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15章 自知之明
    时至今日,盼儿重生已经一月有余了,这一个多月一来,她日日将眉心里的活泉滴在瓷瓶中,而后涂抹在左脸的伤疤上,一开始这坑坑洼洼的紫黑伤疤,现在已经变得舒展许多,疤痕处透着淡淡的红,伤口微微有些麻痒,十分难受,不过盼儿却丝毫不敢用手去碰。

    她的脸都快贴在铜镜上了,仔细看着嫩肉刚长出来的模样,这处的皮肉十分娇嫩,用冰冷的泉水涂在上头时,略微刺得有些发疼,盼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指尖将水珠儿缓缓揉开,使之逐渐渗透到皮肉之中,化为一股暖流,驱散了之前的寒意。

    一边往面上涂抹灵泉,盼儿一边想着放在井里头吊着的猪肉,因井水寒凉,猪肉一时半会儿之间虽不会坏,但也必须得尽快处理了,若是放置超过两天,这猪肉不止不新鲜,而且滋味儿也会比之前差了许多,好在里头加了几滴灵泉,估摸也能有些效用。

    将灵泉拍干之后,盼儿伸手摸了摸右脸没有伤疤的皮肤,她这些年在齐家干了不少粗活儿,手脸都粗糙的很,最近有灵泉养着,摸着倒是觉得有几分细腻。

    推门走出了屋,正好林氏要在厨房中烧饭,就将盼儿给叫了进去,盼儿一入到内,林氏便看到了她面上的伤疤,娇美的脸上露出喜色,伸手轻轻揉了揉盼儿的脑袋,笑道:“我瞧着咱们盼儿脸上的疤比之前强了许多呢,以后肯定能长好……”

    盼儿脸上的疤长了足足十多年了,这些年那处的皮肉就跟坏死了般,林氏心疼女儿,知道因为相貌丑陋,盼儿在石桥村没少受辱,夜里少不得要以泪洗面,哪曾想盼儿竟然渐渐恢复了,只要这伤疤能够养好,让她女儿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她就算减寿十年也无妨。

    有些羞窘的低着头,盼儿站在案板前帮林氏择菜,林氏的手艺好,做出的饭食十分精巧,对食材的要求也高,她为了让林氏满意,择菜的时候小心的很,若是有老的不好入口的叶子,就直接给扯了下去,待会混在饲料里,那些鸡也能吃下去。

    林氏一直有意让盼儿跟她学做菜,女人的手艺若是好了,将来的日子也能好过些,林氏手里头有祖传的秘方,用秘方能做出滋味绝佳的卤汤来,里头放鸭脚鸡胗等物,放进去煮上半日,等到晾凉后捞出来,先来无事吃着,倒是极好的零嘴。

    做了饭食后,盼儿先吃了些,之后照旧送到西屋去。

    刚一推开西屋的门,她将托盘放在了桌上,环视一周,发现那个姓褚的并不在屋里,该不会是出了门吧?

    盼儿脸色一白,生怕褚良真从家里走出去,若是被别人知道一个外男住在了她家里,这石桥村里的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盼儿母女两个淹死,寡妇门前是非多,嘴长在别人身上,到底说出怎样难听的话来,也不是盼儿能掌控的。

    她跟林氏的日子才刚刚有了起色,要是名声毁了,哪还能在这石桥村里过日子?恐怕会落得人人喊打的境地,越想盼儿就越是慌张,浑身的冷汗不住的往外冒,身上的衣裳隐隐有些湿痕。

    突然,房门被人推了开,褚良大步迈了进来,看到女人脸白如纸的模样,一时间不免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了?”

    盼儿一看到褚良,直接冲了上去,因心里急得很,小手直接揪住了男人的衣角,又及时反应过来,知道这样有些不妥,赶忙松开手,急急道:“褚公子,算是妾身求您了,您只管在家里安心养伤即可,千万别在外走动,我们母女两个只是平常人,还想好好过日子,若名声毁了,下半辈子也都完了……”

    说到后来,盼儿竟委屈的红了眼眶,她前后加起来足足活了两辈子,却过的很是艰难,好容易有了灵泉,将林氏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偏多出了眼前这尊煞星,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姓褚的也不知何时才走。

    费心费力的照顾了这人多日,又被剥了衣裳轻薄了一通,盼儿好歹是齐川的妻子,正正经经的妇道人家,这样被人占了便宜,若是搁在稍微烈性的小娘子身上,恐怕早就寻死觅活了,偏她想要好好活着,只能忍了。

