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丑妇 > 第72章 林氏有孕
    在废庄呆了整整六日,明天褚良就该上朝了,即便男人还舍不得山涧里的温泉,仍不得不带着娇滴滴的小媳妇回到定北侯府,坐在马车上,褚良面容冷肃不带一丝笑意,看模样极为正经,若是这人的手没有探入小袄中,轻轻捏着柔嫩的软肉,想必会更有说服力。

    “月娘表妹可走了?”提到凌月娘,盼儿心里头就憋闷的慌,明明凌月娘也是大家闺秀,怎么能跟小门小户的姑娘家一样,不顾及自己个儿的名声,即便做妾也要嫁进定北侯府?

    “早就走了,她到底也是凌家的姑娘,哪有常年住在侯府的道理?”其实凌月娘倒是想在定北侯府中常住,毕竟她之所以来到侯府,就是为了见褚良一面,哪想到她心爱的表哥竟然带着林盼儿去了庄子里,就算凌月娘心中再恨,也实在没有脸面跟过去,再加上褚良派了栾英去凌府走了一趟,给凌父捎了口信儿,说的清楚明白,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凌月娘进侯府。

    凌父心里即是恼火又有些惊惧,随着凌家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定北侯府是凌家唯一的靠山,万一惹恼了褚良,怕是以后的日子就会更难捱了,无奈之下,凌父只能捏着鼻子,派人将凌月娘接回府。

    就算凌月娘心里有千般不舍万分委屈,也拗不过自己亲爹,在面对凌氏时还得强颜欢笑,完全不敢说出褚良派人威胁之事。

    边说着,褚良边用粗糙大掌稍稍用力掐了一下,女人红润润的小嘴儿里溢出一丝娇呼,听在男人耳中,简直比虎狼之药的功效还强,只可惜昨天夜里在温泉水中折腾了整整三回,盼儿实在是折腾不起了,褚良这厮的体力极好,天光蒙蒙亮时才偃旗息鼓,小媳妇却浑身提不起半点儿力气,被男人一路从山中抱上了马车,两人才辗转回了废庄里。

    好在庄子里拢共也没有几个伺候的奴才,即使两人不顾规矩,去山涧里幕天席地做了最亲密的事儿,也没有一人见着,自然不会有多嘴多舌的说什么瞎话,只可惜昨夜里折腾的太过,盼儿细腰软的就跟豆腐似的,又酸又疼,感受到怀里那只大掌还在不老实的蠢蠢欲动,她毫不客气的在男人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

    褚良这厮是在军中熬过来的,风吹日晒,浑身皮肉糙的很,又十分结实,盼儿掐了一会儿,累的虎口发酸,这人倒好,眼皮子动都没动一下,手上的动作倒是不停,在高山雪景中仔细探寻。

    两人胡闹了一阵儿,褚良顾及着是在马车里,也没有做的太过,仔细将扯开的领口拢好,炙热的薄唇在柔白的颈子上嘬了一下,那处的皮肉薄,最是敏感不过,让盼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不容易挨到了定北侯府,盼儿腿上还提不起力气,褚良倒是二话没说,一掀长袍,跳下马车后,就直接将香香软软的小媳妇抱在怀里,昂首阔步的往府里走去。

    天边飘着零零星星的雪花,打在小女人头脸上,照理而言应该挺凉快的,但盼儿脸上却烧的厉害,余光瞥见周围的丫鬟奴才,发现这帮人都用眼珠子暗暗往他们两个身上瞟,她本就是个脸皮薄的,此刻更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小手死死扯着男人的衣裳,将桃心似的小脸埋了进去,等到进了屋后,盼儿也憋得厉害。

    将小媳妇放在软榻上,褚良蹲下身,黝黑大掌捏着羊皮小靴,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小靴给脱了下去。

