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52章 如何谢我?
    定北侯府在勋贵里头都是一等一的,以往定北侯威名赫赫,将边关的那些蛮子打的都不敢犯边,再加上褚良这些年战功赫赫,虽然还没有继承爵位,但依旧是圣人的左膀右臂,万万少不了的。

    因褚良年少有为,出身又极为不凡,京城里头想要嫁给他的娇小姐不知有多少,甚至就连相府千金许清灵,都对褚良有那么一点心思,后来也不知怎的,两家的婚事没成,许清灵如今也嫁给了新科状元齐川,两家便因此结了梁子。

    传闻褚良不近女色,不止没碰过身边伺候的丫鬟,连妾室通房都没有一个,老侯爷都觉得自家孙儿得了隐疾,想着让葛神医在治伤之余,帮他瞧瞧鼠蹊处,看是哪里出了毛病。

    未曾想到这人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儿,醒来时竟开了窍,将一个模样娇美的乳母带到了自己房中,虽然此举有些不合规矩,但只要能碰女人,给定北侯府留个后,对老侯爷而言就是天大的喜事。

    盼儿还不知道她的名儿已经在定北侯府里传遍了,此刻她眼睁睁的看着秋水将大红色的锦被叠成了四四方方的豆腐块儿,堆在床角,那锦缎的颜色鲜亮明艳,一般而言只有成亲才会用这么喜庆的颜色,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乳母而已,用大红色不是在刻意打她的脸,提醒盼儿注意自己的身份吗?

    等到秋水将房中物事归拢齐整,一步三回头的从主卧里退出去,盼儿脚步好似生了根似的,站在离床榻一丈远的地方,动也不动半下,轻声道:

    “奴婢身份鄙贱,万万不能冲撞了少爷,还是睡在外间儿为好……”

    褚良原本坐在八仙椅上,现在见女人这么开口,明显就是在他对着干,即使语气放的卑微恭敬,但神色中的不忿却是遮掩不住的。

    男人方才稍稍转晴的面色转瞬间又阴云满布,鹰眸中透着丝寒光,站起身大阔步走到盼儿面前,行走带风,面上怒意根本未曾遮掩。

    先前在玉门关受了重伤,褚良这一回是真伤到了根基,整个人瘦的都脱了相。

    如今这副模样还是养了一段时日后的,看起来仍如同骨头架子外套了层人皮般,轮廓比往日更加深刻,棱角分明,好似刀刻斧凿般,身上寒意越发浓重。

    盼儿眼睁睁的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的逼近,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咽了咽唾沫,忙低下头,不再看他。

    男人一把攥住了莹白细软的皓腕,恶狠狠道:

    “林盼儿,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想当妾,我娶了你就是,我堂堂的定北将军,难道还比不上齐川吴庸之流?”

    用力甩了甩也没将这人的手给挣开,盼儿只觉得腕骨快要被他捏碎,那处也泛起一片青紫来。

    她心里越发烦躁,褚良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堂堂的定北将军,将来的二等侯,怎么可能会娶她一个从山坳坳里出来的村妇?男人嘴上说的好听,不过就是为了玩弄她而已,真当她是那种天真不知事的傻子?

    盼儿用力推了男人一把,偏这人即便伤重,胸膛也能铁水浇筑般,纹丝不动,女人累的微喘道:

    “少爷,奴婢根本配不上您……”

    “我说你配得上,你就能配得上,管别人作甚?”

    心中越发不耐,盼儿终究是忍不住了,怒视着面前的高大男子,恨声道:

    “姓褚的,你先前奸.淫了我,让我受了整整一年的屈辱,名声尽毁,好悬没被人家的唾沫星子淹死,现在只想几句话就粉饰太平?还要娶我?未免想的太轻巧了吧?我说过,就算死也不嫁给你,你怎么这么厚颜无耻,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于我?”

    男人脸皮抽动几下,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言辞刻薄的小女人,从来没想到林盼儿对自己的怨气会这么重,当时他之所以会在荣安坊中强要了她,完全是因为被嫉恨冲昏了头脑。

    当日林盼儿满心满眼只有吴庸那个男人,明明不识字还要在纸页上写满了他的名字,褚良本身就是个睚眦必报的独性,哪里能忍得了自己看上的女人记挂着别的男人?

