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22章 掌柜的算计
    盼儿闻不惯羊奶的那股膻味儿,好在用杏仁煮了后,味道就比之前好些,且因为去除了水分变得更加醇厚香浓,让她喝了整整一碗,小肚子都略有些鼓起来,这才作罢。

    林氏也跟着喝了一碗羊奶,吴家养的羊多,吴高也是个实在人,不止从来没有因为盼儿貌丑人傻欺负过她,甚至还能帮则帮,今日给盼儿的羊奶装了整整半盆子,虽盆不大,但也有四碗那么多,剩下的那些用杏仁熬好了,若是一顿不喝完,下顿再喝恐怕会闹肚子,好在林氏的厨艺好,这些东西也不会浪费。

    等到羊奶稍稍晾凉几分后,林氏打了个蛋,将蛋清倒入奶中,搅拌均匀却没将蛋清过分打发,等弄的差不多之后,便直接上锅去蒸,盼儿在一旁瞧着,不知道林氏到底在做些什么,过了约莫一刻钟功夫后,林氏便将锅端了下来,里头的羊奶蒸蛋还用盘子扣着,稍微闷了一会儿,打开竟然成了又滑又嫩的羊奶冻。

    虽然羊奶是喝不下了,但这种小零嘴却是盼儿从来没吃过的,用勺子舀了些送入口,用嘴一抿直接就化了,奶香跟杏仁的香气极为浓郁,比一般的蒸蛋好吃不知道多少倍。

    她与林氏两个将羊奶冻直接吃完了,母女俩的胃口都不大,若不是怕糟践了好东西,哪里会往肚子里塞这么多的吃食?午饭现在也省下了,林氏看着女儿那张泛着淡淡红晕的娇美小脸儿,水灵的比玫瑰花还要艳丽,盼儿这副容貌比起京城里高门大户的小姐都不差什么,只是养在石桥村中,周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恐怕也找不到良配。

    更何况盼儿现在还是齐川的媳妇,就算齐奶奶是个明白人,心地也好,但齐家一大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盼儿要是留在齐家,想必得被他们合起伙儿来欺负。眼见着盼儿就要给齐川守寡满三年,也算是仁至义尽,现在她女儿还不到十五,正是女子最好的时候,即便是再嫁之身,凭着这副好模样,找一个如意郎君也不是难事。

    林氏扯了盼儿的袖子道:“跟我过来。”她将盼儿直接带到了大屋里去,之前从碾河镇买回来了一匹嫩绿色的绸料,林氏的绣活儿虽然称不上好,但做两件小衣还是使得的,小衣乃是女子贴身之物,料子细滑也能稍稍挡上分毫,省的外头的粗麻衣裳将盼儿的身子磨坏。

    跟着娘直接进了屋后,盼儿坐在床边上,见林氏手里头捧着一个绣篮子放在床上,拎出了件儿又轻又薄的肚兜儿和同色的灯笼裤出来,因为绸料十分轻薄,摸着滑不留手,盼儿这辈子都没用过这么好的料子,不由红了小脸,抓着小衣不撒手问:“娘,这是给我做的?”

    见盼儿这副馋样儿,林氏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道:”可不就是给你做的?否则买那匹布回来又有什么用?“

    盼儿痴痴的笑了起来,将成套的小衣抱在怀里,心里急着回屋试试,朝着林氏娇娇的撒了娇后,便迫不及待的进了自己屋中。

    将破旧的木门仔细掩上,盼儿小手扯着系带,将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裳给脱了下去,这衣裳是老早之前做的,最近盼儿长得快了些,不止胸前那对乳儿变得比以前更加饱满丰盈,就连个头也稍稍高了几分,一双**又细又长,偏偏圆臀翘的很,走路时轻轻摆动着,简直勾人极了。

    身上的衣裳尽数褪了下来,盼儿此刻坐在铜镜前,她身上没被日头晒过的皮肉都十分白皙,往日虽称不上细腻,但最近一直有灵泉养着,每喝一回,体内积聚的杂质好像被尽数排出了般,不止皮肉比往日更加莹润,甚至连身子都要轻巧灵活许多。

    盼儿一双眼紧紧盯着铜镜,先是仔细瞧了瞧脸蛋,左看右看发现那碗大的伤疤的确是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出半点痕迹,她这才似松了口气般,将肚兜儿纤细的带子系在身上,因为脖颈处有条系带,要系上的话就必须将胳膊高高抬起,反手仔细摸索着。

    在铜镜里看着自己高高听起来的一对兔儿,即使是自己的身子,盼儿看了也不由脸红,她也不知怎么回事,这胸前鼓鼓囊囊的乳儿比村里头别的姑娘都要大出不少,平日里穿着宽松的衣裳还瞧不出来,此刻肚兜儿的料子又轻又薄,紧紧贴在皮肉上,将姣好的身段儿完全给勾勒出来,看的自然比往日要清晰许多。

