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33章 盼儿遇险
    盼儿回了家后,因为害怕那条咬人的恶犬,索性就一直呆在院子里头,今日林氏受了惊吓,她心脉照比普通人要细弱些,平日里必须仔细养着,盼儿生怕林氏熬不住,便让她进屋小睡一会儿,仔细在院子里将煮好的栗子剥了壳儿,一点点的捣碎成泥。

    即使如今已经到了秋天,但因为干活儿的缘故,盼儿只觉得自己热的浑身冒汗,她估计那恶犬已经离开了,便开门瞧了瞧,发现巷子里空无一人,此刻已是酉时,马上天就黑了,盼儿正准备将门关上,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了三个壮汉,一把抓住了盼儿的胳膊,用块破布塞进了那张嫣红小嘴儿,拖拽着胳膊往外拉。

    盼儿心道不妙,使出吃奶的劲儿挣扎着,偏她只是个弱女子,根本撕扯不过这三个高大的汉子,莹润的指甲死死扣在墙上,砖石将细腻指腹磨出血来,配上凝润如牛乳般的嫩肤,让那些汉子眼馋的咂咂嘴:“这小娘子生的一身细皮嫩肉,反正也是要卖到妓院里的,不如让咱们兄弟三个先爽快爽快,也省的糟践了东西……”话音刚落,其中一人口中发出痛呼声,原来是盼儿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男人的命根子上,那物最是宝贝,平日里但凡磕着碰着都难忍的紧,此刻被这么狠狠的一踹,疼的满头大汗,死死的瞪着盼儿,往地上呸了一口:“这个小娘皮还真够味儿,非得把她卖到最下等的窑子里,让她当尝一尝后悔的滋味儿!““

    吃了一回亏后,这三人便有了防备,之后无论盼儿再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处,她被拖拽着往前走,其中一人手中拿着匕首抵在盼儿腰上,她口中的破布已经被取了出来,但因为匕首的威胁,盼儿根本不敢吭声,只能用一双好似含着泪的大眼儿看着街上零星的行人,求救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就在盼儿心里渐渐绝望时,她突然看到了一道眼熟的身影,不远处从酒楼里出来,穿了一身深灰色劲装的男人,不是褚良还有哪个?

    比起被卖到窑子里当妓.女,盼儿宁愿给褚良做妾,毕竟褚良一看就是个身份不凡的人物儿,这人贪图她的身子,跟在男人身边也能有好日子过,总比在勾栏中任由恩客轻贱来得好。

    “褚良!“

    盼儿扯着嗓子叫了一声,拿着匕首的壮汉听到动静,嘴里头骂骂咧咧的:“臭婊子,你还真是不老实,长得这副骚气样,竟然在街上还敢叫自己的相好,是不是真不想要命了?“壮汉边说边将匕首往里推了推,利刃划破了薄薄的棉布衣裳,将女人一身的细皮嫩肉都给刺破了,殷红的血迹呼呼往外涌,疼的盼儿眼眶一红,却根本不敢掉泪。

    她只要一哭,眉心的灵泉水也会跟着涌出来,若是被别人瞧了,难保不会觉得她是个怪物。

    那厢褚良已经听到了盼儿的声音,看到女人被三个壮汉挟持着,他浓黑剑眉紧皱,几步走上前去,黑眸中怒意渐渐聚拢,身上的气势让壮汉们心里一惊,不由咽了咽唾沫。

    “你要干什么?“

    褚良冷笑一声:“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把我的女人给挟持了,竟然还问我要做什么?未免有些太可笑了吧?“

    盼儿虽不清楚褚良到底是做什么的,但却知道男人的身手不差,她满眼哀求的看着褚良,脸上的期盼根本遮掩不住,大而明亮的杏眼好似蒙上了水雾,配上那奶白不带一丝瑕疵的小脸儿,能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保护欲。

    见男人的手还死死攥着盼儿的手腕,褚良面色一寒,也顾不上别的,一脚踢在了那壮汉的心口,匕首哐当一声摔落在地,盼儿没了钳制后,顾不得许多,逃命似的躲在了褚良伸手,小手攥着男人的外衫,心跳的飞快。

    褚良三两下将这几个歹人给制服了,因马上快入夜的缘故,街面上巡逻的侍卫本就不少,见到此处闹了起来,赶忙带着刀来,等看清了褚良的脸后,抱拳行礼道:“下官见过褚将军。”

    “这三人在京中伤人,送到京兆尹府好好审问一番,别是关外派过来的奸细。”

    听到“奸细”二字,面前的侍卫脸色大变,跟褚良道了谢后,便直接押着三人往京兆尹府的方向走。

    盼儿被匕首刺了一刀,伤口颇深,虽然没有伤到五脏六腑,但流的血却不少,将衣裳都得打湿了,此刻盼儿神志不清,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将灵泉水取出来涂抹在伤口处。

    褚良眉头紧皱,一把将盼儿打横抱起,女人惊呼一声:“你快放开!”

