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奇怪的氛围
    有说女人啊,男人啊,都是情和爱啊。

    这是一首很西部的国风歌曲。

    讲的呢,就是男欢女爱的那点事儿。

    不过姜柯昊,对于自己下面的这个女人,要说情和爱,那简直就是开玩笑呢。

    这种疯女人,给姜柯昊一万个,他也不敢做些什么的,可是偏偏的这救治的时候,他就有了感觉,你说这事儿可怕不可怕。

    一个梆硬的东西,顶在一团柔软,顶部有个坚硬的小头头的上面,这种场面让人有些无法言语。

    姜柯昊有心起来,但是这种感觉却又有点不舍,在他的下面,可是那个对男人没有任何兴趣的铁君兰,可是现在……

    铁君兰感受到了姜柯昊的变化,她也能感受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姜柯昊那东西此时离着她的下巴的距离都不是很远。

    每次姜柯昊弯腰低头的时候,那东西甚至会从她的胸口滑落到她的脖子。

    铁君兰觉得恶心,男人的那个东西,此时就在自己的身上,而且离着她不是近,是没有丝毫的阻隔,她能够感受到姜柯昊的手并没有停止,依旧在让自己的伤口变得舒服起来,可是也正是这奇特的舒服感觉,让她那股拼了命也要挣扎的心思,给停了下来。

    刚才是自己求着姜柯昊给自己治疗的,现在……

    她也不敢让姜柯昊停下来,对于那种疼痛的恐惧,铁君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就算是脑袋和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轻松了许多,可是身体的其它的部位,那种疼痛还是无法缓解。

    随着姜柯昊的动作,她觉得自己越来越舒服了起来,那种舒服的感觉,不只是从她的伤口上面传来,似乎还从别的地方传来。

    铁君兰为什么讨厌男人,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要是非要让她说出一个所以然了,她只能说,是因为小时候的一句话吧。

    一句话毁掉一个人的一生,听起来很是无厘头,可是细细的想来,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事情,是觉对的有原因的。

    比如,她们全都沉沦在了这个该死的岛上,这本就不是应该存在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就真实的发生了。

    “你们女孩子,永远无法和男人相比较。”铁君兰的眼前出现的是被那个称为继父的男人,用力的把她推出门外的场景。

    应该就是从那天开始吧,铁君对于男人的讨厌是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了起来。

    此时这种奇妙的感受,让铁君兰在无尽的疼痛折磨之中,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她有些害怕,又有些警惕,更多的是害羞和卑微。

    她觉得姜柯昊侵犯了自己的,可是又不想让这样的感觉停止下来,这,这感觉太要命了。

    把铁君兰的脸和脖子都涂抹完了,姜柯昊坐在她的身上,可以感受到下面传来的火热,还有那安静的过分的铁君兰,姜柯昊看着刘乔乔,天很黑,看不到她的样子。

    还好……

    他离着铁军蓝却很近,这么近距离下,姜柯昊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表情。

    她的脸很难看出什么,但是那双眼睛之中,姜柯昊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复杂的情绪。

    “弄,弄好了,你别乱动,现在给你弄后背。”他以为铁君兰是因为愤怒到了极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刘乔乔听到铁君兰不喊的时候,也是以为她被姜柯昊给气晕了过去。

    听到姜柯昊跟铁君兰说话,刘乔乔才知道铁君兰没有晕过去,那肯定是生气了,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君兰姐,你忍一忍,马上就好了,大叔他也是无奈,我不敢碰你,要是碰你的话,我怕……”刘乔乔说道。

    铁君兰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干脆的闭上了眼睛,脑袋没有那么疼了,身上的疼痛,哪怕是很疼,铁君兰也可以忍受。

    姜柯昊让她把身体转了过来,然后他就从铁君兰的身上起来了,他等了片刻,发现铁君兰并没有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的心情这才安稳了下来,他努力的把自己的那个给往上用裤头给兜住,然后才慢慢地蹲在了铁君兰的旁边:“对不起,刚才……”

    “闭嘴。”

    铁君兰的声音无比的坚定,姜柯昊的道歉让她莫名的恼火,她的心里面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姜柯昊的道歉是对自己的侮辱。

    “大叔,君兰姐的身上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土蜂尸体,不过现在不多了,你看先弄什么地方。”刘乔乔打断了他们俩的话,她看来也就是姜柯昊把铁君兰压住了,所以才会道歉的。

