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24章 准备进京
    这段时间齐眉一直过的不好,之前她那对乳儿被几个猎户瞧见了,那些男人不止好色还都是嘴碎的,将丁点大的事情沸沸扬扬的传遍了整个石桥村,虽然稍稍平静了一阵子,但只要她出门仍会被那些长舌妇们在背后指指点点,甚至那日她买了一匹嫩绿色的绸布,村里人都说她打扮的光鲜亮丽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盼儿而起,齐眉现在看到盼儿,就恨不得剥了这贱人身上的衣裳,将她那对奶.子给露出来,让村里的男人看个仔细,省的整日盯着她不放。

    心里头这么想的,齐眉的眼神不由落在了盼儿胸口处,虽然女人身上穿的还是淡青色的棉布裙子,布料远远不如她身上裙衫的绸料丝薄柔滑,齐***针线活儿不错,买回料子后就给齐眉做了一身新衣裳,嫩绿的颜色就跟枝条上新长出来的叶子般,配上齐眉清秀小脸儿,看起来水灵灵鲜嫩嫩的,比起盼儿那洗得发白的棉布裙子强了不知多少。

    饶是如此,齐眉仍恨得咬牙切齿,她发现林盼儿藏在怀里的一对椒乳大的很,之前听人说过,胸脯生的越大的女人约会勾引男人,听说林氏当年就要勾引她爹,果然这母女两个都是狐狸精,天生的下贱胚子。

    齐眉心里又恨又妒咬牙切齿,戴着帷帽的盼儿却愣住了,颤声问:

    “齐川不是早就出了事……“

    齐眉一听这话,就跟被点燃了的炮仗似的,伸出纤细食指指着盼儿的脸,差不点将她头上的帷帽给打下来。

    “你这恶妇好狠毒的心肠,哥哥在京里头中了状元,想要接咱们一家子去天子脚下过好日子,你竟然诅咒他去死,真是下贱……“

    原先齐眉顾及面子,总是拿腔作调娇滴滴的如同出水白莲般,但大概是上回被盼儿气的狠了,她现在也顾不上自己的脸面,一上门儿什么脏字儿都往外冒,哪里像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与骂街的泼妇也没有什么区别。

    看不清盼儿的脸,齐眉眼中却露出丝得意:“你瞧瞧自己那副样子,丑陋的根本无颜见人,亏得哥哥顾念旧情,不忘让我跟娘亲把你们母女两个一并接到京城过好日子,像你这种女人,哪里配得上堂堂的状元郎……“

    盼儿心说要是没有我的话,齐川连上京赶考的银钱都凑不出来,不过她却没有开口,藏在帷帽底下的那双美眸里波光潋滟,心里头转过了许多想法,如今齐川已经成了状元郎,日后前程不可限量,她好好的当一个官夫人,过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自然极好,比其自己跟林氏辛辛苦苦的卖腌菜不知强上了多少倍。

    也不在意齐眉那副高高在上洋洋自得的模样,盼儿问了何时回京后,心里琢磨着得好好准备一番,将碾河镇的生意结了,之后带着林氏去京城里过好日子。

    因盼儿家住在山脚,地上泥多草多,齐眉新做的绣鞋现在已经沾满了黄泥,清秀小脸儿上满是厌恶之色,小手捏着裙裾不让嫩绿色的绸料站在枯枝树叶上,否则若划破了一个窟窿,好好的裙衫哪里还能看?

    等到盼儿问了几句后,齐眉心中的内心已经告罄,不耐烦的敷衍了盼儿几句,就直接走远了。

    齐眉刚走,林氏就顺着道边走了回来,盼儿小跑着走到林氏身边,发现娘的一双眼睛又红又肿,明显就是哭过了的模样,她心里一咯噔,问:“娘,您怎么了?”

    林氏心里琢磨着该不该告诉盼儿实情,不过她现在已经将荣福楼掌柜得罪了,若是盼儿不知的话,下次再遇上那禽.兽定然会吃亏,想到此,林氏心头犹豫烟消云散,道:

    “荣福楼掌柜对我起了歹心,好在今日在镇上得了一位好心人相助,这才及时逃了出去,不过恩公将荣福楼掌柜狠狠教训了一番,日后咱家的腌菜怕是没法卖到那儿了……”

    盼儿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腌菜不腌菜的?她死死的攥住林氏纤细的腕子,因为力气用的太大,直接将那处细白柔腻的皮肉给攥的通红,仔仔细细的检察了,发现林氏除了头发有些散乱,手腕被麻绳磨破皮之外,身上再无半点儿伤口。心里悬着的大石忽的落下,盼儿拉着林氏走进屋,轻声道:“刚刚齐眉来到咱家,说齐川不止没死,还在京城中了状元当了大官,要将咱们娘俩也一并接到京里……”