    他心一狠,直接占了盼儿的身子,本想着备好了聘礼,将人风风光光的给娶过门儿,让她彻底成了自己的人,哪想到匈奴突然犯边,第二日他便马不停蹄的往关外赶去,半分空闲都没有,却没想到小女人一回就怀上了身子,还因此受了不少的委屈。

    “我本来就想娶你,只是先前没来得及而已……”

    女人娇美的小脸儿上满布冷色,秀眉微微皱着,明显没将褚良的话听进去。

    褚良牙关紧咬,气喘如牛,眼珠子里爬满了血丝,显然是气的狠了。

    盼儿往男人面上扫了一眼,见到他这副狰狞的模样,也不由有些心惊肉跳,偏偏她心头火气根本未消,不止被男人掳过来当乳母,今日还被他狎玩了一通,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说要娶她,不过是想要玩弄她而已,能有几分可信?

    心中这般想,盼儿犹在说道:

    “姓褚的,你哪里比得上齐川?不过就是粗鄙武将而已,若不是出身公侯之家,根本比不上那些满腹经纶斯文俊秀的读书人,我看你一眼都觉得腻歪……”

    褚良眼睛一眯,忽的冷笑一声,鹰眸好似毒蛇般死死盯着盼儿,皮笑肉不笑道:

    “既然你对我如此厌恶鄙夷,怕是也不想嫁给我,如此看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侯府里当个奶娘,好好伺候着,尽好自己的本分!”

    话落,褚良毫不留情的转身,直接从主卧里走了出去。

    哐当一声巨响,雕花木门被人关严实了,盼儿惊得心里一抖,环顾一周,发现房中只剩下她一个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先前春鸳秋水两个拿来了不少东西,盼儿从木柜中搬出了一床被褥,直接铺到了外间儿的软榻上,软榻本就有一层厚实的垫子,现在又铺上的床褥,当真软和舒坦的很。

    主卧的里外间儿之间有屏风挡着,虽然她还是必须跟褚良那厮共处一室,但这样一来,除非必要她也不必与那男人面对着面。

    反正这人身上的伤势已经差不多好全了,估摸着再有两个月功夫,她便能从此处离开,回到废庄之中,此后再不相见。

    盼儿被掳到定北侯府时,小宝才刚刚满月,想到自己昏迷前那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盼儿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好像绞在了一处,一阵阵的闷疼,她两手捂着脸,呜呜的不住流泪,眉心涌出的泉水顺着粉白面颊滑落,将衣裳都给打湿了。

    襟口处潮乎乎的一片,盼儿抽噎着止了泪,因双目有些红肿发胀,她赶忙从怀里取出帕子,将瓷瓶儿里的灵泉水倒在上头,沾湿了后直接覆在双眼处,那股火辣辣的胀痛倒是消减不少。

    跟褚良折腾了一通,盼儿不免心力交瘁,歪在软榻上迷迷糊糊的便睡了过去,就连男人何时回来的都未曾发现。

    褚良站在软榻前,看着那嫩生生的小女人,白皙小脸儿娇气的好像牛乳般,唇瓣红润柔细,尝着也是又软又甜又香,明明睡着了看着无比乖巧,偏她一醒便气人的很。

    褚良心里头是又恨又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明明这个女人狠了心不想嫁他,但凡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不该继续纠缠下去,偏他自己做不到。

    他满脑子都是林盼儿这个女人,若是不将她给娶过门,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甘心。

    盼儿这一觉睡的不短,等她醒来时,只觉得浑身一片粘腻,身上出的热汗都将身上的兜儿给打湿了,潮乎乎的贴在胸口,将那丰盈饱满的形状也给勾勒出来。

    明明马上就快立秋了,按说夜里也该凉快些,可现在的天气仍热的焦人,风一吹都是暖的,倒了一碗凉茶灌进小嘴儿,盼儿才觉得神志清醒了些,水汪汪的杏眼偷偷觑着里间儿,也不知褚良那厮回没回来。

    想要擦洗身子,若那男人在房中,她主动宽衣解带就如同嫩生生的小羊被洗净了直接送到狼口般。

    盼儿虽然已经生了小宝,但心里头还有些顾忌自己的名节,自然做不出这种主动宽衣解带的事来。

    盼儿记得主卧旁边便是净房,巴掌大的莲足踩在绣鞋上,将雕花木门掀开一条细缝儿,即使她动作再是小心,但夜里院中十分安静,针落可闻,关门时吱嘎一声轻响清晰极了。

    面朝里侧躺在床榻还未入眠的褚良听到动静,眼里亮光一闪,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亵裤,被日头晒的黝黑的胸膛上满布狰狞的伤疤,看着好似一条条蜈蚣盘踞在上头般,简直瘆人极了。

    此刻盼儿进了净房,仔细将门给关严实,发现房中除了沐浴用的木桶之外,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盆子,里头都盛满了清水。

