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40章 委屈了盼儿
    许老三连滚带爬的回到相府,在路上跌跌撞撞的不知摔了多少回,偏他不敢停下,赶忙走到了许清灵的院子,见到兰香端了点心走过来,一把将人拦住,面色狰狞道:“快去通报一声,我有要事要跟小姐禀报!”

    兰香猛地被许老三抓住手背,差不点将手里头端着的盘子摔在地上。

    “你作死!闹出这么大动静,惊扰了小姐你有几条命都不够赔的!”说着兰香狠狠的刮了许老三一眼,许老三暗骂兰香是个婊.子,这些年就仗着自己大丫鬟的身份,在他们这群人面前耀武扬威惯了,要是他能逮到机会,肯定要剥了这贱蹄子的皮!

    嘴上说了几句,兰香甩开许老三的手后,小步走进了主卧中,先是用美人捶给歪在软榻上的许清灵捶了捶腿,见主子闭目养神,也没有开口,任由许老三那个莽汉在外站了近半个时辰,这才将事情说了。

    许清灵美眸一闪,她派许老三去收拾林氏母女,现在这人回来了,估摸着两个贱人也到了她们该去之处,许清灵可不信齐川的胃口那么好,在林盼儿成了人尽可夫的妓女后,依旧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让他进来。”

    兰香应了一声,转头走进了院子里,看了一眼被冻的浑身发麻满脸通红的许老三,施恩般道:“小姐让你进去,入了主卧后可得规矩着些,万万不能让小姐心头不虞……”

    许老三阴瘆瘆的看了兰香一眼,口中含糊的应了声,跟在这丫鬟屁股后进了主卧,他身为外院儿的奴才,即便帮小姐办事,往日也从来没有进过许清灵的卧房中,今日刚一迈过门槛,且不提屋里头精致的摆设,就说那股直往鼻子里头钻的淡淡牡丹香气,都让许老三这个糙汉晃了心神。

    兰香见到他这副模样,暗自啐了一声,领着人走到软榻前,看着穿了一身鹅黄色褙子的许清灵已经坐起身子,手上端着茶盏,一双美目清凌凌的扫过来,问:

    “事情办的如何了?”

    扑通一声,许老三跪倒在地,他心里清楚大小姐虽然相貌十分娇美,但却是美人皮蛇蝎心,自己将事情给办砸了,甭提其中是否有忠勇侯的参与,大小姐怪罪的依旧是他许老三,万一说不清楚,他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见许老三满脸诚惶诚恐,冲着自己不断叩头,许清灵心里咯噔一声,将茶盏放在一旁的红木小桌上,声音略冷了几分:“到底怎么回事?”

    “小姐,原本奴才已经治服了林氏,要将这娼.妇卖到勾栏院里,哪想到忠勇侯突然出现,将林氏给救了下来,忠勇侯杀人不眨眼,就算借奴才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他手里抢人……”

    许清灵猛地从榻上站起身,因动作过急过猛,身上的织锦百褶裙被边角划了一下,细腻柔滑的布料最经不起磋磨,马上就抽丝出来,显然是不能再穿了,偏许清灵半点儿不在意这身衣裳,形状弯弯的秀眉紧紧皱起,口中喃喃道:

    “忠勇侯怎会跟那一对腌臜东西有牵扯?”

    许老三见小姐面色不对,又接着说道:“奴才也不知道,明明那母女两个去护国寺是为了给林盼儿相看人家的,只有她母女两个,正是难得的好机会,偏忠勇侯怕是已经猜出了小姐的身份,在奴才回来前甚至还出言要挟,以至于奴才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动手了……”

    想到京城里关于忠勇侯的流言,许清灵向来镇定的神情突然露出了丝裂痕,两手死死攥住桌角,手背上迸起青筋,闭了闭眼道:“此事暂且放放,就算那对贱人有忠勇侯护着又如何?指不定是做出了多不要脸的污秽事,才能有今日的结果,侯爷能护得了她们一时,却护不了一世!”

