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16章 盼儿受伤
    如今正值夏日,天不算短,即使太阳现已落山也得稍稍等上半个时辰,天色才会渐渐暗下来。

    山中虽然没有野兽出没,但夜里山路难行,地势险峻,林氏还是放心不下盼儿,准备亲自上山将女儿找回来,把做好的饭食送到了西屋中,褚良一看是林氏来送饭,眼神略微闪烁,问道:“今日怎的是夫人来了?”

    林氏满面愁色,略有些慌张的道:“盼儿现在还呆在山上,我想着待会进山找找,万一出了事可如何是好…….”

    男人的脸色忽地变得凝重起来,直接从凳子上站起身,将袖口挽起来,道:“不如我也上山找找,多一个人也能快些将林姑娘找回来,若等到天黑了,怕是有些不易……”

    林氏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看到褚良愿意出手相助,连连道谢,随后就跟褚良一同离开了林家,仔细将房门锁上,分别上了山。

    上山一共有几条岔路,褚良也不知盼儿究竟是从哪走的,山间的碎石杂草极多,走路时若不仔细看着点,极容易被这些东西绊倒,摔在地上恐怕浑身都会青一块紫一块,即使那个女人有灵泉在手,该小心的地方也绝不能放松。

    英挺浓黑的剑眉紧紧皱起,褚良面色越发阴沉起来,他平日里就是寡言少语的性子,再加上常年在战场上厮杀,浑身透着一股军士的煞气,稍稍胆小些的姑娘见到褚良,恐怕都会吓个好歹,如今男人的神情隐隐透着怒火,更像是凶残的兽类般,让人瞧着就心中发憷,恨不能躲远点儿。

    越走天色越暗,褚良不耐烦的将挡路的树枝给掰断,天边飘来一片乌云,渐渐的将一轮圆月给遮挡住,林中有鸟儿叽叽喳喳的鸣叫着,燕儿低飞,想必马上就要下雨了。

    褚良暗咒一声,加快了脚步,要是再下雨之前还没找到那个女人,事情怕是麻烦了。

    此刻盼儿心里也委屈的很,这山里头明明没有大型野兽,只有少许的野兔山鸡之类的动物,平日里挖个坑将那些小东西给困住也就是了,为何还要在道中央放一个捕兽夹?

    那黑黢黢的捕兽夹又紧又大,盼儿的力气虽然不小,却根本无法将这玩意给掰开,许是为了防止猎物逃跑,捕兽夹做的十分结实,又沉得很,应该是用精铁打造而成,上头的锯齿死死的嵌入肉中,将女人纤细白皙的脚踝死死扣住,鲜血如同小蛇般,在盼儿雪白的亵裤上蔓延开来,像是开了一朵艳丽红梅般。

    脚踝处传来的疼痛如同巨浪般,铺天盖地的往盼儿身上涌来,让她疼的几乎难以呼吸,更甭提下山回家了。

    她本以为放置捕兽夹的猎户会上山来,到时候那大男人怎么也能将这夹子给掰开,偏偏在此处等了两个多时辰,连个人影都没有,盼儿扯着嗓子叫喊着,口中涌起一股腥甜的味道,让她心里又委屈又难受,忍不住用手捂着脸落泪,眉心处的灵泉不住往外涌,盼儿也不浪费,往血肉模糊的伤口处抹了抹。

    见到伤口隐隐有愈合的趋势,盼儿吓了一跳,赶紧住了手,现在捕兽夹还死死扣在她身上,若是这精铁连着肉一块都给长实了,到时候想要把此物给取下来,恐怕更如同剜肉般,盼儿本就是受不得疼的,哪还敢用灵泉给自己治伤?

    盼儿心里涌起一阵绝望,呜呜咽咽的抽泣起来,哭了不知多久,即使有灵泉的浸润,两眼仍旧又红又肿,跟桃子也没什么差别。

    褚良走到此处时,入眼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他眯了眯眼,粗噶问:“哭够了没有?”

    盼儿听到男人的动静,吓了一跳,惶惶然抬起头来,一双眼里还蒙着层水雾,如慌不择路的小鹿般,让人瞧着就忍不住心疼,天色阴沉,女人脸上的伤疤变得没那么明显了,反倒是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十分特别,好像直直望进了褚良的心里般。

    若是平日里盼儿见到眼前的男子,定然是惊大于喜,但此时此刻她受了半日的折磨,此刻天空中传来闷闷的轰鸣声,想必要不了几时便会下雨了,这人来的如此及时,就她于危难之中,盼儿怎能不激动?

