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25章 终于到京城
    盼儿虽然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但看到齐母这副贪婪的嘴脸,明显就像占便宜的模样,心里头依旧不太舒坦,不过想想入京之后还得继续跟齐家人相处,盼儿便咬咬牙,直接拿了一两银子交给了车夫。

    扶着林氏上了马车,母女两个坐在垫子上,将车帘掀开些,外头的风吹进来,空气倒是没有那么憋闷了。

    齐眉盯着盼儿脸上的帷帽,阴阳怪气道:“怎么在车里还戴着帷帽?是没脸见人了?”

    齐奶奶也疼盼儿,听到这话不由皱眉道:“小眉。”

    齐眉撅着小嘴儿,一双手捏着袖口,将那处柔软的衣料都给捏的皱了,眼珠子定在盼儿身上,心中暗想入京后一定要让哥哥好好教训林盼儿这个贱人,教教她什么事规矩,这样不懂礼数贪慕虚荣的丑妇,简直丢尽了齐家的脸面。

    一路上有齐奶奶在,盼儿跟齐眉对上的次数并不算多,马车上十分颠簸,坐了半日后人的精神便不免有些不济,她自己喝了些灵泉水后,还不忘往水壶里添了少许,林氏本来脸色发青嘴唇干裂起皮,喝下泉水后变得粉粉润润的,面色也好看了不少。

    因齐奶奶年纪大了,盼儿拿了水囊去河边打水的时候,不忘往齐***水囊中加上几滴灵泉,上了岁数的老人嘴里头有一股味儿,齐眉嫌弃极了,自然不会跟齐奶奶喝同一个水囊里的水,这样一来,正好合了盼儿的心意,毕竟灵泉水本就是难得的好物儿,给齐眉这种人嫌狗憎的东西喝下肚,简直就是糟践东西。

    估摸是齐***身子骨儿本就不好,喝了灵泉水后,反应竟然比林氏还要更大些,整个人精神好得很,即使在马车上颠簸了一整日,面上也无丝毫的疲乏之色,等过了三日到了省城后,齐奶奶甚至不必盼儿扶着,直接跳下了马车。

    与偏僻的碾河镇相比,省城热闹极了,沿街上摊贩百姓不知多少,叫卖声不绝于耳,人头攒动,让盼儿这刚刚进城的土包子看直了眼。

    齐眉身上穿的那一身绸布衣裳,在碾河镇已经算是最好的花样了,但周围经过的女子一个个身上穿的衣裳头上戴着头面,乃至于面上擦得脂粉,盼儿都没有见过,齐眉虽然心高气高,觉得自己是状元郎的亲妹妹,但看到一个从软轿上下来的姑娘腕间油绿莹润的翡翠镯子时,眼里的羡慕都快藏不住了。

    扯了扯盼儿的袖子,林氏从包袱里取出了一个纸包,里头摆放着码的整整齐齐的小点心,这些糕饼只有人两个指节儿大小,四四方方的极好入口,是之前林氏用羊奶揉了面,拿野蜂蜜做了馅儿蒸出来的,又嫩又软吃进去满口留香,盼儿本来没什么胃口,但吃了一块后又忍不住动起手来,最后吃了七分饱,林氏便不让她在吃了。

    姑娘家的身段儿脸蛋儿都十分重要,若是每餐吃的过饱,不止会将小腹撑得滚圆,而且对牙齿形貌也极有害处,加上这糕饼略甜,若是一口牙生了蛀虫的话,岂不难看极了?以前因为盼儿想不明白事儿,林氏心疼孩子,也就没有约束的她太紧,现在都已经成了大姑娘了,若不好好管着些,进京后恐怕会被人耻笑。

    齐母嘴里头啃着干粮,见盼儿跟林氏的吃食比自己一家子用的强了不知多少倍,母女两个吃独食,半点儿也不肯送到他们面前,想到像盼儿这种不孝又丑陋的女人成了川儿的正妻,齐母就好像吃了苍蝇般恶心,她脸色大变走到林氏面前,将纸包一把夺了过来扔在地上,用脚狠狠踩了几下,直接将里头的糕饼都踩成烂泥。现在自己儿子高中状元,齐母的底气也比往日足了不少,看着林氏那副柔柔弱弱的骚气德行,就恨不得直接撕烂了她的脸,也省的她整日恬不知耻的勾汉子,生了了又丑又傻的女儿,恐怕就是报应!