    京城的气候比起石桥村要冷上许多,即使盼儿没在外头走多久,一双小脚依旧冻的通红,被黑炭般的大掌握在手心里,就跟握了冰块儿似的。

    她与褚良这几日也算是彻彻底底的“坦诚相见”了,但此刻奶白色的小脚被人握在手中狎玩,盼儿心里头仍觉得有些别扭,用力蹬了蹬腿,原以为以男人的力气,她怕是不容易挣脱,哪想到一下子就甩开了这人的手,心里暗自奇怪,身体却诚实的往软榻里头缩了缩。

    紫烟端了热茶进来,褚良便让她打一盆热水来。

    眼角瞥了一下少奶奶白玉似的莲足,那一双脚小的很,还不如女子巴掌大,又白又嫩,摸起来也软乎乎的,大概是冻着了,皮肉有些泛红,泡一泡祛一祛寒气也是好的。

    诶了一声,紫烟忙不迭的去大厨房,冲着管事的王婆子道:“劳烦王姨给我倒些开水。”

    紫烟好歹也是伺候在昆山院的人,跟她们这些在厨房里做粗活儿的完全不同,即使王婆子是大厨房的管事,也不敢怠慢紫烟,麻利的找了个分量不轻的木桶,将水装在木桶里。

    等紫烟提着往主卧的方向走后,另外一个婆子小声问:“这大晌午的要什么热水?”

    想到刚从庄子回府的少爷跟少奶奶,王婆子隐隐约约猜到了点什么,不过她是个聪明的,能管住自己的嘴皮子,自然不会乱说,只将这个婆子打发了去干活儿,忙着手上的活计,把话头儿给岔过去了。

    端着热水进了主卧,紫烟将木盆摆在软榻前头,就见到将军单手攥住细细的脚腕,将少奶奶从软榻里头生生脱到了边上,按着不断挣动的两只玉足,直接放进了木盆里头。

    刚才在门外紫烟已经往木盆里倒了些凉水,但水温仍旧有些烫,再加上盼儿刚刚冻着了,脚心冰凉,猛地放在热水里,一时间也有些吃不住,咬着嘴儿眼里含着水雾,还想故技重施把脚抽回来,偏偏褚良这厮力大如牛,带着一层糙茧的掌心揉搓着白嫩小脚儿,将上头的软肉都给揉红了,磨得生疼。

    盼儿哼哼唧唧眼眶微红,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就跟沾了露水的玫瑰似的,娇艳的不得了,明明少奶奶衣衫齐整,浑身剩下只露出了脚踝以下的皮肉,但不知为何,只看着那张艳若桃李的小脸儿,紫烟面颊就一阵泛红,也不敢再在主卧里多留,忙不迭的就退了出去。

    吱嘎一声,房里头只剩下小夫妻两个,从这个角度盼儿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面颊,褚良五官生的十分硬朗深刻,鼻梁高挺,眼窝显得有些深,眼睫纤长浓密,此刻微微垂着,看不清楚他的神情……这人身为定北将军,即使还没继承爵位,也没必要这么伺候她。

    大业朝的女子都是以夫为天的,像褚良这种能放下身段,精心照顾媳妇的男人,委实不多,就算一开始盼儿对他有些排斥,根本不想嫁给这人,此刻心里头也不由软乎了几分。

    “好看吗?”男人声音低哑,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盼儿如梦初醒一般,有些羞恼瞪了这人一眼,褚良权当没看见,大掌将裙衫拉高,里头的绸裤往上卷了卷,这将细嫩的膝盖露了出来。说起来那灵泉水还真有奇效,在眉心没有那汪灵泉之前,她虽然不算黑,但身上皮肉也没有多细嫩,尤其膝盖手肘这类关节处,因为时常跟衣料摩擦,上头积了一层的茧子。

    但自打喝了灵泉水,将体内杂质排了几回后,盼儿的皮肤比往日嫩气了不少,浑身上下如同剥了壳儿的荔枝般,连个汗毛孔都找不见,变得这般细嫩她自己瞧着心里舒坦,只不过比往日娇气不少,但凡穿的衣料稍微粗糙些,皮肉就会刮出一道道红痕,虽然没有多疼,但看着却十分瘆人。

