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70章 南果梨酒
    等喂饱了小宝,已经折腾了有一刻钟之久,盼儿拢好衣裳从屏风后走出来,就见到翠翘紫书两个丫鬟,一人从木柜子里头拿出了新做的衣裳,放在床头叠的板板整整的,另一人则将妆匣前那些瓶瓶罐罐都收起来。

    褚良大马金刀的坐在榻上,目光落在小女人身上,见她眼中露出疑惑,好心解释道:“昨夜里就跟你说了,咱们夫妻两个先去废庄中住上几日……”

    “小宝呢?”盼儿低头看了看怀里头胖乎乎的娃儿,一双眼睛给黑葡萄似的,最近这孩子开始冒牙了,淡粉色的牙床上长出了两个米粒大小的牙齿,一笑的时候看的清清楚楚。

    “佘氏也会跟咱们两个一起去废庄,由她照顾着即可。”佘氏是栾英找回来的另一个奶娘,比起满肚子花花肠子的秦氏,佘氏当真能称得上老实本分,家里那口子是定北侯府下头的管事,也算是知根知底,让她当小宝的奶娘,总比那个秦奶娘强。

    在定北侯府里头呆着的确不怎么舒坦,还有个让她看不顺眼的凌月娘在,既然褚良愿意去废庄里住上几日,盼儿自然不会拒绝,反正这男人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也不必她花费太多心思,再者说来,盼儿老早就想回废庄一趟,先前赵婆子说,她在废庄的地窖里放了几缸南果梨酒,她正好去看看酒水酿的如何,要是滋味儿好的话,拿到铺子里卖估摸着也能赚上一笔。

    前日荣安坊重新开张,价格比往日涨了三成,这些腌菜按着京城里的价格来算也称不上便宜,但不知荣安坊究竟有什么独家秘方,腌制出来的酱菜味道鲜美,口感清脆,即使要的价高些,每日上门儿的客人依旧不知有多少,甚至还有不少高门大户,打发了奴才来到荣安坊里买吃食。

    照常而论,腌菜本来应该比新鲜菜蔬干瘪许多,但荣安坊里的东西却反常,不提别的,就说最先卖的腌黄瓜,拇指粗细的小黄瓜颜色浓绿,水灵灵的好像从地里刚摘出来的般,馋人极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用荣安坊里的腌菜来下饭,不止比平常多吃了三分,精神头儿也更好了,上了岁数的老人家嘴里没滋没味儿的,吃什么都不是那个味儿,但就着腌菜食欲却能好些……

    之前因为盼儿失踪,而后林氏母女有分别嫁入了侯府,荣安坊关了好一段日子,之前那些老客三不五时的从荣安坊门前经过,就巴望着有一天能闻到里头老汤的香味儿,这盼啊盼啊的,终于等到了铺子重新开张,虽然没有敲锣打鼓,但门口排起的长队却说明了荣安坊的生意究竟有多好。

    盼儿呆在侯府里,她现在成了将军夫人,出门的次数自然比以前少了些,有关荣安坊的事还是翠翘特地去问了赵婆子,回来跟盼儿说的。

    等到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褚良安排了两辆马车,小夫妻两个坐在头先的那辆宝蓝色的,佘氏怀里头抱着小宝,连带着翠翘几个丫鬟坐在后头,驾车的是府里头另外一个侍卫。

    坐在马车里,盼儿手里头拿了一只蜜桔,小手将橘子瓣儿上的橘络仔仔细细的摘干净,刚掰下来一瓣想要往嘴里送时,褚良虽然扭过脑袋,面无表情的将橘子瓣吃进嘴里,因为盼儿是用手拿着的,男人的嘴唇竟然将她指尖都给含住了。

    指尖那处好像被滚油烫着了般,盼儿咻的一下收回手,一张脸涨红的如同三月的桃花,粉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嘬一口花蕊的滋味儿。只见小女人扭动着身子往后退,但马车里就算再宽敞,空间也十分有限,等到她后背紧紧贴在车壁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时,褚良仍坐在远处,目光落在那张紧抿的红润小嘴儿上,突然道:“喂我。”

