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56章 再找奶娘
    盼儿脚步一顿,怎么也没想到这些小媳妇们竟然会将她跟褚良视为一对,无论她怎么解释这几人都不信。

    无奈之下,盼儿也不准备浪费口舌,打了个哈哈将此事敷衍过去。

    两人继续往前,等走到了林氏所住的小院儿前时,就听到了一阵婴孩的哭嚎声。

    眼珠子登时就红了,盼儿再也顾不上身边的褚良,直接冲到了房中。

    屋里头,柳氏把小宝抱在怀里,手上轻轻晃着,这孩子还是扯着嗓子直哭。

    大概是哭的太厉害了,小宝竟然呛得直咳嗽。

    “小宝!”

    盼儿忍不住叫了一声,柳氏听到动静抬头,看到盼儿后就如同瞧见了救星般,赶忙走过去将孩子塞进盼儿手里。

    “林姑娘,我这奶娘当的实在是费力,小宝这孩子根本不爱吃我的奶,只有饿狠了的时候才哭哭啼啼的吃几口,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盼儿本就心疼孩子,现在听到柳氏的话,泪珠子就跟止不住似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心里埋怨起了褚良,脸色忽青忽白,好不容易止了泪,眼眶通红的冲着柳氏道:

    “嫂子,劳烦你将屋门给关上,我给小宝喂奶。”

    柳氏走到门边,看到屋外站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先是一愣,随后赶紧将木门给关严实了。

    这男人的确长得人模狗样,但到底是什么心思谁能清楚?

    林姑娘还要喂奶,这宽衣解带的模样可不能让屋外的男人的看了。

    盼儿将衣裳解了开,仔细扶着小宝的后背,几个月大的孩子浑身无一处不软,要是哪里磕到碰到了,恐怕就熬不住了。

    雪白柔腻的一团送到了小宝嘴边,这孩子也顾不上哭了,像小狼崽子似的,一口叼住了那物,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明明小宝还不到长牙的时候,但大概是饿的狠了,力气一点不小,盼儿都被这孩子啃.咬的发疼,好在还能忍受。

    她本就奶水充沛,本以为吃完一边小宝就饱了,哪知道这孩子死死扯住她的衣裳不松手,盼儿要将他放在炕上,那张包子脸就立刻皱成一团,哼哼唧唧的还要哭。

    吓得盼儿赶紧又换了一边给小宝吃,边吃边轻轻拍抚着孩子的后背,完全把外头站着的黑脸男人忘在脑后。

    最近要打点林氏的婚事,荣安坊又关了门,赵婆子带着女儿住在废庄,远远看到有个年轻健壮的男人站在门外,不由唬了一跳。

    “你是哪家的?”

    上下打量了这男人一眼,赵婆子越看越是心惊。

    她早年是在宫里伺候的,见识自然不浅,一眼就能看出此人的不凡,明明身上的衣裳并不打眼,但那股气势却让人不敢直视。

    褚良看了赵婆子一眼,开口道:

    “不知林夫人何在?”

    “夫人在大屋里头,我去告诉她一声。”

    赵婆子说完,转头就往大屋走去,脚步飞快,等进了大屋后,那颗砰砰直跳的心才稍微平缓几分。

    林氏听到动静,将手里的绣棚子放下,道:

    “怎么了这是?别吓坏了小锦。”

    小锦就是赵婆子的女儿,比小宝大了两个月,现在已经开始长牙了。

    赵婆子抱着小锦晃了晃,口中道:

    “夫人,门外有个年轻男人找您……”

    “年轻男人?”

    林氏猜想是不是忠勇侯府的人,毕竟这段时间石进没少往废庄里送东西,派来的侍卫也都挺年轻的。

    林氏是个脸上藏不住事儿的,赵婆子看出她想些什么,忙说了一句:

    “奴婢觉得那人应该不是普通的侍卫……”

    到底是什么身份,仅仅凭着赵婆子两句话自然是猜不出来的,林氏站起身,走到门外去看了看。

    刚看清男人的脸,她就不由拧起了眉头。

    “褚公子,怎么是您?”

    褚良冲着林氏抱拳行礼,刚想说些什么,小屋的门被人推开,盼儿怀里抱着小宝,红着眼红房里走了出来。

    “娘,女儿先前被恶人掳了去,多亏了褚公子相救,这才能活着回来见您。”

    盼儿不敢去看褚良越发阴沉的脸色,她只觉得男人的眼神好像要将她刺穿般,让她心惊胆战,缓了好一会才接着说:

    “褚公子受了伤,女儿正好能帮着诊治,怕是还得再耗费几个月的功夫……”

    “不止几个月。”

    男人突然开口,刚毅的脸上透出丝愧疚,粗噶道:

    “先前葛神医为良诊治,说伤势恶化的厉害,怕是得让林姑娘在府里住上一年,才能好转。”

    盼儿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男人会说出这种话,她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毕竟是她亲口说自己被褚良给救了的,没看林氏满眼感激的看着褚良,虽然犹豫,最后还是点头了。

    “不知褚公子家住何处?”