    男人的大掌比起麻布都要粗糙许多,大拇指捏着女人的小腿肚,在酸胀的那处用力一按,盼儿忍不住闷哼一声,又麻又痒的感觉让她浑身发颤,差不点从软榻上跳了起来。

    也不知究竟揉按了多久,等到褚良终于停手,盼儿上身趴在软榻上,檀口死死咬着食指,在上头留下了还沾着水痕的齿印儿,拍了拍手感极佳的圆臀,自打生了孩子之后,圆臀跟胸脯都比以前更加丰满许多,此刻被打了一下,虽然没用多大的力气,但软肉颤巍巍的轻轻晃荡,就跟鲜嫩可口的杏仁豆腐般,再配上小媳妇怯怯回头望的眼神,让褚良喉结上下滑动了一瞬,眸色转深。

    且慢慢适应了侯府的生活后,一晃就过了两个月。这段时日盼儿三不五时的就会去忠勇侯府走动,毕竟林氏是盼儿的亲娘,即使两府应该避嫌,但要是嫡亲的母女都断了联络,反而显得太过刻意。

    盼儿之前就让周庄头把最小的那缸果酒送到了定北侯府,又让紫烟去找了几个巴掌大的坛子,将小缸里的酒分别用坛子装起来,再用盖子仔细封好,省的散了香气。

    原本里头的果酒滋味儿就十分香醇甘美,再加了灵泉水后,果香馥郁清甜,酒水中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灵气,喝在嘴里咽下肚时,只觉得绵密酒香久久不散,腹中会升起一股暖意,让人精神比先前更好。

    身体康健的人喝了这南果梨酒还觉不出什么来,但当盼儿拿了一坛子果酒送到老侯爷那里,给他老人家尝过之后,老侯爷赞不绝口,原本蜡黄干瘦的脸霎时间红润起来,气色比先前好了数倍。

    老侯爷也知道这南果梨酒是难得的好物儿,自然不舍得喝的太快,他深谙细水长流的道理,只用小小的酒盅吸溜着,毕竟果酒的分量实在太少,算上废庄的另外两缸,拢共也没有多少,要是这回喝完了,下次想要再喝到这美酒,怕是还得再等好几个月。

    这回来到定北侯府,因知道上了岁数的老人家都好这杯中物,盼儿也没忘带了两坛子果酒,按辈分算起来,老爷子身为忠勇侯石进的父亲,盼儿叫一声祖父也没什么不妥,两边都是祖父,她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老爷子岁数不小,虽然比起同龄的老人家结实不少,但早年到底是在战场上拼死拼活,身上的暗伤不少,这果酒掺了灵泉水后,喝进肚不止不会损害身体,反而能起到强身健体之功效,即使酒劲儿稍微大了些,不能喝的太多,但经年累月的每日饮用一点,反倒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将果酒送到了老爷子手里,他老人家虽然没尝,但心里头却高兴的很,忠勇侯府人丁稀少,这么多年总算只有盼儿一个小辈儿,他也是把盼儿当作亲孙女看待的,现在见盼儿记挂着他,还带了庄子里酿制的果酒过来,即使滋味儿不好,他心里头也舒坦。

    被老爷子拉着去花房里瞧了瞧花,盼儿发现那盆文君听琴虽然不在花期,但叶子却长得浓绿喜人,比起先前要高出了整整一尺,还换了个花盆儿,要不是老爷子说了一嘴,她还真有些瞧不出来了。

    养在花房里的花草都没什么大毛病,盼儿看过之后就直接去了林氏所住的院子里,今日石进正在城北的军营里练兵,也没在府上,主卧里头只有母女两人,林氏拉着她的手坐在圆凳上。

    盼儿不错眼的看着林氏,发现几日不见,林氏倒是比先前丰腴几分,原本她是极为清瘦的身子,除了胸脯还算饱满之外,浑身都没有什么肉,现在不止渐渐的下巴圆润了些,就连脸色都粉嫩不少,看起来哪像三十出头的妇人,养的就跟小姑娘似的。

    被女儿这么盯着瞧,即使林氏年岁颇大,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一手按住小腹小声道:“看什么?”

