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63章 盼儿出嫁
    盼儿没敢出门,将窗户掀开一条小缝,偷眼觑着往外看,发现院子里头多了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被狼牙追着赶着撕咬了好几口,皮开肉绽痛叫出声,听起来可怜极了。

    废庄在十里坡,这附近除了农户之外,极少有外人过来,想想明日就是盼儿出嫁的日子,今夜庄子里突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明显就是不怀好意。

    狼牙不愧是褚良养的大狗,直将两人咬的浑身是血,最后再也跑不动了,跌坐在榕树底下。

    盼儿将衣裳穿好,从屋里走出来,一双大眼儿警惕的盯着凄惨极了的两个男人,问道:“你们两个为什么来这儿?”

    “我二人是外地过来的行商……”

    满脸不耐的摆手,盼儿撇嘴道:“你们要是不说实话,那我可走了……”边说着盼儿便用小手轻轻挠着狼牙的下巴,那处的毛发比别的地方稍微柔软些,摸起来虽然扎手,但却暖乎乎的。

    狼牙犬齿上还沾着碎肉,血腥味在夜里十分明显,让盼儿喉咙堵得慌,差不点呕出来。

    两黑衣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里看出了犹豫和挣扎,办砸了主子交代的差事没好果子吃不假,但要是不说实话,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

    狼牙张着血盆大口,森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泛着阵阵寒光,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惊胆寒。

    “姑娘,不是我们兄弟俩非要过来,是状元郎非要请您去府里做客。”

    藏在袖中的手一紧,盼儿装作若无其事道:

    “状元郎为什么要请我过去?”

    两个黑衣人急的抓耳挠腮,他俩也不清楚原因,不过仔细看看这林姑娘,不愧是要嫁到定北侯府的,皮肤白的跟刚出锅的热包子,前凸后翘的,上了炕指不定有何种**滋味儿,状元郎对她念念不忘,也是情有可原。

    狼牙的叫声传出老远,周庄头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一看到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两个男人,黝黑的脸上露出犹豫,问:

    “姑娘,他们怎么处理?”

    盼儿心里恨透了齐川,不管这两个人是不是他派过来的,估摸着跟齐家也脱不了干系。

    她明日就要成亲,嫁到定北侯府,本来盼儿的名声就不好,跟人和离过又在婚前生下了小宝,要是成亲前一晚被人掳走,就算褚良还愿意娶她,这桩婚事怕也成不了了。

    明明是齐川想要攀高枝儿,娶了娇滴滴的相府千金,为什么还不放过自己?

    想到那个男人的险恶用心,盼儿气的浑身直打哆嗦,恨恨道:“把他们两个关到柴房里,等到事情忙完了,直接交给褚良。”

    周庄头是忠勇侯府的人,但也听说过定北将军的手段,心知将这两个交给定北将军,肯定是最好的法子,索性也就不费心了,直接从仓房里找出了两根结实的麻绳,将他们胳膊腿儿都给绑上,拖到了柴房里头,上了药止了血就走了。

    而盼儿被折腾了一通,回屋是越想越气,坐在桌边恨得眼睛都红了,她上辈子就没过过好日子,先是没了娘,后来又在破庙里活活饿死,而齐川中了状元,想必是美人在怀,前程似锦,比她好了不知多少倍。

    喘息声重了不少,饱满的胸脯都在不断起伏着,不过因为明天要嫁到定北侯府,盼儿也不愿意再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脱了身上的衣裳,倒在床上便睡了。

    大清早盼儿是让翠翘这丫鬟给叫起来的。

    先前定北侯府送了聘礼,虽然拢共没有几车,但里头却装了不少金银,还有些压箱底的银票。

    毕竟盼儿先前跟齐川和离过,乃是二嫁之身,要是将婚事闹的太过张扬,对她跟小宝来说,都不算什么好事。

    迷迷糊糊的踩在地上,屏风后头的木桶早就装满了热水,里头还倒了不少香料以及鲜花汁子,花香伴着水汽满屋都是,翠翘帮着盼儿将身上雪白中衣褪下去,只剩下细细带子撑着的小块儿布料,织锦的料子上绣了两只鸳鸯,鸟嘴儿那块正好落在了尖尖处,就跟圆鼓鼓的珠子似的,稍微撑起了几分。