    即使许清灵是堂堂宰相千金,依旧得罪不起忠勇侯,毕竟忠勇侯在武将中极有声望,文臣与武将向来有些不对付,好在定北侯府的态度不明,这才让她爹稍稍安心不少。

    原本许宰相还想让许清灵嫁到定北侯府,如此一来也能将朝中一员猛将拉拢到文臣这边,偏褚良毫不留情的将此事拒绝,甚至还给许清灵一个难堪,许家乃是勋贵之家,许清灵更是金尊玉贵的大小姐,哪里能受得住这份委屈?与其嫁给这样一个不识抬举的男人,倒不如找一个合心意的,正巧齐川中了状元,许宰相左思右想之下,便择了他当自己的女婿。

    许老三抬头望了许清灵一眼,发现向来清冷淡然的小姐气的浑身轻轻发颤,一双凤目通红,里头爬满了血丝,那模样即使是他一个男人瞧了都不由心惊胆战,看来这最毒妇人心一句话,果然并非信口胡言。

    兰香带着许老三从卧房中离开,边走在连廊里边道:“让你办点事情都能给办成这副德行,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亏得你还在府里领着月钱,连宫里头的那些阉人都不如……”

    越听这话,许老三的脸色就越发阴沉起来,不过他好歹有些理智,知道兰香自小到大一直伺候在小姐身边,在相府也是个有脸面的,像她们这种大丫鬟,比小康之家的姑娘养的都精致,看不上他这种粗人也是自然,要是有朝一日兰香落到他手,他定然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憋了一肚子里气从相府里出来,许老三去酒馆打了壶酒才回家,烈酒喝进肚后,让他脑袋晕乎乎的,神智也没有先前那般清醒,倒在炕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睡梦中许老三没有发现,他屋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手里头拿着火折子,先将桌上剩下的半壶白酒洒在地上,之后火折子往下一扔,火花哄的便烧了起来,洗的灰扑扑的帘子顷刻之间就被大火吞没,饶是许老三睡的再死,身上那股刺痛感依旧难忍。

    从睡梦中醒来,许老三看到自己身处一片火海之中,吓得腿软了三分,好半晌都没从炕上爬起来,他裤裆上的布料已经着起火了,连连用枕头拍打几下,才将火苗熄灭。此刻许老三牟足了劲儿想要往外跑,这老房子本就是木头垒起来的,虽然结实却经不起火烧火燎,房梁木摇摇晃晃,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听在耳中简直瘆人极了。

    偏许老三又烫又怕,脸上脖子上被燎起了一片水泡,每一个都晶莹透亮远比黄豆大小,疼的好像有无数根细如牛毛的针在狠狠扎着般,但他却顾不上这一点,拼了命的踹门,眼见着门上的木栓掉在地上,许老三眼里露出了狂喜之色,还没等他从大火烧着的屋里跑出去,只听哐的一声,房梁木直接砸了下来,将男人的腿给生生砸断了。

    许老三口中不断发出哀嚎声,疼的眼前一黑马上就要昏迷过去,不过他不想死,强撑着一口气往外爬,好不容易爬到了门口,周围的邻里见到这边冒起的浓浓黑烟,生怕殃及池鱼,纷纷挑了井水过来救火,费了好大力气将大火扑灭,也保住了许老三一条命。

    只可惜人虽然救下来了,也保住了一条命,但那房梁木掉下来砸的实在是太准,落在了许老三的臀根处,这么狠狠一砸,不止双腿齐断这辈子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连带着男人最宝贝之物也伤着了几分,日后怕是不中用了。

    许老三原本就是相府的奴才,现在出了事后,就是个没用的废物,许清灵只听过一耳朵,让人送过去几十两银子,就将此人彻底忘到了脑后,再也没想起来,不过林盼儿想要嫁人之事,许清灵却记在心底,在她看来,像林盼儿那种满身泥土味儿都没洗干净的村妇,还嫁过一回了,哪里配给人当正妻?那吴家也真是瞎了眼,才会上赶着娶这种不要脸的妇人过门儿。

    冲着兰香招招手,许清灵直接道:“你去将吴夫人请过来……”

    听到这话,兰香心里明白,小姐怕是还要整治那林盼儿,只不过因为忠勇侯先前放了话,她不敢使出太过的手段,只能在暗地里稍稍谋划谋划,给林盼儿下点绊子。

    许清灵身为相府千金,她想要见的人还没有见不到的,兰香四处打听找到了吴府后,一路畅通无阻的见到了吴母,提了许清灵的身份后,吴母便喜不自胜的上了轿,心中虽摸不准那位小姐到底是什么想法,但只凭着那尊贵无比的身份,就够让吴母欢喜的了。

    她儿子现在只不过是个秀才,若是与相府的人熟识,日后入朝为官也有人照拂,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吴母心中想的极好,被引入相府时,看到里头雕梁画柱极其奢靡的景象,更是眼花缭乱,走路时两脚都有些打飘,虽竭力镇定但浑身紧绷的模样却根本遮掩不住,兰香回头瞧了一眼,眼底暗藏着丝鄙夷,轻笑着将主卧的帘子给撩开,房中一片暖融,淡淡浅香舒展。

