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32章 放狗咬人
    盼儿脸上还戴着帷帽,将女人眉宇间的淡淡怒意遮掩住了,一旁的林氏却紧皱着眉,语气不善的冲着齐川道:“齐大人,你与盼儿已经和离,为了各自的名声,还是远远避过这西街小院儿为好,否则闹的不清不楚,别人还以为是盼儿的不是……”

    世间女子多受苛待,这一点林氏心里如明镜一般,哪里忍心看着自己养的娇嫩的女儿,被齐川这个伪君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若没抵挡住这人的花言巧语,被他直接给哄骗了,失了清白,往后的日子怕是越发难过。

    想到此,林氏眼中的厌恶之色不减反增,拉着盼儿细软的腕子,将她往后扯了扯,说什么也不肯让齐川靠近。

    “林姨又何必如此?我跟盼儿本就是夫妻,现在劳燕分飞不能相聚,的确是我的错,但您总不能让自己的亲女儿整日里抛头露面,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活计,若您不能让盼儿过好日子,不如换我来照顾她……”男人边说还边上前一步,深情款款的看着戴了帷帽的女子,声音略透着几分喑哑挑逗。

    盼儿虽然贪财好利,但她最看中的人就是林氏,岂是齐川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帷帽底下那张玉雪晶莹的小脸上露出几分鄙夷,嘴上却装作可怜兮兮的说着:“齐川,我娘身子不好你也并非不知,又为何非要找上门来引她动气?若我娘真被你气着了,我定是要一生一世恨上你的,还请你行行好,别再为难我们母女两个了。”

    女人的声音又娇又柔,齐川想着那红润润的小嘴儿唤着自己的名儿,心里头不由一阵荡漾,若是在床榻上也听到这样的动静,定能让人热血沸腾,恨不得将这样娇气的女人揉进自己的骨血里才能舒坦。

    盼儿现在看着齐川,心里头便厌恶极了,丰盈有致的身子不住颤抖着,刚想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犬吠声。

    齐川一愣,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一条棕毛黑背的藏獒张着血盆大口,湿哒哒的涎水打湿了脖颈处的毛发,狰狞的模样看起来吓人极了。

    即使齐川是个处变不惊的性子,见到了这种人事不知的畜生后,也不由变了脸色。因今日来到西街就是为了见一见盼儿,以解心头痒意,齐川身边只带了两个小厮,还都在巷子外头守着,遇上这恶犬时,自然不能及时过来相救。

    藏獒好像盯准了齐川般,狠狠一口咬在了男人腿上,将天青色的衣袍都染成了一片血红,那块肉好似撕扯下来一般,瞧见男人满脸痛苦之色,盼儿跟林氏也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在外逗留,加快脚步跑回屋,将门死死关上。

    门外传来了男人痛苦的闷哼声,即使震耳欲聋的犬吠,盼儿咽了咽唾沫,纤瘦的脊背抵在门板上,心里头不免有些庆幸,若不是齐川帮忙挡了那么一下,想必那恶犬就会直接盯上了她们母女,藏獒生的比人都要大,恐怕要不了几下便能将她嚼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外头的声音渐渐停歇,大概是齐川的小厮听到动静,过来将主子给救下了,即便没了声响,盼儿也不敢开门,生怕再碰上那头凶悍的畜生。

    两个小厮为了将齐川给救下来,也挨了好几下,身上满是血痕,主仆三人看起来狼狈极了,坐上马车便回了状元府,还不忘请了大夫治伤。

    藏獒那一下咬的十分结实,却没将齐川的腿给咬断,只不过差点连皮带肉的撕扯下来一块罢了,男人疼的脸色青白,额间直冒冷汗,嘴唇也失了血色,虽未昏迷过去,但这模样实在是说不上好。

    齐川被扶着回了屋,齐母听到了宝贝儿子受伤的消息,吓得扑通一声坐在地上,不住的嚎哭起来,她嗓门儿本就大,一吵闹整个院子都是她的动静,让人听着脑仁儿疼,齐眉皱了皱眉,费力的将齐母从地上扶起来,口中劝道:

    “咱们还得去瞧哥哥,您坐地上哭也无济于事……”

    听到这话,齐母伸手摸了一把脸,将眼泪鼻水一起抹去往衣裙上蹭了蹭,齐眉看见这一幕后,秀气的眉头皱了皱,身子稍往一旁侧了一步,母女两个便进了齐川的卧房中。

    大夫正在给齐川处理伤口,须得用烈酒擦洗干净,之后才能涂上金疮药,仔细包扎起来。

    齐眉看着齐川的小腿,上头那处肉边缘发白,颤巍巍的已经要往下掉,隐隐能看到森白的腿骨,这副狰狞可怖的模样让女人的小脸儿霎时间褪了血色,伸手死死捂着嘴,不住的干呕着,显然被这一幕给恶心着了。

    齐川听到动静,咬着牙抬起头,将齐眉嫌弃厌恶的神色收入眼底,忍着疼道:“既然看不下去,就赶紧走,别为难自己……”

    即使齐川的语气中没有掺杂着半分怒意,但齐眉心里头却咯噔一声,讪笑着将手放下,面上适时露出了几分哀戚,拿出帕子在眼角按了按,口中道:“到底是哪个天杀的,竟然将恶犬放出来伤人,咱们不如报了官,好好将人教训一通!”