    翠翘知道小姐生的皮白肉嫩,但以前从来没有近身伺候着,此刻她瞪大了眼,目光在雪背上流露一圈,竟然连一个汗毛孔都瞧不见,光滑的就跟剥了壳儿的鸡蛋一般。

    眼见着浑身衣裳都脱了个干净,翠翘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看着那雪白的身子迈进木桶里,阵阵水珠儿从莹润的皮肉上滑落,白的晃眼。

    明明小姐也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了,按说这身段儿应该不比往日才是,但在翠翘看着,这丰盈挺翘的两团长的最好,如同倒长的尖尖竹笋,形状极好,随着女人掬水的动作轻轻颤动,晃得人眼睛疼。

    一般还没成亲的女子,胸前这处不是一马平川没有二两肉,就是形状不佳,大小形状正合适的,实在是稀罕极了,再配上单手可握的纤腰,以及饱满的翘臀,让翠翘这小丫鬟红着脸给盼儿擦背,一句话都说不出。

    这浴水里的药材香料都是赵婆子配出来的,听说这方子尤为难得,在宫里头时,贵妃娘娘侍寝之前都会泡上一回,每次必须泡满两盏茶功夫,浑身皮肉会变得滑不留手,由内而外的透出一股香气。

    盼儿常年喝灵泉水,皮肤比普通人敏感许多,泡在水中的部分微微有些发烫,让她舒坦的喟叹一身,小脸也涨成了血桃儿。

    泡好澡后,赵婆子把锦绣坊送的嫁衣端过来,跟翠翘两个帮盼儿将衣裳穿好。

    嫁衣做的虽然宽松,但腰间的系带收紧后,小腰掐的极细,前凸后翘的好身段儿,男人又不是瞎子,哪里会看不出来?

    盼儿平日身体养的好,虽然不爱上妆,但继承了林氏的好底子,依旧是个难得的美人儿。

    此刻赵婆子手里拿了根细棉线,打了个结开始给盼儿绞脸,面上细细的绒毛被绞了下去,变得柔软光洁。

    绞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就想抹了辣油似的,盼儿红着眼,又不敢掉泪,她眉心里有灵泉水之事,只有褚良一人知晓,就连林氏都不清楚。

    毕竟灵泉实在是太过神异,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脸上没有涂抹脂粉,仔细描了眉,赵婆子又拿了一根细细的毛笔,只比针粗不了多少,用笔尖儿蘸着调好的颜料,在盼儿眉心画了一朵桃花,以金粉点了花蕊,唇瓣虽然粉润润的,涂了一层口脂后,更是鲜嫩极了,这口脂是用蜜糖熬出来的,香甜可口,能直接吃进嘴里。

    盼儿这张脸生的娇美可人,之前看着并没有多艳丽,但经过赵婆子的巧手装扮后,盯着铜镜里的美人儿,盼儿只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张脸似的,手里端着铜镜,仔细瞧了好久,都舍不得放下。

    林氏推门走进来,她今天穿的也喜庆,一身大红色的绸衣,额间带着金镶红宝石的额坠,配上那张白净艳丽的面庞,即使脸上的妆容不重,却显得气色极好,不止没有先前那般纤瘦,反而养的丰腴几分,明显在忠勇侯府过的十分舒心。