    让吴母在外间稍等片刻,兰香先进去通报一声,过了会才将人领了进去。

    吴母进去时,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一看到坐在圆凳上的清丽女子,赶忙福了福身,谄媚道:“民妇吴周氏,见过许小姐。”

    主卧里头烧着银丝炭,即使身处严冬依旧不带半分寒意,许清灵穿了一身水红色的丝绸罩衣,发间红宝石滴珠步摇轻轻晃了晃,雪肤乌发,晃的人眼睛疼。

    吴夫人浑身僵硬的坐在了许清灵对面,端起茶盏的那只手都忍不住轻轻打晃,好在许清灵没有卖关子,喝了一口嫩绿的茶汤后,便直接开门见山道:“今日叫夫人过来,实则是有一事相求。”

    听到“求”这个字,吴夫人吓得一哆嗦,口中直道不敢当,她脸上扑着厚厚的一层脂粉,此刻噗噗的往下掉,配上那副仓皇的神情,还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听说令公子要娶妻了?“

    吴母心里咯噔一声,支支吾吾的应了。

    “娶妻是好事,但婚姻大事可万万不能马虎,人选必须得好好相看相看,夫人怕是不知,林盼儿先前曾经嫁过一回,她嫁的那人便是新科状元齐川,也是轻灵的未婚夫婿……”

    “这……”吴母吓得直咽唾沫,即使此刻眼前的这位许小姐说话轻声细气,眉眼间带着三分笑意,但只要一想到她的身份,就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人物,她处处赔着小心,暗骂林盼儿是个搅家精,现在将整个吴家给拖累了。

    “小姐,民妇实在不知林盼儿曾经与状元郎有过一段,像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万万入不得我们吴家的门儿……”

    “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许清灵轻一摆手,用绣了翠竹的锦帕按了按嘴角,在吴母不解的目光中缓缓开口:“人肯定是你们吴家的,不过既然婚书还没有送过去,适当改动几笔也是成的,像林盼儿那种女子,当个妾室就算抬举她了,实在不堪为正妻,不过她费了好大力气才能相看到你家公子,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她生的美貌,虽然品行不端,但将来娶个规矩的正房夫人压着,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就算一开始吴母不明白许清灵的意思,听到现在也琢磨出了一二分,因为林盼儿之前嫁过状元郎,这位许小姐是个心眼儿小的,咽不下这口气,这才变着法的折腾林盼儿,让她由妻变妾,一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

    见许清灵如此心狠,又得罪不起这位矜贵的主儿,吴母哪有不应的道理?腆着脸连连称是,最后得了一百两银子的赏赐,被马车送回吴家时,身上冒出来的冷汗都把亵衣给打湿了,风一吹那股寒意从骨头缝儿里透出来,让她脸色青白头重脚轻的进了屋。

    娶妻改为纳妾这种事情,吴母一个人自然是做不了主的,她心头惊慌失措,将此事原原本本的跟吴老爷说了,夫妻两个商量一番,又让丫鬟将吴庸叫了过来,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吴老爷摸着短须,看着身形玉立面容清俊的儿子,问:“此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眉头紧皱,吴庸的咬紧牙关面色怒意根本遮掩不住,恼恨道:“既然是相府千金的吩咐,咱家自然不能违拗,更何况儿子将来还要入朝为官,现在只不过委屈盼儿一阵,等到许小姐将此事忘到脑后,再将人哄回来也不迟……”

    见儿子想的通透,没有因为一个女人就误了自己的前程,吴老爷心中十分满意,面上不由露出几分来:“你喜欢那林盼儿也无妨,虽然是妾,但也是一直呆在咱家里的,人都进门了她再闹也没有任何用处,况且不过是个女人,你疼宠无妨,切莫让她怀了身子,否则许小姐折腾的可就成了咱们吴家的骨血……”

    “孩儿明白。”

    吴庸说这话时,脑海中浮现出林盼儿娇美柔嫩的小脸儿,心中不免有些愧对,不过他们吴家只是小门小户,根本不敢得罪了相府千金,盼儿性情那般柔婉和顺,想来也能谅解一二。

    盼儿并不知道吴母已经见过了许清灵,此刻她提起十二分的心思,仔细跟着林氏认字,盼儿的年纪虽大,之前还浑浑噩噩的傻了十几年,但自打恢复后,脑筋变得比先前灵活许多,林氏一天教几十个字,盼儿仔细记了后,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见女儿学得快,林氏忍不住教的再多些,毕竟吴家都使了媒人来,估摸着要不了多久就会定下成亲的日子,等到嫁到林家后,再想学点东西怕是没那么容易,林氏心疼女儿,不想让盼儿被吴家人看轻,这才琢磨着教她读书习字。

