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5章 卖腌菜
    林氏把老母鸡给宰了,在锅里加了八角香菇的调料,用小火炖着,她走进屋,看着盼儿手里头拿着一吊钱,就问:“盼儿,你是不是想还钱给老太太?”

    盼儿点头。

    “先不必急着还,在村人眼中,咱娘俩的日子本就不好过,你今个儿出去买鸡崽儿,想必就有不少人说嘴了,等到再过些日子,咱们两个的生活稍微好些了,还银子也不迟……”林氏到底比盼儿多活了几年,想的确要周全些,为了母女俩的安宁日子,她不得不思虑的多些。

    听到这话,盼儿老老实实地把银子都给收好,她们娘俩还指望用这些银子好好过日子呢,万万不能出错。

    老母鸡快出锅的时候,盼儿去了一趟厨房,掀开实木做成的锅盖,大铁锅里一直整鸡咕嘟咕嘟的煮着,放了不少香菇与干笋,味道还算鲜美,盼儿弄了两滴泉水到大锅里,那泉水是好东西,刚一滴进去,鸡汤的香气好像被激发出来般,浓郁丰厚,鲜香逼人,让她一个劲儿的咽口水,用尽了自制力才将锅盖盖回去。

    从厨房出来之后,盼儿把鸡崽儿从笼子里放出来,院子里杂草丛生,小鸡仔儿换了个地方,一开始还有些胆怯,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一个个就跟裹着黄色绒毛的团子似的。

    盼儿也没去管它们,过了一个下午,这些鸡崽儿大概是熟悉了地方,惊惧渐退,就在家里撒欢了,四处叼着院子里的杂草,叽叽喳喳直叫唤。

    鸡汤熬了整整一天,等到晚上的时候,林氏才把鸡汤给盛出来,盼儿端起碗,用勺子舀了一勺,稍微吹凉了后,吸溜了一口进嘴里,她突然瞪大了眼。

    盼儿知道林氏的手艺好,却不知道她的手艺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鸡汤里头加了香菇跟普通的调料,竟然炖出了如此鲜美的滋味儿,喝了一口之后,盼儿都顾不上烫了,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烫的一边抽气儿一边喝。

    “娘,这鸡汤也太好喝了……”盼儿不忘倒出嘴来夸赞一番,林氏也跟着喝了不少,母女俩的食量都不算太大,平日里吃的少,今日一人居然喝了两海碗鸡汤,盼儿都有点吃撑了,肚皮涨的滚圆,整个人都坐不下去了,必须来回走着遛弯,才能稍微舒服点儿。

    “我以前也炖过不少鸡汤,都没这么好喝,是不是这只鸡养的好,滋味儿才这么鲜……”林氏自己也拿不准,这些日子苍白的脸色,现在已经彻底的恢复了红润,虽然还有些瘦弱,但只要继续养着,林氏的身体肯定会一天比一天健壮。

    听了林氏的话,盼儿想起自己往鸡汤里加了的那两滴泉水,心里头已经有**分猜测,是那泉水的功效,毕竟泉水本身就十分甘甜清冽,喝进肚之后,对身体都有好处,加进鸡汤里,有些变化也是自然。

    要是泉水能让食物变得如此鲜美,之前盼儿还琢磨着做一点酱菜的营生,这种好吃到了极点的东西,怎么可能卖不出去?

    盼儿拉着林氏的手,满脸涨的通红,急道:“娘,咱们卖酱菜吧?你手艺这么好,卖酱菜就能赚好些银子了……”

    林氏一听这话,心里头不免有些犹豫,她做酱菜的手艺比熬鸡汤强多了,要是真能把酱菜做出绝佳的味道来,别说在石桥村这种小地方,就算是拿到京城去,也没有几个人的手艺能比过她。

    之前林氏是不想抛头露面,否则盼儿的名声就保不住了,但仔细想一想,她娘俩都是寡妇,穷的快揭不开锅了,哪里还顾得上脸面不脸面的?还是赶紧赚一点银子,让日子过得好些才是关键,否则即便钱袋子里还剩下不少,但那些银子都是楚公子的,她们娘俩用一点度过难关也就是了,怎么能随意挥霍?

    林氏答应了做酱菜,说是酱菜,但一般的腌菜林氏也会做,现在做酱肯定是做不出了,毕竟大豆光发酵也得用好几个月,即使做了也得入秋后才能吃上,她也没有这个耐心。

    盼儿没忘了呆在房里的男人,剩下的鸡汤被她装进了大碗里,端着进了西屋,鸡汤鲜美,香气浓郁,这股味儿跟宫里的御膳相比,也分毫不差,褚良本就乐意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现在端起鸡汤,咕咚咕咚就喝的一整碗,连带着吃了两个馒头。