    “良出身定北侯府,与忠勇侯府挨得极近,还请夫人放心。”

    目光如电在盼儿苍白的脸上扫了一眼,褚良又看了看被她抱在怀里的襁褓,继续说:

    “林姑娘在侯府十分思念小宝,不如将孩子也接到侯府中,这样一来,也能让林姑娘心里头舒坦些。”

    “不用……”

    盼儿拒绝的话没说完,就让褚良打断了,男人又与林氏说了许多,让林氏悬在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心里又急又气,她也不知道褚良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明明将自己看作普通的奴婢,为何还要亲自送她回到废庄?

    脑袋里一团乱麻,盼儿被林氏拉进了屋里头,就听到林氏开口道:

    “是娘对不住你,半截入土的人竟然还要改嫁,简直丢人现眼,偏偏这桩婚事已经应了下来,肯定是不能反悔的……”

    离家不到两个月,盼儿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出这么大的变化。

    她心里是盼着林氏嫁人的,毕竟母亲性子柔婉温和,要是独身一人的话,很容易被人欺负了去,有个男人依靠着,也是好事。

    “娘要嫁给谁?”

    林氏低着头,小声道:“忠勇侯,石进。”

    盼儿当真吓了一跳,她先前在忠勇侯府里做活儿,一次都没有见过忠勇侯,唯一听过这人的名号,还是因为他在护国寺救了林氏。

    两人之间拢共也就见过那么一回,怎么说成亲就成亲了呢?

    不是盼儿贬低林氏,而是忠勇侯府的门第太高,在京城里都是最顶级的府邸。

    忠勇侯年过三十,一直都没有娶妻。

    不少人都在暗暗讨论,说忠勇侯是因为常年带兵打仗,在战场上伤了男人最宝贝之物,没法操.弄女人了,这才不娶。

    要是忠勇侯那话儿还中用的话,即使年过三十,找一个高门大户的小姐也并非难事,他怎么就非要娶林氏呢?

    她娘的容貌虽美,但连外孙都有了,还是个寡妇,单凭身份跟忠勇侯自然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没法比。

    况且京里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年轻貌美的女人。

    盼儿越想眉头皱的越紧,压低了声音开口:

    “娘,忠勇侯莫不是个不中用的,想娶了您压一压京城里的闲话?”

    林氏啐了一声,面皮又热又烫,口中道: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话呢?我哪里知道、知道他究竟有没有隐疾?”

    很显然,林氏也听过京城中的流言蜚语。

    一开始她以为忠勇侯只是要纳她为妾,没想到竟然是娶妻。

    再想一想石进头些年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林氏心里也差不多确定了,石进怕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

    不过婚事已经操办的差不多了,她月底就要过门儿,还是堂堂的侯夫人,婚事自然推拒不得。

    盼儿嘴里发苦,也知道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也没了转圜之机。

    暗自叹了口气,盼儿道:

    “我将小宝带到定北侯府中养着,娘也不必替我担心……”

    母女两个抱头哭了一阵儿,眼见着天色不早,盼儿怀里抱着小宝,背着一个包袱,里头装着几件小娃的衣裳,一步三回头的往马车的方向挨去。

    天知道她根本不想离开废庄,不想留在褚良身边。

    但要是不将那人的伤给治好,他怕是不会放过自己。

    伸手掀开帘子,盼儿费力的爬上马车,低垂着眼,坐在矮凳上哄着怀里的小娃,看也不看褚良半眼。

    这么大的孩子觉多的很,先前吃饱了,在盼儿怀里头蹭了蹭,很快便睡了过去。

    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褚良心头突然升起了一丝莫名的感觉。

    明明他早就知道这小子是自己的种了,但以前却从没亲眼见过,只是派手下的侍卫好好盯着。

    今天一见,看到了自己的骨血安安稳稳的睡在林盼儿怀里。

    他心里免不了升起丝得意。

    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时,那股满足自然无法形容。

    女人玉葱般的手指将散乱的襁褓理了理,也没敢抬头,小声道:

    “少爷,小宝还小,是个闹人的性子,奴婢将他接了过来,就不好在住主卧了……”

    褚良双目紧闭,刚毅的面容隐藏在阴影下,让人分辨不出他究竟是喜是怒。

    见褚良没有动静,盼儿只以为是马车嘎悠的声音太吵,他没听见,不由重复了一遍。

    男人突然睁开眼,面容扭曲的厉害,死死钳住盼儿的手腕,恶狠狠道:

    “林盼儿,你别得寸进尺!”