    穿好衣裳后,盼儿忍不住揉了揉胸口,只觉得入手之物极为绵软,摸着当真舒坦极了。低头看着身上嫩绿色的料子,盼儿美滋滋的捂嘴直笑,也没将小衣换下来,而是直接在外套了一件衣裳,这才出屋帮林氏做腌菜。

    因为将腌菜分别卖给了翰轩棋社的刘老板以及荣福楼掌柜,盼儿母女最近入手的银钱不在少数,否则也不会先将齐***那一吊钱给换上,至于褚良先前留下的几十两银,她们一直没有动,家里头万一有了急事,也能应付不时之需。

    一晃过了数日,这日盼儿因为又来了小日子,小腹处如同刀割般,林氏便烧了开水冲了红糖,里头还加了不少的蜂蜜,盼儿趁着林氏出屋时,在碗里加了几滴灵泉,喝进肚后,过了不到一刻钟功夫就觉得绞痛缓和了不少,虽没有全然消失,但好歹能够忍受了。

    在腿间绑好了月事带,盼儿换上衣裳准备出门,今日得去碾河镇上给荣福楼掌柜送腌菜,因为是老早便定下的日子,万万耽搁不得,她从自己屋里走了出来,头上戴着帷帽,去厨房里取了腌菜坛子抱在怀中。

    林氏面带担忧之色:“要不然今日让我进镇子?你身子不舒服就好好在家歇着……”

    “我哪有那么娇气?您还得在家里继续做腌菜呢,我的手艺还不够,做出来的东西别人一吃就能吃出来,咱们可不能将自己家的招牌给砸了……”一边说着,盼儿一边往外走,走到了村口坐了驴车,吱嘎吱嘎的往碾河镇走去。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盼儿到了镇前的小路上,给了赶车的老爷子几文钱,便直接往荣福楼的方向走去,林氏做出的腌菜如今已经在碾河镇上打出了名声,荣福楼的客人一来,必定要点一碟子小菜用来佐酒,虽然这腌菜在荣福楼里卖的不便宜,但却好吃的让人尝过不忘,即使贵些也是值得的。

    因为人人都点,腌菜卖的比荣福楼掌柜想象中还要快,今日是跟林氏母女约定好的日子,他特地起了个大早赶到荣福楼中等着盼儿过来。盼儿端着坛子走到了荣福楼,远远就看到了一个小二在门口张望,一看到她脸上堆笑,冲到近前点头哈腰道:“林姑娘,咱们快些进去,掌柜的都等您足足一个时辰了……”

    心里一惊,盼儿不免有些讶异,若这小二说的不是假话的话,荣福楼掌柜竟然辰时就来了楼里,起的还真是早些。走进了包厢中,荣福楼掌柜一见到盼儿,脸上的喜色根本藏不住,他本就生的胖,一笑的时候五官都挤在了一处,看到盼儿怀里抱着的腌菜坛子道:“这腌菜的分量还是有些不够,你娘能不能多做些?”

    嘴上虽然这么问着,荣福楼掌柜心里头还是想要制作腌菜的方子,毕竟这东西可是难得的好味,平日在楼中卖,一碟子小菜不过丁点,就能卖上五十文,这还是因为碾河镇地方小,手上宽裕的人不如省城多,若是换了个稍大些的地方,荣福楼掌柜相信自己能赚的更多。

    自打上次跟林氏母女谈了生意,荣福楼掌柜曾派人跟着她们,知道母女两个是石桥村人士,听说眼前这个小姑娘是个毁了容的傻子,不过最近人变得聪明许多,只是脸还是吓人,所以才用帷帽挡着。

    不过那林氏却是难得的美人儿,即便是个年近三十的寡妇,看着仍像是二十出头般,肤白奶大,若是娶回了家,那艳福当真不浅。

    荣福楼掌柜家有悍妻,媳妇还是县老爷的亲妹妹,虽然打起了林氏的主意,但却不敢将人娶过门,不过女人嘛,最看中的就是贞洁以及子嗣,否则凭着林氏这张脸,想必早就改嫁了,只要自己强占了林氏的身子,让她怀上身子,到时候甭提这些腌菜了,那些方子想必都会落入他手。

    越想越觉得可行,荣福楼掌柜还真没将这两个寡妇放在眼里,眼中精光闪烁,问:“你娘今日怎么没来?”

    盼儿不疑有他,便道:“我娘在家里头做腌菜,有些忙不过来,便只有我一个人来送东西。”

    荣福楼掌柜心里一动,觉得今日是个难得的好时机,盼儿来镇上还得采买些东西,他趁林家无人,直接与林氏成了好事,林氏为了自己的女儿,想必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打落牙齿活血吞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