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之九十九亿次死亡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天空侵蚀
    段启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在一次次的轮回中。

    但无论是言语劝说还是将她制伏,都无法避免她会被天眼抹杀。

    段启的劝说她根本不听,往往刚说上几句她就会陷入魔怔,然后进入疯狂状态,对段启展开攻击。

    而将她制伏也不是什么好办法,因为她总能找到机会向段启发起攻击,就算段启再厉害,也无法将她永远控制下去。

    这次段启将整条街的人都事先赶走,然后才将她按在地上,不让她刻画法阵召唤怪物。

    两人就这样一直对峙了一个多小时。

    一小时以来段启一直在尝试和她沟通,想让她放下对自己的戒心。

    但无论他怎么说,都只是白费口舌,因为她只是露出疯狂的表情,想不断挣脱段启的束缚,根本不听他的劝说分毫。

    之前也说过,只把她控制住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令段启意外的是,在时间的流逝下,她的挣扎终于逐渐变得平缓,最后放弃了挣扎,对段启道。

    “我明白你说的话,放开我吧,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会和你好好解释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因为之前的无数次失败,段启有些无法相信她。

    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除了相信别无选择。

    如果因为自己的不信任而导致本来放下戒心的她再度产生敌意,那岂不是本末倒置。

    将唐茗放开后,段启退后几步,以示真诚。

    然而唐茗站起来的一瞬间,她的表情突然一变,再度变得癫狂,掌心对准段启,法阵刻画而出!

    看着面前汹涌而来的召唤兽,段启并未做出抵抗,他面无表情,任由这些召唤兽扑来。

    然后就在他的眼前,天空中有红光洒下,照射在所有召唤兽和唐茗身上。

    下一瞬间,所有躁动和敌意都消失不见,他们全都分解在空气中。

    看着空荡荡的街区,段启表情木然,他已经不知多少次看到方才的场景。

    唐茗在他的眼前已经死亡不下百次。

    接连无数次看着她做出自杀般的行动,然后被抹杀。无论段启的心有多么坚韧,此时都已经千穿百孔了。

    他已经完全迷失了,对自己本身产生了怀疑。

    自己真的能制止唐茗自杀吗?

    他什么方式都用过了,但根本没有看见过一点希望,一点都没有!

    从头到尾,唐茗都只向自己展露出彻头彻尾的敌意。

    这回,他没有选择直接自杀。

    他颤抖着双拳紧握,对天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怒吼!

    这声咆哮响彻天地,连空间都被他给感染,空气中都传递着无尽的愤怒和不甘。

    最终他停下咆哮,手中戒指红芒涌动,断之枪出现在他手中。

    他眼中的目光已经有些木然,将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他不愿放弃,即使再度回溯个几百次,几千次,他都不会放弃唐茗。

    这很可能是他拯救唐茗最后的机会。

    就在他即将开枪的时刻,天地突然异变!

    以天空为中心,一股灰黑色的雾气急速蔓延,将周围的所有景物覆盖。

    这灰黑色的雾气迅速穿过段启身体。

    感受着突然发生的异状,段启顶着太阳穴的扳机并未扣下。

    他扫视四周,只见原先五彩斑斓的景物都已经被灰黑色的雾气腐蚀,变为了没有色彩的灰白色。

    似乎整个时间和空间都已经静止,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动静。

    段启望向天空,在天空的远处,有两只飞鸟正在其上翱翔。

    但它们的动作完全凝固,翅膀已经完全静止,两只鸟仿佛被封印在了天空,一动不动。

    似乎整个世界还能动的人就只有段启了。

    就在他为突然发生的变故感到震撼和迷茫的时候,天空有一道裂缝撕裂开来。

    仿佛某个恶魔在天空剪开了一个大口子,被雾气侵染为灰白色的天空出现了漆黑色彩。

    这个漆黑的裂缝仿佛有种魔力,只是凝视着就能将魂魄吞噬进去。

    黑色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张开了非常大的空间。

    其中突然出现了数个黑影。

    段启的眼睛渐渐睁大,其中的黑影他从未见过,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

    黑影行走于天空,朝段启飞来,最终降落地面,站在他的身前。

    一共有六道黑影,皆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因为他们都披着厚重的黑袍,将浑身上下所有地方全部遮盖。兜帽同样极其深厚,望向其中只能看见深邃黑暗。

    换做以往,面对这六个人如此诡异的出场方式早就令段启警觉,拿出武器对峙了。

    然而此时,段启本就想用死亡来回溯,而且也完全没有和他们战斗的工夫。

    所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黑袍人,并未有丝毫举动。

    为首的黑袍人踏前一步,对段启微微欠身。

    “精神支配个体,痛苦改造灵魂……你好,我们是深渊枷锁。”

    黑袍内发出的声音是个男声。

    段启没有丝毫闲心去质问他们所谓“深渊枷锁”是个什么东西,他的眉头蹙了蹙:“有话快说。”

    黑袍人直指核心:“你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刚刚死去的女人并不是唐茗。”

    段启手中光芒一闪,斩咒剑立刻出现在他的手中,剑身开始嗡嗡发颤,已经泛起凌厉白芒。

    段启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是你们做的吗?”

    “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只是为了告诉你真相而来到这里。”

    “真相,到底是什么?”

    黑袍人摇摇头。

    “我们并没有告诉你真相的义务,除非你愿意跟随我们进入深渊。”

    “即使这样也不行吗?”

    段启的眼睛直视他。

    只见他的长剑已经指在黑袍人胸前。

    “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不然你们所有人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带着你们的秘密去死吧。”

    即使看不见黑袍人的面孔,段启也能感受到其下隐藏的面孔没有半分动容,黑袍人十分平静。

    他的声音响起,其中果然没有半点感情波动,仿佛剑并未指着他的心脏。

    “杀死我们,你永远无法接触到真相,永远活在黑暗和谜团中。”

    段启眼中冷芒一闪,在方才的唐茗事件中,他的心中已经压抑太多,此时听见如此挑衅,他已经忍无可忍。

    长剑立刻挥起,其上燃烧圣白火焰,即将穿透黑袍人的心脏。

    就在这时,后方一个黑袍人突然站了出来,挡在最前面黑袍人身前。

    “段启!不要冲动!”

    里面传来的是十分熟悉的女声。

    段启的眼睛渐渐瞪大,其中满是震撼。

    长剑已经完全停下,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再度听见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已经死了啊!

    紧接着,那个黑袍人掀开了她的兜帽。

    兜帽下的面容稚嫩可爱,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她看着段启,一双乌黑的眼瞳熠熠生辉。

    她的身份是……

    “秦小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