    两人都成了亲好几天,夜里连最亲密的事儿都做过,现在只不过往男人嘴里头塞几瓣橘子而已,盼儿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站起身往前走,栾英驾车的技术不错,平稳的很,倒也没让盼儿在车里摔着。

    好不容易走到褚良身边,盼儿看着鲜嫩的橘子瓣,用手掰了一块,送到男人嘴边,这人却略微侧了侧身子,直接避了过去。

    眼儿怯怯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盼儿不明白褚良究竟是什么意思,明明是这人说的让她喂他,怎么突然有反悔了?

    “上车之前我刚刚洗过手,用胰子搓了好几遍,干净着呢……”盼儿左思右想,这才想出了这么个因由,余光往男人身上扫了一眼,发现褚良挺直腰杆坐在软垫上,薄唇紧抿,一双鹰眸看着车帘。

    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去,冬日里天冷风大,车帘早就换上厚厚的毡子,挂着虽然没有绸缎色泽鲜艳好看,但却最是挡风不过,今天外头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全都被毡子挡在外头,车里头倒是暖和极了。

    大概是因为上辈子在破庙里活活饿死冻死的缘故,盼儿这辈子最舍不得糟践东西,她平时用的饭食不多,通常就是吃多少盛多少,也舍不得浪费,现在见褚良没有在吃橘子瓣的意思,她微微张着小嘴儿,澄黄的橘瓣放在红嘴儿上,还没等咽下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阴影。

    褚良这厮混账极了,竟然直接用手钳住了她的后颈,力气虽然并不很大,却不会让盼儿逃开,男人灵活的将橘瓣儿从女人口里叼走,又坐回了远处,等吃下肚才慢悠悠说:“挺甜的。“

    想到刚才那橘瓣儿是被自己含在嘴里沾了口水的,盼儿又羞又恼,怎么也没想到褚良竟会无耻到这种地步,明明是堂堂的定北将军,现在看来,比那些地痞流氓脸皮还厚。

    “怎么不喂了?“褚良突然问了一句,目光落在女人细白掌心里的半个蜜桔,眸色转深,看起来十分幽暗。

    盼儿气恼的抿嘴,她不像褚良这么厚颜无耻,实在是不知该怎么开口,只能浑身僵硬的坐在软垫上,听到男人低沉又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佘氏抱着小宝在后一辆车上,我看咱们两个好不容易能单独相处一阵,带个孩子怕是不太方便……”

    小女人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一口银牙紧咬,丰满的胸脯也不断起伏着,从侧边看着简直诱人极了,强挤出一丝笑,盼儿颤巍巍的塞了橘瓣儿进嘴,慢吞吞的挨到褚良身边,雪白贝齿配着澄黄的颜色,对比十分明显。

    褚良肩宽体阔,身形比盼儿高大不知多少,即使现在稳稳坐在远处,已经不是盼儿能碰得到的,她必须站起身,微微弓着腰,将纤细的脖颈探到前,才能将橘瓣儿哺给男人。

    男人的心肝简直黑透了,坏的直冒黑水儿,用一双利目牢牢地盯着她,偏身体一动不动,只等着眼前的娇儿主动做好这件事儿,盼儿以前也没有嘴对嘴哺食的经验,一时间又慌又羞,唇瓣都在轻轻颤抖着,好悬没将口里叼着的橘瓣落在地上。

    恼恨这人刻意戏耍自己,拿小宝当作威胁,不过她很清楚褚良是个说到做到之人,要是她不按着男人的心意来,小宝跟佘氏怕是也不必去废庄了,直接打道回府,老老实实的呆在侯府里,哪也去不得。