    等到男人吃完了,盼儿一边收拾碗碟,一边被一只铁臂搂住了腰,喝干了泉水,这才能从房中离开。

    ******

    用几文钱从村民家里买了一只老母鸡跟不少小黄瓜,这些黄瓜还没长成,只有中指那么长,稍稍要粗些,把黄瓜上头抹盐,用干净的软布将黄瓜包起来,放进缸里,上面用大石头压起来,盐本就析水,再压一下,将黄瓜里头的水分给挤出来,口感就会变得更韧更脆,咸鲜味更浓郁几分。

    家里还剩下不少香菇,林氏用香菇加上一只老母鸡,又添上花椒,八角,白糖,嫩姜,紫苏等各种香料熬了汤,里头也洒了不少盐,这锅汤一直放在炉子上煨着,整整炖了一天,当做老汤用,做腌菜时只需要从锅里舀出了一碗汤,晾凉之后倒进腌黄瓜的缸里,煨上一夜,鲜味儿也就渗入其中了。

    熬制老汤的时候,盼儿没有吝啬,在汤里添了足足五滴泉水,等到老汤开锅时,那股香气直往鼻子里钻,要不是因为这锅汤里头加了整整半斤盐,就是专门用来做腌菜的,盼儿就着这锅汤都能吃下去好几碗饭。

    一晃过了小半个月,算算日子,黄瓜也该腌好了,盼儿将缸里的大石头给抬起来,把包着黄瓜的布包取了出来,放进瓷罐里头,伸出小手一层一层的打开布包,香气直往鼻子里钻。

    只闻着这股味道,盼儿就知道腌菜的口感绝对差不了,她用筷子夹起了一根拇指长的黄瓜,原是指头粗细,现在变得更细了几分,跟筷子似的,但颜色油亮,深青光润,就跟上好的翡翠似的,还透着一股鲜香气。

    盼儿盯着腌黄瓜,不由口水泛滥,眼珠子也不会动了,林氏轻笑一声,将腌黄瓜切成薄片,放在瓷盘上,盼儿尝了一口,果真如她想象般,又韧又脆,黄瓜中带着一股鸡汤的香气,似肉非肉,她从来没吃过这种吃食。

    眼见着盼儿就着腌黄瓜吃了一碗饭,撑的肚子起来了,林氏赶紧叮嘱道:“别吃那么多,当心伤了胃……”她自己也尝了尝腌黄瓜,比她记忆里要好吃数倍,这样的腌菜,拿到镇上的铺子里卖,应该也能卖出不少银钱。

    盼儿一边揉肚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抻头看着林氏,问:“娘,咱们是要摆摊卖腌菜,还是直接卖到酒楼里?”

    林氏微微皱起眉头,不由思索着,这样的腌菜要是拿到镇里,肯定能卖出不少,她们娘俩现在缺银子,卖到酒楼里来钱快,但是打不出名气,不是长久营生,但若是自己摆摊的话,两个弱女子又无依靠,在镇上那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肯定很是艰难,再加上盼儿毁了容貌,恐怕会受人欺负。

    “先看看吧,要是能卖到酒楼里,咱们就搁里头卖。”

    盼儿点了点头。

    石桥村离镇子不算远,坐在驴车上,大概半天的功夫也就到了。林氏在家里头看家,盼儿头上戴着斗笠,捧着腌菜坛子,直接去了碾河镇。

    镇上大的酒楼只有一家,酒楼的厨子手艺不错,有钱人都上这里来吃东西。

    盼儿走进了荣福楼中,她身上的衣服虽然洗的干净,但却打了好几个补丁,头上还带着斗笠,荣福楼的小二一看盼儿这样,就知道她不是来吃饭的,这种穷酸的人,指不定是个乞丐。

    小二心里琢磨着,直接走到盼儿面前,毫不客气道:“赶紧走开,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

    一边说着,小二作势还要踹盼儿一脚,盼儿吓了一跳,仔细的护住腌菜坛子,灰溜溜的往前退了几步,站在荣福楼对面。

    在酒楼里卖不出去,盼儿总不能抱着酱菜回去,她们母女两个手里头的银子虽然不少,但要是坐吃山空的话,也坚持不了多久,盼儿想要过好日子,再也不想让娘受苦。

    她咬着牙坐在荣福楼外面等着,她在门外,小二也不好打她,周围来往的客人没少看盼儿,不少人还嘀嘀咕咕的,甚至问了小二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二没办法了,最后把掌柜的给请了过来。

    荣福楼掌柜的长得膀大腰圆,脸倒是个笑模样,毕竟做酒楼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看到盼儿坐在石阶上,虽然遮着脸,但估摸着也是个生嫩的小姑娘,荣福楼掌柜脸色稍微缓和了些,问:“你为什么赖在荣福楼门口不走?”

    听到动静,盼儿抬头,她认出了荣福楼掌柜,眼神瞬间就亮了许多,蹭的一声从地上站起身子,献宝一般的将手里的腌菜坛子送上前,小手揭开盖子道:“我家里人做的腌黄瓜,滋味儿好极了,想着卖给荣福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