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了篝火营地之后,姜柯昊为了防止这里被大副他们找到,特意的将营地转移到了峭壁上。

    峭壁上来下去的虽然有些危险,但是相比能被直接发现,却少去了许多的麻烦,峭壁上的风景不太好,主要是下面一边是一头死猪,一边是两个死人。

    莫文儿一直默默的跟在他们的后面,见到那头硕大的野猪之后,无比的震惊。

    不说她了,莫老和苏柔都不曾想到,就这么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姜柯昊就找到了这样优质的食物。

    对此,姜柯昊只是微微一笑,他没有告诉他们,这猪是刚吃了人肉的,不然也不知道她们会怎么想。

    让苏柔和莫文儿两个人在这边处理野猪肉,姜柯昊在峭壁上面,用众多的树枝,将唯一的一边平坦通往上山的路给堵住了,他先是做了一个小小的栅栏,然后又在上面放置了许多的树枝,还有众多的木刺,如此一来,两边都是峭壁,他们变得安全了许多,这么多的阻碍,来的只要不是狗熊那样的庞然大物,轻易的是过不来的,只是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冷。

    这里的视野很好,两个女孩,没有上来省去了大惊小怪的麻烦,莫老见识多了生死,看到下面两具惨兮兮的尸体,也只是长叹了一声。

    姜柯昊点燃了篝火,这里的树木充足,到处都是可以使用的木材,为了防止火溅射出去,导致火灾,姜柯昊特意的去山下找来了许多的石头,这样一来,这个简单的营地就舒服了许多。

    而且这里温度舒服,空气流通顺畅,人都觉得精神了不少。

    “这化脓的伤口,您就自己解决把,这消防斧给您了,下面的惨状,还等着我去收拾呢。”

    莫老接过消防斧,然后对姜柯昊说道:“你不用管我了,这些事情我自己就能处理。”

    他是有经验的医生,对于自己的情况十分的清楚:“对了,你说的船在什么地方。”

    远处的海面上,有一根桅杆,上面有着船旗,莫老的眼神不太好只能看个大概,但是听姜柯昊叙说,也知道姜柯昊说的是事实。

    “收拾完下面,我就准备试试,这么几百米的距离,我想自己应该没问题。”说完姜柯昊就从峭壁跳了爬了下去。

    下这样的悬崖峭壁,虽然只是七八米的高度,但是却对人的体质要求非常的高,顺着野猪攀爬的那些痕迹,姜柯昊抓着岩壁缓缓的下去了。

    胳膊上的肌肉,和大腿上的肌肉,随着这剧烈的运动,不断的将已经遗忘的反应找回来,姜柯昊心里小小的激动了一下之后,就恢复了平静。

    当他快到达峭壁下面的时候,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味儿袭来,浓郁的血腥和尸体腐烂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只觉得嗅觉受到了冲击,胃里面不断的蠕动,最后姜柯昊没有忍住的吐了出来。

    随后一发不可收拾,他艰难的扶着峭壁,最后无奈的将衣服撕扯开来,做成了一个口罩。

    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只是这样一来气味的冲击力度确实小了很多。

    他跑到海边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跑回来看着这两具尸体,不禁的为难了起来。

    而此时在山下,苏柔和莫文儿正在用石头,将那野猪一点点的破开。

    姜柯昊告诉了她们,要想完整的得到野猪肉,又不费力气,使用石头就必须从肛门处开始动手。

    没办法,就算是用消防斧,也得从那些地方开始动手才行,不然就野猪这样厚重的皮肤,砍半天都不见得有效果。

    “苏柔姐姐,你从哪里学的,将石头摔碎了之后,会出现这种刀子一样的石块啊。”莫文儿没有了姜柯昊和莫老的威吓,再次恢复了那开朗的性格。

    苏柔将手里的石头,对着那野猪的臀部不停的拉蹭,这是最柔软的部位,也是最肮脏的部位,为此苏柔她们提前弄来了许多的海水,想着一会儿出来脏东西了就赶紧清洗。

    “你没看过鲁滨逊漂流记吗?”苏柔问道,莫文儿摇了摇头:“那荒野余生呢?是一部电影。”

    莫文儿依旧摇头:“就是从那上面学的吗?”