    从怀里掏出装了灵泉水的瓷瓶,往盆中倒了几滴,女人细腻小手掬起一捧水花扑在脸上,泉水的沁凉将房中的闷热驱逐,瞬间便凉快了不少,小股的水流顺着脖颈滑落,将衣裳打的半湿。

    盼儿却也不在意这个,常年跟在林氏身边,她也养成了爱洁的性子,穿过一回的衣裳定然是要浆洗的,此刻就算沾湿了也没什么。

    估摸着褚良在此刻也不会出屋,盼儿将外头烟罗色的褙子给褪了下去,莹润白皙无一丝瑕疵的雪背霎时间便露在外,她高高抬手,将如瀑的黑发用系带给绑了起来,细如柳条的小腰霎时间便露在外,白腻的好像涂了猪油似的。

    净房中点了好几盏灯,就是怕主子在夜里起夜,瞧不清楚东西,万一撞着了哪里,那些打扫的奴才怕是也得不着什么好果子吃。

    正因为此处灯火通明,便完完全全一丝不漏的将女人窈窕的身段儿与娇美的面庞给照了出来,所谓灯下看美人,昏黄的烛火轻轻摇动,盼儿一双杏眸水润润的,咬着唇将上身的布料给扯下来,身上只剩下一条浅绿色的灯笼裤,之后才用帕子按在盆里,打湿后轻轻在身上擦洗着。

    净房就在主卧旁边,两间屋子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墙壁,盼儿生怕自己弄出的动静太大,让褚良听到,蹑手蹑脚的将沾湿的帕子按在自己身上,盆中清水冰凉,原本因天热起了一层虚汗的身子霎时间便打了个激灵,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一片雪白的好肉轻轻震颤,盘着的黑发掉下来几缕,松松散散的落在细白的美人颈上,盼儿伸手撩开发丝,又觉得有些发痒,重新将丰厚的墨发盘起来时,她必须高高抬起藕臂,高耸山峦越发明显,雪中一点红的美景在灯光下显得分外晃眼。

    如今离临盆那日已经两个月了,盼儿低头看着白皙柔软的腹部,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自打怀孕养的丰腴些了后,身上的软肉便再也掉不下去,用手摸着虽又软又滑,隔着衣裳也瞧不出来,但此刻她自己看着,只觉得比先前粗了一圈儿。

    忍不住掐了掐腰上的软肉,常年将灵泉水喝下肚,盼儿浑身无一处不软不嫩,轻轻揉上几下就一片红艳。

    帕子乃是蚕丝绣成的,并不吸水,滴答滴答的水流顺着平坦的腹部往下滑落,在灯笼裤儿上留下了一片深色的印子。

    虽然净房的门紧紧关上,盼儿却忘了窗户大敞四开,褚良站在门外,这人眼力极佳,都无需费力便能将净房中的景象全部收入眼底。

    白日里褚良只不过讨得了些利息而已,毕竟盼儿的身子不便,即便他想要做些什么,骨头都不剩下的将人给吃干抹净,也只能强行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欲.念。

    此刻在门外看着,男人死死咬紧牙关,浑身僵硬如同石雕般,幸好此刻院中除了褚良之外再无旁人,否则若是被别人看见了他鼠蹊处的变化,怕也会惊吓不小。

    草草的将身上擦洗干净,盼儿直接将褙子披着,因为水汽太浓的缘故,薄薄布料紧贴在玉背上,将领口的布料拢了拢,这才往外走。

    岂料刚刚将门推开,她便瞧见了站在外头的褚良,霎时间盼儿脸白的像雪片,一双眼瞪得滚圆。

    想想自己方才在净房中擦身的模样全都被这个无耻之人看在眼里,盼儿面色忽青忽白变幻不定,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强忍着心头怒意冲着褚良福了福身,盼儿压低了声音道:

    “奴婢见过少爷。”

    褚良没吭声,转身往回走,盼儿犹豫了一瞬,还是跟在男人身后进了门儿,刚走进去,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还没等盼儿反应过来,就被人死死的按在门板上。

    雕花木门做工精细,上头细小的木刺也全都被磨平,即便如此,上头的边角仍有些尖锐,狠狠撞在了盼儿的后腰处,让她疼的泪花涌现,口中也不由溢出丝娇呼。

    女人的小手护在胸前,死死攥着襟口,她身上的褙子是用绸料做的,这种布料最是细软不过,现在被捏的皱成一团,盼儿手心里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儿,那副心虚又忐忑的模样让男人看在眼里,忍不住欺身逼近。