    自家女婿发达换在别人家是难得的好事,但林氏却忧心忡忡道:“齐川为什么想接你过去?”盼儿现在虽然一张脸生的秀美,但之前又傻又丑,接这样的发妻入京,齐川少不得要被同僚嗤笑,林氏年轻时也是见过世面有些眼界的,一听这话便觉得有些不对。

    盼儿想了想,道:“不论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我都是他名正言顺的发妻,先去京城里瞧一眼,若是不成的话,再想和离之事也不迟……”

    盼儿口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头却真不想跟齐川和离,毕竟齐川生的俊美,又是堂堂的状元郎,这样出众的人品相貌就算在京城里也不多见,她是齐川的夫人,只要坐稳了那个位置,日子只会越过越好,没有越走越差的道理,盼儿本就是个贪财之人,哪会甘心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林氏见盼儿的神色微动,就知道自己劝不住她,心里暗暗叹息一声,打定主意进京后要盯紧了齐川,省的盼儿吃了亏。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母女俩一直在收拾东西,之前跟荣福楼有生意上的合作,自打他们掌柜做出了那档子后,这根线也就断了,至于翰轩棋社的刘老板,品性比荣福楼掌柜强了不知多少倍,林氏索性就将所有的腌菜都送给了刘老板,省的放在家中时日长了没法入口。

    刘老板得知林氏母女要离开碾河镇,一时间不由郁闷半晌,这碾河镇本来就是丁点儿大的地方,味美价廉的吃食并不多,如今林氏母女再一离开,上哪去找能像林家腌菜那般美味的小菜?只要吃过了腌菜,那滋味儿就深深的刻入到脑海之中,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忘记。

    林氏之前炖煮的老汤没法搬走,她们娘俩上京只能简单收拾一些金银细软,这老汤因为早就调好了滋味儿,只要日日在炉灶上以小火熬煮着,稍加些盐和水,每隔几日放只鸡进去炖着,汤鲜味美,煮什么腌菜都是极好的。得知还有老汤这种好物,刘老板迫不及待的带着棋社的小厮,直接赶着车来了石桥村,将林家的老汤连着大锅都给一并搬走,给了林氏二十两银子,已经远远超出了腌菜及老汤的价钱,林氏推脱了一番,见刘老板打定主意绝不会将银钱收回,无奈之下林氏只能收下,与盼儿道了谢后,目送着棋社的马车离开。

    转眼就到了齐家收拾东西准备进京的日子,自打盼儿有了灵泉,这段时日母女俩攒下了不少银子,虽然卖的腌菜不算多,但加上之前褚良留下的金叶子,拢共也超出了一百两,京城米贵居大不易,就算这些银钱不少,母女两个一路上吃喝嚼用都是银钱,万万不能浪费。

    齐川中了状元,便好似那草窝里出了个金凤凰似的,石桥村所有的村民都与有荣焉,将齐家夸出来了一朵花。因为齐母看不上林氏母女,村里头有机灵的,跟着贬损盼儿,说她相貌丑陋人又痴傻,根本配得上齐川,能够嫁给状元郎,可是她几辈子积来的福气,必须给齐川娶一房平妻,省的将来生的孩子也跟盼儿似的,是个傻子。

    说这话的人也不想想,当年要不是林氏给了齐家五十两银子,齐川哪能进京赶考?齐父齐母都是土里刨食儿的人,连家里头那几张嗷嗷待哺的嘴都喂不饱,就算攒上一辈子都攒不出那么多的银钱,等到银子到手,就开始嫌弃盼儿,与卸磨杀驴又有什么区别?

    这日一大早,齐家人早早的将东西收拾好,站在齐家门口等着盼儿母女,等到她二人到了地方后,发现眼前多了一辆马车,就算这马车不算小,但坐六个人依旧有些挤得慌。盼儿心里憋着气,就听到齐母阴阳怪气的开口:“盼儿快把银子拿出来,这辆马车一直将咱们送到省城,得走上三天三夜,一共要一两银子,你跟你娘这些日子赚了这么多的银钱,区区一两银子不会拿不出吧……”

    齐川派人送信时,也跟着捎带了五十两银子,他刚中状元,虽然肯定是要入翰林院,但现在还没有正式入职,手头上自然没有多少银钱,就连这五十两都是齐川咬牙筹措的,完全足够一大家子的路费。只可惜齐母都快要钻钱眼儿里了,因为齐川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让齐母将林氏母女给带上,她想着林氏母女手上的银钱不少,不如就让她们将路费也给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