而整洁的房间,墙纸为米白色,床边放着一个毛绒布偶。

    他的脑袋忽然发生剧痛,忍不住用手捂住。

    一股强烈的情感再度从脑海苏醒,令他回想起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在诅咒岛见到了和唐茗一模一样的女人,然后自己为了她在现实世界疯狂寻找,不眠不休,最后昏迷在了路上。

    在了解了这一切后,他又躺了回去。

    略有空洞的眼神注视着天花板。

    之前的种种行为他如入魔怔,半天没有清醒过来,对唐茗的强烈思念冲垮了他所有理智,令他做出了之前那般疯子般的行为。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明白,自己之前的作法无比愚蠢,照那样找下去,怕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她的一点踪影。

    要真想找到她,那就必须精打细算,一点点计划。

    这件事绝不能急,冲动会摧毁一切。

    在沉睡过后,他的心态已经调整的平稳,这么多年都过去,也不差这么几天,或几年、几十年。

    只要知道她存在于世界一角,那就足够了。

    只要两人活着,就总有见面的一天。

    在深入思考后,他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首先第一个问题,那个他认为是唐茗的女人,到底是谁。

    她是真正唐茗的机率很小。

    因为当年他亲自抱过唐茗的尸体,也按照她生前所说,在火化后,将她的骨灰洒入大海。

    一个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复活。

    虽然他见识到了真正的异世界,也明白在异世界中,即使有死人复活的力量也是极有可能之事。

    但唐茗已经死了七年,当时段启和异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没有一丁点理由会被复活。

    换个思路来想,那个和唐茗一模一样的女人也不可能是唐茗的姐妹。

    唐茗是独生女,家里别说亲姐妹了,就连堂姐堂妹都没有。

    就段启所知,唐茗家亲戚的孩子几乎都是儿子,唯一一个女儿段启见过,和唐茗的长相相差甚远。

    唐茗是单亲家庭,她的父亲在十几年前去世,当时段启也参加了葬礼。所以更不可能是伯父老来精力旺盛又造了一个小唐茗。

    思前想后,似乎也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位和唐茗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但那真的可能吗?

    虽然段启没深入学习过生物学,但也明白,两个人长得像有可能,但长得一模一样,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在照片上看似一模一样的两个人,拉到现实中仔细观察,一定能分辨出两人的差别。

    这就跟指纹同一个道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对于唐茗,在多年生活中段启知晓她身体的全部,甚至可能比她自己都了解她的身体。

    无论是她的身高还是身材,小胳膊的粗细还是背部曲线弧度,他都知晓得一清二楚。

    所以想要让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唐茗的他认错,很难。

    他回忆当时的场景。

    在诅咒岛时,他从高台跳起,一把掀开黑衣人的兜帽。

    当时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段启将她的面容看了个清楚。

    就在她的眼角下方,有着一颗淡淡的泪痣。这和唐茗的一模一样!

    而且无论是她的瞳孔还是鼻子,脸颊还是耳朵,甚至就连头发质感,都和唐茗的完全一样。

    这样一个女人,怎么想都只可能是唐茗本人。

    不然她到底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