    拿了林氏写在纸上的字往房里走,盼儿低着头推开门,直接坐到桌前,自顾自的伸手将桌上的蜜罐子打开,倒了一碗温水,舀了些花蜜出来,再在里头加了些灵泉水,轻轻搅拌开来,边喝边看,巴掌大的小脸儿上满是认真,不肯懈怠分毫,红润小嘴儿一开一合,低声念着,生怕自己记错了。

    昨日盼儿学了自己跟林氏的名儿,因为马上要嫁到吴家,今日纸上写的就是“吴庸”二字,庸字比划要稍微多些,盼儿虽能认出来,下笔时却将字写得歪歪扭扭,难看极了。

    她心里不由有些泄气,一把将狼毫笔直接撂在桌上,软毛处吸满了墨汁,此刻一甩就甩在了盼儿胸口处,她今日穿的衣裳也是新做的,若是脏了的话怕是不好洗,赶忙伸手将小巧盘扣解开,顾不得身上只穿了一件水红色的肚兜儿,手里拿着小袄走到水盆前,用胰子仔细揉搓了一阵儿,等到小袄上的墨迹搓洗干净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屋外寒风凛冽如刀呼呼作响,屋里虽然烧了炕,但还是有些冷,她忍不住抱着臂抖了抖,刚想爬上床钻进被中,就看到门外一道黑影闪过。

    盼儿也是一早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先前她跟林氏先后都遭了暗算,要是今日再有歹人过来,恐怕就没人能救的了她了,心里转过此种想法,盼儿在房中看了看,别的东西都不合适,只有浆洗衣裳时的棒槌最为称手,她将棒槌紧紧握在手里,在那人从外将门打开时,使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往下砸,却被人一把攥住了手腕,因为力气用的不小,盼儿只觉得骨头好像断了般,大眼儿中蒙上一层水雾,再也拿不住棒槌,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看清了来人的脸,盼儿惊得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一股冷意从骨缝儿中弥散开来,让她面上血色尽褪,整个人苍白的很。

    男人身上穿着并不很厚的棉袍,因为身形十分高大,筋肉竟然将棉袍撑得规规整整,尤其是肩颈那处,即使他一动未动,那股爆发力也可想而知。

    见女人疼的掉泪,褚良虎目中露出丝嘲讽,松手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女子闺房之中,轻车熟路好像来到自家里般,半点儿也不顾及盼儿订亲之事。

    整间荣安坊都是自家的,外头自然不会有别人,但盼儿仍如同心虚的小贼般,抻头出去看了看,确定无一人瞧见了褚良后,这才仔细将门给阖上,转头怒瞪着坐在桌边的高大男子,红唇一开一合道:“先前你明明说过,再也不会来找我……“

    褚良掀唇冷笑,满布糙茧的大掌将桌面上薄薄的纸捏了起来,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了“吴庸“二字,虽写得不好,但也足够让男人的理智被胸臆间燃起的熊熊怒火焚烧殆尽。

    “怎么?你嫁人了就打算把老情人给忘了?“

    一双黑眸寒光如电,直直落在盼儿身上,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猛兽盯上的猎物般,双腿如陷入泥潭中,动都不能动弹一下,只能任由男人一步步逼近,用坚硬如铁的胸膛从后搂着她,粗糙手指狠狠的捏住了女人的下颚,又磨又疼将那处白皙皮肉掐的青紫。

    即使这样,褚良眼中仍旧没有半分怜惜,既然眼前这个女子都能如此无情,说嫁就嫁,看来也是心硬如铁之辈,哪里还需要他来可怜?

    “为何不开口?”男人低着头,他比盼儿足足高出了一头,女人此刻只到他肩膀处,热气喷洒在后颈连带着耳廓的一片皮肤,平日里那处嫩肉甚少触及,自然比别处敏感些,滚烫的薄唇以及挺翘的鼻尖似有若无的贴在了盼儿的肩颈处,那股麻痒让她忍不住颤抖了下,下意识的挣扎开来,偏男人的手环的极紧,她就算使出全身力气,也如同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罢了,根本不能挪动分毫。

    眼见雪白脖颈逐渐染上一层绯色,那淡淡的红如同花瓣般,比起胭脂还要生嫩几分,看起来十分可口,褚良眸光如同深井般,越发不可测,在盼儿惊恐的神情中,对着那处嫩肉,狠狠的咬了下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