    自打林氏跟石进成亲后,这半个月以来,盼儿还是头一回见着娘,拉着林氏的手,她从上看到下,半点儿地方都没有遗漏。

    母女两个相依为命了十几年,先前盼儿脸上的疤痕瘆人极了,脑袋也不怎么灵光,跟着三岁的孩子似的,偏偏她不中用,身体弱,护不住娘俩儿,让盼儿在齐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只要想一想先前的日子,林氏心里头就疼的像刀绞一般,好在她女儿是个有福分的,苦尽甘来,现在嫁给了堂堂的定北侯,侯府人口简单,除了凌夫人跟老侯爷之外,上面再也没有其他长辈压着,盼儿嫁过去就是享福的命,倒是让林氏欣慰不少。

    从水袖里抽出了一本画册模样的东西,林氏脸上臊的慌,直接把东西塞进了盼儿手里,嘱咐道:

    “昨天娘没赶得及过来,这些东西虽然准备好了,也没及时给你看,待会你要是有空了,便瞅上几眼,千万不能让别人看见了……”

    盼儿根本不知道林氏给她的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娘这么重视,肯定是重要的物件儿,她直接将薄薄的画册塞进怀里,就听林氏絮絮叨叨:“你也不能太纵着他了,这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吃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千万别太过……”

    脑袋里将林氏说的话过了一遍,就算盼儿一开始不明白,现在也能猜出几分,知道林氏说的是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

    想想褚良生的肩膀宽阔窄腰长腿,一看就是个健硕的,先前在荣安坊的那一夜,盼儿除了疼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感觉,偏偏褚良是贪那个的,要不是她先前才生下小宝身体不便,怕是早就被那人又要上几回。

    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马上就要出嫁,林氏就算知道褚良是良配,此刻也不由红了眼,用帕子一下一下的按着眼角。

    外头唢呐鞭炮的声音响起来,眼看着吉时要到了,林氏也不敢再耽搁,匆匆将红盖头盖在盼儿头上,由喜婆掺着她往外走。

    迎亲的队伍早就到了废庄里,褚良骑着马在最前头,穿着一身喜袍,硬朗的脸上虽然没有太明显的表露出什么,但嘴角却微微上翘,一双利目盯着那摇摇摆摆往喜轿磨蹭的娇儿,心中一片火热。

    盼儿上轿后,只听到起轿的动静,便晃晃悠悠的往前头走着。

    先前林氏出嫁的时候,她也在旁边看了的,只不过那时不是自己上花轿,又担心娘受了委屈,看的也不太仔细。

    抬轿的人都是军中的莽汉,平日里跟褚良交好。

    这几个在战场上也杀了不少蛮子,都是有官职在身的,要不是见褚良打了这么多年的光棍儿,临了临了在二十六的“高龄”才娶上媳妇,这帮人才不来凑这个热闹。

    在轿子里头不知坐了多久,盼儿一开始还忐忑不已,到了后来肚子竟然咕咕直叫唤,她早上起来后只吃了几块点心垫垫肚子,林氏不让她多吃,说今夜腹要平坦些才好看。

    盼儿饿的心慌,哪里管的上什么好不好看的?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轿的时候,轿门儿被人踢得直晃悠,木框都好像要被踢散了,除了褚良那头蛮牛之外,哪个能这么粗鲁?好歹也是定北侯府的少爷,怎么就跟粗鲁的莽汉似的?

    被褚良拉着手从喜轿里出来,抬轿的几个军汉吵吵嚷嚷。

    “赶紧让哥儿几个看看,嫂子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就是,我们辛苦了这么久,不能连人都见不着吧……”

    褚良低头看着藏在大红衣料下的纤纤细腰,眸色转深,直接吩咐喜婆将人送回新房。

    几名副将见到褚良这副过河拆桥的模样,一个个气的跳脚,偏偏他们又不能死乞白赖的将新娘子的盖头给扯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走远。

    “将军,你这就不对了,显然老吴他媳妇不就给咱们看了?做人哪能这么小气,你还能让嫂子一辈子不见人?”

    褚良心说他还真不想让小媳妇见人,折腾了一年多才将人娶回来,万一让这帮粗鄙的军汉吓着了怎么办?

