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凹口旖旎
    “吟”老鹰的叫声,在峡谷之间回荡着,像是在宣告主权,又像是在警醒人们不要忽略了它。

    口干舌燥的氛围被打破了,姜柯昊又看了一眼那溪水涔涔的山谷,慢慢的爬了下去。

    刘潇潇看到姜柯昊下去之后,也从那奇怪的情绪之中恢复了过来。

    她的腿稍微的动了动,就可以感受到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刘潇潇用手掐了自己一下,她的下面姜柯昊肯定是看到了,不然也不会有那样的眼神。

    刘潇潇在自己的筐里面找到了一片树叶,她要擦拭一下自己那里。

    黏糊糊的,滑滑的真的是别扭急了。

    她先是爬到了凹口的旁边,确认姜柯昊下去了,然后才回到了凹口里面。

    当手指碰到那里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了自己的心意。

    好像有些事情,是无法拒绝和改变的。

    手指上的火烫在碰触到敏感部位的时候,刘潇潇发出了一声十分舒畅的呼唤,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她觉得自己太那啥了,可是嘴上虽然抗拒,手指却根本停止不下来。

    一时间凹口之中,是一片春色。

    姜柯昊顺着风,往下走的时候,十分的顺畅,很短的时间姜柯昊就快到凹口了。

    他赶紧的停了下来,刚才看到的那些美景,此时还历历在目呢,那些画面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姜柯昊的反应到现在都无法彻底的沉默下去。

    “难道是太久在丛林里面,自己的心无法控制了吗?遵从本能而不是遵从理智了吗?”姜柯昊想着,自己对于刘潇潇会有那样的感觉太奇怪了。

    就像是刚才自己会突然之间想要跟铁君兰那个一样,这十几天都没有有过想法,怎么会在刚才看了几眼的情况下就出现了呢?

    姜柯昊很快就推脱到自己被刺激到了的缘故上,被风吹拂着,再大的反应,也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平息了一下心绪之后,姜柯昊回头看了一眼头顶,不知道此时刘潇潇的心里怎么想的。

    会不会很尴尬呢?

    姜柯昊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那样明目张胆的看了。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了。

    他回到了凹口里面,铁君兰刚才就听到了姜柯昊的声音,但是他一直迟迟没有下来,她又不方便动,她现在就怕一动,到时候流的到处都是。

    看到姜柯昊之后,她赶紧问道:“怎么样?”

    姜柯昊把手里的内衣拿出来给铁君兰看了看,铁君兰很开心,就要用上那内衣,姜柯昊赶忙拉住了她。

    “这个东西得这样才行。”姜柯昊把地上的兵工铲拿了起来:“分开,可以分两次用,再说了你没有小内内,难不成要一直坐在地上?”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没有内内,就算是有内衣也是一个麻烦。

    姜柯昊把筐子拿到面前,然后从上面抽出来几根藤蔓,放在了铁君兰的面前:“现在也只能简单的制作一个了,能够把这些内衣兜住就行。”

    条件简单,就要用条件简单的方法,姜柯昊把藤蔓递给了铁君兰:“你弄这个,我来弄内衣。”

    做藤蔓内裤,就必须要比划着身体才能合身,铁君兰现在站不起来,她自己知道自己怎么样的动作幅度,不会影响。

    所以姜柯昊就交给她自己来做,把内衣一分为二,那当然是更加简单的事情了,直接用兵工铲把中间的布条砍断了,就分好了。

    剩下的时间,姜柯昊就是看着铁君兰自己在那边折腾了。

    这时姜柯昊才发现,有时候休息并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当你能看到的美景,又无法靠近和触碰的时候。

    铁君兰的目光看到姜柯昊在做什么,她摆弄了一会儿,就让姜柯昊看这样行不行,姜柯昊早就被她折磨的要命了,铁君兰还故意的调戏他。

    “等你亲戚走了,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无论铁君兰怎么调戏,姜柯昊都有一个原则,来事儿的时候,不能做这方面呢的事情。

    女人在这个阶段是十分脆弱的,她们身体里面排出来的那些污秽之中,含有毒素的,要是情绪太过激动,或者是涉及到了房事方面的事情。

    都会引起身体的不适,轻则感到不舒服,稍微厉害一点,就会发炎,如果特别严重的话,甚至会造成身体生病。

    姜柯昊确实饥渴,可也不会拿着自己女人的身体健康,视而不见的。

    “好了,差不多就这样吧。”姜柯昊最后还是自己动手帮铁君兰把内衣给固定好了,眼不见心不烦。

    看不到了心里面的想法顿时就少了,姜柯昊把铁君兰抱在怀里,铁君兰问姜柯昊:“刚才你怎么上去那么半天啊。”

