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17章 到家
    盼儿自然清楚褚良说的是实情,当年齐川那种青年俊彦之所以会娶了她这种丑陋不堪的傻子,不过是为了拿到那五十两银而已,银钱到手后,齐川就根本再也没理会过她,两人虽名义上是夫妻,但实际上连两句话都未曾说过,亏得当年齐川嫌弃她貌丑,再加之盼儿年幼,两人并没有行房,否则可真像是被狗咬了一口般膈应。

    见盼儿没有应声,眉眼处隐隐带着几分迷茫,好像在想着别人一般,褚良心里憋着一股火,偏又无法发泄出来,发狠道:“哭!”

    盼儿被吓了一跳,刚才胸前的那对兔儿被男人碰了一下,现在还有些微微发麻,她也不敢再找那只不知掉在了何处的瓷瓶,小手狠狠地在自己大腿根拧了一下,疼的眼泪不住的往外涌,褚良摊开大掌接着女人眉心处掉下的泉水,直接涂抹在了盼儿收拾的脚踝上。

    这泉水对外伤极有用处,刚刚涂抹了一点,伤口便已经结上了薄薄的一层血痂,虽然仍疼的厉害,但却比先前强了不少,褚良仔细盯着伤口,发现并无大碍后,这将盼儿一把打横抱起,女人生的骨架纤秀,身上除了那对饱满的乳儿外,再也没有几两肉,抱在怀中轻飘飘的,还不如一袋大米沉。

    耳中传来女人低低的惊呼声,热气倾洒在男人脖颈处,如同一根羽毛拂过般,又痒又麻,褚良的下颚紧绷,眼中好似烧着火光般,踩着枯草杂叶,按着来时的路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

    天空响起轰隆隆的雷声,盼儿的脸贴在男人宽阔结实的胸膛上,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她能清晰的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带着一股炙热之气,让盼儿忍不住在他心口蹭了蹭。

    “别乱动。”男人粗噶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盼儿浑身一僵,整个人如同火钳烫了一般,老老实实的呆在褚良怀里,也不敢挣扎了。

    按说好人家的姑娘是不能被别的男人碰着身子的,否则就得嫁给那个男人,而现在盼儿已为人妇,即使跟齐川尚未圆房,但在名分上还是齐川的媳妇,此刻被这姓褚的抱在怀中,炙热大掌紧贴在她腿根处,若是再往上些,怕是要碰到了柔软的圆臀了。

    盼儿虽不是头一回与褚良如此亲密接触,但此时此刻她心里却升起丝羞愧来,好像自己真干了那种红杏出墙不守妇道的事情。

    走了大概有一刻钟左右,天边积聚的乌云好似再也承受不住了般,大雨如注,倾盆而下,噼里啪啦的水珠儿打在两人身上,直接将盼儿跟褚良浇了个透彻,雨水冰凉刺骨,夜里的寒风不停,呼呼的吹在身上盼儿,她虽常年干活,身子骨儿比一般的姑娘家稍稍强了那么几分,但方才流了那么多血,本就有些虚弱,现在只觉得冷意好似从骨缝儿里渗出来般,让她止不住的哆嗦着。

    察觉到怀中小女人不住颤抖,褚良英挺的剑眉紧拧,加快脚步,将女人纤细的藕臂搭在自己脖颈上,一手拖着盼儿的圆臀,像是抱小孩似的姿势将人抱在怀,另一手拨开挡在身前的枝条藤蔓,若是结实些的,便会被男人一记手刀劈断。

    褚良每折断一根树枝,听到那声脆响盼儿心里头都得咯噔一下,也不知二人究竟冒雨走了多久,她用手背摸了摸脸上的水珠儿,也顾不得羞拿袖口给褚良擦了擦脸,抻头望去,隐隐能看到石桥村的轮廓。

    村里头的人一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里头根本没有几户人家舍得点油灯,不过盼儿却瞧见自己家里头还透着些光亮,估摸是林氏将烛火给烧起来了,一直在等她。

    正如盼儿想的一般,林氏的确是在等着二人回来,方才雨下的极大,林氏好悬没在山林里迷了路,她本想继续去将盼儿给找回来,偏偏不知绕到了何地,她一直走着,竟然又走回了石桥村。

    家里头并没有蓑衣,林氏想着不知在何处受风吹雨淋的盼儿,心里头便直发慌,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裳,在屋里一圈一圈的走着。

    突然,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林氏面上露出喜色,急慌慌的从屋里冲了出去,连伞都没顾得上拿,直接跑到门边上将门打开,看到站在门口的二人,盼儿被褚良抱在怀里,林氏先是一愣,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赶紧将他们迎了进来。