    苏柔点点头:“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够用到这些知识,对了,你也试试。”

    莫文儿一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苏柔知道她是小孩子的性格,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每一个人都要为了集体尽力才行,她要尽快的成长起来,这个过程不能太快,要一点点的引导才行。

    苏柔叹了口气,然后将挡在鼻子上的布用力的拉扯了一下,这样就不至于闻到太多的血腥味和臭味。

    莫文儿一脸兴奋的跑到旁边,找了几块石头,在山壁上面砸来砸去。

    而在峭壁上面,莫老将消防斧丢到了火堆里面,火焰的炙烤,让消防斧变得通红了起来。

    他没有和姜柯昊一样的在伤口上面烙印,而是等到消防斧冷却之后,用衣服将斧子上面的灰擦拭去,然后开始一点带你的将自己伤口上面的烂肉从腿上刮下去。

    刮肉,绝对是天下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每一次都刺痛着他的神经,老人家意志坚定,紧紧的咬着牙关,虽然疼的让他无法忍受,但他还是没有停止下来,黄绿色的液体从那些烂肉之中流淌出来。

    “还不够啊。”莫老看了看那伤口,手里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疑,他知道,为了这条腿,就必须忍住这些疼。

    当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腿上面流出来的时候,莫老手里的消防斧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的手也失去了稳重,不停的打着哆嗦,他一头倒在地上,浑身的汗液,浸湿了他的衣服。

    嘴唇都变得青紫了起来。

    他双眼无神的看着那篝火,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没想到和老伴儿吵架之后,说自己永远都不回去的话,看来要应验了。

    没想到一句气话,现在看来要变成现实了,也不知道老太婆听到沉船的消息之后,会不会伤心呢。

    他看着远处的桅杆,多希望此时此刻那艘船能够拔然而起,可惜那只是一厢情愿的空想罢了。

    莫老转过头,一抬头看向天空,他发现在不远处的山顶上的天空中飘着一朵极其浓重的铅云,那云彩沉重的都变成了铅灰色。

    而在那片铅灰色的下面,好像有点点的白光在掉落。

    他揉了揉眼睛,那竟然真的是白光,难道是下雪了?

    莫老不禁的有些愕然,这可是夏天,这个时节在这个地方下雪了?

    就在这时候,一阵疲劳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双眼皮沉重的厉害,心想,刚才那样的折腾,太耗费心神了,肯定是出现了幻觉。

    他想到这些之后,便渐渐的闭上了眼睛睡去。

    而就在远处的这个山顶,一朵朵的白雪不断的从云彩之中掉落下来,莫老没有看错,是真的下雪了。

    ……

    姜柯昊终于将这两具尸体处理清楚了,简单粗暴的将他们的衣服脱下来之后,然后丢到了海里。

    尊重尸体?

    开什么玩笑,这时候所有的资源都是重要的,男女各一双鞋子,一身有些破烂的女士衬衣,内衣他没要,为尸体保全了最后的尊严,两本护照,还有一个钱包。

    至于他们的姓名,就没必要记下了,姜柯昊帮他们祈祷了一下,然后双双的丢进了大海里面。

    这些衣服什么的同样是丢到了海里,不过每一个上面都缀满了石头。清理衣服这种事情,还是得交给苏柔她们来做,自己一个大男人,哪里有时间做这样的事情。

    他回到了峭壁上面,看到莫老昏倒了,又看了看旁边的消防斧还有那些被清理掉的烂肉,没说什么,只是试了试莫老的呼吸之后,他就准备下去将苏柔她们换上来,没想的是,姜柯昊刚刚起身,莫老就醒了过来。

    申请及其的难看,姜柯昊心里一紧,赶紧走到莫老的身边:“莫老,您没事儿吧。”

    莫老却一把将他给推开:“你,你身上是什么味儿。”

    说着莫老一转身,对着地面干呕了起来。

    姜柯昊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刚才明明已经用海水清洗过了啊,自己都闻不到什么味道了。

    没想到莫老还能闻到,对了,自己是被那呛鼻子的味道给熏的没有了知觉,莫老不一样啊,他……

    姜柯昊说了一声:“我下去看看她们。”

    然后就仓皇的逃了下去,剩下莫老一个人在上面恶心。

    姜柯昊下去之后,没有先看她们俩,只是从旁边快速的跑了过去,就算是这样,苏柔和莫文儿依旧是一脸严肃的看向了他。

    然后齐声大喊道:“这是什么味道。”

    姜柯昊落荒而逃,跳进了海里,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才能清洗自己身上的味道。

    难道今晚自己要睡在树上了吗?

    海水**荡漾,姜柯昊却看到了有人从海湾出走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