    姜柯昊有一些愧疚的看着刘乔乔,黑暗之中看不到对方的脸,姜柯昊就觉得更加的歉疚了。

    “先弄头顶,然后在弄后背吧。”看不到具体的位置,姜柯昊只能低下头,一点点的找。

    尤其是头顶,想要在女人的头顶找到被土蜂蜇过的伤口,实在是困难,姜柯昊的呼吸还有那近在咫尺的脸,那种温热的感觉,无不刺激着铁君兰,她慢慢的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了,只能感觉到来自于姜柯昊的那种亲密的接触。

    肾上腺素的分泌,阻止了她对痛觉的感知,荷尔蒙的发酵,让她不知不觉之中散发出吸引同类的气味。

    姜柯昊蹲在她的侧面,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却带来了更大的刺激,他的那个从裤头里面探了出来,正好的出现在了铁君兰的面前。

    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想要收回去,是个男人都知道,那根本不是随意能够控制的。

    只能忍着这种尴尬,姜柯昊稍稍的后退了一些,不过他在后退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铁君兰的呼吸,那是轻轻吹拂而过的感觉,却如同小手轻轻的挠动了一下似的。

    让姜柯昊再次的高高立起来。

    难受,真的难受,姜柯昊后退的距离,离着铁君兰的呼吸,只能说是杯水车薪,那种感觉依旧清晰无比。

    “该死的。”姜柯昊在心里暗骂一声,自己怎么会这么好色,面对一个伤重的女人,都能有这样的想法。

    铁君兰在黑暗之中还是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自己的侧面,一个东西伸了出来,她的心里先是厌恶,但是很快就变成了好奇。

    而后她发现自己的脸还有身体微微的有些发烧,那种发烧和之前的那种完全不同,她能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毒素造成的。

    姜柯昊之所以能够感觉到呼吸,就是因为铁君兰在看着他。

    土蜂的尸体并不多,弄完了铁君兰的头,已经剩下的不多了,姜柯昊从刘乔乔的手里接过来最后的土蜂的时候,颇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铁君兰,姜柯昊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能到这样了,土蜂的尸体,天太黑了,不好找到,你忍一忍,明天早上天一亮,我就去找。”姜柯昊安慰她到,语气也没有之前的那么僵硬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暧昧,也可能是心里的愧疚。

    他没有走到刘乔乔的身边,而是转身朝着远处的丛林走去,刘乔乔问他去干嘛,姜柯昊说去方便。

    哪里是真的方便,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要是被刘乔乔看到自己此时的样子,姜柯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什么?说自己在她面前玩暧昧和刺激?

    姜柯昊自己都觉得不要脸。

    人啊,要控制自己的**。

    他很有负罪感,刘乔乔安慰着铁君兰,涂抹了土蜂尸体的铁君兰觉得舒服多了,只有后背一些伤口,还有腿上的伤口了,虽然还很疼,但是她却能够忍住。

    刘乔乔的安慰,让她也觉得惭愧,这惭愧来的莫名其妙,却又不知为何。

    她一句话都不说,刘乔乔安慰了她一会儿,以为她睡着了,就回到了姜柯昊他们那边,姜柯昊从丛林回来了。

    他的手里面,拿着一根木棍,方便的时候,捡到的这么一根木棍,坚硬干燥,和姜柯昊预想的一样,这个地方的树木的材质是真的好,这样一根木棍上面,带着不少的香味。

    铁君兰的叫声要是一直持续,姜柯昊并不会担心什么,因为那样的叫声会让动物恐惧,可是一旦停下来,他们这里无异于就是给动物点亮了一盏明灯,告诉周围的动物,这里是有人存在的,你们想要捕猎的话,可以来这里。

    还好姜柯昊找到了朽木,现在他手里拿着这样一根木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比较残忍了。

    姜柯昊要面对自己浑身疼痛的痛苦,来完成一场钻木取火。

    他让刘乔乔把干柴拿到了火堆这里,然后他把朽木架了起来,用兵工铲在朽木上面,轻轻的凿出了一个细小的缝隙,这样一来就可以通风,也可以让摩擦出来的炭火掉落在下面的细小干柴上面了。

    一切都已经就备,就差姜柯昊用力搓动了。

    他长叹一声:“老天爷,一定要帮帮忙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