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10章 抱了一下
    转眼又过了三天,之前捣碎了的黄豆必须放在烈日下曝晒三个月,林氏的力气小些,盼儿就主动将黄豆放在了缸里,每日太阳出来时,就将大缸搬到了烈日底下。

    院子里的鸡崽之前一直是散养着的,不过放了一口大缸后,这些毛茸茸的小东西总是呼扇着小翅膀,想要往大缸上飞,盼儿生怕让它们弄坏了黄豆酱,就直接上了山,捡了一些树枝,用细绳子栓起来,围成了栅栏,将鸡崽都给圈起来,省的它们满院子的乱跑。

    家里头住着一尊大佛,褚良可是无肉不欢之人,再加上盼儿母女手头里的银子都是褚良给的,这人要吃什么吃食,盼儿都得在石桥村给买好了。

    石桥村里拢共只有两户杀猪的人家,即使盼儿来回换着去买猪肉,村里头的人还是传遍了,说盼儿母女发了一笔横财,否则怎么能供得起日日大鱼大肉的生活?

    这日盼儿带了点散碎银子,又去屠户那里割肉,还没走到屠户家门口呢,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牛寡妇。

    牛寡妇生的肤白奶大,五官虽然不算太好,但身段儿却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勾着了村里头不少男人,听说别家的媳妇前两日还冲到了牛寡妇家里,在炕上发现了自家男人跟牛寡妇白条条的身子交缠在一起,恨得用鞋底直抽牛寡妇的嘴呢。

    此刻盼儿被牛寡妇拦在小道上,女人身上也不知道扑了多少香粉,味道浓的让盼儿直打喷嚏,她下意识的瞅了瞅牛寡妇白净的脸蛋,发现面颊处的确还带着点点红痕,明显比别的皮肉稍稍肿胀几分,应该就是被人抽了的。

    牛寡妇感受到盼儿的眼神,心中暗啐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亲热起来:“盼儿这是要去刘屠户家里买肉?”

    盼儿点了点头,虽说财不露白,但石桥村就这么大,想要把买肉的消息给按住,无异于痴人说梦,她索性就不遮掩了,直接应了就是。

    牛寡妇的眼神闪了闪,面上露出了几分贪婪之色:“你娘现在还卖腌菜呢?”

    “只卖了一回,新做的现在还没好呢……”

    “前个儿咱们村里头有人去了碾河镇,说有个小姑娘在荣福楼里卖腌菜,一坛子腌菜就卖了整整一两银子,那小姑娘可是你?“

    听到这话,盼儿心里一秉,连忙摇头:“我娘做的腌菜那么好吃,一两银子怎么够,肯定得卖一百两……“

    说着,盼儿嘴边就流出了哈喇子,一滴一滴的往下落,黏糊糊的滴在了牛寡妇的手背上。

    这可给牛寡妇膈应坏了,一把将盼儿给推开,从怀里掏出帕子不断擦手,她怎么把盼儿是个傻子的事情给忘了呢?就这么一个蠢笨的东西,怎会将腌菜卖出一两银子的高价?

    不是徐老三撒了谎,就是卖腌菜的另有其人,反正这盼儿不像是那种机灵人。

    牛寡妇暗道晦气,用帕子呼呼的扇着风,鼓起腮帮子狠狠刮了盼儿一眼,突然瞧见了不远处走来的赵木匠,原本带着怒意的脸瞬间变得温柔娇媚起来。

    盼儿回头扫了一眼,也认出了赵木匠,这赵木匠家里十分殷实,盖了三间青砖大瓦房,还会打炕,在这碾河镇已经算是富贵人家了。

    赵木匠娶了一房媳妇,那媳妇生了三个娃后,胖的就跟老树根似的,十分敦实,哪里比得上牛寡妇娇媚可人,这两人一个有心勾引,另一个欲迎还拒,这一来二去的也就滚到了床上。

    盼儿不敢多看,直接冲到了刘屠户家里头,割了一条五花肉,一斤多就花了足足二十文。

    提着肉往回走,盼儿经过水塘,看到有老爷子在钓鱼,她想起林氏爱喝鱼汤,便主动凑上去,买了两条巴掌大的鲫鱼,又去拎了一块豆腐,这才回了家。

    盼儿回去时,林氏正在院子里洗衣裳,一看到女儿回来了,她赶忙站起身,在围裙上抹了把手,将盼儿手里头拎着的东西给接了过来。

    这鲫鱼还新鲜着,被盼儿拎了一路竟然还没死,一放进盆里,噼里啪啦的就开始翻腾起来,鱼尾巴甩了林氏一脸水,鲫鱼要配着豆腐炖,味道还会鲜嫩些,所谓千滚豆腐万滚鱼,炖的越久,鱼汤就越是鲜美,正是这个道理。

