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27章 废庄
    齐眉只觉得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否则她怎么看不见林盼儿脸上的伤疤了?不止没有那块黑黢黢的疤痕,皮肤也与往日的蜡黄粗糙全然不同,好似剥了壳儿的鸡蛋般光洁柔嫩,让人想要伸手捏一捏。齐川身为新科状元,也见过些世面,很快就将眼底的惊艳之色收敛了,只道:“你我好歹夫妻一场,日后若是有什么为难之处的话,便来状元府中找我,许小姐的庄子你便收下……“

    见男人这副虚伪的模样,盼儿心里嗤笑了一声,小脸儿上仍透着几分诚惶诚恐,水眸盈盈闪着微光,看起来好似迷路的小鹿般,柔弱而无害,能激起男人心中的怜惜之意,毕竟柔弱的女人对他们而言,没有半分威胁,再加上盼儿过人的美貌,狎玩一番也是不错的选择。

    盼儿低头道了谢,手里拿着房契地契,准备跟林氏往外走,就听到齐眉在后头尖叫出声:“林盼儿,你这个丑八怪到底使出了什么手段?竟然变成了这副狐媚子模样,真是不要脸!“

    以往盼儿还是齐眉嫂子的时候,林氏对齐眉的性子还能忍让几分,但现在齐川休妻,两家再无半点儿关系,林氏听着齐眉口中不干不净的话,心里头蹭的冒起一股火儿,冷声道:“齐川,你好歹也是状元,也教一教齐眉‘规矩‘二字到底怎么写,否则在京城里,若是齐眉给你丢了脸面的话……“

    说到这儿,林氏突然闭上嘴,见齐川的眼神微微闪烁,就知道男人已经把她的话给听进去了,齐川本来就是个极有野心的男人,否则一个出身农户的泥腿子也不会成为状元,林氏说了这么一番话,难保齐川不会对自己的亲妹妹生出芥蒂,天长日久之下,这份兄妹情谊想必就保不住了。

    盼儿弯腰将地上的帷帽给捡了起来戴在头上,遮住了那张娇艳的小脸儿,随着她的动作,女人高高耸起的两团竟然也轻轻颤了颤,好在衣料宽松些,乳儿颤抖的幅度并不大,否则盼儿可真没脸见人了。母女两个在奴才们鄙夷的目光中往外走,一边走盼儿还一边拿出地契房契打量着,冲着林氏小声问:“娘,这上面写得什么呀?那许小姐难道真这么大方,把一座庄子给了咱们?“

    林氏接过地契房契仔细瞅了一眼,发现这庄子就在京郊的十里坡,要是进城的话,只花费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赶到,已经算是不错的好地方了,将位置这么好的庄子给了一个被休的女人,那位许小姐不是菩萨心肠,就是这庄子有猫腻。

    “咱们先去十里坡看看,若是不成的话,还得在京里头租一座小院儿……“林氏想着等到母女俩安定下来后,就得教盼儿读书习字了,以往在石桥村还没有什么,周围的村人没有拢共没有几个读过书的,但现在到了京城,小门小户的姑娘家都读过女戒女则,她的盼儿今年才十四,生的这副花容月貌,总不能被齐川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休了后就再也不嫁了吧?

    林氏不是刻板之人,只要盼儿能过得好,名声稍稍损了几分也不算什么。

    母女两个走出状元府后,就直接往城门的方向走去,京城乃是大业朝最繁华的城市,不管是住在本地的百姓,抑或是外来的行商,人数都不算少,这种地方遍地都是商机,盼儿想着林氏的好手艺,做出来的腌菜在石桥村都能卖出一两银子的高价,现在拿到京城里,价钱只会更高。

    排了长队出了城后,身边经过的百姓少了些,盼儿心里头有些奇怪,想不明白林氏为何对京城这么熟悉,她知道母亲心里头藏着事儿,在她小的时候还会一个人躲在房中默默掉泪,因为怕触及到林氏的伤心事,索性就不问了。

    林氏张了张嘴,想着自己女儿娇嫩的小脸儿好像凝脂融化后浇筑而成般,这样的美貌比她年轻时还要秀美几分,只可惜名声毁了,否则凭着这样的相貌,想要嫁给好人也不算难事。

    “盼儿,你有没有……跟齐川行房过?“

    说完,林氏怕盼儿不懂,脸色通红的低声解释:“就是他有没有脱了你的衣裳,看过你的身子……“

    当年盼儿嫁给齐川的时候,只有十一岁而已,虽然十一岁的小姑娘还未长成,但万一齐川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做出了那等丧心病狂的事情,林氏也没有办法。

    听了这话,盼儿猛地摇头,口中低低的咕哝着:

