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59章 新婚(林氏,可买可不买)
    在喜轿上颠簸了一整天,林氏早就饿了。

    新房里有两个模样俏丽的丫鬟,端了些点心送到她面前。

    “夫人先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侯爷怕是还要好一会儿才回来。”

    林氏也没准备委屈自己,细白的手指从盘中捏了块儿云片糕出来,小口小口的咬着。

    唇瓣上大红色的口脂沾在了糕上,好在口脂是用鲜花汁子熬出来的,直接吃进肚也没什么。

    光吃糕饼有些口干,林氏的胃口也不大,吃了两块又喝了一碗茶,起身走到屏风后将手洗了,这才坐在床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夹杂着丫鬟的动静。

    “侯爷您慢着点儿,夫人在屋里等着您……”

    吱嘎一声,主卧的两扇木门从外推开。

    林氏头顶上还遮着盖头,只能看到一双镶嵌了珍珠的绣鞋,别的却是看不清了。

    但越是这样,她的感官就变得越发敏锐。

    男人的脚步声有些发沉,随着他一步一步的逼近,林氏能闻到一股浓郁到发苦的酒气,也不知道石进究竟喝了多少。

    “你们先下去吧。”

    即使这话不合规矩,但开口之人可是茹毛饮血的忠勇侯,房中的丫鬟婆子哪里敢多留,一个个忙不迭的走了出去,还特地将主卧的门给关好。

    遮住视线的喜帕突然被挑开,林氏心里一跳,缓缓抬起头来。

    明明都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了,那双杏眼依旧水润润的,清澈见底,配上柔嫩白皙的皮肤,饱满娇嫩的红嘴儿,让石进不由眯了眯眼,身上的煞气更足。

    林氏已经有小半个月没见过石进了,先前见他那几回,男人下颚处一直蓄着络腮胡子,看不清究竟长什么模样。

    也不知是为了成亲还是别的缘故,石进竟然将胡子给剃了,刚毅硬朗的五官露在外,俊美中带着一丝威严。

    似是感受到女人放肆打量的目光,石进虎目盯紧了玉白的小脸儿,伸手将绾头发的金簪给拔了下来。

    丰厚顺滑的黑发披散在肩头,配上火红的嫁衣,又美又娇,嫩的都能掐出水来。

    林氏脸上有些发烧,眼神闪躲了些。

    粗粝的两指掐住她的下颚,不让她乱动。

    石进没有开口,房里头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就只有灯花儿炸响的动静。

    明明已经知道石进是个不能人道的,但林氏却依旧有些发慌,不由屛住呼吸。

    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了,哪能还像不通人事的小丫头那么害臊?

    怀里跟揣了只兔子似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男人突然松开手,转身往红木桌走去。

    林氏松了口气,明明石进没用多大力气,她下巴上的软肉还是磨得有些发红。

    脸上的脂粉虽然是用紫茉莉籽一点点磨出来,还掺了些珍珠粉做成的,但林氏仍觉得面上闷得慌,加上嫁衣又厚又重,她身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既然盖头已经揭了,还是洗漱一番才好。

    石进手里拿着酒壶,倒了两杯酒,余光扫见女人的动作,问:

    “怎么站起来了?”

    林氏从榻上站起来,清楚今夜不会发生什么,刚才的慌乱消散不少,冲着男人笑着道:

    “身上有些发黏,我想先去洗一洗……”

    林氏与盼儿虽然是亲娘俩儿,五官也长得十分相似,但性子却完全不同。

    盼儿看似柔弱,主意却正的很。

    但林氏却表里如一,柔婉的好像一汪春水,不笑的时候娇媚动人,笑的时候眉眼含春,让石进心头一震。

    低垂着眼,男人面色没有半分变化。

    “木桶就在屏风后,我让那些丫鬟送水过来。”

    两只倒满酒液的酒杯放在桌面上,石进转身出了门,站在门前吩咐了几句,很快就有两个粗使丫鬟端着冒水汽的木盆,将热水往桶里头倒。

    隔着绘着山水图的屏风,林氏听到哗哗的水声,暗想石进当真不错。

    虽然肩宽体阔如同铁塔般高大,但却是个细心耐心之人,而且还救了自己两回。

    只凭着这份救命之恩,就算他伤到了命根子,一辈子不能行房,林氏嫁给他也不后悔。

    身上的嫁衣厚实的很,毕竟现在已经到了九月底,要是穿的太薄,染上风寒就不好了。

    纤纤玉指解开腰间的系带,将火红的嫁衣一件件的脱了下来,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因为是大婚的好日子,林氏虽然欢喜素淡的颜色,今天也不得不穿上一身大红。

