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18章 随我入京
    厨房空间狭小十分逼仄,房中只有褚良跟盼儿两个人,光线昏暗,没法看清男人的神情,让盼儿有些慌,低低道:“若不改嫁的话,难道要一辈子守寡不成?”

    褚良眼神微微闪烁,突然往前走了几步,他跟盼儿本就挨得极近,现在更是如此,炙热的胸膛紧紧贴在女人纤瘦的脊背上,温度一阵阵传过来,让盼儿双腿发软,扶着案板想要逃开,却不防被一只铁臂死死箍住了腰,男人一个用力,直接将人捞在怀里。

    被褚良的动作吓得愣住了,盼儿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但她不动还好,一动简直好似在刻意勾引一般,柔软的娇躯被水淋湿,衣裳紧紧贴在皮肉上,感觉比平时清晰千倍万倍,用力磨蹭着,该碰的不该碰的地方全都触到了。

    “别动……”

    男人粗噶的开口,声音之中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粗糙的指腹将女人粘在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不算,还用手捻了一下柔嫩的耳珠,盼儿怕痒的很,忍不住缩了一缩,挣扎的比先前还要厉害,后背出了一身汗,淡粉的嘴唇微张,吐出低低的哼唧声。

    “快放、放手......”

    盼儿的声音中已经隐隐带上了哭腔,喉咙里好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低低的抽噎着,此刻林氏呆在房中,有倾盆大雨的声音遮挡,厨房里的动静根本传不出去。

    褚良这厮好像没听到盼儿的话似的,此刻当真如同无法无天的恶兽般,恨不得将怀里头的小女人一口一口的吞吃入腹,也不知究竟是何缘故,明明盼儿的一张脸远远比不过京城里的闺秀,除了身段儿丰盈饱满些,容貌说是丑陋至极也不为过。

    偏偏他对这种女人动了欲.念,只要一想到盼儿,他浑身上下都好像被烈火灼烧般,坚硬如铁,理智也马上要分崩离析,恨不得直接在这破烂简陋之所占了小女人的身子,狠狠吃了个饱。

    常年握着长.枪的手,掌心的糙茧磨了又长长了又磨,变得十分坚硬,与小女人柔软滑嫩好似凝脂的皮肉完全是两个极端,如同粗粝的砂纸抹在刚剥了壳儿的鸡子上似的,每碰一下,盼儿的身子就要微微颤抖一下,整个人好像被浸入水中,昏昏沉沉的并不清醒。

    恍惚间盼儿听到男人开口了:“我带你回京,当我的妾室,虽没有名分,但我定会好好待你……”

    如同一盆冰水当头浇下,盼儿整个人僵硬的好似木雕,她按住了在自己衣襟中胡乱摸索的大掌,脸色紧绷,声音冷的像冬日里的寒冰。

    “放手!”

    褚良轻咬着女人的耳垂,动作没停。

    盼儿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起了放在案板上的菜刀,作势就要往褚良身上劈砍。

    男人好歹也是在战场上拼杀过的,一身武艺极高远远不是一个小女人能比得上的,余光扫见那一抹寒光时,褚良反应极快,猛然钳住了盼儿的手腕,因为积聚在体内的火气无法发泄,男人脸色发黑,就跟暴怒的野兽般。

    “你干什么?“

    盼儿腕骨被捏的生疼,口中不由发出闷哼声,用力甩了一下,恨声道:

    “褚公子,还请您放开我,我虽容貌丑陋,但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还请褚公子念在小女子收留了您多日的份上,饶了我行吗?“

    “饶了你?难道跟我回京竟是逼你不成?“

    盼儿冷着脸点头:“我虽是山野村姑,但也是成了亲的女人,褚公子一看就身份非凡,为何非要为难我?“

    说实话,褚良自己都想不明白盼儿到底有何处好的,若不是她用活泉恰巧救了自己,恐怕褚良都不会多看这女人一眼。

    “林盼儿,当我的妾室不好么?“

    在褚良看来,盼儿母女的日子简直贫苦极了,为了那一两银子整天奔波,连件像样的衣裳都没有,这种日子到底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了他,在京里头买上一座宅子,再也不必为生计发愁。

    见褚良仍没有松手的意思,盼儿抿了抿嘴,嘲讽道:“褚公子,您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即便我有千般不好,但好歹将您从山涧底下救了出来,若没有我的话,您恐怕早就沦为野兽的腹中食……“

    听到这话,褚良眯了眯眼,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发现这双杏眼中透着厌烦,褚良心里憋着火,猛地将手给松开,走出了厨房外。

    等人走后,盼儿好似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般,软软的跌坐在冰冷的地上,一股寒意从骨缝儿里渗了出来,让她忍不住抱着双臂,轻轻颤抖着。

    她的确是不想给人当妾室,虽然褚良这人一看就知身份不凡,但若是成了别人的玩物后,没名没分的跟在男人身边,想必要不了几年就会腻歪了,届时她没有娇美的容貌,出身又不高,能有什么好下场?盼儿想要过上好日子,给褚良当妾室,一看便知道是走不通的死路,她又怎会往南墙上撞?