    “他没有碰过我……“

    嘴上虽这么说,盼儿脑海中却浮现出褚良的身影,当时那男人为了逼她流泪弄出灵泉来,竟然坏心的剥了她的衣裳,让她露出白生生的膀子,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肚兜儿,虽然能将胸口给遮住,但那两团的形状却被勾勒的十分明显,想到自己被褚良看了个透彻,盼儿心里便将那个男人骂了千遍万遍。

    林氏见盼儿像撒谎的模样,细细打量一番后,发现她走路时双腿紧闭,腿根处并没有往外翻,不像破了瓜的女人,这才放了心。

    走了一个时辰,母女两个终于到了十里坡,见不远处有个正在抽旱烟的老汉,盼儿走上前问道:“老伯,您可知道这附近有座庄子?“

    “庄子?你说的可是废庄?“

    “废庄?“

    盼儿回头跟林氏对视了一眼,心里头突然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那废庄从几年前开始,土里的地力就耗尽了,种什么死什么,只能长出来杂草,偏偏杂草也长不太高,都不够喂牲口的,就一直被人叫废庄了……“

    老汉说完,又抽了一口旱烟,袅袅的烟雾慢慢弥散开来,伸出粗糙皲裂的指头给盼儿指路道:“顺着左边的小道再走一里地,就到废庄了。“

    盼儿赶忙道谢,心里头不免有些怒气,她就说那位许小姐哪有这么好心,原来是这庄子早就没有了产出,才会送给自己这个被休的女子,如此一来也能显出许小姐贤良大度,反衬出她贪财重利,哪里比得上那些高门大户的小姐,不止能够吟诗作对,还如此清高心善,对粗鄙村妇也如此宽容大度?

    冷笑一声后,盼儿憋着气一直往前走,那位许小姐算盘打的啪啪响,只可惜她怕是要失望了,就算田里头的地力耗尽了又如何?有了眉心里的灵泉,盼儿就不信种不出来庄稼!之前她在石桥村养了那么多的母鸡,临走前都送给了翰轩棋社的刘老板,连那些鸡崽子都知道灵泉水是难得的好物,盼儿怎么会不擅加利用这东西?

    过了两刻钟功夫,盼儿看到前头有一片低矮的土胚房,估摸着到了地方。

    这庄子的确废弃了多年,里头连个人影都没有,庄子外头的杂草长得绿油油的,足足有人膝盖那么高,但走进去一瞧,发现庄里头却大不相同,竟然露出了光秃秃的地皮,这土地并不像盼儿想的那样,是黑色的泥土,反而如同黄沙般,一点黏性都没有,要是能种活东西才奇怪。

    林氏叹了一口气,不忍看盼儿失落的神情,犹豫了一会儿道:“不如咱们还是回京城将房子给租了,此处破烂成这副德行,有了房契地契也没什么用处……“

    盼儿胡乱点了点头,她根本没看上这一片低矮的土胚房,真正吸引她的是这庄子里足足八十亩的地皮,只要洒上灵泉,重新让这片土地恢复生机,到时候请些农户来种田,只收租子都能让她们娘俩儿过上吃喝不愁的日子,这么一看,那位许小姐还真是送给了她一份大礼。

    仔细将废庄的房契地契给叠整齐,塞进怀里,盼儿才跟着林氏往外走。她们是今个儿上午进的京城,为了来这儿折腾了好些功夫,现在天色已经快黑了,若是不快些回京,找间便宜些的客栈,今晚怕是要露宿街头。

    *

    *

    兰香从状元府里头出来时,两腿发软,走路都有些发飘,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一个从山沟沟里头出来的村姑,竟然长了这么一张娇艳的脸蛋,配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段儿,哪个男人会不动心?齐公子虽然是新科状元,但也是个男人,今日看到了那林盼儿,少不得心里头会升起几分波澜。

    跟在许清灵身边也有十年了,兰香清楚小姐面上看着十分清丽温婉,实际上心眼儿恐怕还没有针尖那么大,要是让她知道了林盼儿的模样,恐怕会气的想要撕烂了那蹄子的脸。

    想到此,兰香的身子不由轻轻颤抖着,心里头犹疑不定,不知道该不该将此事告诉小姐。

    回到相府后,兰香硬着头皮走进了雅致的主卧中,冲着坐在圆凳上的许清灵福了福身,轻声道:

    “小姐,东西已送过去,林盼儿也收下了。“

    许清灵轻轻嗯了一声,将青花瓷碗放在红木桌上,问了一嘴:

    “林盼儿生的什么模样?是不是丑的跟恶鬼一般?“

    之前齐川曾经跟许清灵提过自己的妻子,虽然男人只是将盼儿脸上的伤疤轻描淡写一带而过,但许清灵却十分了解齐川,也没漏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厌恶之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