    她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偏偏左脚使不上力气,还没等到站起身子,就狠狠的摔在地上,膝头正好磕在了地面的碎石上,疼的盼儿呲牙咧嘴,不由又渗出了两滴泪。

    褚良原本不欲理会眼前的女人,偏偏林盼儿曾救了他一命,那些金叶子远远不能报救命之恩,此刻将她带回家,二人也就算是扯平了。

    心里头转过此番念头,褚良高大的身子缓缓蹲在地上,鹰眸紧紧盯着嵌在肉里的捕兽夹,俊朗深邃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狞色,男人两手掰住捕兽夹的两侧,手上一个用力,只听咔哒一声,脚踝处的疼痛便稍稍减轻了些。

    盼儿低头一看,那捕兽夹已经被男人扔在地上,黑黢黢的铁块上还沾着她的血肉,带着一股淡淡的腥气,因为失血过多,盼儿脑袋晕沉沉的,一张小脸儿变得十分苍白。

    褚良从怀中取出匕首来,对准了盼儿脚踝上的亵裤,先是划开了一道口子,之后用力一撕,只听撕拉一声,亵裤裂开了大半儿是,露出了女人纤细光洁的小腿来。

    盼儿虽然吃过不少苦,在齐家时还下田干过农活儿,一张脸常年风吹日晒,变得既丑陋又粗糙,还有一大片灰褐色的晒斑,但身上的皮肉却不同,常年有衣裳遮盖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承自林氏的好皮肉尽数展露出来,即使脚踝处血肉模糊,但那条腿却纤细笔直,因为骨架纤秀,即使上头长了一些肉来,摸起来又软又滑,看上去仍旧十分纤瘦。

    山间风凉,盼儿把腿往回缩了缩,褚良却伸出带着一层厚茧的粗糙大掌,钳住了女人的小腿肚,稍稍一用力,盼儿便动弹不得,只能狼狈的坐在地上,抬高了一条细腿儿,搭在男人的长袍上。

    褚良仔细端看着盼儿的伤口,被捕兽夹刺伤磨破的皮肉看似伤的十分严重,但骨头却没有受损,只不过是皮肉伤而已,虽然伤口不深,但却划破了血管,流了许多血出来,血迹干涸之后,紧紧黏在了亵裤上,紧贴着皮肉,若是强行给撕开,恐怕这女人会疼的掉泪。

    褚良知道女人身上有一汪泉眼,只要一哭便会有活泉不断涌出来,想一想他每日用到的泉水,就知道林盼儿掉的泪到底有多少。

    “灵泉拿来。”男人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伸出手来,等着盼儿掏出瓷瓶儿。

    盼儿伸手在怀里摸了摸,也不知道那瓷瓶儿究竟让她放在何处了,平日里不离身的东西,此刻竟然如同中了邪似的,根本找不到,越是着急,盼儿心里就越是慌乱,丝毫没注意到因为在翻找东西,她胸前的襟口不知何时慢慢散开,露出了雪白柔腻的脖颈以及形状娇美的锁骨。

    继续往下望去,一片深山幽谷隐藏在阴影之中,即使有薄薄一层布料阻挡着,那处山峦的形状依旧极好,云雾微遮,虽看不全,只能瞧见要露不露的景致,如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儿般。

    但就是这副画面,挑.逗着褚良的神经,让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一点一点的土崩瓦解。

    男人的呼吸不由变得急促了不少,喉结上下滑动,整个人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直接伸手按住了盼儿的小手。

    此刻盼儿尚未找到瓷瓶儿,一双小手仍旧藏在衣襟里头,本要继续摸索,哪曾想手背上突然贴着热烘烘的大掌,好像烧红了的火炭般,烫的盼儿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就将手给收了回来。

    这不收还好,没有小手的阻隔,褚良的大掌竟然直接握住了一只丰满的兔儿,甚至还用手捏了捏。

    盼儿娇呼一声,一张脸红的好像要滴血般,顾不得脚踝处还在流血的伤口,两手护在胸前,一个劲儿的想要往后缩,偏偏小腿被人拉住准备上药,让她丝毫动弹不得,如同被猛兽擒住的猎物般,根本无处可逃。

    “你快松手!我早就嫁了人了,容不得你这么轻薄!”

    盼儿扯着嗓子叫喊着,惶急之下,狠狠一巴掌打在男人手背上,因为之前她吃过亏,此刻特不敢再甩褚良耳光,只是将这人的手给拍开而已,即便打在了他身上,这人皮糙肉厚都没红一下,盼儿仍有些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打量着他,生怕这人一时气急,将她扔在这荒郊野外之中。

    听到盼儿的话,褚良冷笑一声,一双鹰眸如同淬了毒似的,不带半点温度,死死盯着女人那张长满了瘢痕的脸,讥讽道:“我倒是忘了,你是齐川的媳妇,不过你现在受了伤,你那好相公怎么还不来救你?若是你死在了这荒山上,他恐怕也不会出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