    感受到林氏的目光,盼儿有些羞窘的低着头,等到被褚良抱到屋里后,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衣裳紧紧的贴在身,与皮肉紧连没有一丝缝隙,将盼儿姣好丰盈的身段儿勾勒的凹凸有致,各处的形状都给描绘出来,不止有高耸的一双兔儿,还有那不盈一握的小腰,让人恨不得伸手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的搓揉几遍。

    好在褚良还记得林氏在旁,虽然一双眼几乎能喷出火光来,但却迅速的将不该表露出来的神情收敛了,只有盼儿略瞧了几眼,被吓得心惊胆战如同鹌鹑般坐在地上,一双小脚在青石板上留下了几道湿印子,两手环抱着双臂瑟瑟发抖,看上去可怜极了。

    林氏取来干净的巾子,给了盼儿与褚良一人一条,两人随意的擦了擦,因里外全都湿透的,擦是肯定弄不干净的,还得烧了水泡澡才能驱寒气。

    厨房里屋里并不很远,盼儿用巾子擦了头脸后,也不敢看林氏,闷闷的说要去烧水,她一瘸一拐的站起身,明显就是行动不便的模样,因为外头的衣裙还是完好的,贴身的亵裤虽被男人撕烂,但有衣裙遮挡,也没被林氏发现,否则盼儿当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褚良眼神闪了闪,冲着林氏道:“我去帮帮她。”说完,男人转身就走出了屋门,林氏张了张嘴,想要叫住褚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若这位褚公子的身份能低些,将盼儿娶过门倒也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她也好稍稍安心些,偏这人出手阔绰身份不低,之前换下来的那身以上看似普通,实则是用织锦做出来的,外头还有密密麻麻的绣线,也值了不少银两。

    盼儿如今虽然不傻了,但容貌却毁了个透彻,不是林氏自己贬低女儿,而是盼儿这条件实在无法嫁入高门中,像齐家那样的人家都会百般折辱她,若是换了更体面的府邸,盼儿指不定会受多少委屈。

    林氏一边收拾屋子,一边连连叹气。

    此刻盼儿已经进了厨房,她顿住脚步刚想将门掩上,却发现木门如生了根般,根本推不动,仔细一瞧,竟是褚良站在外头。

    “让我进去。”男人嘴上说着,手上便开始推门了,盼儿挡不住他,只能认命般的后退一步,将这姓褚的放进了厨房中。

    林家的宅子虽然宽敞,但厨房却有些逼仄,因建了两个灶台,以及大大小小的罐子坛子都堆在墙角的缘故,此处平日里容纳盼儿母女两个便觉得有些挤了,此刻林氏不在,换成了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身上还散发摄人的气息,好像独行的猛兽般,盯紧了自己的猎物,等待着恰当的时机,一击毙命。

    褚良伸手扯开盼儿绑发的布条,女人半湿的发直接披在肩头,盼儿的发量不少,虽然发丝有些枯黄毛糙,但此刻沾了水后则柔顺不少,若不是左脸上的鲜红的伤疤实在太过碍眼,眼前女人的模样还真能称得上勾人。

    褚良也不是饥不择食的人,看到盼儿眼里的惊惧提防之色,不由冷笑一声。

    见男人大阔步的绕过自己,直奔灶台而去,熟练的用火折子点燃了明木,放在炉灶里,接着才往里添柴,好像以前做惯了这种粗活儿般。

    看出了女人的疑惑,褚良道:“我常年呆在军中,这些杂事也会了七八成,否则多有不便……“

    盼儿走到另外一个炉灶前,也将水给烧上,今日林氏淋了雨,她身子骨儿本就比常人弱,最近整治腌菜已经费了不少心力,若是再害了病,即便有灵泉能够调养,恐怕再想恢复也并非易事。

    大锅里的水一时半会儿也烧不开,两个灶台挨得近,盼儿几乎要贴在了褚良身上,大火呼呼的烧着,热的她浑身直冒汗,汗水混着雨水不住的往外流,又黏又腻的感觉让她难受极了,恨不得将身上的脏衣裳也一并脱了去,偏褚良呆在厨房根本没有出去的意思,盼儿只能尽量缩起身子,省的碰到了他。

    褚良眯眼看着跃动的火光,似漫不经心的问:“齐川已经上京足有三年了,现在都没有消息传来,你可有别的打算?“他手里头捏着已经干了的柴火,用手轻轻一搓,柴火就断成两截。

    盼儿咽了咽唾沫,眼珠子好像黏在了褚良的那双大掌上,轻声说:“等到齐川发丧之后再改嫁吧,否则也说不过去。“她倒是没打算立什么贞节牌坊,若是嫁人后日子能好过些,盼儿也不会为难自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