    盼儿眼珠子盯着林氏放在腹部的手,心下突然升起了几分怀疑,眼神闪了闪道:“我瞧着母亲比先前丰腴不少,看起来是忠勇侯府的厨子手艺太好,才会如此……”

    林氏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偏又抹不开脸面,等到被盼儿打趣了一会儿之后,才道:“我……怕是要给你添个弟妹了”说到后面,林氏的声音越来越小,芙面浮起红霞,算算年纪,林氏觉得自己都是做祖母的人了,哪想到石进那厮夜夜苦耕不辍,就算她这块地贫瘠的很,也经不起他每日播洒数回种子。

    明明小宝还不到一岁,她要是再生下个娃儿,辈分大,但岁数却比自己的外甥还小,越想林氏心里越羞惭,声音小的好像蚊子嗡嗡似的,要不是盼儿耳力不错,恐怕还真会听漏了。

    水润润的杏眸瞬间瞪得滚圆,盼儿怎么也没想到,林氏竟会这么快就怀了身子,明明她嫁到忠勇侯府也不过两月有余,身子骨儿还照比寻常女子弱气许多,没想到竟然有了身孕,不过细细琢磨一番,忠勇侯石进过了年都已经三十四了,子嗣上的确不能再耽搁下去。

    说起来还真怪了,林氏怀盼儿时,整日都吃不进东西,闻到肉味儿都会觉得反胃,但这一胎却完全相反,胃口比以前好了数倍,平日里喝一碗稀粥就有七分饱,现在林氏早就不喝粥了,光炊饼就能吃上两个,好在她才吃了七八日,身上的肉也不算太显。

    “孩子约莫才一个多月,原本我还以为怀不上,哪想到竟然有了……”

    “有了好!有了好!”盼儿满脸带笑,喜得直接从圆凳上站起身子,因动作过急过猛,裙裾都扯开了一条口子,她也没理会,暗自想着用灵泉水做些什么零嘴给林氏送来,灵泉水最是养身不过,林氏身体弱,三十出头的女人怀了胎,又凶险的很,若是不好好看顾着,盼儿心里头总是七上八下,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

    母女两个又说了些体己话儿,盼儿这才从忠勇侯府离开,坐着软轿走在街面上,只见一只白嫩小手掀开帘子,娇柔婉转的声音响起来:

    “去荣安坊一趟。”

    定北侯府一直都是凌氏打理,盼儿嫁给褚良后,除了身份变为侯府的少奶奶之外,余下倒也没有什么变化,整日里清闲的很,凌氏又因为她出身低微,不愿见她,盼儿乐得清闲,索性隔三差五的往荣安坊去,时不时在大锅里头加上几滴灵泉水,那些在厨房里忙活的婆子还以为玉瓶儿里头是林家的独门秘方,否则铺子里的腌菜怎么会那么馋人?

    赵婆子办事妥帖的很,先前盼儿给了她几百两银子,让她买些人手,再将铺子重新修整一番,这新买来的婆子年岁都不很大,三十左右,性子又老实本分,干起活儿来勤快麻利的很,以前人手不够时荣安坊只在上午开门,卖的吃食样数也少,如今动手的人多了,赵婆子又做了几样宫里的吃食,加上腌菜的种类更多,这荣安坊也在京城里打出了些名气。

    盼儿走进去时,站在柜台后头的小丫头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小脸儿笑的像朵花似的,赶忙请安道:“主子怎么来了?奴婢去把赵姨叫过来……”

    卖货的小丫头名为翠喜,生了一张圆脸,逢人就带三分笑,一张巧嘴也厉害的很,有她守着柜台,倒是让不少想贪小便宜的妇人都吃了亏,偏偏这些小媳妇们又舍不得荣安坊吃食的好滋味儿,下回还得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