    细如柳条的小腰一直弓着,那处的筋肉酸软的厉害,再加上马车轻轻晃悠着,虽然不算颠簸,但却依旧将盼儿给累坏了,好在褚良还有那么丁点的良心,终于将紧紧抿着的薄唇掀开了一条细缝儿,盼儿大喜过望,赶忙更往前凑了些,灵巧的舌尖一顶,将橘子瓣渡入了男人嘴里。

    费心费力的将大半个蜜桔都喂进了男人口中,盼儿累的娇喘微微,坐在刚才的位置上,小脸儿蹭着冰凉的车壁,那股如同火烧般的热度才稍稍褪了几分,只听姓褚的得寸进尺道:

    “我只是让夫人喂橘瓣而已,用手即可,哪想到夫人竟如此体贴入微,将为夫照顾的好生周到……”

    小手死死的揪住软垫上的布料,盼儿可算明白了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大概是气的狠了,接下来的一路上,小媳妇一声不吭,侧过身子坐着,看都不看褚良一眼。

    男人也不心急,眼里头透着些许猩红的光芒,盯着小媳妇纤细的背影,想到头几天晚上的香艳旖旎,一股热流就从内里涌入四肢百骸中,让他恨不得马上将人吃进肚子里,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老早褚良就知道盼儿手里头握着一座庄子,这庄子占地虽然宽敞,但以前因为土质的原因,种什么都活不了,这一年虽然比先前好了些,还是富余了不少空地,什么都没种。

    真正让褚良看在眼里的,自然不是出产不丰的小小庄子,而是靠近庄子不远的后山上,有几处上好的泉眼,十里坡颇为荒凉,那泉眼又在深山老林里,褚良也是早些年发现的,每年都要去上几回,现在天气寒凉的很,正好带着小媳妇去温泉里头泡上一泡,肯定是**蚀骨的好滋味儿。

    褚良心里头到底有多少过分的想法暂且不论,马车走了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废庄。自打废庄开始经营,此处就一直由周庄头来打理,玉田胭脂米以及南果梨树,都是周庄头带着这些庄户仔细侍弄的,今年胭脂米长得好,大部分送到了忠勇侯府,倒是让老爷子喜的不得了,大手一挥,直接让周庄头等人在废庄里多干些年头儿,省的糟践了那么好的良种。

    听到外头马蹄声哒哒作响,正躺在热炕头上的周庄头一个鹞子翻身,穿上了厚实的棉衣棉裤,就从屋里头冲了出来。今日来废庄的两辆马车,上面都有定北侯府的标志,周庄头一眼就认了出来,也猜到车里头坐的肯定是褚良夫妻两个。

    果不其然,身形高大的男人穿着靛青色的棉袍,直接从马车里跳了下来,掀开车帘,露出了一抹鲜红色,裹在织锦皮毛斗篷下头的正是一张莹白小脸儿,鹅蛋脸,杏核眼,小嘴儿红的跟番石榴似的,不是盼儿还能有谁?

    周庄头今年二十有一,他是忠勇侯府的庄户,既不属于贱籍,每月拿到手里头的银钱还多,以往有不少人想要给他说亲,不过周庄头都没松口,弄的老家那帮人背地里总说他在侯府当差,眼界比之前高了不少,估摸着是看上了那个娇滴滴的小姐。

    其实周庄头还真不是眼界高,只是没遇上投缘的而已,毕竟他清楚自己什么德行,穷光蛋一个,真正嫩的能掐出水来的美人儿哪能看上他?

    这次来到废庄,盼儿把翠翘紫书两个丫鬟都给带上了,紫烟则留在昆山院中打点着,那丫鬟性子稳妥,有她在院子里也不会闹出什么风浪。

    翠翘时周庄头一早便见过的,而紫书瞧着却眼生的很,这丫头模样虽然普通了些,但在侯府呆的时间久了,也是读过书习过字的,言行举止中都透着一股斯文劲儿,再加上她生的细皮嫩肉白白净净,跟庄子里的村妇一比,显得更加出挑了。