    林氏一边用刀子刮鱼鳞,一边让盼儿将五花肉切成薄片,虽然盼儿脸上有一块碗大的疤,但林氏却一直想让盼儿找一个好归宿,往日盼儿痴傻也就算了,现在她脑子好使唤了,学得一手好厨艺傍身,往后也能好过些。

    盼儿切菜比林氏慢一些,不过还算稳当,之前她在齐家住的时候,齐母没少使唤盼儿,把她当成丫鬟看待,而她女儿齐眉则像是大家小姐一般,十指不沾阳春水,养的甚是娇嫩。

    切好了肉片,林氏也将两条鱼刮了麟去了内脏,放在了一个瓷锅里头,再添了些水,放在炉子上慢慢煮着。

    林氏做吃食之所以好吃,正是因为她娘家有秘方,虽然现在调料不足,不能完全将秘方里的东西都给凑够了,但只要稍稍用些米酒,加上糖醋盐等物,以一勺老汤勾兑,倒进了瓷锅中,香味儿霎时间就传了出来。

    鱼汤得多炖一会,林氏又起了一个锅,将五花肉放在锅里头干煸,火一热后,肉片肥的不少,一下子就榨出猪油来。

    油味儿香得很,盼儿搬了张小杌子,直接坐在炉灶边上,看着林氏下厨,很快五花肉就被炒成了半干不干的程度,林氏将肉盛在小碗里,油也倒出来一些,留着炒别的菜用,锅里头加了辣子翻炒,火要烧的旺些才能入味,盼儿手里头握着扇子,呼呼的煽风,等到林氏将回锅肉出锅后,她这才把蒲扇放下。

    这盘回锅肉是给褚良吃的,盼儿拿盘子装了三个馒头,端着菜直接进了西屋。

    盼儿一进门,就看到褚良低着头坐在桌边,也不吭声,脸色深沉,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即使盼儿从来没有出去过碾河镇,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也知道褚良的身份不会简单,明白这人跟她们母女两个的牵扯越小越好,若是走的近了,说不定还会将麻烦惹在身上。

    将饭食和瓷瓶一起放在桌上,盼儿转身要走,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等等。“

    盼儿白了一眼,装作没听到,继续往外走。

    哪曾想身后突然传来了一股巨力,死死的抓住了她的胳膊,盼儿一个不稳,身子往后踉跄了几步,竟然直直的撞在了褚良的怀里。

    男人炙热的气息喷洒在盼儿耳后,软软的东西贴在那处皮肉上,烫的厉害。

    盼儿唬了一跳,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起来,偏偏褚良的手臂跟铁箍没什么两样,死死的箍住了小女人纤细的腰,大掌扣在肚脐下方的皮肉处,力气用的大箍的又紧,既热且烫,还一动不动的,好像木头桩子似的。

    盼儿被迫紧紧的贴着褚良的身子,两人挨得极近,没有一点缝隙,她用手肘往后撞了一下,男人一动不动,反而搂她搂的更紧,勒的她难受极了。

    “你快放开,别抱着我……”

    盼儿脸颊红的快要滴血,耳根子也烫的厉害,她哪里想到褚良竟会如此无耻,占她的便宜,姑娘家哪是能让男人轻易碰的?

    听了盼儿的话,褚良低垂着眼,眸光变得越发深沉,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只不过是个丑陋贪财的农妇而已,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为什么他会忍不住起反应?

    这反应如同汹涌的波浪般,一下一下的拍打在男人的心头,让他一时冲动,做出了这种糊涂事。

    女人的腰那么细那么软,盈盈不堪一握,隔着一层衣料,褚良仍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皮肤上的热度,男人的手一寸一寸的往上移,从脐下缓缓往上挪了一掌的距离,隐隐能碰到不该碰的东西……

    女人抱起来舒服极了,身上带着淡淡的女儿香,勾的人口干舌燥,连呼吸都有些不稳了,褚良自小习武,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

    牙关紧咬,褚良脸色发黑,不准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他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推了出去,硬邦邦道:

    “出去!”

    盼儿也不知道这人到底犯什么毛病,冷不防的让褚良推得一个趔趄,差不点栽倒在地,她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觉得这人大概是脑子进了水,否则干嘛要抱着她?

    女人从屋里离开后,褚良先是闭了闭眼,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心绪不断翻涌,根本无法平复下来,他倒是没急着先吃饭,而是沉着脸自己解决了一番。

    过了两刻钟功夫,男人气喘吁吁,一张英挺刚毅的脸也涨成了暗红色,他闭着眼,平复着自己的气息,屋里头弥散着一股子淡淡的腥膻味儿,褚良一把将窗子推开,透了透气,这才坐在桌前,面无表情的用着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