    褚良一手将盼儿的两只腕子高举过发顶,按着她,不让她胡乱挣动。

    男人低着头,炙热的薄唇直接叼住了香甜柔软的唇瓣,灵活的舌尖撬开牙关,咬着娇嫩的唇肉,一下有一下,好像要将盼儿整个人都给吞入肚腹中似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盼儿只觉得脑海中迷迷蒙蒙混沌一片。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褚良打横抱到了床上,耳边传来男人粗噶的声音:

    “你既然是来伺候我的,就在里间儿好好伺候着……”

    盼儿还想挣扎,偏这人生了一身钢筋铁骨,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稍微挣动一下都不能。

    好在褚良还记得小女人的身子不方便,也没有做更过分的举动,一整晚将脑袋埋在盼儿肩窝里,轻轻嗅着那股浅淡的香气。

    *

    *

    先前林氏去了京兆尹府报了案,但却彷如石沉大海般,一连许久都没有消息传来。

    一开始林氏还能心存侥幸,到了后来却想的通透,已经不对京兆尹府抱期望了。

    她记得盼儿之前在忠勇侯府做过活儿,便找到了周庄头,让他领着去了一趟侯府,看看能否求一求老爷子,让他派人将盼儿找回来。

    心中担忧煎熬之下,林氏最近清减了许多,她本就生的纤秀,如今一张脸儿尖尖,杏眼显得更大几分,就算年岁不小了,但让人看在眼里也忍不住心生怜惜。

    周庄头领着林氏从后门儿进了侯府,林氏心里藏着事儿,忍不住胡思乱想,走了许久,等她抬起头时,竟然瞧不见周庄头的身影了。

    忠勇侯府大的很,她又从来没有入过其中,此刻自然如同那无头苍蝇般,找不到去路。

    也不知是怎的回事,林氏沿着小路走了两刻钟功夫,到了一处水池边上,都没有瞧见个丫鬟奴才的问上一嘴。

    她不由叠了叠眉,心中也有些埋怨自己。

    “站住!”

    林氏心中骇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站在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先前救了她两回的石进。

    “恩公?”

    林氏虽然知道石进是堂堂的忠勇侯,却没想到今日会见到这人。

    石进刚从边关回来不到两日,在自家院中散步,见林氏站在池边,不由愣了片刻。

    短短一年不见,林氏竟瘦的这么厉害,脸色青白不带血色,让石进不由皱了皱眉,问:

    “夫人可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因信得过石进,林氏也没想隐瞒,哑声开口道:

    “先前小妇人的女儿曾在侯府中做活儿,前些日子忽的被贼人掳了去,小妇人也是个厚颜无耻的,来府想要求求老爷子,没想到会遇到恩公您……”

    石进浓黑的眉头紧皱,面色阴沉凝重,问:

    “你女儿是何时失踪的?”

    一提到盼儿,林氏忍不住双眼泛红,隐隐有泪意浮现,抽噎道:“已经整整一月有余……”

    手里拿着帕子,轻轻在眼角按了几下,林氏眼神连闪,张了张口,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石进上前一步,粗噶道:“夫人有话直说便是。”

    林氏心里煎熬极了,她担心盼儿,却有些羞于启齿,毕竟石进跟她们母女两个非亲非故,又何必帮她?

    “小妇人听闻恩公是忠勇侯,能不能……能不能帮小妇人将女儿找回来?”

    石进一双虎目阴沉浓黑,忽的开口问:

    “若本侯帮了夫人,你准备如何谢我?”

    林氏没想到石进会这么说,整个人不由愣了一下,脸涨得通红,呐呐无措极了,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男人昂首阔步,又上前一步,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极近,不过只有一臂远而已。

    林氏明显有些慌了,想要后退,偏偏身后正是莲池,池边有木质的栏杆围着,她已经没了退路。

    “……侯爷。”

    “本侯身边缺了一个知冷热的人,若夫人真想让本侯出手,就必须付出代价。”

    说这话时,石进微微低着头,他本就生的十分高大,林氏不过到他胸口而已,言语间口鼻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女人耳廓,让林氏脸红的快要滴血。

    她也不是不通人事的小姑娘,哪里会看不出石进是什么意思?

    一面是女儿的安危,一面是自己的清白。

    这个选择对于林氏而言,其实并不算难做。

    杏眸中水雾朦胧,女人面上两行清泪从腮边滑落,颤巍巍的点头:

    “妾身愿、愿意……”

    男人带着糙茧的大掌轻轻抹去林氏面上的泪痕,语气轻柔带着罕见的温存道:“芸娘放心,本侯定不会负了你……”

    林氏眼中露出丝疑惑,已经好些年没有人叫她的闺名了,眼前的石进怎会知晓?

    即使想不明白此事,林氏也没有开口问,只希望忠勇侯会快些兑现自己的诺言,帮她将女儿平平安安的带回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