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26章 休妻???
    感受到小厮冷淡的态度,盼儿也不是个傻子,哪里会察觉不出不对来?按说齐川中了状元,她就是状元夫人,现在一个小小的奴才都敢给她脸色看,想来齐川将她接进京城,目的应该也不会单纯。

    这么一想,盼儿刚刚留起来的指甲直接嵌进肉里,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褚良那张脸,记得那男人也是京城人士,如今她二人生活在一座城里,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

    一行人被小厮引着往状元府走,因为赶路的缘故,齐家人连带着盼儿母女浑身都灰扑扑的,又黏又脏,身上还带了一股怪味儿,到了状元府门口,守门的两个奴才见了他们后,眼神在林氏母女身上转了一下,然后对视了一眼,等到她们进了府后,两人才小声道:

    “快去告诉小姐,那丑八怪到了。”

    丑八怪说的自然是盼儿,这守门的两个小厮本来就是相府的人,因为齐川买不起奴才,就只能从许家借了人手来府中撑门面,现在一看到那个村妇进了京,这二人忙不迭的赶回相府,给小姐通风报信。

    小厮气喘吁吁的跑回了相府,被许清灵身边的丫鬟直接带到了小姐的青竹园中。

    只见这位相府娇滴滴的小姐穿了一身淡青色的襦裙,五官秀丽清雅,皮肤如同凝脂一点一点的浇筑而成,不带半点瑕疵,被腕间的翡翠镯子一衬,更显肤白。戴在她手上的翡翠镯子好看极了,油绿油绿的成色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凤眼一扫,许清灵问道:“见着林盼儿了?”

    小厮连连点头:“那丑八怪虽然戴了帷帽看不清脸,但一瞧就知道是粗鄙村妇,身上又酸又臭,根本上不得台面,哪里比得上小姐您……”

    “住口!”兰香怒斥一声,圆脸上露出丝怒意来:“别拿什么阿猫阿狗的与咱们小姐相比,怎么才去状元府几日,竟然这么没有规矩?”

    那小厮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面上露出惶恐之色,带着糙茧的手狠狠扇着自己耳光,丝毫没有吝惜力气,将一张脸打的又红又肿嘴角都渗出血丝了,还没有停下。许清灵扫了一眼那小厮眼泪鼻涕一起流的狼狈模样,这才施恩般道:“住手吧,下次说话时当心着点儿也就成了……”

    说着,许清灵将手里头的茶盏放下,走到了妆匣前,去了品相极佳的螺子黛仔细描了描眉,看着镜中清丽如仙的女人,凤眼中不由露出了几分满意之色,她许清灵在京城里头也是难得的美人儿,林盼儿算什么东西,也配跟她抢男人?淡粉柔嫩的唇瓣微微勾了勾,许清灵眼神仍没离开铜镜,对兰香道:“你去状元府送个信儿,告诉齐公子,我手中还有一处在京郊的庄子,不如就送给林氏母女,如此也算是全了那五十两的情谊……”

    兰香听了这话,不由撇了撇嘴:“小姐您就是心善,那一对母女本就跟您没有半点儿关系,在京里头是死是活都是她们的命,又何必将庄子给送出去?”

    嘴上虽然这么说,兰香却对许清灵的想法明白的很,小姐身为相府千金,手底下的庄子不知有多少,偏偏有一处庄子不知怎的,好像耗尽了地力般,十分荒芜,除了杂草之外什么都长不出来,将那一大片庄子给了林氏母女,一年到头恐怕连十两银子的产出都没有,京城里的开销又大,想必要不了几日这母女两个就会流落街头了。

    许清灵抿嘴一笑,冲着兰香摆手:“还不快去?我瞧着你这丫鬟最近是越发的会偷懒了……”

    兰香捂嘴一笑,冲着许清灵福了福身,加快脚步直接走出了主卧中,往状元府的方向赶去。状元府离着相府并不算远,兰香这丫鬟脚力不算好,走了两刻钟功夫也就到了,因为兰香是状元府的常客,守在府外的小厮也认得她,哪里有半点儿阻拦的意思?人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兰香是相府千金身边的大丫鬟,比起小门小户的姑娘养的都要精心细致,不止人长得漂亮,性子也是个精明的,否则怎么可能讨得许清灵的欢心?

