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31章 前夫上门
    两个混混身上发生的事情,盼儿自然是不知情的,她跟林氏回到家里头,重新将菜蔬改刀切好,放在坛子里头腌着,以老汤浸润着味道,因为早上折腾出了一身汗,盼儿坐在门槛上,也没嫌地上脏,伸手呼呼的扇着风。

    林氏洗了手后,余光扫见小姑娘娇美的小脸儿,眼神突然闪了闪。

    盼儿是林氏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看在林氏眼里自然是千好万好,现在跟齐川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已经义绝了,若是仔细相看相看,说不准也能找到一户好人家,京城里的富户儿比起石桥村多了不知几倍,盼儿容貌美艳,丰乳细腰,这身段儿也是极好的,只要稍稍打扮一些,甭提有多出挑了,若能嫁个好人,总比日日辛苦的在街边摆摊强上许多。

    砰砰砰!

    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盼儿愣了一下,直接站起身往门口走,伸手把门栓打开,发现面前站了一个身量颀长面容清俊的男人,穿了一身天青色的长袍,剑眉星目,若是一般的小娘子瞧见了这般英俊的人物儿,恐怕会臊的面皮涨红。

    盼儿眼神闪了闪,面上露出了几分寒意,冷冷道:“你来这儿作甚?”

    女人面上并没有被帷帽遮挡着,那双大而明亮的杏眸中好似蒙上了一层水雾,配上晕红的面颊,白皙匀净的皮肉,以及比刚熟的樱桃还要娇嫩的红唇,这副娇美的模样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心动,齐川也不例外。

    男人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急促了几分,眼神自上而下的扫了一下,发现女人穿了一件淡青色的棉布裙子,虽然料子十分粗糙,却遮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段儿,薄薄一层衣料紧紧贴着女人的身子上,将胸脯衬着更为饱满,腰肢更是细如柳条般,如同磁石般吸引人的目光。

    在女人丰润的胸脯处流连片刻,齐川随即收回目光,面带担忧问:

    “在这儿住的怎么样?你跟林姨初来京城,怕是会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

    “不必大人费心了。“

    盼儿用手扶着门板,芙面寒霜,作势要将门给关上,这副冷漠的模样让齐川心里头不免升起了几分失落几分恼怒,明明二人曾是夫妻一场,虽然没有夫妻之实,却也有了名分,哪想到昨日刚刚义绝,今日这女人就是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模样,当真心硬如铁。

    齐川眼神深幽了几分,声音微冷:“我也是一片好心,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红润润的小嘴儿一抿,盼儿心里头如同明镜一般,嗤笑一声:“若大人真是好心的话,还请您离着民妇母女远着些,您未过门的妻子乃是出身高门大户的贵女,被她知道您如此心善的话,怕是有些不妥……“

    这话说的也是实情,即便齐川是新科状元,想要娶丞相千金依旧算得上是高攀了,若他还跟林盼儿不清不楚,惹恼了许清灵的话,这桩婚事怕是要出变故,林盼儿虽然貌美,但许清灵却贵为相府千金,两者孰轻孰重,齐川自然是拎得清的。

    见男人脸上露出了几分犹豫之色,女人贝齿轻咬红唇,轻声问:

    “阿川,你……对我可有一丝情意?“

    说这话时,盼儿眼眶微微泛起了丝红晕,眸中泪意渐浓,一层水雾将那双秋水剪瞳给遮了去,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楚楚可怜的神态好像迷路的小鹿般,让人看着心都碎了,齐川虽然年轻有为,但也是个普通男子,此刻只觉得心头一紧,赶忙辩解道:

    “我自是逼不得已,若她不是相府千金,我又何必做出这等背信弃义之事?“

    盼儿嘴唇轻轻颤抖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儿顺着桃腮缓缓滑落,滴在襟口的衣裳上,留下一片印痕:“相府千金……好高贵的身份,哪里是我这种村妇能比得上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道理我懂,你我既然分开了,就好聚好散吧。”盼儿用手抹了一把泪,哽咽道:“那位许小姐是好姑娘,希望你二人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话落,她再也没给齐川开口的机会,满脸痛苦之色,一个用力将有些破旧的木门给死死关严,发出哐的一声响。

    关上门后,盼儿脸上的哀戚之色瞬间烟消云散,她用细腻指腹将面上的泪痕不急不缓的擦拭干净,嘴角露出了丝讥讽,齐川就算当了状元,也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这副厚颜无耻的德行与齐母一样,还真是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话,明明马上就要与京城中的贵女成婚,在见着了她之后,垂涎她的容貌,又亲自过来,嘴上说看看她们母女两个过的好不好,实际上有什么腌臜心思盼儿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种男人仗着自己是青年才俊,嘴上说几句好话儿,就想哄的自己没名没分的委身于他,想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未免寻思的太美了些,盼儿又不是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哪里会被齐川这么粗劣的招数给哄骗了?

