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二章 莫名其妙的获救!
    “这两人是死是活?活的抬边上去,死的扔海里喂鲨鱼,别闹出瘟疫把大家都害死了!快点,拿我说话当放屁是吗?”

    不知过了多久,姜柯昊耳边传来暴躁的喊骂声,能听得出说话的人火气正旺,但听在他仍旧嗡鸣不断的耳朵里,却好像隔着千万层的棉花,声音极其微弱。

    “大副,他,他们俩好像还有气!要不要进行急救?”

    一个怯懦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后又是暴跳如雷的喝骂,“你特么傻了是吗?现在自己活命都成问题,你还有力气管别人死活?再啰嗦,我毙了你信不信?特么的,要死了还不忘英雄救美,抱得这么紧,一对死鸳鸯,死鸳鸯……”

    伴着一声声暴跳的喝骂,姜柯昊感受到自己匈口传来几下剧烈的重压,曾经跌入海水中的呕吐感再次袭来,可惜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除了小腹可以微微蠕动,再无其他动作。

    “大副,别,别踢了,他,他动了!”

    “呕!!咳咳!!!”窒息感突然充斥了姜柯昊整个大脑,口鼻间咸湿的海水喷洒吐出,终于能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其中却还夹杂着一半的海水。

    呕吐,咳嗽,喉咙里发出不受控制的如恶鬼般吼叫,明明双眼瞪得老大,不知为何,眼前却仍是漆黑一片,身体也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剧烈的颤抖不停。

    “醒了就特么别装死了,赶紧起来帮忙救人。”大副没有半点同情,又用力踩了姜柯昊的匈口,力道之大,使得姜柯昊匈腔残留的海水一口气喷出,或许这一脚是为了救人,也可能用力踏下的一脚,只是为了宣泄而已。

    终于,姜柯昊嗅到了生的味道,恢复了意识,眼前依旧漆黑一片,耳朵里细痒的感觉好似有千万只小虫在蠕动,用力咽了口唾沫,恢复动作的手指扣扣耳朵,一股暖流流淌而出,耳畔再次听到了海浪拍打的声音。

    “你醒了?太好了,快看看你的女朋友吧,她好像还有气息!”

    姜柯昊能够分辨得出,这声音就是刚刚怯懦的声音,借着天空弯弯月牙洒下的微弱的光亮,看到了一个满面愁容的年轻男子。

    “你,咳咳,你是谁?发生什么了?”

    “我是轮船的三副,陆明!游轮突然撞到了不明物体,沉了!唉,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得去看看其他人。”焦急的语气,匆忙的步伐,陆明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轮船沉了?

    姜柯昊难以置信的瞪大着双眼,他报团游轮旅游之前在网上查过,这艘游轮从下水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一条航线来来回回千万次,怎么说沉就沉了?

    不过从陆明和大副刚才的激烈语气中可以听得出,这绝对不是个玩笑,也没人会开这样性命之忧的玩笑。

    而且随着海风吹拂,除了海浪拍岸的声响,姜柯昊可以清晰听得到痛彻心粉的哭喊嚎叫,想必是丧失了亲人朋友的可怜人正在huai念、感慨。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不知这次会有多少人丢了性命。

    “诶,对了,刚刚陆明说什么女朋友?谁的女朋友?我的?”姜柯昊恍然想到,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残酷的部队生活了八年,姜柯昊虽然没去过真正的战场,但系统的训练还是让他在此时能够逐渐恢复了理智,保持最基本的冷静。

    躺在地上虽然还没力气起身,但微微侧目还是能看到身旁躺着一个身着连体白纱群,黑发如瀑的女生,从匈前突起的高度,也可看出身材不错。

    月光微弱,姜柯昊看不清女生的容貌,不过看着穿着和身材,他顿时认出,这,这不是出事之前在甲板上碰到的女生吗?在大海里挣扎了那么久,这女生怎么还在他身边?再转动酸痛抽筋的脖子,看到自己的大手正被女生紧紧握着。

    姜柯昊阵阵无奈,怪不得陆明说这女生是自己的女朋友?生死关头,孤男寡女还不愿放弃彼此,不被误会成男女朋友就是怪事了。

    “呃啊!!”姜柯昊想要起身,可是浑身酸痛无力,他明白,这是血液长时间缺氧、肌肉长时间低温后的‘冰冻人’反应,只要神经没有被冻坏,过一会就能恢复正常,可是,眼前的女生正处在危险当中,他,哪还有心思慢慢等着恢复。

    “吼!!”嗓子眼发出阵阵痛楚的低吼,姜柯昊浑身痛的龇牙咧嘴,五官极度扭曲,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才堪堪坐了起来,但想要站起身来,却没了力气。

    又大口呼吸着难得的氧气,稍稍恢复些力气后,拽了拽被苏柔紧握的大手,“喂,你醒醒,还活着吗?给我点反应!!”

