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44章 决定生下来
    林氏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盼儿就是狠不下心,一双柔嫩小手按在腹上,明明应该什么感觉都没有的,偏偏她心里涌起一股酸涩,半晌没说出话来。

    “娘,你再让我想想……再给我几日功夫……”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盼儿心里头却如同明镜般,知道想的时间再长也不会有任何结果,毕竟她本就是在乎亲情之人,肚子里的娃儿虽没降生,却跟她血脉相连,自然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的。

    恍恍惚惚的在家里呆了数日,到了如今,盼儿肚腹中的孩子都已经两个多月,马上快满三个月了,以往平坦光洁的小腹,现在微微有些隆起。

    虽然藏在小袄下头看着并不明显,但等到开春后,肚子再稍微大些,怕是藏也藏不住,明眼人只要一看就能瞧出端倪,周围的街坊邻居再稍稍一传,以讹传讹之下,到时候名声怕是尽毁了。

    家里头除了盼儿之外,只剩下林氏跟赵婆子两个,林氏心疼女儿,自然将此事严防死守,嘴巴紧的跟蚌壳儿也没什么区别,半点儿风声也不肯透露。

    至于赵婆子,更是没有这个胆子了。

    她本就是林氏从人牙子手里头买回来的,身契还捏在林氏手中,要是不老老实实的将此事藏住,她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婆子,就算手艺再好,恐怕也没有好果子吃。

    一晃马上就到上元节了,京里头比起石桥村那种小地方自然要热闹许多,上元节那天夜里也是有灯会的,先前娘俩儿还琢磨着上街看花灯,现在盼儿正是胎象不稳的时候,用药将胎儿打掉与意外小产相差太远,林氏自然不舍得女儿受到半分损伤。

    随着肚腹中的娃儿日日见长,林氏整个人也变得急躁许多,成日里催促盼儿喝下落胎药,甚至还将红花买回来,放到灶台上熬煮。

    这日盼儿本想去厨房把黏米给碾碎,用来做汤圆儿,岂料刚一迈进厨房,一股苦涩的药味儿就直往她鼻子里钻。

    盼儿心里慌了一下,扶着门板的手微微用力,指甲也泛起了青白色。

    她仔细往里瞧了瞧,发现赵氏并不在厨房,穿了一身青碧色小袄的林氏坐在灶台边的小杌子上,手里拿着大蒲扇,轻轻摇动着。

    听到开门的动静,林氏回过头,一看到盼儿后,她脸色一变,连带着眼神也不由微微闪烁了下,口中嗔道:

    “不在楼上好好歇着,怎么来厨房这种烟熏火燎的地方了?”

    盼儿仍站在门槛处,一动也没动一下,她最近孕吐虽然好了些,但这股药味儿却比鱼腥味儿更令人恶心,让她身上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丰盈有致的身子轻轻震颤,脸色也明显变得难看许多。

    “娘,您怎么在厨房里熬药?难道家里有人害了病症?我怎么不知道……”

    盼儿刻意这么问了一句,咽了咽唾沫,一双大眼儿死死盯着灶台的方向,身体紧绷,好像被猎食者盯住的小兽般。

    林氏秀丽的面庞藏在阴影下,盼儿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能听出她的声音轻轻颤抖着:

    “盼儿,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你没有拖延的时间,明明你心里都明白,若是过了三月再落胎,对身子损伤多大,甚至于日后的子嗣也有害处,此刻做下决定,还为时未晚……”

    “为时未晚?”

    大而圆亮的杏眼中蒙上的一层水雾,盼儿嘴里发苦,浑身僵硬,面颊因为情绪激动,浮起了丝淡淡的红晕。

    “娘,您心里清楚早就晚了,从一开始我就舍不得这个孩子,我求求您,把他留下好不好?什么名声,反正都换不来银子,我全都不要了行不行……“

    名声对于大业朝的女子而言,的确十分重要,若是一个姑娘家名声毁了的话,即使不被浸猪笼,也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过活的,那种滋味儿林氏曾经尝到过,当年她刚刚生下盼儿时,都恨不得死了才干净。

    再加上盼儿贪慕荣华,想要嫁入高门大户,一旦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话,别说嫁入高门,怕是这辈子都不能再给人当正妻了。

    这一点即使林氏不说,盼儿自己也能想明白,但她现在要割舍的是自己的骨肉,天底下没有几个女人能狠得下这个心,将自己有血有肉的孩子生生给毁了。

    不管别人能不能做到,盼儿却是不成的,她还没有这么心狠。

    啪的一声。

    林氏一双玉手轻轻颤抖着,原本捏着的蒲扇摔在地上,她颓然的闭了闭眼,其实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只不过一直不敢接受现实罢了。

