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琴的记忆
    看着放置在角落的琴箱,段启倒是有些怀念。

    以前他专门学过吉他,技术虽不说有多好,一般的谱子还是能流畅弹下来,平时经常自娱自乐。

    段启道:“那里面放着吉他,怎么,你有兴趣?”

    唐茗的眼睛亮闪闪的,点头应到:“我有很熟悉的感觉!”

    她的这句话令段启精神一振,自己以前没事的时候,经常会给唐茗弹些曲子。

    她既然会生出熟悉感,难道这就是她记忆快要苏醒的迹象吗?

    既然如此,段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将琴箱提到了沙发旁,将其打开。

    琴箱里放着一把原木色的木吉他,做工精湛。段启还记得这把琴的价格,这是他托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马丁系列的吉他,当时价格在一万五左右。

    虽然几年都没有动过这把琴,但因为有琴箱保护,所以表面并未有什么变色。

    段启尝试拨动了几下琴弦,琴弦倒是没有承受过时间考验,其上已经满是铁锈,弹起来的声音怪异无比。

    段启凭着记忆思考了一下,随后打开琴箱内的暗格,在其中找到了备用琴弦。

    将六根琴弦全部更换完毕后,又顺带调了音,吉他总算能发出顺滑标准的声音。

    这把马丁琴的音色非常深厚,适合弹波澜壮阔的曲子。

    在唐茗期待的目光中,段启也不矫情,挥手便弹了一曲卡农。

    因为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吉他,他的手已经有些生疏,印象中的乐谱也有些不完整。在稍有失误之下,还算顺利的将这一首曲子弹了出来。

    结束时唐茗兴高采烈的鼓掌,段启倒是因为自己的演奏非常不完美而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他还想再弹一曲的时候,唐茗忽然道:“那个……吉他能给我试试吗?”

    “你想试试?”

    段启愣了一下,随后毫不犹豫的将琴交给了她。

    虽然唐茗经常听自己弹琴,但她没怎么学过乐器,她说过自己是个音痴,小时候接触过钢琴,但因为实在弹不来就放弃了。

    在段启的注视下,唐茗尝试的拨动了几下琴弦,在品阶上尝试的按了几个和弦。

    这令段启有些惊讶,没想到她还能记得和弦。

    随后发生的事更令他惊讶,只见在稍微拨动了几下琴弦后,唐茗深吸一口气,左右手的速度忽然变快,同时移动起来,一支美妙的音乐从吉他中传了出来。

    这首曲子像模像样,完全没有一点生手的样子。

    听着这首曲子的旋律,段启脑中浮现了些印象,这首歌名为恰空舞曲,难度很高。

    而就是这首颇有难度的曲子,在唐茗的手中没有一点磕绊,十分顺畅的弹了下来。

    一曲完毕,整个房间还留有吉他曼妙的余音。

    段启惊讶异常。

    唐茗看上去非常享受方才的弹奏,在回味了一下后,朝段启笑道:“我之前从来没有碰过吉他,刚才这支曲子,是我抱住琴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浮现在我脑海中的。这是不是记忆就要复苏的征兆?”

    面对唐茗的笑容,段启的心头却有些震撼。

    他现在还沉浸在唐茗方才弹奏的曲子中,那实在是非常高超的演奏技巧,一听就知道弹奏者在吉他上练习多年,付出过很多心血。

    但这和段启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

    唐茗本应该是个音痴,根本没有练习过吉他,她为什么能演奏得如此熟练?

    “段启,怎么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段启才回过神来,看着疑惑看着自己的唐茗,他掩盖住自己的震惊,摇头说道:“没什么,你弹的很好。”

    得到段启的夸奖,唐茗也很开心。

    她继续开始在吉他上弹奏了起来。

    而段启则沉默着,目光有些深邃地看着她。

    看唐茗此时弹奏的熟练模样,她曾经一定弹过很久的吉他。

    这和段启的记忆完全矛盾,怎么会这样?

    难道她……

    段启立刻否认了她不是唐茗这个想法,她的脚心和唐茗一样有痣,这就完全确认了她的身份。

    那在她身上为什么又会出现如此巨大的矛盾?

    难道她以前对自己所言的音痴都是谎话,实际上她是个弹奏吉他的高手?

    这可能性就更低了,因为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明明是个吉他高手却装作音痴,这毫无意义。

    而且段启高中时就认识她,之后的生活中也从未见她表现过任何音乐天赋,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露出来。

    想要骗过朝夕相处的段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思考了半天他还是无法找出其中的根本原因,只能静静的看着唐茗演奏乐曲。

    在连着弹奏很久,唐茗终于有些累了,她将吉他递还给段启,十分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一下子弹上瘾了……”

    “没关系,你喜欢可以继续弹。”段启接过琴。

    因为事关重大,他暂时不想将这个矛盾告诉唐茗。

    如果对唐茗说她以前根本不会吉他,只会令她产生不必要的恐慌。

    他准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观察看看,一点点剖析这矛盾中的关键。

    之后几天,两人就都住在收拾干净的旧房子中,每天用很多时间在小区内闲逛。

    不得不说以寻找记忆为目的来做事实在非常困难,因为这其中根本没有一点方向,只能无所事事地游荡,消磨时间。

    以这几天的整体心情来看,段启自身还是非常舒心的,无论是住的地方,还是同居的人,都和几年前一模一样,这令他完全有种时光回溯的既视感。

    但最重要的问题是,除了发现唐茗的吉他技术高超外,这些天没有其他任何一点收获。

    她非常喜欢弹琴,经常抱着吉他弹奏,房间里时常传出优美的音乐声。

    这么继续住下去,两人似乎都很幸福,每天无忧无虑的吃饭聊天,饭后再出去走动走动散散步,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没有任何需要担忧的地方,过得舒坦至极。

    但段启明白,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只是在这里住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安逸的等着她恢复记忆完全就是守株待兔,完全就是在逃避问题。

    而且他们在地球居住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一旦到了时间,他们就得被遣返回无限大世界。

    在这里居住了半个月后,段启终于下了离开这里的决定。

    他和唐茗专门谈过,她也同意了这个决定。

    第二天两人便启程,来到K市火车站。

    他们下一站的目标,是唐茗曾经的生活过的地方,也就是她的老家,G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