    褚良挨得太紧,碰着了小宝,这孩子瘪瘪嘴,马上就要扯着嗓子嚎哭起来,吓得盼儿也顾不上别的,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低声道:

    “少爷,小宝是奴婢的儿子,跟您没有半分关系,若贸然住在主卧的话,恐怕会有些不妥。”

    鹰眸紧紧盯着小宝胖乎乎的脸,褚良心里憋着一股邪火。

    明明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儿子也是他的,偏偏他要装作不知,凭什么?

    男人掀唇冷笑:“跟我无关?你一个人是怎么把儿子生出来的?”

    褚良没有半分收敛,小宝刚刚憋回去的眼泪,瞬间又涌了出来,不住的往下掉金豆豆,看起来可怜极了。

    盼儿心疼的用手给孩子擦泪,小声哄着,等到小宝哭的没那么厉害时,这才看着褚良,憋着气道:

    “少爷,您也是要娶妻生子的,要是小宝的存在被人知道了,还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你?”

    但凡身家人品稍微好些的姑娘,都不愿意给别人当后娘,盼儿也是女人,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怕也是难以忍受的。

    “要是你嫁给我,所有的事情不都迎刃而解了么?小宝是定北侯府名正言顺的少爷,你当将军夫人不比当个奶娘来得好?”

    盼儿不曾想到了现在褚良竟然还打量着蒙骗与她,自己是什么身份,盼儿心里头明白的很。

    她曾经嫁过一回,又未婚生子,怎么能嫁到定北侯府中?

    就算褚良是真心实意的想娶她,但老侯爷呢?凌夫人呢?

    偌大的定北侯府这么多主子,褚良的婚姻大事又怎是他一个人能做得了主的?

    甩开男人的手,盼儿固执道:

    “奴婢配不上少爷。”

    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就算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气,褚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性儿,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你不想入府可以,但儿子却不能带走。”

    盼儿怎么也没想到褚良竟然这么说,她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襁褓,小宝还不懂是怎么回事,咿咿呀呀的直叫唤。

    警惕的提防着眼前的男人,盼儿咽了咽唾沫,一阵心惊胆战。

    褚良一把将襁褓给夺了过来,小宝先前从来没有见过褚良,即使两人体内流着同样的血,对这孩子而言,褚良依旧是个陌生人。

    小宝哇哇大哭,一张脸憋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盼儿整颗心都揪成一团,上前想要把儿子抢回来,但她根本不会武功,又哪里争得过褚良?

    一双杏眼死死瞪着眼前的男人,盼儿溢出泪来。

    “姓褚的,你为什么非要逼我?”

    女人面色惨白,双眸又红又肿,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儿滑落,看起来可怜极了。

    但褚良却没有心软。

    他心里很清楚,孩子是盼儿的软肋,只有利用小宝,才能让眼前的女人乖乖就范,答应嫁给自己。

    一开始褚良还想温水煮青蛙,今天被女人气狠了,眼见着到嘴边的鸭子马上要飞,他也顾不上盼儿是不是心甘情愿,直接用孩子当作要挟。

    褚良把襁褓放在自己腿上,直接道:

    “既然你想从主卧中搬出去,我也不为难你。”

    听了这话,盼儿不止没有半点儿欣喜,反而满心都是恐慌。

    褚良这是要将她的孩子给夺走吗?

    他怎么能这么卑鄙?

    心里一阵绝望,盼儿浑身止不住的轻颤着,水眸含泪,紧盯着小宝,想要抢回自己的儿子。

    偏偏褚良看得紧,盼儿一直没有得到机会。

    马车里婴孩的啼哭声一直不停,正在赶车的车夫也不由摇了摇头,在马身上抽了一鞭子,希望快点儿回到定北侯府。

    到了侯府后,褚良怀里抱着孩子,昂首阔步直奔书房去了。

    栾英守在门外,还没行礼就听少爷开口:

    “让春鸳秋水两个收拾收拾,将林奶娘重新安顿在之前的厢房里,再去请两个身家清白的奶娘回来,照顾小少爷。”

    见这少爷怀里头抱着的奶娃,栾英一时半会儿之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是陪林奶娘回一趟家,怎么回来就多了个小少爷?

    主子不会是将人家的儿子给抢了吧?

