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61章 养狗
    一滴滴清透沁凉的灵泉水落在呼呼往外冒血的伤口上,藏獒呲着牙,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盼儿手一抖,玉瓶儿里的灵泉水一下子洒出来大半,直接浇到了它身上。

    因为倒得有些多了,狗背上的伤口虽然严重,但现在也止了血,黑黄的毛发里结了一层血痂。

    这藏獒也不知道是怎么跑到废庄来的,不过眼见着它伤口好的差不多,盼儿伸手将盖子扣上,又从井里头捞出来一块镇着的猪肉,扔到了藏獒面前。

    这大狗也不客气,叼起了肉块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凶狠的架势,跟先前撕咬齐川时一模一样。

    她打了个哆嗦,转身想要回了自己屋里,也省的那条大狗吃肉没填饱肚子,想要吃点别的。

    还没等盼儿将木门关上,腰间突然传来一股大力。

    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结实的胳膊紧紧搂着她的腰,将女人直接从台阶上拖下来。

    盼儿前看不见路,后见不着人,心里焦虑极了。

    那人死命的将她往外拖拽,让她站都站不稳,跌跌撞撞的冲往后退,那条藏獒吃饱了,懒洋洋的趴在栏杆边上,抬起眼皮子瞅了盼儿一眼,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

    急的双眼通红,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盼儿忍不住叫出声,却被带着糙茧的大掌死死捂住了嘴。

    耳边突然传来了男人的轻笑声,热气喷洒在她耳廓处,炙热又潮湿。

    “是我。”

    她松了口气。

    男人的声音盼儿早就听了无数次,盼儿自然能辨认出来,就连褚良那夜在荣安坊里头,粗噶声音中带着低低喘息,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惨白小脸儿恢复了几分血色,屋外比屋里头要冷些,盼儿冻的哆嗦了一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带着余温的外衣就披在她身上。

    看着男人刚毅俊朗的脸,下巴处冒出了一层青黑色的胡茬儿,又黑又硬。

    那双黑眸带着凶狠,又掺着急切,死死盯着她,让盼儿忍不住低下头,不敢跟褚良对视,闷声道:

    “不是说成亲之前不能见面吗?你怎么来了?”

    搂着细腰的大掌不止没有松开,反而向上挪了挪,隐隐约约能碰到柔软的边缘,却被女人慌慌张张的按住了。

    又圆又亮的大眼儿像是被水洗过似的,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怎么?你不想见我?”

    男人的神情突然变得凶狠,俊朗的五官透着煞气,让盼儿直摇头。

    刚刚拉扯的时候,小女人领口处的衣裳松散了,白皙的脖颈处挂着水红色的带子,细细一根,哪能兜住那两团好肉?

    想到薄薄布料下的诱人景致,褚良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伸手指着那条藏獒,道:

    “这是狼牙。”

    盼儿瞪大眼,显然没有料到这条凶猛的大狗竟然是褚良养的。

    她脸色忽地一变,又青又白,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先前齐川在占她便宜时,这条藏獒会突然冲出来,既然这大狗是褚良养的,一切就说的通了。

    那时她才初入京城,这姓褚的就对她不怀好意,果然是个脸皮厚的。

    心里暗暗腹诽,盼儿也不敢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跟褚良有什么牵连,对他没个好脸色也没什么,但此刻两人的婚事已经定了,这男人又生的高大,孔武有力,万一惹恼了对自己拳脚相向怎么办?

    以前在石桥村时,隔壁村有个小媳妇嫁过来,她家男人也是个混的,有一点不顺心都会揪着女人的头发,狠狠往墙上撞。

    那个小媳妇实在熬不住,直接从石桥村里逃跑了,这才保住一条命,否则盼儿还真怕她生生被打死。

    这么一想,她眼里流露出一丝惊恐,越发柔顺的靠在男人怀里,轻轻蹭了蹭。

    柔软的耳垂被粗糙的指腹揉.捏着,褚良仍嫌不够似的,用力搓了搓,磨得那处软肉有些发疼。

    盼儿都觉得自己快被磨出血了,男人突然问了一句:

    “不让我进去坐坐?”

