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3章 无耻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动不动,身上穿着黑衣,即使离着有点远,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

    他没有盼儿那么好运,并未遇到活泉,从山崖上摔了下来,估摸着已经死透了。

    盼儿小步小步的挨到男人身边,看着他穿着的黑衣是用上好的绸缎做的,还带刺绣的暗纹,估摸着这人应该挺有钱的,反正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自己能拿点银子,跟娘渡过难关该有多好。

    心里这么想,盼儿也就这么做了,她跪坐在男人面前,一眼就扫见了腰间挂着的钱袋子,她打开一看,发现钱袋子里头有几两散碎银子,还有五片金叶子。

    没想到这还是个富贵人物儿。

    盼儿双目放光,她跟林氏都已经快要活不下去了,虽然打劫一具尸体实在是有些不妥,不过盼儿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小声咕哝着:“你放心,拿了你的银子,我一定会把你好好安葬的,绝不会让你沦为野兽的腹中食……”

    嘴上这么说,盼儿小脸儿上却露出了一丝心虚,将钱袋子收好,小手在他身上继续摸索着,时不时还伸进怀里,想要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好东西,男人胸口一片濡湿,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

    还没等盼儿找到好东西时,她的手腕突然被一股大力给钳住,力气大的几乎要掐断她的腕骨。

    盼儿一惊,赶忙抬起头,却对上了男人幽深的黑眸。

    她以为眼前是个死人,没想到这人却突然活了,男人的鹰眸中一片凛冽,盼儿吓坏了,她胆子本就不大,现在竟然被吓得流了泪,眉间也不由湿润起来,涌出了几滴泉水,砸在男人的唇边。盼儿又怕又疼,眼泪根本止不住,眉间的泉水聚成了一股小流,哗哗的往下滴,脸上被血糊住的男人张开嘴,十分贪婪的喝着泉水,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泉水飞溅,并不能全都落入男人口中,还有些许溅在外面。

    手腕传来一股巨力,盼儿一个不稳,竟然趴在了男人身上,炙热的唇瓣紧紧贴着她的眉心,张口用力吮.吸着,还不时用舌头舔了舔,盼儿吓得魂都飞了,算上记忆里的一辈子,她也是两世为人了,因为相貌丑陋又是个傻子,从来没有被人轻薄过,眼前这个登徒子,明明气息奄奄半死不活,竟然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小姑娘浑身僵硬的好像木头桩子似的,脸红的快要滴血。

    为了防止盼儿逃跑,男人翻身压了下去,炙热的男子气息混着血腥味儿扑面而来,盼儿整个人心惊胆战,缓了好一会才发现男人的一只手掌放的位置有些不对,盼儿虽瘦,但胸前的一对兔儿却算得上丰盈,形状又生得好,像刚长出来的竹笋似的,此刻被男人握在手里。

    这一团又饱满又柔软,即使隔着一层衣料,依旧能感受到皮肉的细腻光润,如同一汪水似的,用手捏了一下,小姑娘的哭泣声猛地高亢起来,变得十分尖锐,倒抽了一口凉气,颤音中也带着几分妩媚。

    感受到男人的动作,盼儿扬手就是一耳光,又羞又气,完好无缺的右脸如同桃花瓣似的,透着淡淡的粉,显然恨极了眼前人的轻薄。

    喝了这么多泉水,褚良的伤口好转了不少,他鹰眸幽深,打量眼前的女人,女人的左脸处的伤疤十分严重,已经没有好肉了,而右脸却精致小巧,配上那双微微弯起的杏核眼,说不出的娇俏,只可惜毁容了,不过此女身上还有一汪灵泉,对疗伤有奇效,如此神奇,他倒是头一回见。

    褚良原本还以为自己要折在了此处,但天不绝他,竟然送来了一个宝,有了这种泉水,他的伤势就算再严重,也会长好。

    嘴角勾起,褚良那只手仍未松开,小姑娘一张脸涨的跟血桃儿似的,红的滴血,眼泪跟泉水一起往外涌。

    褚良并未松手,皱眉轻轻舔舐着盼儿的眉心,将那处的皮肉都给嘬红了,一滴泉水也不肯放过。

    等到褚良终于喝够了泉水,这才不急不缓的松了手,带着粗茧的手指点了点盼儿的眉心,鹰眸幽深,灼灼的盯着她。

    盼儿明白,眼前这混账东西肯定发现了泉水是好物,才会一直喝个不停,这人受了这么重的伤,都能有如此大的气力,要是他身体恢复了,还不得要了她的命?