    “闭嘴!”伤口包扎时本就剧痛难忍,现在听到齐眉在耳边喋喋不休,齐川心里倍感烦躁,他之所以会被獒犬咬,完全是因为在西街纠缠林盼儿所致。若是报了官的话,许清灵势必会得到消息,届时两家的婚事哪里还成得了?

    说曹操曹操到,主卧外头传来了通报声:“许小姐到!”

    听到这话,齐眉眼神一亮,她来到京里头还从未见过未来的嫂子呢,听说那是个生在富贵乡的娇贵人儿,跟水做的似的,比起林盼儿那个村妇不知强出了多少倍,有了这样一个出身高贵的嫂子,她日后说不定也能嫁到高门大户里头当个少奶奶,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两个女子一前一后走进来,站在后头穿了绿腰裙的丫鬟,正是齐眉那日见着的兰香,而走在前的女子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长锦衣,粗看好似没什么特别之处,但裙裾却绣了大片的红梅,如同傲立在白雪中般,每走一步裙摆飘摇,好像花瓣枝干随风摇落般,再看着那女子一张清丽如仙的面庞,皮肤白皙如瓷,一双凤眼清凌凌的扫过齐眉与齐母,颊边带着浅笑,福了福身道:

    “轻灵见过伯母,妹妹有礼了……”

    齐母活了大半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就是林盼儿了,虽然她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现在看到许清灵时,虽然有那么丁点儿的惊艳,却也不至于失态,不过想想许清灵相府千金的身份,齐母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不少,那张胖脸上带出了几分谄媚,兰香看在眼里,心中不免生出了几分鄙夷。

    许清灵站在外间儿,有纹绣四君子的屏风挡着,许清灵也看不到齐川究竟如何了,只微微皱着秀眉,担忧问:“伯母,齐公子伤的严重否?家父与太医院的太医熟识,不如从中请一位过来,也省的留下病根……”

    仅隔着一层屏风,许清灵说的话齐川听得清清楚楚,他这伤势虽看着瘆人,但实际上不过是皮肉伤而已,并未伤筋动骨,自然不必劳烦太医,若是闹的太大,反倒对他不利。

    客气的推拒了此事,即使齐川小腿处疼的厉害,声音依旧带着清朗的味道,让许清灵听着,颊边不由露出了丝浅笑,凤眼弯弯,那副清丽的模样稍稍变得柔婉了,一颦一笑都尽显美态。

    齐眉在一旁瞧着,觉得相府出身的姑娘与林盼儿那种村妇就是不同,两者有着云泥之别,即使林盼儿那张脸生的好,长得奶大腰细,一副勾引人的狐媚子模样,到了许清灵面前也得矮上一头,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比不过的,包括自己,现在是状元郎的亲妹妹,比起林盼儿也强出不少。

    想到此,齐眉心里头稍微舒坦了些,凑到许清灵身边,将热茶送到她面前,柔声小意的接着话儿,姑嫂两个,一个有意讨好,一个又情绪内敛,相处的自然是极其和睦。

    齐母看着许清灵这个儿媳妇,怎么瞧怎么满意,心里头觉得齐川休了林盼儿那个贱蹄子,娶了相府千金,乃是最为正确的决定。

    在齐家待了一个时辰,刚刚走出了状元府,许清灵脸上的浅笑瞬间消失了,她用帕子捂着涂了胭脂的檀口,轻声道:“把林氏母女两个的摊子给砸了,再去找几个男人把林盼儿卖到窑子里,别让齐川在见她。”

    状元府里的小厮全都是相府派来的,齐川做出来的事情自然瞒不过许清灵,得知自己的未婚夫婿竟然是因为林盼儿那个村姑受了伤,许清灵这种心高气傲的女人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是怪事。

    男人天生都带着劣根性,因为林盼儿美貌,又曾经对自己有恩,齐川才会对她念念不忘,若是这女人成了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妓女,之前的满腔情意就会化为鱼腥味儿,让齐川避之唯恐不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