    心里头转过这种想法,栾英看着褚良阴沉的脸色,也不敢多问,转身出去传话去了。

    春鸳秋水两个丫鬟本来就不待见盼儿,现在见少爷厌了那小娼妇,要将人从主卧里赶出去,喜得脸上笑容都藏不住。

    等栾英走后,她二人一刻都不耽误,直接走到了主卧中,将外间儿林盼儿的衣裳细软等物一股脑的装在包袱里,三两下都给弄出了主卧。

    盼儿站在院子里,眼睁睁的看着春鸳秋水两个满头是汗,一人手里头提着四五个灰扑扑的包袱,从房中走了出来。

    说起来,春鸳秋水两个都能称得上美人儿了,不过跟林盼儿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女人的一身皮肉粉白细腻,不带半点儿瑕疵,杏眼桃腮,明明五官瞧着很是清纯,但却生的臀圆腰细,**也鼓鼓囊囊的藏在衣裳里,一走路那副乳晃臀摇的模样让两个丫鬟看在眼里,恨在心头。

    此刻一见到盼儿,秋水冷笑一声,眼里的嫉恨之色丝毫未加隐藏,直接把包袱扔在地上。

    “既然林奶娘来了,就自己把东西带回厢房吧,也省的平白给我们姐妹两个找事做……”

    院子里除了她们三人之外,还有不少正在洒扫的婆子。

    这些人惯是捧高踩低的性子,指着盼儿,嘴里不干不净道:

    “我就说少爷没瞎了眼,要了这种骚蹄子。”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竟然还敢赖在主卧中不走……”

    “都说是奶少爷,可别奶到床上来了,说不定少爷就是嫌她下贱,才又派栾英侍卫找了两个奶娘……”

    这些婆子嘴里的话越说越难听,盼儿却没有心情理会她们。

    将地上的沾了灰土的包袱捡起来,用手掸了掸灰,脸色更加难看了。

    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小宝,褚良那厮将孩子给带到书房,万一小宝冷了饿了怎么办?

    心不在焉的将包袱提着回了厢房,盼儿把东西随手放在桌上,呆呆的坐在桌前,好像木头桩子似的,动也不动一下。

    想起褚良又找了两个奶娘,盼儿心里一慌。

    褚良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算还得用乳/汁当作药引,也不是非她不可。

    现在突然派人去找别的奶娘,该不是想将她赶出府去,将小宝给夺走?

    越想盼儿越是心焦,忍不住从圆凳上站起身,在房中一圈圈的走着,最后终于挨不住了,直接从房里冲了出来。

    略有些尖锐的指甲狠狠扣在掌心里,将那处细腻的皮肉都给抠破了,渗出血丝来。

    盼儿这边难受着,褚良此刻也觉得有些头疼。

    他堂堂定北将军,身边连个正经八百的妾室都没有,何曾照顾过奶娃?

    偏偏小宝是个熊气的,好不容易把亲娘盼来,还没在盼儿怀里呆多久,就被褚良强行给分开了。

    小孩子半点儿不顺心,就会不住的掉金豆豆儿。

    盼儿跑到书房前,两个守门的小厮拦着她,不让她进去。

    隔着一层门板,她也能听到小宝的哭叫声,好像被人用一把生了锈的钝刀子,将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割掉般,疼的盼儿眼泪直流,不住哀求道:

    “少爷,求您让奴婢进去吧,让奴婢见见小宝……”

    要找两个身家清白的奶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之间能找的着的。

    听到外头的动静,褚良看了看襁褓里哭的快要背过气的小宝,皱了皱眉。

    “放她进来。”

    书房的木门被打开,盼儿跑到里头,看也不看褚良半眼,直接将案几上的小娃给抱在怀里。

    孩子哭的这么厉害,盼儿伸手就想将衣裳解开,偏偏屋里头除了她们母子之外,还有褚良这个大男人。

    女人声音颤颤:“少爷,奴婢能抱着小宝出去吗?”

    褚良冷声道:“不能。”

    她不想饿坏了自己的儿子,背对着褚良坐着,雪白柔腻的指尖轻颤,将上衣的带子解开,露出了藕荷色纹绣睡莲的兜儿。

    白的晃眼的一团被露在外,盼儿抱起小宝,这孩子便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边吃边哭,小嘴儿咂咂作响。

    即使那男人什么都看不到,盼儿依旧觉得有两道灼热的实现落在她后背上,好像要将她给焚烧殆尽般。

    小宝的胃口好,吃的也多些,两边儿全都吃过后,这才打了个饱嗝儿。

    伸手摸了摸他软乎乎的屁股,发现上头一片潮湿。

    盼儿赶紧将孩子放在桌上,将从房里带出来的尿布给小宝换上,身上的那股潮气没了,这孩子才终于消停下来。

    身为母亲,盼儿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跟小宝母子分离,偏偏褚良是个冷心冷血的,等到栾英将两个奶娘带回来后,就毫不心软的将盼儿赶出了书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