    警惕的看着这人,盼儿结结巴巴道:“女子的闺房岂是能随便进去的?你莫不是因为先前占了我的身子,所以才这么随便,根本没将我放在眼里,说不定连想要娶我为妻的话都是假的,胡诌过来哐我……”

    说着说着,盼儿自己倒是委屈上了,她虽然跟齐川和离了,但还想着正正经经嫁人生子,哪想到没遇上良人,反而被姓褚的毁了清白,尚未成亲就大了肚子,外头的风言风语说的有多难听,盼儿现在想都不敢想。

    她也不是没动过寻死的念头,但好不容易重活了一世,盼儿实在是舍不得林氏,也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苟且偷生的活下来了。

    越想心里越是难受,泪珠顺着粉腮滑落,眼眶红红,小嘴儿也被咬出了两个青白色的印子。

    褚良最见不得女人流泪,浓黑的剑眉紧拧,带着糙茧的手指在她脸上胡乱擦了擦,将小脸儿都擦得通红。

    “哭什么?我错了还不行吗?”

    褚良本想跟着小女人进屋坐坐,毕竟两日没见着这张粉嫩的小脸儿,他心里头好像有猫在挠似的,这才开口说了胡话,哪想到竟然把她弄的泪流满面,让褚良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发都发不出来。

    一开始盼儿的确是心里难受,但看到男人满脸写着担心,语气也比平时软和了不少,这副伏低做小的模样实在难得。

    她眼神连闪,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继续用手按着眼角,实际上一滴眼泪都没有。

    心里得意极了,想把男人糊弄走,却没有想过自己这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褚良。

    听着小女人喉间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低着头看不清神色,但眉心却没有半点儿灵泉水流出来。

    眸光如同利刃般,投在盼儿的发顶。

    男人的视线穿透力极强,让她身子一僵,哭声不由顿了一下。

    好半天没听到褚良安抚的话,盼儿咽了咽唾沫,想起这男人的手段,后背处不由冒出了一层白毛汗。

    “怎么?不哭了?”

    两指捏着盼儿的下巴,将那张小脸儿抬起来,褚良眯眼打量着那双红红的兔子眼,见到她眼里流露出哀求之色,另外一只大掌掐住后颈,直接将人弄进怀里,叼住了红嘴儿,用力咬着娇嫩的唇瓣,嘬着口里甘美的水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里产灵泉的缘故,她口里的香津甜蜜可口,就连先前喝过的乳/汁,也不带丝毫腥气。

    手上的力气用的更大,盼儿只觉得浑身都快被他给揉碎了。

    胸口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这人结实的就跟花岗岩似的,在上头一下接一下的磨蹭着,那处又涨又麻,让她口中不由溢出了丝娇吟,只可惜小嘴儿仍被堵得严严实实的,连声音都破碎了。

    男人常年练武,气息绵长,一直咬着盼儿的嘴,好像得了什么趣味儿似的,开始还不算熟练,咬的她舌尖唇瓣都火辣辣的疼,到了后来动作却温柔不少,一下一下的嘬着。

    被亲的头昏脑胀,盼儿软了下腿,差不点儿跪倒在地。

    还是褚良即使扶住了柳条般的细腰,才没让盼儿摔着。

    两手无力的搭在男人胸口处,脸涨红了,嘴唇也比先前红肿不少。

    “你……”盼儿一时又气又恼,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几下,等到攒了一点力气后,就狠狠的捶着男人的胸口,打的她拳头发疼,偏偏褚良这厮跟铁人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把将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女人横抱在怀里头,褚良走到屋里,直接把人放在床上,道:

    “狼牙先放在废庄里养着,也能帮你看着门。”

    盼儿却不上当:“你是想让我给那条藏獒治伤吧!”

    褚良不置可否,大手扯开腰间的系带,将娇滴滴的人儿剥的跟嫩羊般,赤条条的身子白的晃眼,他不敢多看,赶忙用锦被将人裹住。

    又过了几日,盼儿心里虽然还有些怕那条大狗,但因为是褚良养的,惊惧消散不少,也能用手心接了灵泉水,给它涂抹在伤口处。

    扒开那层长毛一看,伤口处已经长出了淡粉色的嫩肉,愈合的倒是不错。

    这狼牙长得足足有一人多高,也不知道是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伸手摸了摸狼牙的脑袋,赵婆子端来一只铜盆,里头装了几根肋条,上头还带着血水。

    藏獒的模样实在太瘆人,即使赵婆子见过世面,也不敢走的太近。

    盼儿用手拿了一根猪肋条,扔在了狼牙面前,这大狗也是凶悍,肋条还没落地,它就张着血盆大口,直接将肋条咬住了,那犬齿又尖又利,将肋条咬的嘎嘣嘎嘣响,连点渣子都没剩,直接吃了个干净。

    面无表情的又拿了根肋条出来扔在狼牙面前,这藏獒被养的好,除了盼儿之外,谁喂它东西都不吃。

    盼儿并不清楚,藏獒一辈子只能认一两个主人,为了让狼牙记住盼儿,褚良暗地里费了不少心思,这才敢将这狗送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