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水已耗尽
    倾泻而下,点点银光之中带着殷殷血红,如同瀑布一般的流落下来。

    刘潇潇的身体变得通红,此时恰好是夕阳西落之时,天上照射下来的霞光是橘黄色的,照射在刘潇潇的身上,更是让她显得娇羞无比。

    姜柯昊竟然看呆了,此时的行径颇为猥琐,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对于此等美景,是绝对不愿意错过的,尤其是刘潇潇颤抖的身体,还有那微闭着的眼睛,那被捂着的嘴巴,虽然捂着,却依旧发出了轻轻的声音,最初的一点姜柯昊听的清清楚楚。

    水流撞击在石壁上,很快就把那愉快的声音,给掩饰了过去,但是却也让他知道,刘潇潇到底是怎么了。

    只是被看着就会这么敏感吗?实在是太敏感了。

    哗啦啦的声音,带动了铁君兰的情绪,在刘潇潇释放之后,她很快的也释放了出来。

    她是对着下面的,除了口哨的声音,也没有这样的碰触石壁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

    两个人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姜柯昊看着上面的刘潇潇,因为太过激动,她会身体不停的轻微颤抖,她的身体一会儿前挺,一会又后撤。

    想要放纵,又要压抑自己,她不想让自己这么放荡的一面被姜柯昊看到。

    可是当她把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低头看过去的时候,却看到姜柯昊正在一丝不苟的看着她,甚至一丝一毫,一个水滴的都没有任何的错过。

    “完了,自己以后该怎么见他,这……”她更紧张了,刚才已经都放松完了,可被姜柯昊看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又有水流喷涌而出。

    她赶紧的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极其特殊的欢愉,差一点就让她叫出来。

    太敏感了,姜柯昊看着上面的刘潇潇,这样动情的场面,姜柯昊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欢愉和做事情的欢愉不同,纯柏拉图似的欢愉,却也能够让人如此的舒服,姜柯昊是从来都不曾想到的。

    铁君兰的声音停止了,刘潇潇也停了下来。

    姜柯昊稳住自己的心神,又看了一眼刘潇潇,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满是对姜柯昊的嗔怪。

    娇羞比嗔怪更多几分,姜柯昊冲她笑了笑,她赶紧转过头,却想到自己还用那样害羞的姿势对着姜柯昊,她赶忙捂住下面。

    姜柯昊又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心跳快的无比。

    铁君兰轻轻的拍了姜柯昊一下:“大叔,你刚才没有偷看吧。”

    “没有,我是那种说了不算的人吗?刚才一直闭着眼睛,侧耳倾听你们在山水之间,寻找自由的声音。”姜柯昊说道。

    油腔滑调,铁君兰被姜柯昊的话逗笑了。

    “别贫嘴了,大叔你不是也要放松吗?赶紧的吧。”大家一起做这样害羞的事情,铁君兰就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了,她刚才被刘潇潇带动着才能释放出来,足以看出她心里对这件事情,其实是有多么的抗拒。

    姜柯昊笑了笑,然后抬头对刘潇潇说道:“闭眼啊,千万闭眼,要是看到眼里出不来了,我这可就亏大发了。”

    被他恶人先告状一般的盯着自己,刘潇潇刚刚下去的羞意,再次的涌上心头,刚才明明他有偷看,却说没有,刚刚明明是他占尽了便宜,现在又警告别人不要占他的便宜。

    “哼,难道能看出一朵花来?”刘潇潇一点不落下风,问了一句。

    铁君兰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出一朵花来,那就说明他是一堆牛粪,不然怎么会长出花来。”

    姜柯昊被她们俩调笑一番,觉得自己没有占到便宜,把那唯一的内裤一脱,然后就把兄弟拿了出来。

    这是两个女人都用过的家伙,她们俩都知道这东西的厉害,姜柯昊这时候拿出来,她们俩同时说了句:“不要脸。”

    “是你们说看的,那就看出一个花来吧。”姜柯昊说着拿着兄弟就开始释放了出来。

    男人哪里会有那么多要担心的事情,他看着下面明显的有些动作迟缓的狒狒,然后对准了它。

    “让我给你加加油,继续的蹦蹦跳跳。”

    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姜柯昊这是可以调控方向的,下面的狒狒顿时感觉到头顶一片骚气,然后那温热的水流就子到了它的身上。

    “你不是活力四射?你不是没完没了?你不是金刚不坏吗?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耻辱。”姜柯昊一边释放,一边努力的把自己心里的坏情绪,也都丢给这东西。