    刚刚她那副娇娇柔柔情深意切的模样,不过是刻意装出来给齐川看的而已,这男人卑鄙无耻忘恩负义,再加上上一世的仇怨,若是不让他付出代价,盼儿心里头怎会好过?

    林氏刚才也在院子里呆着,知道是齐川上门后,一时间脸色不免有些难看,心道要快些给盼儿相看一户人家,省的齐川有了妻室后还来此处纠缠不清。

    男人这么做说的难听些叫风流,而女子却不同,一旦名声毁了,下半辈子该如何过日子都不知道,林氏自己就吃过这样的亏,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她又怎会让自己的女儿再重蹈覆辙?

    旁敲侧击的提点盼儿日后要避着些齐川,她女儿生的本就貌美,男人们瞧见那样的模样身段儿,难保不会动歪心思,盼儿虽然不是养的娇滴滴的小姐,但若是遇上了心存歹念之人,又该如何是好?

    见林氏满面担心之色,盼儿赶忙安抚了几句,再三保证自己对齐川绝无半点儿不该有的心思后,林氏的面色这才和缓了些,她知道母亲身子骨儿弱,生怕她气坏了,便赶忙去厨房里拿了只碗,用温水化开了蜂蜜,又加了两滴灵泉水进去,端到林氏面前。

    喝了掺有灵泉的蜂蜜水后,林氏原本苍白的面色果然红润许多,盼儿仔细打量着林氏的脸,发现母亲竟然比之前显小多了,看着好似二十出头的姑娘家,面庞白皙精致,没有一丝皱纹,配上秀丽的五官,比起她重生之前那副骨瘦形销的模样,简直如同换了个人似的。

    盼儿自懂事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爹,她幼时时常看着林氏在夜里默默垂泪,想必是心结难解,林氏本就是娇弱柔婉的性子,若是能找个好归宿,仔细呵护着她,日子也不必过的这么辛苦。

    母女两个肚子里都藏着心事,没有露出半点儿蛛丝马迹,她娘俩白日里照常去前街摆摊,因为第一日将名气打了出去,之后来的客人源源不断,简直多的二人忙不过来。

    如此一来,即使盼儿生了三头六臂,想要一边煮馄饨一边卖腌菜也是不可能的,母女两个商量了一番,决定不再卖馄饨了,只卖腌菜跟林氏做的点心,点心不必吃太热的,只要馅料好手艺佳,再添上几滴灵泉水,滋味儿就不可能不好,虽然成本高些,但仍旧有不少的赚头儿。

    京里头的百姓手头宽裕的不少,其中好吃之人也占了多数,经常打发了家丁丫鬟等人,直接来到前街的摊子前,买上不少腌菜点心拿回家,一大家子聚在一处尝尝。

    林氏做的点心拢共只有两种,一种是栗子糕,一种是冰糖桂花糕,虽然都是夜里头做出来的,但口感却丝毫不差,栗子糕色泽澄黄,入口绵软化渣,里头的馅料是用榛子核桃等捣碎了抱进去的,十分香甜可口,半点儿也不觉得腻人,即便是不爱甜食的人都能吃上好几块儿。

    而冰糖桂花糕就更妙了,先是将冰糖放在瓷锅里熬化了,里头掺上蜂蜜,将桂花放在锅上蒸出来花露,混在一起加了冰粉籽不断搓揉着,之后等凝成冻后,切成两指宽的四方小块儿,晶莹剔透,一吃进嘴便是满口的桂花香气。

    有小娃儿经过母女俩的摊子前,被这股香甜味儿勾的馋虫都出来了,根本走不动路,吵闹着非要买一块糕来尝尝,虽然一块糕也是十文钱,但饴糖本就不便宜,十文钱能买一块香软可口的糕点还是挺实惠的,大人们经不住小娃儿的叫嚷,时不时便会买上一块儿,倒也让母女俩赚了许多。

    在前街摆摊足足一个月整,原本盼儿还以为齐川死了心,再也不会过来找她,哪想到这男人竟然没脸没皮,直接堵在了小院儿门口,母女两个一收摊就瞧见了他,心里头甭提多堵得慌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