    盼儿被气的浑身发抖,齐母实在是欺人太甚,她的确想过好日子,却不会让林氏受辱,她冲上前想要跟齐母理论,却被林氏一把抓住了手腕,轻声劝道:“别气了,到底也是你婆婆,一家人哪里有隔夜仇……”

    林氏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不由暗暗叹息,伸手揉了揉酸胀的额角,可把她愁坏了,要是齐川死在路上没有高中状元,盼儿跟齐母闹的僵了也无妨,但现在齐川没死,两人就还是婆媳,一顶不孝的帽子就能将盼儿压得死死的,无论做什么都是理亏。

    见林氏这副窝囊模样,齐眉冷笑一声,也不嫌弃手里头的冷馒头难吃的了,用手掰着往嘴里送,眼角眉梢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齐父齐母费了好大力气,找了进京城的车队,因为他们的人数不少,若想直接进京的话,必须拿十两银子。十两银子可是一家三口整年的嚼用,若是都浪费在赶路上,就仿佛拿钝刀子在一下下割着齐母的肉般,让她难受极了。齐母转头看着盼儿,刚想开口,就听到齐奶奶道:“川儿不是往家里送了五十两银子吗?正好拿出十两坐车……”

    一听这话,齐母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刚要说些什么齐奶奶便狠狠的瞪了齐母一眼,心中将这个老不死的骂了千遍万遍,齐母哆嗦着将银子摸出来,给了车队的管事,一家子坐在了马车上,足足半日齐母的脸色都是铁青的,一直没缓过来。

    从省城到京城即使坐在马车上,少说也得半个多月的脚程,一路上,即使有灵泉支撑,盼儿的身体并无大碍,但精神上的疲乏却是免不了的,日日吃着冷饭剩菜,有时候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好在离开石桥村之前她刚来完小日子,否则这么折腾下来,她恐怕就受不住了。

    二十天后,马车终于到了京城。

    在城门外跳下马车,盼儿伸手把林氏给扶了出来,因为一路上舟车劳顿,并不是每夜都有落脚的地方,即使盼儿与林氏爱洁,却苦于没有沐浴的时机,只能隔个两三日在房里打了盆水,仔细的将身子上的汗渍给擦干净,头发却没洗过两回,现在油腻腻的散着一股味儿,身上的衣裳也沾满了泥灰,脏的好像在泥地里打过滚儿似的。

    比起盼儿,齐眉好了太多,她性子娇气极了,明明就是石桥村的村妇,却养的好像是高门大户的娇小姐般,即使在路上都得每隔一日就换一身衣裳,那张脸也擦得白白净净的,只可惜齐眉今年不过十三,根本没有长开,要胸没胸要臀没臀,赶路时仔细打扮也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完全没有半点儿用处。

    京城到底是天子脚下,与省城比起来要大出不少,住在皇城根儿的百姓个个昂首挺胸,一看到盼儿一行人,有的眼中便露出了丝高高在上,鄙夷道:“呦,乡下人……”

    林氏倒也没恼,她看着巍峨的城门,心里头不由叹了口气,她在京城呆了整整二十年,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却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带着盼儿再次踏足此地。

    物是人非,林氏心中不免有些复杂。从京城离开时,盼儿年幼,根本不记得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因为在石桥村那种小地方呆的久了,就算盼儿重生后性子稳当许多,做事前后都会思量一番,现在眼里也不由露出了些兴奋之色,好在面上还戴着帷帽,别人也瞧不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齐川是今年的新科状元,在京里头名气不小,毕竟往年中了状元的都已经年过三十了,偏齐川才二十上下,模样又生的俊美,剑眉朗目面如冠玉,清瘦颀长的身子带着几分文人的气质,让京里头的姑娘都春心萌动,甚至有不少大员准备榜下捉婿,让年轻有为的状元成了自家人。

    这些盼儿都并不知晓,她与林氏跟在齐母身后,有个穿了灰褐色短打的小厮守在城门口,一看到这几位风尘仆仆的外乡人,再瞧着齐眉的五官与齐川有几分相似,他便迎了上去,拱手问:“敢问可是齐老爷一家?”

    齐父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被别人尊称为老爷,他茫然无措的点了点头,脚步轻飘飘的,道:“我的确姓齐,你是……”

    小厮一笑道:“小的齐年,乃是少爷身边的书童,还请几位跟着先回状元府……”

    一边说着,小厮余光扫过了盼儿,发现这女子面上戴着帷帽,再想想少爷那个毁了容的媳妇,心里头就有底了。这一对母女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究竟是什么德行,以为少爷将她二人接进京,就是愿意跟那种丑八怪过一辈子了?若不是为了跟她在京里头立下休书,好迎娶相府千金许小姐,哪个会费心费力的将这种又丑又傻的女人接进府?

    这么一想,小厮眼里不免露出了几分鄙夷之色,都不屑于跟盼儿母女多费口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