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19章 齐眉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盼儿便从破破烂烂的木板床的爬起来了,昨天夜里虽然没睡好,但她因为面上的伤疤已经好了七八分,心情太过激动之下,精神头儿都比往日亢奋许多,她扯开了裤腿,发现脚踝处的伤口仍呈现出淡淡的粉色,留下明显的痕迹来。

    用手拧了自己一下,挤出几滴泉水涂抹在伤口,等到那处皮肤恢复完全,只比别处稍稍白皙几分后,这才手里拿着瓷瓶儿,用来接余下的泉水。

    之前每日盼儿只能接出来小半瓶的泉水,今日她想试试能不能弄的更多些,岂料这一瓶泉水还没有接满,她就觉得双目一阵刺痛,好像眼珠子在用根根牛毛粗细的针使劲的扎一般,这股刺入骨髓的疼痛极为难忍,让她痛苦的哀叫出来,赶紧松了手,取了两滴泉水涂抹在眼皮上,那股火辣辣的疼痛才稍稍消减几分。

    眼球里传来的疼痛过了一刻钟功夫才缓缓消失,期间即使盼儿疼的厉害,依旧半点儿泪水也无,两眼如枯井般一片干涸,刺痛感虽然消失,却之前那种折磨却让盼儿心有余悸,再也不敢随意将泉水放到尽头了,否则要不了几日,她怕是要将双眼哭瞎。

    照旧将瓷瓶放在怀里,此刻鸡啼声还没响起,盼儿便穿好衣裳直接去了院中,将之前采的折耳根叶子剁碎了,渗出紫红色的汁水来,案板都染成了这种颜色,一股清香味儿不断的往鼻子里钻。

    一般人吃不惯折耳根的那股味儿,总觉得这东西腥气浓郁难以入口,偏林氏爱吃折耳根,之前身子骨还好些的时候,便会下厨做一道凉拌折耳根,盼儿从小吃到大,平日里空着腹都能吃上一小盆,也不用再吃米饭干粮,便直接饱了。

    折耳根叶子与灵泉和小米子混在一起,放在了食槽后,这些长大了不少的鸡便支棱着翅膀,急不可耐的冲到了食槽前,吃的头也不抬。

    盼儿将剩下的折耳根的根茎放到盆里,把最嫩最细的挑出来洗干净,这才拿到厨房里,简单切了几刀后,调了料汁儿用筷子拌了一下。

    砰!砰!砰!

    大门被敲得砰砰响,好像有人在用力踹门似的,盼儿心里一惊,放下盆子走出厨房,透过家里头的篱笆往外瞅,发现齐母跟一个十三四的小姑娘站在门外,齐母一张满布横肉的脸带着扭曲之色,一看便知来着不善,而那小姑娘的模样生的俊俏,穿了一身粉红色的棉布裙,小腰一束,胸前平坦一片,一双眼中却透着明显的嫌弃,不是齐眉还能有谁?

    盼儿清楚躲在家中也不是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将门打开,门一开,齐母瞪了盼儿一眼,用手拧她的耳朵,口中不干不净的骂着:

    “你这个丑八怪,嫁给了川儿之后竟然还敢偷汉子,将人藏在了家里头,是不是要把我们齐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才算完?“

    最近有泉水养着,盼儿的皮肉比往日要细嫩许多,虽说称不上吹弹可破,却比之前白皙匀净不少,现在被齐母这么狠狠掐着,耳廓瞬间变得通红,好像快滴出血来般。

    即使耳朵疼的厉害,盼儿却没有反抗,她现在整个人都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齐母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难道她跟褚良做出的事情,被齐母发现了?

    在石桥村里头,不守妇道的女人比过街老鼠都不如,虽然不至于浸猪笼,但名声却全都毁了干净,盼儿可没打算守一辈子的寡,她将来定然是要出嫁的,毕竟在本朝自立女户颇有些艰难,没个男人连孩子都生不出来,将来的银钱就要全都交给官府。

    盼儿穷怕了,她上辈子就活活饿死冻死在破庙中,最舍不得银子,又怎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拼死拼活赚来的银子全都交出去呢?