    这刚不说她们俩的事情了,铁君兰立刻就想到了刚才姜柯昊,去的时间太长了,有些不太正常。

    姜柯昊的眼睛转了一下,这事儿肯定不能直接说的,他想了想,最后说道:“哦,那个刘潇潇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劝了劝她之后,她才脱掉的。”

    这样说,应该是没有漏洞的,毕竟铁君兰也不可能会亲自去问刘潇潇,你有没有和姜柯昊发生点什么吧。

    这种事情,正常人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哼,你是不是趁机占人便宜了?这内衣脱下来的时候,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女人是极其敏感的,她们对于这方面的第六感,比男人强大的太多了。

    姜柯昊傻了,辛亏是在这样一个回头就可以看到身后的地方,他可以确定,刚才铁君兰没有跟着自己上去,要不然他真的以为,铁君兰跟着他呢。

    “你说什么呢,大家都是朋友,我又这么正直,你还不相信我啊,咱们在一个屋子里面睡觉那么久,我做过什么让你不放心的事情吗?”

    姜柯昊问道,他说的实在是有点心虚,铁君兰的眼睛看着他,不过很快她就皱起了眉头,亲戚来了。

    在长期营养和环境都不太好的情况下,铁君兰来事儿了,这让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刺痛。

    “好疼。”她的脸色煞白,抱着姜柯昊的胳膊把自己的身体使劲儿的往姜柯昊的身上贴靠过去。

    这是……痛经!姜柯昊看出来了。

    他将自己的手放到了铁君兰的小腹上面,温热的大手,让铁君兰觉得舒服了一些。

    可是这疼是来自身体里面的,是机体的疼痛,姜柯昊的温热也只是稍微的缓解了一些疼痛而已。

    “对了,吃地瓜干。”地瓜会让人身体发热,姜柯昊把地瓜干拿了出来。

    “吃点这个,也许会好一点的。”姜柯昊帮铁君兰把地瓜干弄成一些细小的碎片,铁君兰要他喂,姜柯昊就把那些地瓜干一片片的放到了她的口中。

    铁君兰难得的撒娇,看来女人在最柔弱的时候,是需要一个人来呵护的。

    这也是人们常说的,我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出现,等我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出现了,可我不需要你了。

    姜柯昊的照顾,就是此时铁君兰最大的良药,爱,永远不是药物能够比拟的。

    世界上的任何的医学奇迹,不是依靠药物来实现的,要么是人的意志,要么是爱。

    当然,现在铁君兰只是小小的痛经。

    吃过了地瓜之后,铁君兰觉得舒服了许多。

    她靠在姜柯昊的身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暗淡了下来,姜柯昊起身出去放水,外面依旧是呼呼的大风,奇怪的岛屿,奇怪气候,这样不同寻常的地方,冲满了什么样的危险,姜柯昊现在还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也许只有爬上峡谷的顶端,才能知道未来的路吧。

    姜柯昊开始放松,可是就在这时候,他的头顶,有点点水花洒落。

    下雨了?

    姜柯昊抬头看去,却正好看到水源的来处,刘潇潇是在他们头顶上面的,不过双方隔着几米的距离。

    风很大,彼此交流很难,却没想到会如此的巧合,姜柯昊起身放水,她也是同样的事情缠身。

    “竟然是那个……”

    那是被风水吹下来的一些水花,很少,但是……

    无法用语言描述姜柯昊此刻的心情,他只能怪天上的星星太亮了,月亮太圆了,所有的一切,竟然全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就像是,这石头会反光一样。

    刘潇潇方便完了之后,站起身想要回去继续睡,她有些累了,放纵自己没想到身体还有一些吃不消,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却正好看到姜柯昊在下面。

    姜柯昊像是被电到了一般,赶紧的缩回了头。

    但他很快想到,自己又没有做亏心事,干嘛要缩头呢。

    看着自己的兄弟,姜柯昊默默的坐了下去,他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好像从到了岛屿之后,活着就变得简单了起来,单纯的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食色性也,活着。

    变得简单而单调了起来,这真的就是生活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