    女儿家的名声最是金贵,她现在被一个男人横抱起来,若是被人瞧见了,哪里还有半点儿名声可言?再加上她刚跟齐川和离,不出一月,竟然与另外一个男人不清不楚的,一旦传出风声,盼儿的下半辈子可就毁了,她怎能不急?

    一双小手在男人宽厚脊背上又拍又打的,虽然不疼,却烦的很,褚良四下一看,发现不远处正有一家客栈,便直接走了进去,跟迎上来的小二要了一间上房,给了银子后便抱着盼儿走进房中,直接将人按在了柔软的棉被上。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盼儿一阵头晕目眩,浑身连一丝力气也无,只能任由男人将她身上的衣裳撕开,大掌绕过丰厚顺滑的发,将发丝拨到一边,露出了雪腻莹白光洁如玉的美背,褚良喉结上下滑动了一瞬,黑眸的色泽也更加阴沉了许,大掌好似不经意的顺着脊柱的浅沟往下滑,差一点便探入了那饱满的柔软之处。

    将女人的身子侧过来,方便打量着她腰侧的伤口,对于褚良这种常年征战的人而言,这点小小的皮肉伤,只要涂抹上金疮药便无事了,但林盼儿因为有了灵泉水,养出了一身细皮嫩肉,配上这般狰狞可怖的伤口,让他心头怒火奔涌,恨不得将那三个歹人活活剥了皮才痛快。

    “哭。”男人淡漠开口。

    盼儿脑袋晕晕乎乎的,反应比平日里慢了许多,根本哭不出来,今日也是赶巧了,她出来卖腌菜,并未将装了灵泉水的瓷瓶儿带在身上,以至于现在想用泉水,还得现挤出些泪珠儿来。

    见盼儿哼哼唧唧的好半天没掉半滴泪,褚良眯了眯眼,大掌穿过了女人的手臂,从后狎住了一只白皙雪腻的玉团,他用惯了长.枪做武器,掌心里早就磨出来了一层糙茧,现在碰到了那最娇柔软嫩的皮肉,磨得又疼又麻,即使盼儿出的血不少,却又不是个死人,现在被褚良这般轻薄,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小脸儿,此刻透出淡淡的粉晕,眼眶也不由潮湿许多。

    “你、你住手!”

    盼儿又羞又急,拼了命的想要从床榻上爬起来,偏又不能动弹,只能小幅度的挣扎着,腰间伤口渗出来的血丝不住往下涌,顺着雪腻白皙的**滑落,殷红与莹白交织在一处,如同极为精妙的画卷般,让人忍不住细细打量,一丝一毫都不忍错过。

    眼眶微微潮湿了一瞬,却还没有泉水涌出来,褚良嘴角勾起丝邪笑,弯着腰将雪背上的发丝抚开,伸舌顺着脊柱的浅沟轻轻流连着,阵阵酥麻顺着那股暖意逐渐蔓延开来,盼儿如遭雷击,泪珠儿积聚不住下落,而男人放在她身前的手更为放肆,狠狠的揉弄着柔软之物。

    被这般轻薄,盼儿双眸如同泉眼似的,泪珠儿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眉心也变得濡湿起来,泉水不住的往外涌,褚良虽然舍不得那玉雪香肌的触感,但也知道女人娇贵,身上的伤势万万不能耽搁,他用掌心接了灵泉水后,便直接涂抹在了盼儿腰侧的伤口处。

    灵泉水刚刚接触到伤口,那处的血便已经止住了,但褚良仍嫌不够,将女人的身子翻转过来,看着那微微开合的红润小嘴儿,直接覆上了柔软唇瓣,恶劣的用牙齿咬着,只将那张小嘴儿给嘬的肿了,都没有放开的意思。

    盼儿浑浑噩噩的倒在棉被上,也不知哭了多久,才流出足够的泉水让伤口愈合,她耳中嗡嗡的响着,喉咙里也火烧火燎的一阵发干,身上连半点儿遮蔽的布料都无,这副赤身**的模样实在是不合体统。

    她死死的咬着唇,本就备受摧残的软肉此刻竟然被舀出了血丝,褚良怜惜的舔着盼儿眉心的灵泉水,之后又吻上了那张小嘴儿,唇上的伤口先是传来微微的刺痛,之后便愈合了。

    身上的伤口虽已经好转,盼儿心里头却一阵绝望,之前在石桥村时虽然也被这人剥了衣裳,但那时最起码身上还有一件儿小衣在,不像此刻般,半点儿遮蔽物也无,她的身子被褚良这厮看遍摸遍,难道真要遂了这人的心思,给他当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