    想到此,盼儿先是用力将齐母的手给掰开,装傻道:

    “什么叫偷汉子?“

    看着盼儿这副傻兮兮的模样,又生的十分丑陋,那些男人也不是瞎了眼,怎会跟这种女人勾搭在一起?不过听说最近林氏赚了不少银子,若为了那些白花花的银两,想必还是有人愿意入赘的。

    齐母昨晚就听牛寡妇说,林家院子里竟然多了个男人,也不知究竟是林氏还是盼儿的姘夫。

    若是林氏那个骚蹄子的,她定然要让全村人都知道林氏到底是个什么德行,要是盼儿做出了那等不守妇道之事,肯定要赔给他们齐家银子,弥补损失才行。

    齐眉一直盯着盼儿看,发现这丑女人左脸上的伤疤比之前好了许多,那处皮肉透着淡淡的粉红色,就跟涂多了胭脂似的,根本不吓人了,再配上那双水润润的杏眼,跟林氏一样,一看就是个会勾人的下贱胚子。

    齐母没去管盼儿,脚步不停,先是走到林氏所住的大屋门前,将大屋的木门一脚踹开,看到林氏急急忙忙的穿好衣裳,屋里头没有其他男人的踪迹。

    林氏早就听到院子里闹出的动静了,心头恼怒的很,几步走到门前,想要跟齐母理论,道:

    “亲家母,你这一大清早的来我家,又是砸门又是踹屋的到底要干什么?“

    齐母没吭声,颊边的两道法令纹十分明显,好像刀刻斧凿般,让她整个人显得十分刻薄。

    “你家里头藏了野男人,要是不将人找出来,给我儿戴了绿帽子怎么办?“

    齐母也不是个瞎子,自然能看出来这屋里连个男人的影儿都没有,不过这里没有男人,却不代表没有银子,林氏的肚皮一点也不争气,只生了盼儿一个女儿,既然如此,现在林盼儿是他们齐家的人,林氏赚的银子也该都是齐家的才是,若是翻找出来,带回家嚼用日子过的也能舒坦些。

    林氏被齐母的无耻气的脸色苍白,嘴皮子都忍不住轻轻颤抖着,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齐母冲进屋里,翻箱倒柜,将女人的衣裳一件一件的往地上扔,原本整洁的房间霎时间乱成一团,盼儿在外看着,被气的肝疼,直接冲到屋里跟齐母撕扯着,她的力气比不过齐母,但却有一股狠劲儿,用手狠狠挠着齐母的脸,直将这壮硕的妇人挠的嗷嗷直叫唤。

    母女两个合起伙来把齐母推出大屋,齐眉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三人,不止没上前帮忙,反而往侧边退了一步,踩在了一块石头上,省的院子里黏糊糊的泥汤弄脏了她的裙子。

    齐母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双眼睛如同牛眼般瞪大,口中骂道:

    “你这没大没小的狗东西,竟然敢这么对自己的婆婆,小心我直接休了你!”

    盼儿抿嘴没说话,倒是林氏开口了:“之前盼儿跟齐川成亲前,我给了齐川五十两银子,你们齐家休了盼儿可以,但得先把银子还回来……”

    寡妇的名声虽然也不好听,但比起被人休了的女人,还是要稍稍强上几分,这一点林氏心里门清儿,她自然不会让盼儿受了委屈。

    齐母被气的七窍生烟,一把拽住了盼儿细瘦的胳膊,将人推倒在地,之后飞快的走到西屋前,一把推开门,发现西屋里空空荡荡,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林氏走到齐母身边,冷笑道:

    “你说的野男人到底在哪儿?要是不还盼儿一个清白,我就直接吊死在你们齐家门口……”

    林氏双目中满布血丝,语气完全不似作假,将齐母给骇了一跳,生怕林氏真豁出了一条命折腾她。

    齐眉在一旁,身后捋着两鬓柔软的发丝,轻声道:

    “林姨莫气,牛寡妇昨日来到我们家里,非说嫂嫂偷人,哥哥如今已经快三年没回来了,嫂嫂改嫁也在情理之中,但如今还没去官府走一遭,嫂嫂还是我们齐家的人,若真如牛寡妇说的那般,与……人做出了那等苟且之事,怕就不太好了……”

    齐川读书多年,文采才华也是不差,齐眉是他唯一的妹妹,耳濡目染之下,说话时也斯斯文文的,再配上那张清秀的小脸儿,娇柔的气质,虽然模样还没长开,但求亲的人已经快要踏破齐家的门槛儿了。

    盼儿在齐家待了几年,怎会不知道齐母跟齐眉到底是什么德行?

    这母女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实际上最是贪婪不过,之前林氏给盼儿做过不少好衣裳,有的一次没穿过就被齐眉‘借’了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还回来。

    当时盼儿是个傻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反而极愿意跟在齐眉身后,连林氏的话也不听,明里暗里不知吃了多少亏,甚至有一回被齐眉骗着走进了村里的鱼塘中,若不是林氏及时找来,她怕是要淹死了。

    如此一来,若盼儿还相信齐眉的鬼话,恐怕连傻子都不如。

    她蹲下身,抓起了一把黏糊糊的烂泥,咧着嘴直接往齐眉脸上身上涂抹着,昨夜的雨不小,乃至于稀泥一抓就是一大把,刚一碰到人,齐眉就扯着嗓子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