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留存的记忆
    滔天的威势令卡洛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黑炎波刃擦着他身侧几寸距离呼啸而去,差一点点就将他整个人切割开来!

    波刃带起的飓风吹得他金发乱飞,而他早已呆若木鸡,根本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这一击就已经结束。

    黑炎消散在不远的空中,卡洛身后的人早就已经提前躲开,所以并未伤害到任何人。

    劈出这惊天一斩的段启收起架势,手中光芒一闪,将斩咒剑收入戒指中。

    他没有理会呆在那里的卡洛,而是转过身去面对唐茗。刚才直接将她带走的行为确实有些粗暴了。

    他注视着唐茗的眼睛:“我没有任何恶意,有重要的话想和你谈谈,能跟我一起来吗?”

    看着段启认真的眼神,她感受到了段启身上散发出的亲和感和诚意。

    她点点头,不再抵抗,任由段启牵着。

    段启拉着她朝人群外走去。

    卡洛已经完全石化,站在那一动不动。

    段启路过他的时候,根本没看他一眼,拉着唐茗离开了。

    待段启走出很远距离后,卡洛的魂魄才终于回到体内,额头有冷汗流下。

    他僵硬的转身,看向段启离开的背影。

    刚才的凌厉攻势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御机会,实在太快了,又太过强大。

    甚至比他曾经见过的一个BOSS的攻击还要更加恐怖!

    卡洛明白,那夹带幽暗火焰的凌厉波刃没有劈中自己,完全是因为那个男人手下留情。只要稍微偏移一点,自己毫无疑问会被劈成两半。

    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心中生出惶恐。

    新来的通关者完全是个怪物,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周围的人都很震撼。

    其中不少人眼中散出精光,他们立刻离开这里。一定要迅速将这个新来通关者的强大力量通报给公会,如果能将这样的强者拉入公会,一定是强有力的打手!

    段启拉着唐茗穿梭在人群中,心中在不断组织语言,思考一会儿要问唐茗的话。

    方才那一击名为鬼炎斩,是段启在骷髅世界中和罗威战斗时领悟出来的。

    身为骷髅千夫长,罗威不止力量强大,还会操纵黑暗力量。那股强大的黑暗力量给段启造成了巨大困扰,无数次被杀死。

    在无数次的死亡中,他不断接触罗威掌控的黑暗力量,对黑暗力量的理解愈发深刻。

    最终黑暗力量与大炎剑意结合,领悟到了鬼炎斩这一强大剑技。

    不过现在这些已经无所谓,重要的是唐茗的身份!

    段启直接带她来到自己家中。

    在楼道里穿行时,还遇见了早上见过的对门姑娘。

    这个戴着尖尖法师帽的姑娘似乎正要出门,看见段启拉着一个女人来到走廊,眼中露出惊讶的光芒。

    段启已经没有理会她的余裕,拉着唐茗直接来到自己的房门前,刷卡走了进去。

    法师姑娘就这样看着段启拉着唐茗进了房间,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继续朝外走去。

    房间内,段启将唐茗安置在沙发上。

    先将房门完全反锁,又把窗帘拉上,确认不会有任何人突然打扰后,这才安下心,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他深吸口气,面对唐茗说道:“能告诉我,你现在的记忆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吗?”

    唐茗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我的记忆是从上次那个诅咒岛上开始的,就是和你互为敌人那次。直到现在过了不到一个月时间。”

    这个回答令段启始料未及。

    他本以为唐茗已经在无限大世界生活了很久,完全没想到她的记忆竟短短只有一个月时间!

    只有这么点记忆,她当然不会记得自己。

    “能告诉我你一开始拥有记忆时的感觉吗?”

    “那个……”

    唐茗看着严肃的段启,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问的?”

    唐茗说道:“我想先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我……现在还不认识你。”

    段启怔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疏忽了。

    被陌生人拉入房间,什么都不解释便是一顿质问,这确实会令她很不好受。

    段启的面色缓和许多:“你看着我,有没有一点熟悉感?或者说,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唐茗注视了段启好一会儿,努力寻找记忆,最后却还是失落地摇摇头。

    “不好意思,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到哪段启也明白,她完全不记得自己。

    他便说道:“不记得也没关系,其实,你是我的……”说到这里时段启犹豫了一下,应该将两人的夫妻关系说出来吗?

    被一个陌生人突然告知是自己丈夫,会不会对她产生很大压力?

    段启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实言相告,不然之后很多事都没法解释。

    “你是我的妻子,七年前你失踪了,我一直在找你。”

    段启并未说出自己记忆中的唐茗已经死去。

    毕竟这个事实实在残酷,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压力。自己曾经死过一次这种事,任谁听了都会不安和恐惧。

    而且具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还不清楚,现在一切都不明朗,没必要让她事先就有如此担忧。

    当她的记忆恢复了很多后,再找机会告诉她一切事实。

    不过即使如此,突如其来的真相令她红唇张开,脸上写满吃惊。

    她看着段启,表情并不欣喜,反而有些复杂:“原来我们是这样的关系啊。”

    看着深爱的妻子身上传来的陌生和隔阂感,段启的内心有些刺痛,但还是安慰道:“你不用有心理压力,在你找回记忆以前,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唐茗有些僵硬的身体这才稍有放松。

    毕竟在她的记忆中,段启只是个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而且不久前还是敌人。

    一下接受陌生人是自己丈夫,对她而言实在有些艰难。

    她方才还有些担心如果段启做出一些亲密举动,自己该怎么办。

    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心思细腻,很温柔,不会令自己为难。

    想到这里,她的心软化了不少,对段启生出了很多好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