    见女人眼里的波光越积越多,隐隐似流泪的模样,褚良心里无端升起了丝烦躁,他一把钳住盼儿的手腕,鹰眸如电,紧盯着盼儿,咬牙道:“你就这么想赶我走?“

    盼儿泪眼朦胧的抬头,口中辩驳道:“妾身没有赶公子离开的意思……”嘴上虽这么说,眼中的不耐厌恶却是藏都藏不住的,盼儿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相貌狰狞丑陋,是个男人都不会瞧得上她,但林氏貌美,姓褚的这匹饿狼一直呆在林家,就算现在不对林氏起心思,天长日久之下,难保不会动了邪念。

    这人住在她家本就是为了养伤,如今身上的伤已经好全,也是时候离开了。

    褚良完全没想到,他正为了一个丑陋村妇心烦意乱时,这村妇竟然想要将他赶走?这到底是什么世道?

    男人神情越发冰冷,目光直直的落在盼儿身上,小姑娘本就胆小,一想起褚良的手段,更是吓得心肝直颤,两腿发软,小手扶着一旁的桌角,只觉得浑身力气都好像被抽走了般。

    盼儿勾了勾嘴角,强挤出丝笑来,谄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饭食给褚公子放在桌上了,妾身先不打扰褚公子了……“说着,盼儿一双水润润的杏眸就落在了紧握她手腕的大掌上,男人的手背上迸起淡青色的血管,用的力气不算小,将盼儿捏的生疼。

    她小声说:“褚公子,您放开我……”

    褚良一把松开手,盼儿一个不稳,身体踉跄了一下,她好不容易重获自由,长舒了一口气,慌不择路的从西屋里跑出去,因心里太急,她面上还带着一团粉晕,看着如三月桃花般柔嫩。

    林氏恰巧从厨房里走出来,一看到盼儿这副模样,不由皱了皱眉,小声叮嘱道:“西屋里的公子身份高贵,咱们是万万高攀不起的……“

    盼儿一开始还没明白林氏是何意,后来听懂了她的意思,脸红的如火烧,急忙反驳道:“娘,我是齐川的媳妇,即使齐川生死不明,也不会对别的男人起心思……“

    盼儿嘴上虽这么说,但实际上对齐川早就没有所谓的夫妻之情了,不管齐川是死是活,她跟齐家人的恩怨还掰扯不清楚,哪有那闲工夫想乌七八糟的事情。

    见她神色清明态度坚定,全然不像是撒谎的模样,林氏稍稍松了一口气,走到后院的井口边上,用手拽着麻绳将井里吊着的猪肉一点点的拉上来。

    褚良即使呆在西屋,也能隐隐约约的将盼儿的话听个大半,他两手握拳,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下颚紧绷神情越发危险。

    齐川?

    嗬!

    褚良的性情十分倨傲,他就算再不济,也不会要一个心里有别人的女子,眯眼打量着这间灰突突的破屋,墙皮脱落,屋里有些阴潮,他也不知到底是着了什么魔,才会在这种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呆了一月有余。

    那个女人不知好歹,也不值得他多费心思。

    将猪肉捞出来后,林氏先用井水将肉上已经干涸的血迹给冲洗干净,之后又拿刀剃了猪毛,在盆子里里装了砂糖,白酒,生抽,以及花椒大料等物,用筷子搅拌均匀,盼儿手里头拿了个小罐,将茶叶跟白米捣碎成粉末,也跟着那些腌料放在一处,之后加上一勺老汤,用细盐抹在猪肉上,费力揉搓着,等到猪肉微微有些发硬后,再用刚刚弄好的腌料浸过猪肉,放在了酒坛子里头。

    这腊肉若想做好,晾晒之前必须得放在阴凉地方,盼儿将酒坛子搁到了仓房中,趁着林氏不在,偷偷摸摸的打开盖子,倒了些灵泉进去。

    这灵泉也是难得的好物,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稍稍掺上那么一点,就能使吃食的滋味鲜美,连做腌菜都能极为好吃,也不知道那腊肉做好后,吃着到底是什么样。

    家里的干香菇没有了,林氏要做腌菜,必须得用干香菇来调味,山上的菌子不少,除了香菇之外,还有一种玉黄蘑,估摸着能长到手指那么长,颜色嫩黄,吃起来又软又嫩,汁水充沛,盼儿想到这东西,就不由一阵口水泛滥。

    她从仓房里将背筐找来,直接背在身上,跟林氏说了一嘴,便直接上山了,林家就在山脚下,住了这么久也没有瞧见猛兽出没,只要盼儿不往深处走,只在附近找些吃食回来,自然不会有事。

    林氏让她小心着些,转身就回了屋里,琢磨着将那匹料子剪开,趁着现在做出小衣来,也没将盼儿上山之事放在心上,等到太阳落山时,盼儿还没有回来,林氏这才有些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