    就连身上的肚兜儿都是大红的锦缎,上头纹绣了两只戏水的鸳鸯,布料又软又薄,原本穿着应该凉快才是,现在竟然被汗水打湿了,黏在一块儿。

    小手伸到背后,扯着系带弄了一会儿,这才将衣裳脱下来。

    雪白的玉背好像剥了壳的鸡蛋般,在灯光上晕上了一层暖黄的光。

    石进看着这一幕,喉结上下滑动,一股热流从体内涌起,流经四肢百骸,在他体内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向来都是耐心之人,否则也不会为大业朝立下赫赫战功,但此刻见到了修长笔直的**,以及腰臀处一抹惊人的弧度,让男人的脑袋嗡的一声,名为理智的那根弦霎时间断了。

    林氏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不速之客,她把手伸到了木桶里,撩起了水花。

    屏风后白雾袅袅,晶莹剔透的水花溅在了微红透白的手背上。

    水温虽然微烫,但还在她能容忍的程度时,便准备迈进木桶中。

    这木桶比林氏原先用的要大出不少,即使容纳两个人也绰绰有余。

    没等她赤脚踩在小杌子上,她胳肢窝下头便伸过来一双大掌,直接捞着她,将林氏扔进了水里。

    林氏吓得不由惊呼一声,木桶中溅起了大片的水花。

    桶沿高的很,林氏又没有防备,到了木桶里连连呛了好几口水,咳嗽了好一阵儿。

    面红耳赤的扶着桶沿,林氏被水汽一蒸,又被这么一吓,浑身连半点儿力气都没了,软软的就要跪倒在水里头。

    好在石进及时捞了一把,这才没让林氏再呛着水。

    腰间一条铁臂在那儿横着,存在感极强,好像比包围着周身的浴水还烫。

    林氏背对着男人,直接感觉到一阵热气涌来,似是将她裹在了铜墙铁壁之中。

    被人这么搂在怀里,林氏还是头一回,雪白贝齿咬着唇瓣,大眼儿中也蒙上了一层水雾。

    突然,林氏馥郁香软的身子一僵。

    要是她没感觉错的话,抵在她后腰上的……

    她满脸震惊,再也顾不得羞意,在男人怀中挣扎着转过头问:

    “你不是不能人道?”

    女人的语气中带着不加遮掩的震惊之色,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

    石进危险的眯了眯眼,双手捻着柔软的耳珠,声音虽然温柔,但林氏听在耳中,却忍不住抖了抖。

    “夫人听谁说的,竟然以为为夫不能人道?”

    林氏支支吾吾,半晌没说出话来。

    石进也没打算继续问下去,看着女人的身体,无一处不娇无一处不美,即使已经嫁了人,但一身细皮嫩肉却比十五六的小姑娘还要细嫩。

    先前在边城时,因为关外风沙大,生活在边城的妇人不说五官如何,脸上手上的皮肉也粗糙的好似砂纸。

    石进以前从来没有过别的女人,头一回摸到这水豆腐一样的软肉,不免觉得有些新奇。

    小手插进了男人粗硬的发丝中,林氏心里一阵羞耻。

    她连盼儿都没奶过,现在竟然要跟个奶娘似的,照顾石进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还真是……便宜了他!

    其实也怨不得别人都觉得堂堂忠勇侯是个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但凡正常的男人,都不过年过三十,连个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石进从小在军营里长大,且不提那些糙汉口中的荤.话儿说的多难听,就看他们三不五时的去到勾栏中,找青.楼里的姑娘疏解一番,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以往没去过花街柳巷的,在军营里呆上几年,说不定窑.子都逛了个遍。

    偏偏石进是个例外。

    这例外头十几年没给忠勇侯造成什么困扰,但今日却让他急的满头大汗,眼珠子里爬满血丝,看着好像要将林氏拨皮拆骨般。

    想起京城里头的传言,说石进曾经将匈奴的小儿放到铜锅里煮了,喝汤吃肉。

    还专挑匈奴贵族的女人,将她们身上的肉生生割下来,直接吃下去!

    原本林氏晕晕乎乎的脑袋,现在好像被一盆冷水浇上去,霎时间就清醒了。

    这男人可劲儿的亲她,亲的她浑身都已经发疼了,难道不是因为想要敦伦,而是要吃她的肉不成?

    脸上的红晕渐渐褪了,林氏推搡着石进的胸膛,口中连连道:

    “侯爷,水快凉了,先让妾身出去,先出去再说……”

    石进也不是个傻子,哪里肯在这种关头将人给放了?

    他眼中露出一丝凶光,满脸狰狞,将人吓了一跳,大掌按在了林氏的后颈上,直接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红嘴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