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墓地故人
    这个墓碑很朴素,墓前放着些水果,看上去都有些腐烂了,扫墓的人应该有段时间没有来过这里。

    唐茗站在墓碑前,凝视着墓碑上的文字,她虽然沉默,但段启能感觉到她的身周有悲伤的感情涌起。

    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墓碑,这块墓碑的主人叫简溪。简这个姓不是很常见,在他的印象中,唐茗没有姓简的亲人,这块墓碑的主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沉默了一会儿后,唐茗转过身来,向段启问道:“我母亲的名字,是这块墓碑上写的简溪吗?”

    段启怔了一下后,面色复杂的摇摇头。

    “不,你母亲姓李,叫李香,墓碑的主人并不是你母亲。”

    “李香……”

    唐茗在嘴中轻声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后,有些失望的低下头。

    “看着这块墓碑,我心中有种很悲伤的感觉,我以为其中应该埋着我的亲人,但我又感觉错了。”

    段启没有搭话,他也在思考。

    这件事实在有些诡异,为什么她不记得自己的父母,反而会记得这个他从来不知道的陌生人的墓地?

    她身上的谜团似乎越来越重了,但段启却有种预感,他们已经越来越逼近真相。

    因为这里是G市,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她既然在这能够涌出熟悉的记忆,那也就是说她的记忆正开始逐渐找回来。

    虽然这其中的记忆有不少偏差,也非常模糊,但不是什么问题。只要不断深入,她的记忆总有完全恢复的一天。

    唐茗虽然稍有失望,但在段启的安慰下,她也有了动力。

    而且能找到面前这个墓碑,也令她心中感动。

    虽然不清楚这块墓碑的主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她相信这块墓碑的主人曾经一定和自己有很大羁绊。

    因为她对这块墓碑很是熟悉,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一定经常来这里上坟。

    唐茗对这块墓碑的感情深厚,最后压抑不住心中的悲伤,在墓前十分诚恳的拜了几拜。

    在唐茗的身后,段启默默看着她的祭拜。

    段启将这块墓碑上的名字“简溪”暗暗记下。

    既然唐茗对墓碑主人有这样深刻的印象,那这一定就是她记忆恢复的关键。

    就在这时,在两人的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中充满惊讶。

    “唐茗,你是唐茗吗?”

    正在祭拜墓碑的唐茗愣了一下,转过身看去,发现在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位年纪很大的大妈。

    她的头发染成橘黄色,画着比较浓的妆容,但还是遮不住衰老的面孔。看上去应该有五六十岁了。

    唐茗和段启都不认识这个人,唐茗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认识我?”

    见唐茗答应,这位大妈这才长出一口气。

    “因为很久没见,所以刚才看见你侧脸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确定,不过果真是你,小茗!”

    大妈看着满面疑惑的唐茗,笑道:“怎么了小茗,不认识阿姨了吗?”

    “这个……不好意思。”

    唐茗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为了不惹人瞩目,段启之前和她商量过,在这个世界遇见熟人尽量不要告诉失忆的事实,尽量隐瞒过去。

    看上去唐茗和这个大妈很久没有见过面,唐茗的遗忘倒是没引起她的怀疑。

    大妈笑呵呵的说道:“我是王姨,我和你妈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在你出生那段时间,我还经常抱你呢。”

    说道这里,她的目光忽然有些悠长,叹了口气道:“之后你母亲发生那件事后,你也搬离了G市,所以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吧。记得上次见面还是在你父亲的葬礼上。”

    说着,她扭头看向段启,笑道:“你就是小茗的爱人吧,上次我们也见过面,看上去就一表人才,可我我家那个儿子争气多了。”

    听了这句话,段启才对王姨有了十分模糊的影响,似乎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唐茗父亲的葬礼段启也参加了,当时应该见过这个王姨一面。

    王姨对唐茗询问道:“你来墓地是为了扫墓吗,我记得你父母的墓地都不在这里啊,他们应该都葬在城南的墓园。”

    说着,王姨探头看了眼唐茗身后的墓碑。

    她眨了眨眼睛,十分惊讶道:“简溪?竟然是她?小茗,你认识她吗?”

    见王姨竟然认识墓碑的主人,段启浑身一震,立刻询问道:“您认识她吗?”

    王姨说道:“认识倒认识,不过不算很熟。她是我们单位的同事,和我不在一个部门,我和她没有什么交集。我都退休好多年了,前几年也听说过她去世的传闻,只是一直不知道她就葬在这里。”

    因为这个简溪和唐茗有深刻渊源,段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继续追问。

    “关于她您知道什么吗?任何事都行。”

    王姨有些奇怪的看了段启一眼,不过也没有多问,还是回忆了起来。

    “我在单位的时候也偶尔会听到她的事,说起来,简溪可真是个命苦的女人,她的老公在她怀孕的时候就跑掉了,她一个人把她的两个孩子拉扯大。一直过的都很辛苦。”

    “她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是龙凤胎。其中的弟弟听说很混蛋,不学无术,天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回家只知道要钱。不过姐姐倒是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她还,还……”

    说到这里,王姨似乎记忆有些跟不上了,她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忽然一拍手掌。

    “对了!我记得那个姐姐从小唱歌就特别好听,我还听说她都已经和一家经济公司签约,当时也算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大传闻了。当时一直面色蜡黄的简溪每天上班的时候都红光满面的。”

    “不过好景不长,她女儿刚刚步入正轨的第二年,她就因为操劳过度去世了。”

    听了这个故事,段启并没有什么感触,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向王姨问道。

    “那个姐姐会什么乐器吗?”

    王姨瞪大眼睛,用手指兴奋的朝段启点了点。

    “乐器!你不说我还真忘了,那个姐姐的吉他弹得非常好!听说当时经纪公司主打推出的嚎头就是美女民谣歌手!”

    “吉他!”

    听到这个字眼,段启的眉头忍不住微微一颤。

    连他都有些疑惑了,为什么在唐茗身上的不少谜团,忽然就一下串起来了。

    吉他、坟墓主人的身份,她的记忆……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指向一个绝对不可能的猜想。

    谈起过去的事令王姨高兴非常,她还在兴高采烈地滔滔不绝。

    “我记得啊,那个姐姐的名字跟她妈妈姓,姓简,叫简书琪。”

    “简书琪,简书琪……”唐茗念着这个名字,目光有些恍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