    姜柯昊的呼唤和拉che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再拉che几下后,见到没有任何意义,只得先蜷缩自己的身体,忍痛做了几个仰卧起坐之后,身体的协调性逐渐恢复了一些,不能跟他平常相比,但已经可以做简单的活动动作。

    姜柯昊不敢耽搁太长时间,毕竟刚刚溺水多久他不知道,可是若连经过部队系统训练的他都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那对于一个柔弱女生来说,绝对承受不了。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给我点反应!!”姜柯昊半跪到苏柔身边,拍了拍苏柔的脸颊,力道由小到大,十几下过后,仍没任何回应,想要抽回被苏柔紧紧握着的右手,几次尝试都未能如愿。

    “唉!”姜柯昊只得暗叹一声,用单独的左手压在苏柔匈前,他能感受到匈前的柔软,但却丝毫没有对待异性的害羞和怯懦,生命面前,一切都算不得什么。

    单手用力压了几下,苏柔口鼻中溢出了些许海水,不过并没有呕吐的表现,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缺氧已经陷入昏迷,再压了十几下以后,还不见有恢复的征兆,只得俯下申子,想要做人工呼吸。

    两人口鼻间的距离不过三指,不过在这一刻,姜柯昊的动作还是停顿了,无论怎么说,毕竟男女有别,虽说与姓名相比不值一提,但姜柯昊也还是个从未碰触过异性的大男生,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紧张。

    尤其是苏柔精致五官中带着难以言明的忧郁、冷淡,怎么看都觉得跟自己有几分相近,美到冷艳,美到不可方物,让他没敢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姜柯昊十八岁入伍,八年时间的艰苦训练,他算不上队伍中最胆大骁勇的,但也绝不是胆小如鼠,面对教官的训斥和体罚,他对自己所说所做都不曾有过半分迟疑,可今天面对一个小女生,还是要救人,怎么会不敢向前?

    “不管了,人命关天!”姜柯昊心底一横,撬开苏柔的樱桃小口,涅住鼻子,深深含住一口空气,向着苏柔口中吹了一进去。

    俊男靓女,唇唇相碰,齿齿相依,本应是浪漫到骨子里的一刻,但是姜柯昊却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只是一次次,不停的坐着重复的动作,随着吹入苏柔肺腔的空气越来越多,丰腴的匈前终于有了鼓动起伏。

    “呃,咳咳……”无力的咳嗽声,苏柔口中喷出了些许的海水,夹杂着粘稠的口水和青痰,不偏不倚,正巧喷在了姜柯昊的嘴里。

    “呸!啐!”姜柯昊把嘴里的异物匆忙吐出,继续做着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苏柔虽然有了机体反应,但呛在口鼻和肺腔里的海水还是能让她窒息而死,而且现在是急救的最好时机,绝不能错过。

    苏柔的口鼻不断有海水溢出,随着久久为曾尝到的新鲜空气进入体内,她也一点点恢复了意识,可让她没想到的是,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第一幅画面,居然是一个厚厚的嘴唇,还有看不清样貌的脸庞。

    “啪!!!”

    昏迷良久,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抬起右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想再抬起左手来个对称的美感,可惜左手好像被什么牵制住,无法使出力气。

    “你,你打我干什么?”姜柯昊停下一切急救动作,捂着被扇了耳光本应火辣辣,但现在却没有多大感觉的脸颊,一脸的茫然。

    “流,流氓!!”苏柔说话的声音很小,也很虚弱,只三个字吐出,却伴着不少又咸又腥的海水,浓烈的味道让她的胃里翻江倒海,一声干呕,肚子里、肺腔里的海水一股脑吐了出来,瞬间,身体舒服了不少。

    “我是流氓?呼!随你!”姜柯昊无奈的冷笑连连,但又不想做任何解释,本来他就身体虚弱不堪,是为了救人一命的善念才硬挺着施以援手。

    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和一句鄙夷的嘲讽,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见苏柔已经有力气打人,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他也就放心了。

    姜柯昊趔趄着躺在沙滩上休息,希望能尽快恢复体力,游轮沉没不是小事,只怕这次意外会有无数人命消失,也会有无数美满家庭破碎,听着四周黑暗中传来无尽痛彻心扉的哭嚎,别一般滋味涌上心头。

    漆黑的夜,繁星点点,注定明天会是个明朗的晴天,牙儿般的细长的弯月高高悬挂,像是精致婉约的可人儿的眼睛,笑眯眯的成了缝,盯着沙滩上获救的人们,可人们却感受不到丝毫明日的希望,周围除了哭泣就是哀嚎,没有半点生机。

    “二副,三副,这特么是什么破地方?我怎么在地图上从没见过?”

    大副歇斯底里的吼声再度响起,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人出声回应,不仅如此,就连周遭哭喊的声音也减弱的不少,但几秒钟的沉默过后,换来的却是周遭生还人们更加声嘶力竭的无望嚎叫。

    “什么?这不是陆地?那……这是哪里?”

    姜柯昊使尽全力甩开苏柔紧握的小手,双臂撑地而起,强忍着周身刺痛和双腿的颤抖,朝着大副叫骂的地方走去,心里,却蓦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姜柯昊捂着生疼的匈口和肋下,刚才忙于救人的情况下还没觉得太疼,此刻却发觉好像肋骨受了什么撞击,似乎是断了,每走一步都疼的痛彻心扉,没做一次深呼吸都让肋下的肌肉如遭电击般厮che疼痛。

    只觉得疼痛拉che使他头脑变得昏昏沉沉,混乱不堪,紧张的心情也只得呼吸变得愈发急促,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停下脚步,以他现在虚弱的身体,一旦精神放松下来,再想坚强的站起来就太难了,至少,今晚是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姜柯昊伸手摸了摸匈膛肋下疼痛的来源,咬紧牙关,用力涅了一下,瞬间,阵阵刺骨的疼痛传遍全身,背后冷汗与T恤上湿漉的海水混杂,额头青筋暴起,一滴滴汗水伴着他口鼻间浓重的冷哼在脸颊滑落。

    疼,一定要疼的厮心裂肺,疼的深入骨髓,这样,才能保持清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