    走进了状元府里,兰香琢磨着要给林盼儿那村妇一个下马威,便直接往正堂的方向走去。

    此刻盼儿跟林氏坐在一起,头上的帷帽还没有摘,就看到一个穿了天青色长袍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生的剑眉朗目气度不凡,正是她失踪了三年的丈夫齐川。

    隔着一层帷帽,盼儿也能看清齐川的模样,比起在石桥村时那股青涩的书卷气,齐川这三年之中倒是成熟了不少,青涩逐渐褪去,五官也比她记忆中更为俊朗,如此年轻的状元郎,日后的前途想必不差,盼儿眼神闪了闪,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的帷帽给摘下来,就见屋外走进来了一个穿了绿腰裙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的相貌虽然不错,但看着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个丫鬟才是,怎么竟然会这么没有规矩,不经通报直接闯进了正堂?

    盼儿心里疑惑,就见那丫鬟冲着齐川福了福身,开口道:“齐公子,我家小姐让奴婢送来了庄子的房契地契,当作给林夫人母女两个的补偿,毕竟女人若是被休了,这日子总归会比往日难过……”

    听到被休两个字,盼儿瞳仁一缩,怎么也没想到齐川竟然有这样的打算。怪不得他千里迢迢的把自己跟母亲从石桥村里接出来,原来是为了休妻而后再迎娶美娇娘,想通了这一点,盼儿气的脸色煞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我不同意!”齐奶奶用力的拍了拍桌子,瞪着齐川道:“你之所以能进京赶考,都是因为拿了林家的银子,现在出息了竟然不顾旧恩,干出休妻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怎么对得起盼儿……”

    见齐奶奶这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齐川英挺的眉微微皱了皱,他性情纯孝,但却是个极有野心之人,林氏母女虽然对他有恩,但林盼儿只是个痴傻的丑妇,对他的仕途没有半点儿帮助,反而是一块儿绊脚石,这样的女人当成妻子又有什么用处?与林盼儿相反,许清灵是高门大户里的小姐,亲生父亲乃是当朝宰相,权倾朝野,他若是成了宰相的女婿,日后的仕途定然一片平坦,所以即便祖母反对,他休妻的决定也不会有半分动摇。

    自打不傻了之后,盼儿想的反而会比普通人要多一些,有了两辈子的经历,她很清楚齐家人究竟是什么德行,就算她容貌生的再美,也不像往日那样痴傻了,齐川也不会要她,若是纠缠的太狠,惹怒了那个看上齐川的娇小姐,恐怕自己跟林氏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想到此,盼儿歇了摘下帷帽的心思,低低的哭了出来,抽噎声透过帷帽,听在众人耳中,让齐奶奶心疼坏了,恨不得将盼儿搂在怀里好好哄着,否则若是哭坏了眼睛,这可怎么好?

    “齐公子,盼儿自知配、配不上你,你今日写了休书,我与母亲即刻便会离开……”

    听到盼儿条理清晰的话,齐川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三年不见,盼儿竟然已经不傻了,不过傻不傻都不重要,见她没有死皮赖脸的纠缠,齐川心里虽觉得奇怪,但也知道这个时机不容错过,便吩咐了小厮去取来纸笔,写了休书,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跟印鉴,因为盼儿不识字,只能按了个手印。

    兰香没想到这林盼儿竟然这么好解决,伸手在怀里头摸了摸,直接将房契地契都给取了出来,笑盈盈的往盼儿面前走,不知怎的,兰香脚下一滑,一个没站稳扑倒在盼儿身上,胳膊将那顶破破烂烂的帷帽给打了下去,女人白皙柔嫩好似牛乳般的皮肉露在外,配上那双水润润的大眼儿,其中透着惊慌之色,跟沾着露水的花骨朵儿似的,又娇又嫩,即使身上的衣裳脏污不堪,但那张脸却美的惊人。

    被扑倒在地上,盼儿摔得浑身发疼,关节处也隐隐作痛,她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见周围人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不免有些头疼,她这张脸没了疤痕之后,简直招人极了,若是平日里还好,现在被齐家人连带着那个丫鬟瞧见,说不定会多出不少麻烦。

    兰香拿出的地契房契现在落在了盼儿手里,既然是那位小姐的补偿,盼儿也没有不收的道理,毕竟京城的花销比起石桥村大得多,吃穿用度样样都要银子,有了这庄子她们母女两个还有个落脚之处,不至于流落街头。

    齐川看到盼儿的脸后,向来清冷的脸上露出明显的惊艳之色,虽然许清灵在京里头也算得上是美人儿,但她的五官只不过是秀美而已,远远比不上盼儿那么艳丽,男人死死盯着盼儿那张脸,一直没有移开目光,眼神放肆的好像要将盼儿身上的衣裳给剥了般,让她皱着眉垂着脑袋,不敢抬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