    暗自哼哼几声,褚良没吭声,脸上的神情欠揍的很,让几个副将心里憋着火儿,上了桌后死命的灌褚良酒,偏偏这男人的酒量极好,即便称不上千杯不醉,在桌上这么长的功夫还是能过得去的。

    盼儿进了新房后,喜婆跟丫鬟们都守在一旁。

    翠翘是她用惯了的,今个儿一并带了过来,至于红枝红叶以及春鸳秋水四个,满肚子花花肠子,根本不是伺候人的料,盼儿也没在屋里头看到她们。

    将喜帕掀开,冲着两个面生的丫鬟道:

    “你们叫什么?”

    丫鬟福了福身子:“奴婢紫书”

    “奴婢紫烟。”

    盼儿点了点头,直接说道:“去端碗银丝面过来。”

    之前在侯府里当过一阵儿的奶娘,盼儿知道大厨房灶上的高汤是一直煨着的,银丝面本就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面条下进去后,只要水滚过了就熟,方便的很。

    紫书紫烟两个丫鬟相貌生的普通,但却是个稳妥的性子,她二人清楚盼儿是主子,诶了一声后就下去了。

    过了两刻钟功夫,紫烟提了个食盒走进来。

    掀开盖子后,鸡汤的香味儿在房里头散开,盼儿也是饿的狠了,连嘴上涂抹的胭脂都顾不上,挑起面条就往嘴里送,好在她吃的虽快,但吃相却不难看,等到一海碗的银丝面见底了,翠翘赶紧端起了茶汤,给盼儿漱了漱口。

    漱口的茶汤味道重得很,在嘴里过了一圈儿后,银丝面的味道就压下去了,重新补了口脂,盼儿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床榻边上,喜婆带着几个丫鬟退了下去。

    新房里只有盼儿一个人,想起林氏给她的那本画册,伸手将画册从怀里头摸出来,翻开一看她就愣住了,薄薄的纸页上勾画着两具交叠的躯体,小人儿画的纤毫毕现,一个在吃着另一个的嘴儿,两人的衣裳半褪,并非在床榻上做这档子事,而是在书桌……

    盼儿虽然不是完璧之身,但却从来没见过这种孟浪的东西,此刻整个人如同煮熟的虾子般,从头红到脚,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就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身材高大的男人俊脸暗红,脚步稳健的朝着床边迈过来,一身酒气扑面而来,那股味儿重极了。

    盼儿吓了一跳,她原本还以为褚良会晚点回来,怎么也没想到竟会来的这么快。

    手里头的画册就跟烧热的火炭似的,烫手极了,往哪儿搁都不对,盼儿晃得指尖打颤,忙将画册阖上藏在被低,欲盖弥彰的动作褚良又不是眼瞎怎会看不见?

    虎目微微眯起,似是有寒光闪烁。

    高大的身躯如同一片乌云般遮挡住了盼儿的视线,眼前一下就暗了不少,她如坐针毡的呆在原地,看不清男人的神色。

    “什么东西?”

    盼儿摇头,心虚道:“没什么,只不过是女人看的话本而已,哪有男人非要看的……”

    女人撒谎的时候,总会心虚的攥着袖口,盼儿这个小毛病褚良老早就发现了,他也不拆穿,只是用炙热的目光在女人脸上滑过,盯着那红艳艳的唇瓣,眸中好像能喷出火光一般。

    咽了口唾沫,盼儿颤巍巍的起身,轻声道:“先把外袍脱了吧,一身酒气脏的很……”

    说着,柔若无骨的小手搭上了男人的胸口,她只觉得这人身上的肉健硕结实极了,憋着气将外袍给褪下来,薄薄一层中衣散开,露出精壮的胸膛,上身满布着深浅不一的疤痕,要是胆子稍微小些的姑娘见着这一幕,说不定都会叫出声来。

    也就是盼儿先前没少见过褚良打赤膊的模样,早就习惯了。

    她低垂着眼,将中衣搭在了胳膊上,又接着问:“你今个儿也折腾了一整日,怕是饿着了,我让厨房去下碗面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