    它把他们困在了这里,要是继续这么下去,看样子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

    可是这么狭小的地方过夜,那也太难以忍受了吧。

    狒狒被姜柯昊一泡尿子了下去,它也知道姜柯昊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姜柯昊子它的时候,它还对着姜柯昊哇哇大叫,不过它越是叫,受到的侮辱就越大。

    在它大叫的时候,吞了好几口,这狒狒恶心的弯腰呕吐了半天,看的姜柯昊是心神巨爽。

    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都没有让这狒狒吃了瘪,没想到自己放松一下,却能站了便宜。

    也实在是难得啊,姜柯昊把兄弟收起来之后,对两个女人说到:“睁开眼吧,作为你们的,作为男人,我不仅放了水,也好好的把那东西教训了一通。”

    差一点说漏了嘴,姜柯昊庆幸自己及时的找补了回来。

    可他哪里知道,女人是多么的敏感,在姜柯昊说让她们闭上眼的时候,两个女人就同时看向了对方。

    虽然只是轻飘的对视了一眼,可是那种感觉就很微妙了。

    姜柯昊刚才的话,又差一点说漏了嘴,铁君兰当然明白姜柯昊刚才为什么会那么说,可她现在就是不想说破,不想让姜柯昊得逞。

    有一种叫做熬的手段,是可以增加男人心里地位的。

    三个人看着地上的狒狒,全都笑了起来,没想到放松一下,会把这家伙欺负的这么惨。

    他们被它欺负了很长的时间了,终于找回了场面。

    狒狒受到了羞辱,它从石壁上跳了下去,嘴里面不停的嗷嗷的叫着。

    天都黑了,它还是精神的要命。

    姜柯昊知道,今天晚上它是肯定不会走了,他看看脚下的石壁,又打量了一遍四周围的情况,想要逃走是不可能的,除非丢下去一个人送死。

    不然,这狒狒肯定会第一时间就把他们给干掉的。

    丢谁都不可能的,所以就只能在上面跟这家伙耗时间了。

    “我们今晚看来要在这里休息了。”姜柯昊说道。

    那狒狒似乎是变得聪明了起来,它坐在下面,把身上的污秽全都用手擦了一遍,然后就找到刚才爆裂的那些虫子的尸体,几个小时过去了,那些虫子的身上,散发出非常难闻的气味。

    这片丛林里面是有一股黑色的气体的,若有若无,十分缥缈,但是姜柯昊他们刚才来的时候,都注意到了。

    狒狒吃虫子的时候,姜柯昊突然想到了一点。

    “我们今晚要在这里休息?怎么休息啊,这里这么小,难道我要站一晚上吗?”铁君兰和姜柯昊所待着的地方,还能休息一会儿,可刘潇潇那里,是一点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想要过夜,那就得看她站得住与否。

    “一会儿我跟你换,我去上面。”姜柯昊说道,眼下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让刘潇潇在上面确实不太合适,那个地方,实在是憋屈。

    刘潇潇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姜柯昊让她不要继续说了。

    “一会儿没人找一块布,把自己的口鼻捂住,应该用什么液体,就不需要我介绍了吧。”姜柯昊也是有点郁闷,刚才才放了水,现在想到这些,还得用早知道刚才……

    哎,人的脑袋哪会记得那么清楚。

    “为什么,怎么又要捂住口鼻啊。”铁君兰问道。

    她们已经好几天不需要捂住口鼻了,姜柯昊现在又要让她们这么做。

    “你看看地上的那些虫子的尸体,再闻一闻周围的味道。”姜柯昊没有跟她直接说,而是让她自己去观察,总是直白的教育,不能让她们从中学到经验是不行的。

    听姜柯昊这么一说,两个女人同时把目光放到了地上,那狒狒正在捡地上的毒虫尸体吃,那些黄黄绿绿的粘液,全都被它吞咽了下去。

    就像是那根本不是毒素,而是某种美味似的。

    那些断裂的腿和躯壳,就像是薯条和薯片似的,在狒狒的口中嘎吱嘎吱的咀嚼着。

    她们俩看的是毛骨悚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姜柯昊说的事情,不过她们也没有在反驳。

    那些毒虫的尸体,将会是瘴气的来源,她们要做的就是按照姜柯昊说的去做就好了。

    姜柯昊提醒她们看下面的时候,自己也盯着下面在认真的看,这狒狒吃这些东西,看样子是要跟他们继续耗下去。

    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耐心到底有多强大。

    姜柯昊看看他们身上的物资,坚持几天是没有问题的,难不成它还能把他们耗到弹尽粮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