    伸手捂着脸,林氏没有开口,呜呜的痛哭出声,大滴大滴的泪珠儿顺着颊边滑落,那模样看起来可怜极了,盼儿看在眼里,心里头也十分不忍,小跑着到了林氏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胳膊,轻声道:

    “娘您别难过,就算盼儿不嫁人了,也能好好照顾您,咱们两个有荣安坊,日子肯定会比之前在石桥村更好过,那么艰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忍不了的?“

    林氏本来就是柔婉的性子,与盼儿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最在乎的就是这唯一的女儿,此刻听到这话,林氏的哭声更大了,嗓子里发出嘶哑的哼唧声,两手死死攥着衣裳,掌心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儿。

    当初在石桥村时,林氏就觉得委屈了盼儿,她身体不好,生怕不能照顾好她,便给她定下了齐家的亲事,哪想到齐川竟然是个冷心冷血的,一旦中了状元,转头就跟盼儿和离了,要迎娶娇滴滴的宰相千金。

    现在到了京城后,又遇上了吴庸,她的盼儿为什么会这么命苦?

    因为怀孕的缘故,盼儿不能掉泪,颤抖的伸手将林氏面上的泪痕擦干净,她又哑着嗓子安抚了一阵儿,见林氏渐渐止住了泪,虽然双目有些红肿,但好歹情绪平稳了些,这才开始干活儿。

    荣安坊后院儿里有一口石磨,不过现在院中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都能将脚踝给没过了,想要将石磨收拾出来实在是有些费劲儿,幸好厨房里也有石碾子,只要将糯米放在碾子上,慢慢碾过,便能弄出来糯米粉。

    不过要想让汤圆的口感越发细腻弹牙,香糯可口,糯米粉一定要用石碾子碾上至少三次。

    盼儿虽然怀了身孕,但这点活计却难不倒她,一边将石碾子推得呼呼转,一边看着林氏将锅里头的红花倒在泔水桶里,洗了手后又开始炒黑芝麻。

    黑芝麻汤圆是盼儿最爱吃的一种,林氏以前也做过几回,不过因为太费功夫,近些年家里头又穷的揭不开锅,做的也就比先前少些。

    黑芝麻直接倒进烧热的锅中,用铲子一下一下翻腾着,越炒屋里头的香气就越浓,等到黑芝麻熟透后,整间厨房里头全是这股油润润的干香,锅里头的芝麻也变得漆黑一片。

    林氏将黑芝麻倒在案板上,等到凉透了后,才用擀面杖将芝麻一点点碾碎。

    这馅料跟皮子不同,万万不能用石碾子给弄成细粉,否则咬上一口都吃不出味道来。

    而用擀面杖却不同,碾出来的芝麻粒有大有小,咬在口中咯吱咯吱的,拌上猪油跟白糖后,搅匀了就能做馅儿。

    林氏本来就是经常做点心的,等到盼儿将糯米粉弄好后,她直接将盆子接过来,让盼儿舀了瓢水,准备和面。

    盼儿舀水时,特地往里头稍稍倒了几滴灵泉,之后才把瓢给了林氏,白细的糯米粉加水和成团,林氏动手不断的揉搓着。

    林氏本就生的肤白,近来又一直养着,浑身皮肉也变得更为细嫩许多,与糯米团子相比也不差什么了。

    只见糯米团在她手里被搓成了长条,又软又弹,还不沾手,白生生的看着稀罕人极了,林氏手里拿了菜刀,几下切成小块儿,让盼儿揉搓成球后,用拇指在球顶压一小窝,拿筷子挑了些芝麻馅儿放入,之后用手指将窝口逐渐捏拢,再放在掌心中轻轻搓圆。

    看着林氏动作麻利的将一个有如山楂大小的汤圆儿给包出来,盼儿也跟着试了试。

    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这话说的果真不假,林氏做饭食的手艺不差,盼儿身为她的女儿,只要稍稍学一学,这些白案就能上手了,做出来的东西甚至还有模有样的。

    赵婆子刚才将菜都给洗刷干净了,端了个盆子走进厨房,看着林氏母女也在热火朝天的忙活着,她也是个闲不住的,洗了手也跟着帮忙。

    今日做出来的这些汤圆不止是盼儿要吃,还要拿到铺子里头卖,所以分量自然要多些,反正这吃食既好存放,弄起来又容易的很,买回家后直接下锅煮,等熟了后便能入口。

    只是不能吃得太多,否则一旦积了食,怕是要闹好几天的毛病。

    汤圆包好后,直接装进竹篓里,放在窗户外头,如今天气还没有回暖,积雪也这足够厚,就算汤圆放在外头十天半个月,想必也是不会坏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