    越想越怕,盼儿眼泪掉的更凶,她本以为能跟娘过上好日子,哪里想到刚从齐家离开,就遇到了这种煞星,谁来救救她……

    想到此,盼儿心里一阵绝望,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泉水也不停的涌出来。

    褚良皱眉,见不得盼儿这么糟践东西,他一把将盼儿搂在怀里,伸舌舔着甘甜的泉水,男人的力气大的很,盼儿喘不过气来,小手抵着他的胸膛,怎么推也推不开。

    “你放开……无耻!你无耻!”

    男人单手抓住了盼儿纤细的手腕,直接按在发顶上,另一手捏住的女人的下颚,声音粗嘎道:

    “怎么?如此丑陋,也要立贞节牌坊不成?”

    盼儿愣住了,张了张嘴,半晌也没憋出一个字来,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男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她虽然貌丑,但也是清清白白的身子,之前跟齐川定亲,因为她年纪小,两人并没有圆房,岂料此刻竟然被这个登徒子肆意轻薄,气的盼儿浑身发抖,她伸手抹着泪,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转身就跑,但还没等她跑远,就被男人死死勒住纤细的脖颈,一动也不能动。

    “带我去你家。”

    褚良需要一个养伤的地方,京城里不是有人想让他死吗?等他养好伤,出现在那些人面前,想必他们的脸色定会十分精彩,布的局也会出现差错,到时再一举擒下,收获肯定不小。

    脖颈被死死掐住,盼儿根本不能呼吸,小脸儿憋得通红,她拼了命的摇头,林氏现在还在家里,她哪敢将这个煞星带回去?

    褚良冷笑:“要么带我回去,要么死。”

    盼儿不想死,就只能带着这人回去。

    小姑娘又哭了,泉水从眉心用处,男人弯着腰,轻轻舔过盼儿的眉心,舌尖划过皮肉,带来阵阵酥麻的感觉,让盼儿两条腿软的厉害。

    “你拿了银子,我住在你家养伤,也算两清。”

    褚良松开手,扯开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精壮结实的上半身,宽肩细腰,腹上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垒在一起,在阳光下呈现出古铜色,胸口处有一个大窟窿,皮肉往外翻,冒出的血都是黑色的,怎么止都止不住。

    这不是中毒了吧?

    男人在盼儿额头抹了一把,掌心晶亮一片,将泉水涂抹在胸前的伤口上,如同褚良所料,泉水果然有奇效,涂在冒出黑血的皮肉上,竟然涌出了一股腥臭的味道,十分恶心,闻着那股味儿盼儿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好在泉水甘洌,随着泉水越来越多的摸在伤处,黑血渐渐变成了正常的颜色,伤口处的血也止住了,结上了薄薄的一层痂。

    盼儿哭的都快吐出来了,眼前一片模糊,火辣辣的刺痛着,赶紧拿着两滴泉液涂在了眼皮上,一阵沁凉的感觉用来,刺痛瞬间消失,盼儿才觉得没那么难受了。

    男人的伤势不轻,刚才又耗了不少力气,无法自己下山,无奈之下,盼儿只能扛着男人的手臂,把人给扛起来,这人重的跟千斤坠似的,差不点儿没把盼儿给压趴下,幸好小姑娘的力气不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把男人从山崖一点点的往外扛,最后带到了山脚处。

    山中因为时常有猎户出没,根本没有野兽,褚良自己站稳了,而盼儿却累极了,伸手扶着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瞥了男人一眼,盼儿嘴里发苦,今日虽然得了不少银子,一片金叶子还能抵得上五十两,但拿了这些钱,她就得将这个男人给带回家,只盼这人养好伤,快些离开。

    盼儿带着褚良往石桥村走,很快就回了家,她想起来灶台上熬着的药,火急火燎的冲到了厨房看,发现陶罐儿已经被放在了旁边,厨房里的药味儿都消散了不少,回屋一看,林氏正端着药碗喝药,一看到女儿满身是泥的回来了,还以为她受了欺负,急急忙忙的站起身子,走到盼儿身边,拉着她的胳膊,不放过一丝一毫仔细打量着。

    “怎么回事?是不是摔着了?”

    盼儿点头,拉开林氏的手:“娘,我带了个人回来……”

    林氏诧异,用抹布擦了擦手,走到盼儿跟前,急声问:

    “什么人?”

    “那男人从山崖上摔了下去,受了重伤,我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山里,就把人给带回来了,他现在睡在那间空房里,还昏迷着呢,他临昏迷前给了我不少银子,说让我带他下山……”盼儿撒了谎,她根本不敢说实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