    扶着砖瓦从地上站起来,盼儿蹲坐在灶台前,将柴火往炉子里添,现在大锅里的水已经快烧开了,盼儿舀了些在盆里,先是将一盆水送到林氏屋里去,之后才往自己房中端了一盆。

    临关门前,盼儿看着西屋的窗户已经暗了下来,估摸着褚良怕是歇下了,想想这人方才做过的事情,她也不敢主动上门,生怕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

    小手胡乱将身上的衣裳给扯开,之前遍寻不着的瓷瓶儿竟然掉在了系带的缝儿中,怪不得她没在怀里头摸着这物,将瓷瓶儿放在小桌上,盼儿仔仔细细的用热水洗过澡后,便将水泼到了院子里。

    被水汽蒸的皮肉有些发红,那股深入骨髓的寒意已经尽数消失了,盼儿披上了一件儿干净的粗布衣裳,将瓷瓶握在手中,并未像往日一般把泉水涂抹在脸上,而是打开了盖子,将里头沁凉的泉水一饮而尽。

    之前盼儿虽吃过掺了泉水的吃食,但因为其中只加了几滴,并不像现在有足足小半瓶之多,泉水滑入喉咙后,一股暖意从下腹处升起,盼儿坐在圆凳上,只觉得腹中越来越烫,如同滚油灌了去了般,让她脸颊通红,额间也不由渗出汗来。

    雪白贝齿紧咬着淡粉的唇瓣,盼儿从来没想过饮下泉水竟然会有这种反应,她两手捂着腹部,五脏六腑好像都绞成一团般,难受的让她不住落泪,泉水濡湿了额头,顺着皮肉缓缓滑落,最后渗入到狰狞可怖的伤疤之中。

    口中发出闷闷的哼声,盼儿坐都坐不稳了,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整个人如同煮熟了的虾子般缩在一起,之前披在身上的衣裳不知何时蹭掉了,盼儿身上沾了不少的泥,轻轻蠕动着。

    也不知究竟疼了多久,等到盼儿意识清醒后,整个人好像从水中捞出来的般,浑身都**的,沾着泥灰,看起来比乞丐还不如。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上头好像沾了一层薄薄的灰土般,并不是地上的污泥,而是另外的脏污之物,油腻腻的紧紧贴在身上,还散着一股怪味儿,她刚刚的澡也白洗了。

    盼儿不由屏息,只觉得自己身上臭不可闻,她也顾不了那么多,捡起地上的外衫胡乱的穿在身上,赤着脚,推开门往厨房跑去,此刻褚良应已经歇下了,她小跑着进了厨房,大锅上烧的水还有些热气。

    端了一盆热水回了自己屋里,盼儿用皂角在身上使劲儿的搓揉着,身上的脏污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洗了好几遍才洗的干净,不知道是光线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盼儿竟然觉得自己的皮肉比先前要更为白皙细腻几分,摸上去也十分腻滑,就连今日被捕兽夹弄破了的伤口,竟然隐隐的只剩下的淡粉的印子。

    盼儿整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小手捂着心口,手里拿着铜镜对着自己的脸仔仔细细的照着。

    看着铜镜里十四岁的女子,皮肤比往日要白净许多,左脸上的那块伤疤,在昏黄的灯光下,竟然已经有些看不出了,虽然细看之下还有些痕迹,但灵泉一直在身上,相信假以时日之下,这疤痕定然会全然消失。

    捧着铜镜照了整整一刻钟功夫,盼儿这才依依不舍的将铜镜放在桌上,她的轮廓与林氏生的十分相似,虽然眉眼长得不算很像,但依旧十分秀美,原先有了那块吓人的伤疤,别人根本不会在乎她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若疤痕消失了,想必她应该也是个美人胚子。

    盼儿将落在地上的衣裳全都捡起,看着那条被褚良撕烂了的亵裤,琢磨着明日拿到厨房烧掉,万万不能让林氏发现。等全收拾好后,盼儿躺倒在木板床上,她从没想到灵泉直接服下竟然会有这般好的效果,早知如此,她早就这般做了,也不必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顶着一副丑颜过日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