    跟褚良盼儿行礼问安后,周庄头看着紫书手里头大包小包拎了不少东西,赶忙上赶着全都接过,口中道:“主子怕是还需要人伺候着,这些东西就由我拿过去吧……”

    一旁的翠翘听到这话,不由撇了撇嘴道:“周大哥,咱们好像也熟稔的很,你光顾着帮紫书姐姐提着东西,怎么不来帮帮我?”翠翘手里头也有包袱,不过她拿的东西并不算重,都是盼儿的衣裳之类,只要注意着甭让雪打湿就行。

    周庄头一个黝黑的庄稼汉,脸皮厚实的很,被翠翘这么挤兑着,脸不红心不跳,倒是紫书白净的面皮微微泛红,也不知是羞的还是外头寒风阵阵给刮的。

    盼儿没去管后头的人,只是放心不下小宝,伸手将孩子从佘氏怀里接了过来,把斗篷敞开了些,襁褓紧紧藏在衣裳里,细碎的雪花被风吹过来,小宝倒是一点也没冻着。

    褚良在一旁看着,脸色不由沉了沉。

    虽然褚谨那小子是他的骨血,但盼儿这么仔仔细细的照看着,仍是让褚良有些吃味儿,他好不容易将小媳妇娶过门,今日想要弄些得趣儿的,还是用小东西要挟盼儿方才得逞,他这当老子的活的远远比不过小的舒坦,哪还有天理可言?

    进了屋门之后,一股暖意扑面而来,庄子里每间屋子都烧了火炕,夏天用不上,但在这种冰天雪地的时节,倒在热炕上睡上一觉,浑身都松泛极了。

    翠翘紫书两个麻利的将打了热水,把屋里头擦了一遍,盼儿出嫁拢共也没几日,实际上屋里头根本没落多少灰尘,草草的擦上几下也就干净了,等到翠翘紫书将东西全都归拢好,盼儿才将小宝交到佘氏怀里,冲着周庄头问了一句:“之前赵婆子酿了些南果梨酒,放在哪个地窖里?“

    南果梨本就是酸甜的滋味儿,其中还带着一些酒香,直接吃着就让人满口生津,也不知道酿成果酒之后,味道究竟如何。

    周庄头把肩膀上落的一层雪拍了下去,口中道:“就在离您屋不远的地窖里,那里头地方小,也放不了什么东西,就只用来堆着几口大缸了,也亏得那北地的行商来咱们庄子一回,他那南果梨京城的人都不认,亏得梨子硬实,放了几天都没坏,就让小的给买下来了……“

    手里头端了一碗蜜水,盼儿小口小口喝完之后,只觉得浑身暖融融的,身上的斗篷还没脱,她着急想要看看果酒,就直接让周庄头领在前头,往地窖的方向走去。

    地窖是在仓房底下,里头直接砌了台阶儿,周庄头手里头打着火折子,把灯笼点起来,走在前头照亮,正如他所说,这地窖果真小的很,里头本就堆放了三口大小不一的水缸,又站了三个成年人,显得逼仄的紧。

    盼儿眯着眼看着水缸,缸盖用泥巴封的严严实实,必须得拿锤子仔细敲一敲,才能打开。

    “把最小的一口先搬出来,看看果酒到底行是不行……“其中最小的缸刚过盼儿的膝盖,用坛子称呼它应该更为合适,褚良二话没说,两手捧着小缸垫了垫,约莫能有二三十斤,借着灯笼暖黄色的光,三人一起往外走,等上了台阶儿站在仓房里时,褚良蒲扇般的大掌狠狠在泥封上一拍,顿时上头干裂的泥巴就碎成几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灰黄的泥巴下头压着一块红绸,将绸布扯开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儿顿时在不大的仓房里弥散开来,极具有侵略性,似无孔不入般,直往人鼻子里钻,细细嗅着,盼儿发现这股酒香不像烈酒那么呛人辛辣,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甜酸,即使没将酒水喝进嘴里,依旧让人口舌生津,忍不住咽了咽唾唾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